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28章 你在看我笑话吗

    高剑鞘当日带着南千寻回到京都,立刻联系了乔以沫。

    “乔叔,是我,高剑鞘!”

    “哦,大侄子,你怎么有空打我电话了?”

    “哦,是这样的,我遇见了千寻,所以给您带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千寻?真的吗?你们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们正在回京都的路上,你们不要着急,我会把千寻给你送回去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谢谢大侄子了!”乔以沫立刻眉开眼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之后,乔老太太问:“什么事?找到千寻了吗?”

    “对,高家那小子找到的!”

    “高家?”乔老太太听说高家那小子,立刻想起了高剑鞘,但是这一次她却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立刻通知致远,把那些寻人启事都给撤了!”乔以沫连忙打了乔致远的电话,乔致远听到南千寻回来的消息,也很震惊。

    他立刻通知刘玉生撤掉了寻人的消息,并且迅速的赶回了乔家。

    高剑鞘带着南千寻和江陵到乔家,天都已经黑了。

    到了乔家之后,他立刻下车把南千寻给抱了下来,乔以沫和乔致远出来看到她是被抱着回来的,心里纷纷涌起了一抹不好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乔叔,致远!”高剑鞘的面色不是很好看,乔以沫连忙问:

    “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南千寻回头看向乔以沫,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先送她回房,其他的事再说!”高剑鞘说道。

    乔以沫连忙让他把南千寻送到阁楼上,江陵在外面把事情的经过都跟乔致远说了。

    乔致远浑身都发抖,没有想到白韶白竟然这么丧心病狂!

    乔氏将寻人启事都给撤回来之后,石墨那边立即得到了消息,能让他们撤回寻人启事,只能说明南千寻已经被找到了。

    他急匆匆的到病房里要告诉陆总这件事,没有想到正巧碰到高廷梅和陆旧谦在接吻,他立即要退出去,陆旧谦伸手推开他,转头看向石墨,问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石墨看了看高廷梅,陆旧谦面无表情的说:“她不是外人!”

    “乔氏已经撤回了寻人启事,估摸着人已经找到了,我们要不要确认一下?”

    “南千寻?”陆旧谦皱了皱眉头,提到南千寻的时候,心里莫名的烦乱不已。

    “确认有意义吗?等到旧谦出院之后,我们就要结婚了!对吧?”高廷梅转头看向陆旧谦,陆旧谦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那我把我们的人也撤回来了!”石墨说着出去了。

    陆旧谦心里一阵烦乱,说:“出院!”

    “嗯,出院去爷爷那里说情去,我们尽快结婚!”高廷梅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心中一股火在燃烧,却怎么也冲不出去。

    陆国誉知道陆旧谦要出院,打电话给高廷梅,说:“今天来家里吃饭!”

    “嗯!”高廷梅知道自己这是能成,跟他有很大的关系,当然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两人回到陆家老宅,黄蓝影穿的衣着得体的跟陆国誉坐在一起。

    陆旧谦看到两人又在一起了,眉毛皱了皱。

    “旧谦,你没事真的太好了,这两天多亏了廷梅在医院里照顾你,她是个好姑娘!”黄蓝影说道。

    高廷梅微微一笑,有些娇羞。

    陆国誉说:“廷梅,我们去书房里,我有些话要跟你说!”

    高廷梅看了看陆旧谦,说:“我先上去一下,一会儿就下来!”

    “嗯!”陆旧谦嗯了一声坐在了沙发上,黄蓝影说:

    “谦,这个高廷梅看起来很不错,你要好好的对待她!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绝对不会再给你伤害我媳妇的机会!”陆旧谦冷漠的说道,想起来南千寻心里像是一团火在燃烧一样。

    书房里,陆国誉说:“廷梅,你现在已经跟高家断绝关系了,快回去求求你爷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是看上了高家的势力,所以才会利用我的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廷梅,你也知道像我们大户人家结婚,肯定是要有利益关系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现在没有高家为后台,你打算怎么处置我?”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高家为后台,你和旧谦的事当然不可能成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现在还阻挡得了我们吗?我们现在已经心心相印了,你以为你能主宰他?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不怕我把这件事给抖出来?或者找更高的法师来破解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!再说了,这件事是你先找出来的,利用完我就想扔?”高廷梅变的脸色。

    “高小姐如果不听话,我可以让你消失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高廷梅盯着陆国誉看了半天,拿起桌子上的茶杯朝自己的额头上砸了过来。

    陆旧谦在楼下听到高廷梅的惨叫,立刻飞奔上来,看到高廷梅的额头上血,一拳捶在了陆国誉的胸口,抱着高廷梅紧张的问:“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没事!他、他说不同意我们在一起,如果我不离开你的话,他会弄死我!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陆旧谦听到她说完,转头怒目看向陆国誉,冷冷的说:“你要是敢伤害廷梅,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!”

