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27章 不得好死

    江陵连忙站起来,说:“我们兄妹二人在城里遭遇不幸,妹妹丈夫不幸离世,妹妹郁郁寡欢,所以我撇下医生的工作,带着妹妹来到贵村,想在这里帮妹妹调整心情,还恳请各位大叔大伯收留我们!”

    “真是个可怜人,大伙想想办法吧!”

    “村东头那老太太家里不是没有人了么?要不就让他们住吧!有个先生在村里,我们有个头疼脑热的,也不用发愁了!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定了!反正他们也不会要那几间破房子,不过是住几天 !”

    淳朴的村里人就这么定了下来,江陵连忙说:“只要我江陵在村里住一天,村里的人找我看病,我都分文不收!”

    “谢谢先生救命啊!”那老头恢复过来之后,连连对江陵道谢,说:“我家兄弟三人都是这病死的,今天遇到先生,是我老头子的造化啊!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,老先生!”江陵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带着先生去休息吧!”有人带着江陵和南千寻往村东头去了。

    晚上掌灯的时候,村民们送来了红薯土豆小米豆类等各种东西,村里来了个先生,看病不要钱,大家都来巴结巴结,说不定哪天自己就能用得着人家了。

    江陵给南千寻熬了粥,两人吃了饭,早早的躺下睡了,不知道是走路太累了,还是山里的空气好,节奏慢,这一夜南千寻睡的特别香。

    休息了一天之后,江陵觉得无聊,背起小篓子,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哥,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去采药去!”江陵缓缓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去!”南千寻也想出去散散心,江陵看了看她的肚子,说:“行,我们慢点!”

    江陵仔细的照顾着她,生怕她脚下会滑,这里虽然说是山,其实山不高,但是里面的资源却是很丰富。

    “江大夫,出来采药啊?”村里阿婆看到了江陵和南千寻,连忙笑着用当地的方言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“对啊,出来采药!”江陵笑着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江大夫啊,你妹妹找不找对象啊?村长托我问问,你知道村长家条件不错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婆,小声点~~”江陵连忙将阿婆拉到一旁,小声的说:“你也知道我和妹妹是从城里过来的,她对象不在了,所以我带她来这个青山绿水的地方散心呢,她肚子里还怀着她男人的孩子,千万不敢在她跟前提对象的事哦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阿婆面上露出同情的目光来,说:“回头把我家狗子给她送一只过去,有狗子陪着会好很多呢!”

    “那谢谢阿婆了!”江陵连忙跟阿婆道谢。

    阿婆有同情的看了南千寻一眼,匆匆下山了。

    “你刚刚跟她说什么?”南千寻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要帮你找对象,我帮你拒绝了!”

    南千寻愣了一下,深深了叹了一口气,说:“谢谢!”

    “我们之间不用说什么谢谢!走吧,阿婆说要把他们家的狗子给你送一只!”

    “小狗?”南千寻皱了皱眉头,却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两人到了山上,江陵跟她讲草药的名字,药性用法,南千寻用心的学习着,反正也是无聊,有事情干反而不会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渐渐的两人越讲越多,江陵看看天色差不多了,说:“我们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南千寻到山上转了一圈之后,心情莫名的好多了。

    两人回去之后,隔壁的阿婆已经抱着小奶狗站在了江陵的院子里了。

    “阿婆?”江陵进院子里看到阿婆站在那里,连忙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江大夫啊,我给向晚送狗子来了!”阿婆笑着把手里的小奶狗递给了南千寻。

    南千寻犹豫了一下,江陵伸手接了过来,说:“谢谢阿婆了,狗子很可爱!”

    “向晚啊,让狗子陪着你,你会开心很多,阿婆我当年就是这么过来的!”阿婆伸手拍了拍南千寻的手。

    南千寻看向狗狗,又看向江陵,问:“它身上会不会有毒?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最好还是不要抱它,带着它出去转转是没有问题的!”

