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19章 没本事留住男人

    陆旧谦的手微微一抖,郑重的看了洛千水一眼,发现她有一双似乎能看穿人心思的眼。

    “千水?”

    “洛姨?”

    乔以沫和乔致远同时诧异的开口,洛千水一直盯着陆旧谦看,脸上带着一些嘲讽的笑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洛姨说的不敢用真面目示人,是什么意思?这么说来,洛姨每天出门都不化妆的吗?还是说必须素颜才算是真面目?”陆旧谦心里只是略略的慌乱了一下,很快就镇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想到Ares的口才很好!只不过我不是千寻,随便两句话就可以糊弄过去了!”

    南千寻猛然抬起头来,看了看洛千水,又回过头来看陆旧谦,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不停的撞击一样,不以真面目示人,什么意思?

    洛千水看到南千寻一脸懵逼的样子,嘲讽的笑了笑,说:“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,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!”

    南千寻再一次看了看洛千水,又看了看陆旧谦,说:“他糊弄你还是不糊弄你都无所谓,反正他娶的也不是你!”

    陆旧谦没有想到她会出面帮自己说话,心里一阵阵的感动。

    洛千水被她不软不硬的呛了一句,脸色有些不好看,乔以沫说:“千寻,你跟妈妈说话的时候,不要夹枪带棒的,她不容易!”

    南千寻看了看乔以沫,知道他是心疼她的,微微一笑,说:“她确实不容易,可是我也很辛苦!好不容易有人疼爱,我当然会好好珍惜!”

    洛千水还想说什么,乔以沫连忙拉着她,说:“千水,你不要跟她计较了,也不要插手孩子们的事了,这么多年她没有你,一样过来了!”

    “她这些年要是能过的幸福快乐,我何必出来自找没趣?”洛千水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的鼻子一酸,原来这些年自己过的不好,她都知道,可是她一直在暗中,却不肯出来认自己!

    “千水……”乔以沫有些无奈的喊道,洛千水看着南千寻吸鼻子的动作,也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陆旧谦的心里非常的难受,她这些年过的不好,都是自己造成的,可是他以前对她造成的伤害,也没有办法弥补了,只能未来好好的对她,不让她再伤心了。

    “呃,吃饭,吃饭!”乔老太太立刻照顾到,并且看向乔以沫和洛千水说:“以沫,千水,你们之间的事是不是要好好的解决解决了?当年都已经错过了,难道还要继续错过吗?”

    乔以沫眉梢一动,说:“妈,我们的事我们会好好处理的!”

    “呃,对,我们自己会处理!”洛千水配合的说道。

    乔致远垂下了眼眸,他虽然不反对父亲再续弦,但是想到他要从续前缘,心里就有些不舒服了,他为自己的妈妈感到不值。

    南千寻看了看乔以沫和洛千水,她当然希望自己的妈妈能过的幸福,所以也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吃完饭之后,洛千水站起来要走,乔以沫一把拽住她的手问:“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饭也吃完了,我该走了!”

    “千水,我们还有事情没有解决!”

    “改天!”

    “择日不如撞日!就今天!”乔以沫拉着她往楼上去,洛千水挣扎着不要上去。

    乔以沫见她不上去,最后只好弯腰把她给抱了起来,对乔致远和陆旧谦说:“你们慢慢聊,我们上去解决一下私事!”

    南千寻的面上有些尴尬,没有想到乔以沫,咳咳咳,还跟个年轻二八的小伙子似的。

    “千寻啊,晚上你住自己的房间吧,已经给你收拾出来一间小阁楼啦!”乔老太太对南千寻说道。

    “呃,奶奶,这个不好吧,我衣服什么的都没有带!”

    “不急不急,都是现成的!Ares可以挑一套致远的衣服穿起来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的奶奶~~”陆旧谦笑眯眯的看着乔老太太,他当然不会拒绝光明正大的跟南千寻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南千寻还想怎么拒绝,已经找不到借口,只不过她和陆旧谦还没有离开客厅,楼上就传来了一声尖叫:

    “乔以沫……”

    南千寻面上一红,拽着陆旧谦离开了客厅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走吧!”乔致远抱着乔乔,对祁焕说道。

    “致远,你们也留下来吧,家里又不是没有地方住!”乔老太太说道。

    “奶奶,乔乔的身体不好,不适合换环境!”乔致远说道。

    乔老太太听说乔乔的身体不好,当下脸上就布满了担忧,说:“身体怎么不好了?为什么不带去看医生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很快就能好了!我们先走了!”乔致远说着看了南千寻一眼,很快离开了。

    要他留下来看着南千寻和Ares同处一室,他还做不到!

