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17章 他是我男朋友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,你可以出去了!”乔致远听到他在说南千寻立刻打断了他,他能不知道Nancy比祁焕更优秀?可是他是她哥哥!

    刘玉生没有想到乔总的反应会这么大,索性什么都不说了,乔总也不傻,自己能看出来的事他一定也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至于究竟是什么事,导致了两个人现在变成这样了,也不是他操的心,总裁跟谁结婚,最后他都只需要喊一声夫人而已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件事,今天Nancy当着记者的面说你们之间只不过是相互利用的关系,新闻现在应该也能出来了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还有,江城的白韶白突然出现在现场,应该是冲着Nancy来的!”

    “嗯!没事,你出去吧!”乔致远说道。

    刘玉生见这样都刺激不了他了,自己还是哪里凉快去哪里吧!

    刘玉生走了之后,乔致远打开了网友,很多的推送消息,他点开看到了南千寻说的那一番话,又把网页给关上了,他伸手揪了揪头发,这都是什么事?

    最不能认命的事,居然变成了这样!

    南千寻这边跟着刘长慧一直忙,忙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,她突然想起了白韶白还在会客室里,连忙往外跑,跑到了会客室里。

    白韶白还坐在那里,一点都不见急躁!

    “韶白,不好意思,我忙起来给忘了……”南千寻有些歉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只要能等到你,等多久我都愿意!”白韶白丢下手里的杂志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南千寻看到他的笑容灿烂,还有说话调理清晰,一点都不相信他的精神状况已经十分的不好了。

    “呃,我们去吃饭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白韶白伸手揽着她的腰,带着她往外走。

    刘长慧见南千寻急急忙忙的跑了,也没有来追她,倒是在公司的门口遇见了她,连忙说:“Nancy,你跑这么快,原来是有男朋友等你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南千寻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解释,他们现在这幅模样,说不是男女朋友,估计都不会有人相信,但是如果就这样默认了的话,万一Ares知道了的话,会不会生气?

    她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,自己为什么要害怕Ares生气?

    “啊呵呵,刘小姐也要去吃饭吗?不如我们一起吧!”

    “不了,我就不当电灯泡了!”刘长慧说着笑呵呵的跑了。

    白韶白低眉看着她,说:“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“嗯!”南千寻心事重重的跟白韶白一起走,两人来到了离乔氏公司不远的一家餐厅里,点了菜之后,南千寻说:

    “韶白,我们要好好谈谈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白韶白抬起眼来看着她,眼眸里翻腾着一些慌乱和强行压下来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韶白,我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!”

    白韶白听到她这么一句话,立刻桌子一拍站了起来,说:“你到底什么意思?你真的爱上了那个乔致远是不是?是不是?”

    他说着情绪激动的伸手抓住她的衣服,整个人狂躁极了。

    “韶白,你放手!”南千寻小声的说道,白韶白已经在盛怒的边缘,抓着她不放。

    周围有人在吃饭,听到这里的动静之后,立刻朝这边看了过来,南千寻就怕被别人围观,可是白韶白却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真的爱上了乔致远,是不是?”白韶白瞪着眼睛,眼珠子红的有些吓人,南千寻真的被他给吓到了。

    “韶白,我们好好谈谈,好好谈谈!”南千寻祈求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走,立刻跟我回江城!”白韶白说着拖着她就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南千寻也敢挣扎的太厉害,被他给拽着往前走,她还小心翼翼的护着自己的肚子。

    “白总,你大老远的跑到京都来,就是要为难Nancy小姐的吗?”Ares的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南千寻听到Ares的声音,心里一喜,他来了!

    白韶白转头一看,立即扬起了一抹笑脸,说:“我道是谁呢?原来是Ares先生,怎么?南川市那么大的地方闲事还不够你管的,管到我头上了?”

    “白总说笑了,我对白总的闲事不感兴趣!”

    “不感兴趣还请离开,不要妨碍我们!”

    “我走可以,但是我要带着她走!”Ares说着伸手指向了南千寻。

    白韶白低头看了看南千寻,又转头看向Ares先生,说:“你算老几?凭什么带她走?她是我女朋友!”

    “你女朋友?曾经是吧!可是现在她是我未婚妻!”Ares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是未婚妻就未婚妻了么?”

    “她怀了我的孩子!”

