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18章 还想娶走她?

    “妈,这就是千寻的男朋友,是南川市暮光集团的老板,年少有为啊!你看看这小伙子一表人才,看起来很不错!”乔以沫开心的对乔老太太介绍到。

    陆旧谦心里惊讶不已,乔以沫调查他?

    “嗯,是不错!”乔老太太打量着陆旧谦,也不住的点头。

    陆旧谦的心里升起了一抹怪异的感觉,他们打量自己的目光,完全像是在帮南千寻找对象。

    乔家虽然好名声流传在外,但是他们也不至于好到这样的地步吧?

    不过他没有说什么,上前一步,喊:“奶奶!”

    “哎,好好好!好孩子!”乔老太太开心的笑着,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啊?家里有几口人啊?”

    “奶奶,我叫Ares,我是大家族,人口众多!不过我一向喜欢清静,所以一直一个人住!”

    “哦,也就是说,以后千寻跟你结婚了,你们不用住到深宅大院里勾心斗角了是吧?”乔老太太直言不讳的问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听到乔老太太的问话,鼻子一酸差点就哭了,她为自己想的真远。

    “我绝对不会让她受委屈!”陆旧谦基本上算是断定了自己的猜想,乔家在帮她把关!

    “不受委屈我就放心了,毕竟现在的很多大家族,外面看起来风光无限,实际从骨子里都是坏的,我不希望千寻的下半辈子是在这种环境中度过。”乔老太太郑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奶奶……”南千寻的眼泪止不住的落了下来,乔老太太连忙说: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奶奶又没有说错什么,这么多年让你受苦了,奶奶不过是希望以后你能过的幸福一些。”

    南千寻摸着泪,又笑了起来,说:“奶奶,你真好!”

    “傻孩子!”乔老太太伸手拍着她的手,说:“这孕妇啊,情绪都容易激动,所以你也要管理好自己的情绪,不要影响到孩子!”

    “嗯!”南千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坐坐坐,看看我一高兴都给忽略了!”乔以沫连忙走过去,伸手把老太太给接过来,对陆旧谦和南千寻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微微一笑,牵着南千寻坐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乔老太太回头问:“致远他们什么时候到?”

    “快了!”乔以沫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垂下了眸子,压下心中的异样。

    南千寻转头看向乔以沫,问:“她来了吗?”

    乔以沫的脸上一僵,摇了摇头,说:“那天我出去追,没有追上!”

    南千寻深深叹了一口气,她的心里还是希望自己的妈妈能出现的。

    “千寻,别难过了,孩子要紧!”乔老太太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微微一笑,说:“不难过!”

    “爸,奶奶!”乔致远抱着乔乔进门喊道。

    “是致远,致远回来了!”乔老太太兴奋的说道,乔以沫连忙推着乔老太太往门口去。

    “乔乔,叫爷爷和太奶奶!”乔致远看到乔以沫推着乔老太太出来,对怀里的孩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爷爷,太奶奶!”乔乔童稚的声音特别的萌,南千寻听到乔乔说话,立刻转头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乔乔的大眼睛萌萌哒一眨一眨的,像是夜空中最亮的星星一样,南千寻立刻想到了天天,天天的眼睛也是这样扑闪扑闪的,心里头难受的要命。

    陆旧谦连忙伸手握住了她的手,她抬眼看了看他,把眼泪给逼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乔乔乖~~”乔老太太看到乔乔,开心的好想抱抱,只能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脚。

    乔致远把孩子放了下来,孩子伸手摸了摸乔老太太的轮椅,说:“太奶奶~~~”

    “乖,乖……”乔老太太高兴的无法形容,乔以沫也看着孩子喜欢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爸,奶奶!”祁焕小声的叫道。

    “祁焕啊,这几年你去哪里了啊?”乔老太太听到祁焕喊她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祁焕有些不知道要怎么回到,求助似的看向乔致远,乔致远连忙说:

    “奶奶,先进去再说!”

    “哎!”乔老太太应了一声,乔以沫推着他进了屋里。

    乔致远看到了南千寻和Ares也在,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,谁能体会到自己的未婚妻下一秒变成妹妹的痛苦?

    他对着他们点了点头,动了动嘴,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乔总!”陆旧谦微笑着看着他,站起来伸出了自己的右手。

    乔致远也伸出了右手跟他握手,说:“请坐!”

    两人坐了下来,祁焕也随着乔致远坐在一旁,孩子被乔以沫和乔老太太抱走了,客厅的气氛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“孩子很可爱!”Ares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夸奖!”

    “祁焕,我们去走走吧!”南千寻对着祁焕说道。

    祁焕看了看乔致远,乔致远对着她微微点了点头,她才站起来跟着南千寻出去了。

    微风轻轻的吹着,麦子已经被收割了,空气中残留着庄稼的秸秆的香味。

    祁焕小心翼翼的跟在她的后面,南千寻走了一会儿,说:“你一定会有很多的疑问!”

