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29章 我没空

    她微微一笑,说:“Nancy小姐,你是来祝福我们的吗?”

    南千寻没有理会她,而是一步一步的走到了陆旧谦的跟前,说:“我有话要问你!”

    陆旧谦的心里的火燃烧的更加的厉害,只觉得像是要把自己整个人给烧成灰烬一般。

    “旧谦,我不喜欢你跟她单独相处!”高廷梅撅嘴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看了看高廷梅,又向了南千寻,说:“我没空!”

    他说着伸手揽着高廷梅擦着她的肩膀离开,南千寻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们的再见竟然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他自己导演了一场戏,还没有给自己解释!他再一次出现,却不来找自己,而是跟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!

    她突然转过身来,问:“把我儿子还给我!”

    陆旧谦浑身颤抖,高廷梅感觉他不对劲,说:“Nancy小姐,你自己跟Ares滚了床单,怀上了孩子,现在看到旧谦回来了,还想跟他和好吗?要孩子不过是个借口吧?”

    陆旧谦听到高廷梅的话,微微蹙眉,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南千寻浑身一阵颤抖,说:“我早就不奢望能跟他再续前缘了,现在我只想要回我的孩子!”

    “孩子的事,等到我和他结完婚再说!”高廷梅说着头也不回的往前走,陆旧谦见她头也不回的往前走,也连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南千寻踉跄了一下,靠在了旋转的玻璃门上,玻璃门一旋转,她摔倒在地上,陆旧谦连头都没有回一下。

    她看着两人走远,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,弯腰将她从地上抄了起来,说:“身体是自己的,自己要是不心疼自己,还指望谁来心疼你?”

    “高……”南千寻抬眼看着高剑鞘,自己这么狼狈的一刻都被他给看在了眼里。

    高廷梅这边带着陆旧谦来到了高家老宅里,高老爷子见两人回来了,冷着脸却没有赶出他们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知道我让你生气了,可是我始终还是您的孙女,我也有追求自己的权力,更何况旧谦和Nancy小姐早就离婚,而且感情破裂,无法挽救了,为什么我不能跟他在一起?爷爷……”

    高老爷子就是不吭声,高廷梅又看向陆旧谦说:“你跟爷爷说两句好的呀?”

    “爷爷,以后我只对廷梅一个人好!”陆旧谦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高老爷子不可思议的看向他,说:“你们爱结婚就结婚,我不管了!”

    高廷梅始终都是他的孙女,他又怎么可能真的就不管了?

    “爷爷,您这是同意了吗?您放心,明年就给你生下一个重外孙子玩!”

    高老爷子听到重外孙子,心里突然多了一丝盼望。

    “婚礼让你哥操办,我年纪老了,管不了你们了!”高老爷子说道。

    高廷梅立刻跳跃着起来,对着陆旧谦比划了一个成功,立刻给高剑鞘打电话。

    高剑鞘正在开车送南千寻回去,听到电话响了,立刻按了一下蓝牙耳机,问:“你好,我是高剑鞘!”

    “哥,是我!爷爷说我的婚礼都交给你操办,你看着操办呗!”

    “婚礼?”高剑鞘皱了皱眉头,说:“婚礼不都是男方操办的么?”

    “不要,我要在京都结婚!”

    “难道让陆旧谦倒插门?”高剑鞘问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听到他们的对话,心里更加的凉了,他们要结婚了!

    高剑鞘挂了电话之后,看了看南千寻,说:“世界上最难掌控的就是人心!可能上一秒还跟你海誓山盟,下一刻就转眼投奔他人的怀抱。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力和自由,所以我们掌控不了人心,只能掌控自己的心,使自己最大程度的不受伤害!”

    “我早已经不再敢奢望和他天长地久了,可是我要我的孩子!”南千寻猛然挥泪说道。

    高剑鞘心里咯噔了一下,深深了叹了一口气,说:“孩子毕竟是陆旧谦亲生的孩子,他想必不会把孩子怎么样,等到他们结婚之后,我再帮你要回孩子!”

    南千寻没有再说话,曾经有三年的时间,她等他一个解释,为什么要跟南初夏上床,结果到最后是一场阴谋。

    三年之后,他依旧欠自己一个解释,为什么要自导自演那一场戏!

    七天之后,高廷梅和陆旧谦大婚,惊掉了一概豪门大众的眼睛,大家都恨不得把眼珠子抠出来,然后放在地上踩一踩!

    之前他们的订婚礼,陆旧谦义正言辞的说自己被逼的,高廷梅当场抓了一个人来订婚,可是到了这个时候结婚的竟然是还是陆旧谦!

