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24章 最长情的告白

    “旧谦,下班了啊!”陆国誉看到陆旧谦连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!”陆旧谦淡淡的嗯了一声,表情依旧没有太多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,你不在的这段日子,可担心死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,直接说吧!”陆旧谦放下了公文包,面无表情的问道。

    陆国誉本来想要好好拉拉关系的,被他这么一说,顿时不知道话要怎么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我们始终是父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在我出事了之后,首先想到保护公司,结果呢?公司不到六个月就被收购了!你们可真厉害!”

    “旧谦,这都是爸不好!爸的眼光看的浅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像,我和我妈妈已经从陆家被赶了出来,以后陆家的东西跟我无关!”

    “旧谦,你一回来就能坐稳公司一把手,爸看好你,陆氏的希望都在你身上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是吗?如果你真的对我有希望,那么你手里的股权还是给我吧!要不然,我拿什么跟Ares抗争?”

    陆国誉的面色一僵,说:“那个、那个股权不能给你,陆家还有那么多人需要养活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来干什么?空手套白狼,用你廉价的父子之情,换取我在陆氏贡献自己的汗水?然后再联合外人来设计我,让你某一个在角落里一直伺机而动的儿子坐享其成?”

    陆旧谦的话有些冷,也有些嘲讽的味道。

    陆国誉听到他的话,面色有些难看,说:“旧谦,你始终是我的儿子!”

    “你扪心自问,你有当过我是你的儿子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没有?你以为你叫陆旧谦是为什么?你把你自己的名字倒过来念念!”陆国誉像是真的受伤了一样,痛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心里默默的念了自己的名字,陆旧谦,陆谦旧,陆谦旧,谦旧,迁就!

    他的心猛然一沉,名字是他取的?迁就,迁就,到底是谁在迁就谁?

    黄蓝影听到陆国誉说了陆旧谦的名字之后,眼泪纵横的说:“谦,妈妈对不起你!我、我不是你的亲生母亲!”

    陆旧谦的心里像是有一道闪电劈过一样,她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?

    那么他的妈妈是谁?

    “你们在说什么?又联合起来欺骗我是不是?”陆旧谦的心里有些慌乱的问道。

    陆国誉扬了扬脸,说:“你的妈妈叫金兰!”

    陆旧谦连忙求证似的看向黄蓝影,黄蓝影点了点头,他的大脑里一片空白,自己叫了这么多年的妈妈,竟然不是自己的妈妈!

    难怪她对自己这么无情,这么狠心,原来她不是自己的妈妈!

    “你妈妈是一个狠心的人,我一直迁就她!她怀孕之后,我为了让她能把你生下来,无论她提出什么无理的要求,我都会尽力的满足,可是她还是生下你之后离开了!”

    “陆国誉,你还好意思说?你欺负了我的闺蜜,让她怀孕,你还好意思说!”黄蓝影的情绪激动了起来,说:“当年,我就应该听金兰的话,离你远远的,你果然是因为看上了金兰才故意接近我的是不是?”

    陆国誉浑身一僵,说:“男欢女爱,是你情我愿,为什么到最后竟然怪我了?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你用卑鄙的手段,金兰怎么可能会跟你发生关系?都是你,都是你!”黄蓝影情绪激动的说。

    “我睡了她我愿意负责,她凭什么去找第三者?凭什么?”陆国誉的情绪也激动了起来,瞪大眼睛吼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听他们之间吵来吵去的,也听出了个所以然,黄蓝影和自己的亲生母亲是闺蜜。

    她爱上了陆国誉,陆国誉却看上了自己的母亲,所以为了得到自己的母亲接近黄蓝影,最终使用不正当的手段得到了她。

    “你所谓的负责,就是把她娶到你的后宫吗?你当真把自己当成坐拥三宫六院的皇帝了吗?”陆旧谦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往事我们今天不提,我之所以跟你说这些,只是为了让你知道,我并不是不在意你,也不是不管你!你问问她,这些年你们的吃穿用度是不是我在供应?”陆国誉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就算是往事不提,那么现在你跟我说这些,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把你手里的股票给我,我去跟Ares抗争!”陆国誉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陆国誉先生,请回吧,这里不欢迎你!”陆旧谦丝毫不留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旧谦!”陆国誉见他软硬不吃的态度,有些着急,说:

    “你可能还不知道,现在Ares已经成了陆氏最大的股东,陆氏已经易主了,这样对我们谁都不好,现在我们需要的事同仇敌忾,维护我们陆氏的利益……”

    “请问,陆氏在Ares的手里亏本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请问,陆氏在陆少许的手里发展成什么样了?毁掉陆氏的不是Ares,而是你和陆少许!”