    白韶白浑身一僵,脸色瞬间变的异常难看对着南千寻咬牙切齿的问:“他说的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南千寻瑟瑟发抖的点了点头,白韶白立刻咆哮道:“你不是说不存在什么孩子吗?”

    “我怀孕了,孩子是Ares先生的,他是我男朋友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贱人,我奉你为掌上的明珠,你竟然自贱到了人尽可夫的地步!你这个贱人!”

    他恼羞成怒,伸手揪住她的头发,拽着她往前拖行,陆旧谦飞奔上前,长腿一伸,一脚跺在白韶白的身上。

    白韶白的精神状况出了问题,所以连带的身体也大大的不如从前,陆旧谦一脚踹的他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在白韶白摔倒的同时,陆旧谦上前去一把抓住南千寻的胳膊,使得她并没有因着白韶白的摔倒而摔倒。

    南千寻惊魂未定,回头看着陆旧谦,吓的面色苍白。

    白韶白从地上很快的爬了起来,看着南千寻双目猩红,问:“你到底跟不跟我走?”

    “韶白,我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不可能,以前不可能,因为陆旧谦!现在陆旧谦死了,你宁愿接受别人,也不愿意接受我,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?有没有?到底有没有?”白韶白歇斯底里的狂吼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强迫自己眼泪不要掉下来了,看着他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说啊,你说话啊?为什么你愿意接受他也不愿意接受我?为什么?为什么?”

    南千寻浑身都在发抖,陆旧谦把她揽在怀里,看向白韶白,说:“白总,你有严重的心理疾病,最好还是去正规的医院看看!”

    “Ares,我们之间没完!”白韶白狠狠的瞪了陆旧谦一眼,转头大步流星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南千寻看到他离开的背影,心里难过的要死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有太多的事情说不清楚,到最后谁也没有办法说谁对谁错,但是她总是感觉自己亏欠了他很多。

    “好了,没事了!”陆旧谦伸手拍了拍南千寻,南千寻依偎在他的怀里,说:

    “心好累!”

    陆旧谦一阵心疼,把她抱的更紧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有人拍摄的视频传到了网络上,在网络上引起了极大的反响。

    南千寻的男朋友是Ares先生,这件事也经过了水军的发酵,人尽皆知了,只不过乔家还没有给出官方的解释,对此事一再缄默。

    陆旧谦送南千寻回到自己的住处,她经过陆旧谦以前住的房间的时候,习惯性的往里面看了看。

    陆旧谦看到了她的小动作,心里感动的很,想要跟她把这层面纱给撕开,只是他还没有开口,却听到她说:“我去一下洗手间!”

    陆旧谦已经准备说的话,到了嘴边又被迫的咽了下去,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不知道一旦她知道了真相,会怎么样!

    南千寻到洗手间里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,出来说:“Ares先生,你陪我去一趟乔家!”

    “乔家?”陆旧谦眼眸一凝,问:“你不是要跟乔致远划清关系么?去乔家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去了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陆旧谦没有吭声,总觉得事情好像不是那么简单!

    两人一起往乔家的庄园去了,到了庄园里,陆旧谦感觉到了无比的舒适,说:“如果你喜欢庄园,以后我们也可以有一个!”

    南千寻心里有些干豆转头看向他,说:“你今天怎么会突然出现?”

    “白韶白一大早就跑到乔氏的门口,新闻的播出来了,我要是再没有什么行动,老婆都要被抢走了!”陆旧谦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早上他看到新闻之后,第一时间坐飞机赶往了京都,白韶白的精神有问题,这是他知道的,万一他受了什么刺激,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,到时候说什么都晚了,他不得不小心。

    幸好他赶来的快,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南千寻的心里一暖,紧接着心里一酸,伸手摸了摸肚子,自己的情绪一定要管理好,否则会连累到孩子。

    两人到了乔家之后,乔以沫很快出来了,看到南千寻带着一个混血儿回来,立刻上前,说:“千寻,你回来了?这位就是你男朋友?”

    陆旧谦听到乔以沫跟南千寻说话的语气有些不对,但是也没有表现出来,而是伸出了手,说:“乔叔,我是Ares!”

    好,好,一表人才,一表人才!”乔以沫非常满意的看着Ares,不住的点头夸赞。

    乔老太太也出来了,有佣人推着她的轮椅,南千寻连忙跑过去,喊:“奶奶!”

    “千寻回来了啊,这位是……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