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23章 他就是陆旧谦

    他从小就没有感受过什么是母爱,黄蓝影想要母凭子贵,借着他想要进到陆家,但是陆国誉却一直不准。

    她稍有不顺,就在陆旧谦的身上发泄!

    就算是到现在,她也是在自己昏迷不醒的时候,能自私的要走他所有的财产,不给千寻和天天留下一分钱,也不顾自己的死活,把自己丢给南千寻,自己究竟是遇见了一个什么样的妈?

    陆旧谦的心事重重,越发的觉得对不起南千寻!

    黄蓝影跳着舞跳着跳着,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,她朝外面看了过去,当她看到陆旧谦双手插在口袋里站在远处的时候,手里的动作渐渐的慢了下来,脚下的动作也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目不转睛的看着陆旧谦,不受控制的朝他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谦,谦儿,是你吗?”她连忙扭动着身子跑到了陆旧谦的身边,眼泪汪汪的看着他,呜哇一声哭了起来,一边哭一边说:“我的谦啊,你可算是回来了,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黄蓝影这么一哭,广场上那些跳舞的人都纷纷的停止的跳舞,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大妹子,你这是哭什么那?”有几个大妈过来,看到黄蓝影抱着陆旧谦哭,连忙上来劝道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,你们不知道哇,我儿子这么多天一直不知所踪,现在终于回来了,我这是高兴哇,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陆旧谦伸手抚着她,说:“妈,别哭了!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也真是的,为什么这么久都不回来?也不给妈妈打个电话?太不像话了!”

    “就是,你回不来,就要给妈妈打个电话报平安的嘛!不知道儿行千里母担忧嘛?”

    “大妹子,别哭了,孩子这不是回来了么?”

    广场舞大妈们纷纷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,有的生怕事情不够热闹,有的则是存着一种息事宁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有一些年轻人围了过来看热闹,有人认出了陆旧谦来了,诧异的说:“这不是前不久消失的陆旧谦吗?”

    “陆旧谦?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陆旧谦!”

    陆旧谦的名字在南川市可谓无人不知,有人认出他之后,其他的人也纷纷的认出他来,有些人还不敢相信,说:

    “不会是一个跟陆旧谦长的很像的人吧?”

    陆旧谦转头看向那些年轻人,淡淡开口,说:“我是陆旧谦!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陆旧谦!”

    “陆旧谦回来了!”

    这件事在南川市像是一个极大的新闻,迅速的传播开了,现场的人越来越多,很多人大着胆子给陆旧谦拍照,拍摄视频发送好友圈,同城的贴吧里也被他给刷屏了。

    然后各地各城的贴吧也都被他给刷屏了,网络上开始沸腾了起来。

    网友纷纷表示,最近网络上的料有些多,梗也多,段子手们一会儿半会儿也用不完了。

    石墨很快知道了这件事,立刻给他打电话,问:“陆总,你有什么新的计划吗?”

    陆旧谦说:“艾妮是个隐患,我要在她拆穿我之前,把一切的可能都给杜绝掉!”

    石墨心里一凉,这个隐患还是他给找过来的,之前他只想快点把事情给解决了,没有想到又引狼入室了。

    “那明天你回陆氏吗?”

    “嗯!明天我正式归回陆氏!”

    “嗯,我明白了!”石墨要赶紧做一些准备,不仅是陆氏这边,就连暮光那边,也要做好一切的准备,省得Ares凭空消失,陆旧谦空降公司,总会有一些质疑的!

    艾妮这边,知道陆旧谦有心要找她麻烦,当夜逃走了,一路北上,来到了江城,准备投奔白韶白。

    “白总,我是艾妮,Ares的贴身助理!”

    “艾妮小姐,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白韶白回答的懒洋洋的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在江城,我有事要跟你说,我们见一面!”

    “现在太晚了,明天再说!你直接到我办公室去!”白韶白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艾妮想着再等几个小时也来得及,所以也没有继续说什么。

    白韶白挂了电话,脸上嘲讽的笑,三更半夜的来找他,说事,无非就是像那些女人,觊觎自己的美色而已!

    次日,艾妮一大早就来到了白氏,前台小姐看到艾妮立刻问:“你好,请问你找谁?”

    “我找白韶白!昨晚我们约好了!”

    “您稍等,白总还没有来!”前台小姐说道。

    艾妮看了看手腕上的表,说:“我上去等他!”

