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25章 又带球逃跑了

    陆旧谦很快行动了起来,拿出手机来订机票,只是南川市到京都今天最后一班飞机也走了,他立刻赶回去开着车子连夜朝京都开了过去。

    凌晨两点多,他才到南千寻的门前。

    他做好了心理准备,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无人应答!

    他又敲了敲,还是没有人回答,他只好拿出电话来,拨了她的号码,被告知无法接通。

    他有些着急,手下的动作声音更大了一些,隔壁的灯都亮了,但是她的房间里还是没有人。

    他立刻去找了一个开锁的师傅来,那师傅也没有让他证明这房子的主人是他,直接给开了锁,他到了房间内四处寻找南千寻的身影,意外的发现她已经不知所踪了!

    他心里一阵恐慌,南千寻不见了?

    他红着眼睛立刻开着车子朝乔家的庄园开了过去,三更半夜的敲了乔家别墅的大门。

    “谁呀?”保安看向外面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找乔致远!”

    保安看了看他,认出他就是新闻上屡次曝光的陆旧谦,连忙说:“稍等,我去通报一声!”

    他快速的进去通报,乔以沫已经醒了,披上居家服下楼。

    “先生,陆旧谦在外面敲门!”

    “陆旧谦?”乔以沫皱了皱眉头,陆旧谦不就是南千寻的前夫么?他来干什么?

    “请他进来!”

    那保安立刻去请陆旧谦进来,陆旧谦冲进去,急冲冲的问:“千寻回来过没有?”

    乔以沫听到陆旧谦这么问,面上一僵,问:“你这么问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刚刚去了她住的地方,她不见了!”

    “不见了?”乔以沫顿时睡意全无,说:“我看看她有没有去致远那里!”

    乔以沫连忙去拨电话,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起来。

    “致远,千寻去你那里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千寻?没有!怎么了?她不见了吗?”

    “陆旧谦来家里找人!”

    “他还好意思来?”乔致远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乔以沫说:“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她!”

    “我会的!”

    “我也立刻回去,着人去找人!”陆旧谦说着转身就走,车子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中。

    “石墨,立即拆资三千万寻找南千寻!”陆旧谦给石墨打电话说道。

    石墨被他突然给叫醒,有些搞不清楚事情的原委,问:“陆总,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千寻不见了!”陆旧谦说南千寻不见了的时候,很想甩手给自己一巴掌,假如他从一开始不要隐瞒她,说不定就不会有后面的这些事!

    “什么?”石墨顿时清醒了,Nancy又不见了?不是说她怀孕了吗?难道又带着球跑了?上一次她消失了,他们整整找了三年,才有一点蛛丝马迹,这一次又不见了?

    “立刻去安排!”陆旧谦挂了电话,开着车子往南川市赶。

    陆旧谦开着车子在高速上行驶,突然对面一辆大货车冲破中间的绿化带,直接朝他这边碾压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避之不及被大货车撞到了路旁栏杆之外,卡在了树林中。

    很快有车主报了警,记者也随着救护车一起来到了事故现场,当场报道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石墨去安排完了找人的事之后,意外的收到了新闻推送,他看到了车牌号之后,整个人都僵硬住了,陆总出车祸了!

    他立即联系的警方,被告知车主被带会了南川市抢救,立即通知了黄蓝影,自己也连忙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黄蓝影听说陆旧谦出事了,立即给陆国誉打电话,他毕竟是他的亲生儿子,她怕万一真的出了什么事,自己担当不起。

    陆国誉也立刻起来往医院去了。

    黄蓝影在医院里又哭又闹的,说:“都是南千寻这个狐狸精,我早就让旧谦离她远一点,可是他偏偏不听,非要把命都搭上才罢休,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哭了,我有办法让他以后再也不会迷恋南千寻!”陆国誉说道。

    黄蓝影听到陆国誉的话,连忙抬起头来,问:“什么方法?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用你管了,交给我就可以了!”陆国誉说道。

    黄蓝影呜呜呜的哭着说:“他现在连命都难保了,呜呜呜……我只要他没事,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陆国誉垂了垂眸子,取了陆旧谦的头发,立刻飞往了泰国。

    石墨匆匆赶到医院的时候,陆国誉已经离开了,只有黄蓝影一个人在那里哭泣。

    他默默的站在旁边,心里默默的祈祷,一定不要有什么事!