    “是!”祁焕也没有否认,说:“你对记者说的话都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南千寻微微一愣,她对记者说的话,十句有八句都是胡扯的,原本只不过是为了帮她和乔致远开脱,但是现在想想这些话,对于祁焕来说确实意义非常。

    “一半一半吧!”

    “乔真的为了逼我出来,所以跟你订婚的吗?”祁焕的声音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“我和他订婚根本就是假的,这个洛文豪可以作证!”南千寻微微一笑说道:

    “我说过会给你腾位子,不是因为我有多高尚,而是我和乔致远从根本上就是假的!”

    祁焕有些不可置信,在她看来,乔致远对她好的简直没有办法可以挑剔了,怎么可能是假的?

    “不相信?”南千寻挑眉看向她问道。

    祁焕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不管怎么说,你始终都是帮助了我们!”

    南千寻沉默了,帮她只不过是顺手,她相帮的不过是乔致远和乔氏!

    “那个,那个混血儿是你男朋友?”祁焕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祁焕没有再问,她上午看到新闻上那个温文尔雅俊儒的男人,不是这个混血儿啊!

    “祁焕,不管什么时候,人都要保持一颗善良的心,你之前跟我玩的那些把戏,我不是没有看出来,而是没有拆穿!一来是因为我和你没有利益的冲突;二来,是因为你带着孩子,我看在孩子的份上不跟你计较!

    以后你跟乔致远在一起,维护自己的婚姻使用一些手段,我可以理解,但是前提是你必须要存着一颗善良的心!

    不管什么时候,都不要忘本!”

    祁焕听到南千寻的话,心里一阵后怕,幸好她没有出手对付她,否则自己岂不是一败涂地?

    “乔致远是我哥哥,我自然希望他幸福!”南千寻说完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祁焕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在那里呆愣了半天,乔致远是她哥哥?

    她如遭雷击一般,乔致远和Nancy竟然是亲兄妹?

    她快走两步追上了她,问:“你、你刚刚说你和乔是兄妹?”

    “是!这件事你必须要保密,知道乔家正式对外公布我的身份!”

    祁焕重重的点头,一个肯帮助自己的人,而且是乔致远的妹妹,她当然不会跟她作对了。

    两人从麦地里回来,家里已经准备开饭了,南千寻走过去坐在陆旧谦的旁边,祁焕则坐在他们的对面。

    “去哪里了?”陆旧谦低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出去麦田里走了走~~”

    乔致远看着他们窃窃私语的样子,心里有些烦闷,他愣生生的把这股烦闷给压了下去,一再告诉自己眼前的是妹妹,眼前的是妹妹。

    祁焕小心翼翼的看着乔致远的眼神,看到他眼中的情绪复杂,垂下了眸子,乔致远对Nancy还是有感情的。

    “先生,外面有一个自称是洛洛的女人,来找您!”保安进来对乔以沫禀告。

    南千寻浑身一僵,猛然抬头朝门口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乔以沫听说洛洛两个字,立刻从饭桌上站了起来,飞快的出去了。

    洛千水正在门口,这一次她打扮的像是一个农家的村姑一样,穿着碎花的连衣裙,头上还带着一个大草帽。

    “千水!”乔以沫连忙快走几步上前迎接她。

    洛千水看到乔以沫亲自迎了过来,眼眸里有什么东西动了动,很快被压在了眼底。

    “千水,你能来太好了!千寻刚刚还在问你来了没有,这孩子没有看到你,别提有多落寞了。我看这孩子的性情有些像你,什么都不肯说出来!”

    乔以沫走到她的跟前,说话有些讨好的意味。

    洛千水径自往里面走,像是到自己的家里来一样。

    两人的身影出现在饭厅的门口,南千寻的浑身都像是灌了铅一样,动都不能动。

    陆旧谦感受大她的异样,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,看到那个面容跟她有几分相似的女人,心里顿时惊讶不已,这个是她妈妈?

    “洛姨,坐!”乔致远立刻站起来,对着洛千水说道。

    洛千水点了点头,坐在了乔以沫的身边,乔老太太看到家里的人都聚齐了,高兴的说:

    “今天真高兴啊,过年我们还没有聚这么齐过!来来来,别愣着了,赶快吃吧!”

    乔老太太开始动筷子,乔以沫才连忙帮她夹了一些清淡的菜,然后又转向洛千水,夹了她喜欢吃的菜。

    南千寻低着头默默的吃饭,一句话都不说,倒是洛千水瞅了瞅南千寻,又看了看陆旧谦,突然说:“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人还想娶走我女儿?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