    “小姐,小姐……”前台小姐见艾妮不由分的要上去,立刻出来拦住她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我有重要的事要跟白韶白说,要是耽误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小姐,麻烦你遵守一下我们公司的规章制度,谢谢!”前台就是拦着她不让进去。

    艾妮生气的看着她说:“等会儿白韶白来了,我要你好看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白韶白从门口进来,刚到了大厅里,就看到了艾妮和前台小姐在争执。

    “白总,这位小姐说来找您,我让她在这里等,她非要硬闯!”前台小姐也有些害怕,万一这位金发美女是白总的新欢,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?

    “哦,没事了,你回去吧!你跟我来!”白韶白把前台小姐安排回去之后,对艾妮说道。

    艾妮挑衅的看了那位前台小姐一眼,跟着白韶白上了楼。

    白韶白的办公室里,感觉上比陆旧谦那边更加的温馨,陆旧谦办公室的装修风格就是冷酷,单调!

    “白总,我来跟你说一件你十分关心的事!关于Ares!我想,你一定会感兴趣!”艾妮胸有成竹的说道。

    白韶白听到是关于Ares的事,心里果然很感兴趣,眼眸一抬,问:“什么事?跟我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,你们是对手,他的一切都跟你有关!”

    “哦?那你说说看!”白韶白顿时来了兴趣,这个Ares抢了他的女人,他绝对不会轻易的放过他!

    “Ares有一个秘密,除了我之外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!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,我才会把这个秘密告诉你!”

    “哦?你有什么要求?”

    “要求不多,就是保护我!让我在江城立足!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你不是他派来的卧底?专门来打听白氏的新消息?”

    “你听我的说的秘密就知道我不是他派来的卧底!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说看吧!”

    “他根本就不是什么混血儿,他的相貌都是出自我的手下!他就是之前消失的陆旧谦!”艾妮肯定的说道,在帮他化妆之前,她见过他的面貌,跟网络上流传的那些陆旧谦的面貌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都是真的?”白韶白的桌子一拍,如果是陆旧谦,他也就能了解为什么南千寻选择他而不给自己机会了!

    只不过,如果他是陆旧谦的话,他们之间的梁子就更大了,不仅仅是争夺南千寻这件事,还有他联合陆少许设计他的事,他不可能这么善罢甘休!

    他还需要及早的做好防患,或者也可以先发制人!

    “你说的话可有根据?”

    “不出三日,他的头发就会长出来,除非他另外找了造型师!”

    白韶白说:“你为什么要背叛他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背叛他,而是他要弄死我!”

    “无缘无故的,总需要一些原因吧!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把他和Nancy的激情视频上传到网络上了!”艾妮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视频是你上传的?”白韶白阴恻恻的问道。

    艾妮没有感觉到来自他的危险,点头说:“是!我讨厌Nancy,她总是牵制着他!我更讨厌他每周要去跟她约会!”

    白韶白浑身都冒着冷气,只不过没有说话,而是说:“我了解了,你在江城住下罢!”

    “谢谢白总收留!”艾妮说着往外走,白韶白盯着她的后脊梁,让她莫名其妙的感到一阵的发冷。

    艾妮离开白氏,白韶白决定还是在网络上发布一些关于Ares的谣言,打开网页之后,全网都被陆旧谦的消息给霸屏了,什么王者归来,什么劫后余生等等标题层出不穷。

    白韶白看到陆旧谦的消息,整个人气的浑身发抖,如果昨天晚上他要是见到了艾妮,可能就不会给他什么喘息的机会了,都是自己太没有放在心上了!

    他气的把办公室里的东西给打砸了一番,苏醒听到办公室里乒乒乓乓的声音,眉头一皱,白总这又怎么了?

    陆旧谦这边,在陆氏召开了记者招待会,说了这些天自己去了哪里,做了什么,又是怎么回来的,都编了一套说辞出来。

    陆国誉听说陆旧谦回来了,当下立即高兴的从陆氏老宅里来到了公司。

    “陆总,老爷子来了!”石墨见到陆国誉的时候,其实是十分的不高兴的,陆旧谦在出了事之后,他没有想过怎么样来帮助他,倒是落井下石,想都没想的撇弃了他。

    现在还来做什么?

    陆旧谦情绪没有太大的变动,说:“忙,没空!等会儿还有董事会!”

    石墨去回了陆国誉,陆国誉见陆旧谦不肯见自己,索性去了瑞海国际花园找黄蓝影。

    黄蓝影见到陆国誉来找自己,也是不冷不热的,把他晾在一边。

    陆国誉倒是有耐心,一整天都陪在黄蓝影的身边。

    陆旧谦忙了一天回家之后,看到了陆国誉,并不意外,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用得着你的时候会把你放在前面,用不着你的时候,会把你踢的远远的。

    在他的眼中,只有利益,没有亲情!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