    “旧谦,现在这些都没有意义了,现在我们先把Ares给赶出陆氏,然后再处理我们之间的事!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,请你离开这里,否则我报警以私闯民宅为罪名逮捕你!”

    陆国誉愣了一下,狠狠的看了陆旧谦一眼,说:“别以为石墨是你的旧部,你就可以放心了,我告诉你,等到Ares把你也赶出陆氏的那天,你别哭着来找我!”

    陆国誉说着站起来离开,走的时候把门狠狠的关上了震的客厅里的灯都晃了几下。

    陆旧谦看着陆国誉离开,心里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,这就是他的好父亲,他差点就被他刚刚那种声泪俱下的表演给骗过去了,如果不是经历了这么多的事,他已经看清楚了他的本质,说不定他还会受骗。

    黄蓝影有些忐忑的看着陆旧谦,自己不是他的亲生母亲,他会不会不认自己?

    她有些后悔,刚刚陆国誉说当年的事的时候,她似乎不应该说出来,但是她要是不说出来,今天陆国誉也不会再继续瞒着这件事。

    陆旧谦转头看向黄蓝影,问:“究竟怎么回事?我的妈妈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旧谦,就算我不是你的亲生母亲,可是终究也养了你这么多年,你不能不管我啊……”黄蓝影哭着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心里暗暗的想,他有说不管她了么?他越发的觉得黄蓝影跟陆国誉一样,是十分自私的人,就算是养一条狗,至少也会有些感情,可是不管什么时候,她想到的都是她自己!

    “我在床上昏迷不醒的时候,你已经拿走了我所有的房产和存折,难道这些还不够你养老么?”

    “旧谦,谁告诉你的?一定是南千寻是不是?

    我早就说过她不是一盏省油的灯,我去医院看你,她把我给赶出来,还威胁我不准去看你,到头来还恶人先告状,说我霸占了你的财产,还有没有天理了?

    走,妈立刻跟你去找她对质去!”黄蓝影说着拉着陆旧谦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陆旧谦这才真正的意识到,那些年,他究竟在多少事上委屈了南千寻,黄蓝影根本就是一个睁着眼睛说谎话的人!

    可笑他自己也以为妈妈为自己吃了很多的苦,他不能对不起她等等,现在看来,他真正对不起的是南千寻!

    “不是南千寻告诉我,是我自己亲耳听到的!我昏迷在病床上,但是你们说话我都能听见!”

    黄蓝影浑身一僵,她们说话他都能听得见?怎么可能?不是昏迷不醒吗?

    “旧谦,我虽然不是你的亲生母亲,但是我养你到大,你送我到老,是理所当然的!就算是我得了你的财产,也没有什么好质疑的!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不跟你说养老的事,你告诉我当年是怎么回事?我的母亲去了哪里?”陆旧谦不想继续跟她扯下去,她纯属胡搅蛮缠!

    黄蓝影听到陆旧谦问起了当年的事,深深的叹了一口气,说:“我和兰姐是好闺蜜,我家里穷,但是她却是千金小姐。陆国誉接近我却是为了得到她,后来他终于如愿了。

    兰姐怀孕后,我埋怨过,也憎恨过,可是后来陆国誉又对着我示好,让我帮他照顾兰姐。

    我便在陆国誉的别墅里照顾她,直到兰姐生下了你。

    她生下你之后纵身跳入河中,生不见人死不见尸!”

    陆旧谦听到黄蓝影的话,心里说不出来究竟是什么滋味,他的妈妈果然是不爱他的,或者他妈妈另有所爱,却被陆国誉强取豪夺!

    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问:“当年的别墅还在吗?”

    “已经拆迁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在哪里跳的河?”

    “盛唐后面!盛唐就是建在那座别墅之上!”

    陆旧谦回到书房里,思绪久久不能平静,跳入河里,十有八九凶多吉少了!

    他完全没有想到,再次回来,竟然听到这样匪夷所思的故事!

    他在书房里烦躁的很,想了想离开了公寓,开着车子往盛唐去了,盛唐的背后确实有一条河。

    他站在河边的柳树下,看着面前的河水,他的亲生母亲就葬身在这里吗?

    他颓废的坐在了河边的椅子上,时不时的还有萤火虫在飞,河面上的微风把他心里的烦躁给吹散了不少。

    一对老年夫妻,相互搀扶着从他面前经过,他看到他们的背影,心里突然间冒出了一句话:世界上最长情的告白,就是陪伴!

    父母无法一生陪伴自己,儿女也无法一生陪伴自己,唯一能陪伴自己到老的,只有妻子!

    妻子!

    他的心里一凉,立刻站了起来,应该去见南千寻了,他要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她!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