    有钱人的世界,平民百姓永远无法明白!

    南千寻拿着大红烫金的喜帖,上面陆旧谦和高廷梅的名字并列写在一起,她的眼睛是刺痛的。

    “千寻,你可以选择不去!”江陵看着她心疼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这一刻非常的讨厌这个高廷梅,她分明就是故意的!

    “不,为什么不去!她高廷梅喜欢我过去给她添堵,我为什么不过去?”南千寻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的身体还很弱!”江陵有些担忧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!如果这样躲着不去,岂不是正好说明了我对他陆旧谦还念念不忘?”南千寻笑了笑。

    江陵知道自己干涉不了她,说:“那我陪你一起去吧!”

    “嗯!谢谢你江陵!”

    江陵扯了扯嘴角,莫名的心疼她,故作坚强的女人最让人心疼!

    “Nancy小姐你好,我是高检请来的专业形象师!”一位衣着前卫的女人上前来自我介绍到。

    南千寻看了看眼前的女人,听到是高剑鞘请来的,微微一笑,说:“那麻烦你了!”

    她说着给高剑鞘打了一个电话,电话接通之后,那头婚庆的音乐一直在响。

    “Nancy,我猜你一定会不顾江陵的劝阻来参加婚礼,怕你无心准备,专门给你准备了一个设计师!”

    “高检有心了!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就好!”

    南千寻挂了电话,确认完了之后,那个女人开始帮她化妆,盘头,然后挑选衣服。

    “Nancy小姐,我觉得这个石榴红适合你,你试试?”设计师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要那条黑色的!”南千寻指着那条女王黑的裙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的!”那设计师连忙帮她换上了衣服,满意的点头,说:“Nancy小姐眼光果然比我好,如果你要是能当设计师的话,一定会是世界上一流的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只是随便选的!”南千寻呵呵了两声,她只不过不想在陆旧谦的婚礼上穿的很喜庆而已。

    南千寻收拾好了之后,也帮江陵挑选了一套衣服,她以前专门帮洛文豪搭配过衣服,自然知道什么样的衣服适合江陵,江陵被她打扮的像是一只小鲜肉一样。

    两人出现在婚礼的现场,一黑一白的立即引来了很多人的目光,只不过当大家看清楚了这个黑衣女王是Nancy之后,目光纷纷变了味。

    很多人看过视频,知道Nancy的身材有多么的迷人,他们很想试一把,不知道把这只狐狸精压在身下会是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很多女人则是表现出一副看不起她的模样,一个经常跟男人一起鬼混的,难怪陆旧谦回来也不要她了,耐不住寂寞,在陆旧谦离开短短两个月,就跟别的男人搞在了一起!

    陆旧谦也在婚礼的现场,他一眼看到了远处一黑一白两个身影,仔细看清楚了那穿着白衣的是江陵,一眼不眨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也有很多的女孩子看到了江陵,彼此对问:“那个穿白色衣服的是谁?他就是我梦想中的白马王子!”

    白马王子么?陆旧谦心里暗暗的想到,胸口的火越烧越高,却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禁锢住了一样,他双腿发沉站在那里!

    婚姻进行曲开始响了起来,高老爷子带着高廷梅走上了红地毯,慢慢的朝陆旧谦这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陆旧谦转眸看向了高廷梅,他心里一点都不愿意跟她结婚,却鬼使神差的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南千寻沉着眸子看着两人牵手,走到司仪的面前。

    司仪说:“恭喜陆旧谦先生和高廷梅小姐永结同心,请新人交换爱情信物!”

    有伴郎过来,把戒指拿过来,另外一只手托起了高廷梅的手,拿着戒指要往她的手上戴。

    婚礼现场一切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,在婚房里,石墨和米露正在仔细的找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石墨,快点,快来不及了!”米露紧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也没有见过那个东西!”

    “哦对了,法师说了,一般是对着床头,面朝东,看看有没有!”米露像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,一拍脑袋说道。

    石墨立刻跑到床的对面,果然看到了一个恶心的偶像,连忙喊米露,说:“米露,你看看是不是这个?”

    米露看到了那个既恶心又阴气十足的东西,说:“我拍一下给法师看看!”

    她立刻拍了图片发了过去,对方立刻确认了,米露说:“快点,拿着跑,记住去大秦酒店338号房间!”

    石墨点了点头,连忙从拽了很多的纸巾把那个邪物给包了起来,他刚拿起来,胸口一阵烦闷,差点就要晕倒。

    米露看出他的不对劲,立刻说:“快跑!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