    佣人将南千寻带到了提前准备好的阁楼里,陆旧谦问:“你现在是不是应该把所有的事都告诉我了?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不应该把你的事告诉我么?”南千寻挑眉问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愣了一下,说:“你想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你究竟是谁!”南千寻心里有一个答案,呼之欲出,但是她总是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Nancy!”陆旧谦有些不敢确定,万一自己告诉了她,自己就是陆旧谦的话,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!

    而且,她现在怀着孩子,不应该受刺激!

    “孕妇都喜欢猜疑吗?”陆旧谦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听到他的话,呆愣了一下,或者是自己太敏感了,如果是他的话,面容怎么可能会变成连自己都认不出来的模样。

    可是,如果不是他,自己又为什么会不反感跟他亲密?而且还时不时的担心他误会生气?

    她揉了揉自己的脑袋,说:“我累了!”

    “我扶你去休息!”陆旧谦说着把她扶到了床上,他也躺了下来,这一夜他没有动她。

    次日,南千寻醒来的时候,身边已经没有了人影,她连忙起来,穿上拖鞋跑到了外面的院子里,四处找他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HI,Nancy,早上好!”陆旧谦跑步回来,满头大汗,看到南千寻像是在寻找什么一样,连忙跟她打招呼。

    南千寻听到了他的声音,连忙转过头来,看到了他还在,连忙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陆旧谦看到她极其紧张,然后又突然放松的模样,眉眼间都是笑意,把脑袋凑到了她的面前,问:“你在找我?”

    “自作多情!”南千寻娇嗔了一下,转眼朝阁楼里面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陆旧谦眸子里含笑,说:“口非心是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回到了阁楼里,陆旧谦去冲了个澡,电话突然响了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~~~”

    南千寻看着手机不住的在响,对陆旧谦说:“Ares,你的手机响了!”

    “帮我接一下!”陆旧谦在浴室里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拿起手机来,划开了接听键,说:“你好!Ares先生还在浴室!”

    “哦~~麻烦你问一下我亲爱的他什么时候回来!”电话那头是一个女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南千寻的心里一咯噔,还想问对方是谁,可是对方的电话已经挂掉了。

    陆旧谦裹着浴巾出来,头发上还在滴水,问:“谁?”

    “一个女人,叫你亲爱的,问你什么时候回去!”南千寻这个时候才想起来,自己对这个Ares好像一点都不了解。

    陆旧谦眉头一皱,叫自己亲爱的?

    他伸手拿过电话,看了看上面的来电显示,回拨了回去,习惯性的到了阳台上打电话。

    南千寻看到他的一系列的表现,心里沉了沉,难道自己当了人家的小三?

    小三,是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!

    陆旧谦接了电话回来,说:“Nancy,很抱歉,公司出了些事,我必须立刻回去!”

    “嗯!”南千寻点了点头,压下心里的凶潮澎湃。

    陆旧谦快速的换衣服,换完了衣服过来抱了抱他,抬起她的下巴来,狠狠的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一吻作罢,他快速的离开了乔家庄园。

    南千寻想要问什么,都来不及,看到他急匆匆离去的背影,心里不是个滋味,有什么事,难道说一声都不可以吗?

    她心事重重的来到了别墅的饭厅里,洛千水和乔以沫已经坐在餐桌上了,两人都满面春风,一看就知道昨天晚上他们的生活非常的和谐,两人都是被爱情滋润过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千寻,过来吃饭!”乔以沫看到南千寻的时候,连忙伸手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南千寻点了点头,洛千水皱了皱眉头,说:

    “没本事留住男人,就不要强迫自己,到最后鼻青脸肿的还是你!”

    南千寻看着洛千水,说:“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尖酸刻薄?”

    “我不过是说了事实而已,天下男人又不是只有他一个!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都少说两句,我看这个Ares不错!”乔以沫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不错,一个你连他什么来头都搞不清楚的人,就算是不错,又能怎么样?”洛千水不满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有一种洛千水根本就不喜欢自己的感觉,不过她说的话确实戳到了她的心窝,她不了解他,一点都不了解他,除了知道他是暮光的老板之外,对于他的身世家庭一无所知!

    而且,昨天乔老太太问的时候,他也是避重就轻的回答了一些问题,至于家里的情况还是没有说。

    “千寻,Ares可能是有什么急事先回去了,你不要多想了!”乔以沫劝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南千寻点了点头,若无其事的吃饭,不管怎么样,她都要好好的对待孩子和自己。

    洛千水没有再说话,倒是南千寻的电话响了,她看到是洛文豪的电话,当下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Nancy,你在哪里?”洛文豪焦急的问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得到了一些关于陆旧谦和天天的线索!”洛文豪说道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