    南千寻点了点头,看着那只小奶狗可爱的样子,心里某一个地方软软的。

    “我去打水去!”江陵说着提着两个大木桶出去了,南千寻看着小奶狗,给它一点吃的,那小奶狗跟着她跑。

    江陵回来看到她在跟小奶狗玩,嘴角露了出来,小动物都是治愈系的,它们的世界单纯,跟它们在一起的人也慢慢的单纯了起来。

    南千寻的日子安逸了起来,每天带着狗狗出去溜一圈,小狗狗跟在她的身边,她走一步它跟一步,简直就像是形影不离。

    村里的人时常的看着她带着她的小奶狗在田野里散步。

    他们到村落里的第七天早上,院门口来了一大帮子人。

    江陵开门之后,看到来人连忙关门,只是他关门的动作还是慢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江陵,怎么?见到我不应该高兴吗?”白韶白阴恻恻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白总,您怎么会来这里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江陵,你在南川市好端端的当你的医生不好么?为什么非要带上Nancy来到这个穷乡僻壤?你真的这么天真的以为我找不到你么?”

    “白总,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!”

    “给我搜!”白韶白恶狠狠的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在屋里已经听到外面有人在吵闹,穿上衣服准备走出去看看,却意外的听到了白韶白的声音,脚下一顿!

    白韶白的人立刻涌进了院子,小狗狗汪汪汪的叫个不停,有人一脚踹在了小狗狗的身上,小狗狗被踢的撞到了墙上,然后掉下来,惨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南千寻连忙快步跑上前去,那只小狗看到了南千寻,努力的摇了摇尾巴,像是哭泣一样的转头低哼。

    南千寻蹲下去查看小狗狗的伤势,小狗艰难的抬起头,在她的手心里蹭了蹭,最后仰脸舔了舔她的手,慢慢的哭泣的声音越来越小,最后完全消失了!

    “白韶白,我跟你拼了!”南千寻看到小狗狗死了,站起来对着白韶白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白韶白的人立刻拉住了她,她用力的挣扎着,似乎要跟白韶白同归于尽一般。

    “向晚,不要激动!不要激动!”江陵看到她的样子吓坏了,她情绪激动成这样,万一孩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怎么办?

    白韶白也目瞪口呆的看着她,他没有想到她竟然为了一只狗要跟自己拼命。

    “千寻,那不过是一只土狗,不值钱的贱狗,你竟然为它要跟我拼命?”白韶白怒气腾腾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土狗?贱狗?有时候,人连狗都不如!”

    白韶白被她气的面色通红,说:“立刻把这只狗给我剁成渣!”

    “白韶白,你个天杀的!你不要太过分!”南千寻听到白韶白这种丧心病狂的举动,立刻尖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向晚,孩子重要,孩子重要!”江陵听到白韶白的吩咐,脑海中只出现了一个词:变态!

    但是这会儿他哪里还顾得上去分析这个变态?南千寻再继续这样情绪激动下去,恐怕孩子会受到牵连!

    他的那些手下听到他的命令,都面面相觑,他们跟人打架可以,但是出手剁一只小奶狗,他们还从来没有做过!

    “剁!小狗剁不成渣,你们就自己把自己剁成渣!”

    那些人听到这里不再犹豫,抽出腰间别的刀,开始剁小狗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!!!白韶白,你不得好死,你不得好死……”南千寻眼睁睁的看着那只治愈自己心里伤痛的小奶狗被剁了,双目猩红,咬了拉着自己那个人的手,那人吃痛松了手。

    南千寻朝白韶白跑了过去,一脚踹在了他的要害之处,伸手狠狠的朝他的脸上抓了去。

    白韶白猝不及防的被她踹到了那里,捂着蹲了下去,弯着腰在地上打滚。

    他的那些手下也被这突然起来的一幕给吓到了,纷纷呆愣在原处,不知道要怎么办。

    南千寻跑了出去呼救,村里的老老少少都拿着锄头镰刀过来,白韶白的人虽然多,但是也绝对冲不出人海的包围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?撤……”白韶白沙哑着嗓子喊道。

    有人立刻背上他,离开了村庄。

    南千寻见他们人终于走了,眼前一黑倒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再一次醒来的时候,入目的是高剑鞘成熟而又稳重的脸。

    “高检?”南千寻连忙坐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恰巧到山里度假,意外的发现了你!”高剑鞘微微一笑解释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一愣,连忙摸向自己的肚子,江陵在一旁面色阴沉着。

    “江陵,孩子,我的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孩子……以后会有的!”江陵垂着眸子说道,他两次看到她流产却无能为力!

    南千寻听到孩子没有了,面色苍白,噗通一声倒了回去,双目空洞的看着天花板,说:“命!都是命!”

    高剑鞘看了看她,说:“我下午离开山村,顺道捎你回去吧!这里的医疗条件不如京都!”

    南千寻的眼角落下两行眼泪,没有答应也没有反对,最后还是江陵替她做了决定,到京都去休养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