    急救室的灯突然灭了,他连忙站起来快跑两步过去,问:“医生,他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幸中的万幸!”医生摘掉了口罩说道:“幸好安全气囊全部都弹开了,病人没有生命危险!真是够幸运的了,要是卡车再朝前撞一点点,估计就没有命了!”

    石墨深深松了一口气,黄蓝影听说他没有生命危险,终于放下了心说:“他真的没事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好好休养几天,有轻微的脑震荡,估计会头疼,也许会留下病根,你们做好心里准备!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有护士过来把人给推了出来,石墨和黄蓝影都上前去,跟着去了VIP病房里。

    乔致远这边也第一时间到南千寻住的地方去确认情况,看到她的东西全部都带走了,手机什么的却留了下来,也终于知道她确实是走了。

    乔家的人在京都开始大范围内的找人,并且出动了很多的媒体刊登了寻人启事,网络上到处都是关于南千寻的消息,众多市民都纷纷提供可疑的线索,只不过没有一条是有价值的。

    南千寻就这样人间蒸发了!

    高廷梅很快得到了南千寻消失了的消息,呆愣愣的看着手机上的新闻和寻人启事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~~~”她的手机响了,她看了看是一个陌生的电话,随即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好,高小姐!”陆国誉在电话那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您是?”

    “我是陆旧谦的父亲,陆国誉!”

    “陆叔,您怎么会打我的电话?”

    “旧谦出了事,想必你已经知道了!不是陆叔迷信,而是旧谦和南千寻似乎有些八字不合,自从他们走在一起,屡次出事,作为一个父亲,自然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幸福快乐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,这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高廷梅皱了皱眉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高小姐愿意跟旧谦好,我陆某感激不尽!”

    “呵呵,陆叔叔,您这是开玩笑的吧?陆旧谦根本就不喜欢我,难不成要我倒贴?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没有用对手段,如果你愿意跟旧谦合好,我保证他以后会像对南千寻一样对你,甚至会比对南千寻更好!南千寻之所以迷惑了他,也是用了同样的手段!”

    “什么手段?”高廷梅本来问这话,只是好奇,但是没有想到这么一问,却彻底的将自己推进了一个无法自拔的深渊里。

    “定心锁情!如果你愿意,请你立刻来泰国一趟!”陆国誉说完了就挂了电话,他之所以找到了高廷梅,完全是因为之前高廷梅喜欢陆旧谦,想要嫁给他。

    也是因为高家在京都颇有势力,高剑鞘是个人人都不敢得罪的检察官!

    高廷梅挂了电话之后,还是不相信世上竟然会有这样的事的,存着一颗想要一探究竟的心理,随即定了去泰国的机票。

    陆旧谦这边当天中午就醒了过来,他睁开眼睛看到自己是在病房里,想起来之前他自己出了一场车祸,那辆大货车对着他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陆总,您醒了?”石墨到病房里来,看到陆旧谦已经醒了,连忙展开了一抹笑脸。

    “她有消息吗?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,乔家的人也在积极的找人,到现在没有一条有用的线索!”

    “不惜付上一切代价,都要找到她!”陆旧谦皱着眉头说道,他十分的忧心,她又一次怀着孩子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警方在在您的车上找到了定位装置,在大卡车上找到了连接定位的显示器!”石墨沉着的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心里一沉,有人故意制造了这场车祸!

    “警方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目前怀疑有人蓄意谋杀,但是还有待于找出更多的证据!这件事暂时还没有对外透露!”石墨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!派人盯着白韶白那边有什么动静!他现在已经人格分裂,会不会做出什么让人意想不到的事,都很难说!”

    “嗯!”石墨重重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病房的门响了,石墨眉头一皱,护士进门的话是不会敲门的,难道有客人来?

    他看了陆旧谦一眼,说:“我去开门!”

    陆旧谦点了点头,石墨上前去开门,意外的看到了高廷梅提着东西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高小姐,你怎么来了?”石墨看到高廷梅来了,十分的意外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顺路出差,听说陆总生病了,所以过来看看!”高廷梅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石墨点了点头,看了看陆旧谦,说:“那,你们聊,我先出去了!”

    石墨一边说着,一边狐疑的往外走,他想不通陆总出了车祸,为什么出现在这里的会是高廷梅,完全没有逻辑可言!

    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他这一走,再回来遇见的将会是另外一个陆旧谦!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