    陆国誉的心里一惊,难道那个巫术这么厉害?陆旧谦以前对自己再怎么不满意,也从来没有敢跟他动过手,没有想到这一次是非黑白不分,直接对着他动起了手,他丝毫不怀疑,假如他真的弄死了高廷梅,他也一定会出手弄死自己!

    陆旧谦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拉着高廷梅离开了陆家。

    高廷梅可怜楚楚的说:“旧谦,明天我们就去京都,跟爷爷道歉,我们结婚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京都乔家

    南千寻躺在床上,气色比之前好多了。

    她拿起手机来,好几天没有摸手机了,她发现没有手机之后她的生活就简单了。

    开机了之后,手机像是爆炸了一样,弹出了好多消息,她五分钟之后,终于消停了下来,她慢悠悠的点开看看,意外的看到了一条新闻推送,上面有陆旧谦的名字。

    她浑身一僵,立刻点了进去,看到了新闻上的配图,高廷梅正在喂他吃东西,两人含情脉脉的对视,那种眼神曾经一度只属于自己!

    她又看了下一张,上面是两人接吻的画面,她的手机哐的一声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吧?”洛千水双手抱着胳膊靠在门上,斜着眼睛看着南千寻。

    南千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说:“如果你是来看我笑话的,那么请你现在离开!”

    “看你笑话?呵呵,看你笑话到哪里不能看?非要跑过来挨你冷言冷语?”洛千水点了一支烟,慢悠悠的抽了起来,空气突然就安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Ares从一开始就不敢以真面目示人,我告诉过你他绝对不是你的良人,你偏不听!”

    “那请问洛千水女士,你今天来是要帮我分析谁是我良人的么?”南千寻嘲讽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洛千水掐灭了烟,随手丢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南千寻讨厌她这种不良的习惯,但是想想她受的苦,也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呵呵,那就请我们阅人无数的洛千水女士来帮我分析一下,谁才是我的良人!”

    “高剑鞘!”洛千水说的一本正经,南千寻哈哈大笑了起来,笑的眼泪都出来了,说:

    “你哪里来的自信,像我这样名声从头到脚都坏了的人,哪一点配得上人家?”

    “我不嫌弃!”高剑鞘说着推开了门。

    南千寻惊讶的看着他和洛千水,他们合伙的?

    “千寻小姐,我一直在等你!”高剑鞘很郑重的说道:“从一开始我们相亲,我就一直等你,所以到现在我依旧孑然一身,只要你愿意,我可以用后半生来弥补你前半生所受的苦!”

    高剑鞘浑身都散发着成熟稳重的味道,这样的男人本来就是一个极其吸引人的,更何况南千寻也不是很讨厌他。

    “抱歉,高检,我无法接受另外一段感情!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不接受,但是你至少给我机会,让我对你好!”高剑鞘说的十分的中肯。”不、不……对不起!”南千寻立刻拒绝了他,他的妹妹跟陆旧谦在一起了,自己无法答应他。

    “我不勉强你,我照样可以等!”高剑鞘微微一笑,没有让她感到任何的不适,这种感觉像极了当初乔致远给自己的那种感觉,也像曾经的白韶白!

    高剑鞘离开之后,南千寻又躺在了床上,难为的实在不想面对这些人事物。

    她还有很多的话没有问清楚,她要当面问清楚了陆旧谦然后才能死心!

    还有,他把天天送到哪里去了?

    她又捡起了手机,在网络上搜一些资料,意外的发现 了高廷梅的微博,微博上晒出两人在一起的照片,并且表示他们要回京都了。

    陆旧谦这边,跟着高廷梅来到了京都,高廷梅挽着他的胳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,他看向她的时候充满了宠溺。

    南千寻站在出口处,呆愣愣的看着两个人,浑身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陆旧谦一抬眼也看到了南千寻,眉头皱了皱,高廷梅感受到了他的异样,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,没有想到看到了南千寻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