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30章 生命无常

    石墨浑身一僵,立刻跑出了房间!

    米露也迅速的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两人急匆匆的来到了大秦酒店,那位他们请过来的法师开示咕哝着什么他们听不懂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好了吗?”米露看到法师睁开了眼睛,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!”

    “请你跟我们一起去现场做见证!”米露连忙请法师,法师跟着他们一起赶紧往婚礼的现场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婚礼的现场,陆旧谦拿着戒指正想给高廷梅戴上,高廷梅突然大吼一声,转头提着婚纱跑了。

    来参加的宾客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,议论纷纷:“这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对啊,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新娘怎么跑了?”

    陆旧谦在高廷梅啊的一声之后,身上像是有什么东西脱落了一般,他连忙朝南千寻这边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南千寻也被眼前的情况给吓了一跳,她看到高廷梅突然发疯,有些紧张的抓紧了江陵的胳膊,江陵知道她非常的恐慌,连忙将她抱在怀里,拍着她的后背,说:“不怕,不怕!”

    陆旧谦沉了沉眸子,死死的盯着他的手,像是下一秒就要把他的手给砍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廷梅!”高老爷子立刻站了起来,他哪里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?

    高廷梅根本就听不进去他的话,脱了高跟鞋光着脚跑到了新房里,看到自己的偶像不见了,立刻尖叫一声:“谁动我的东西?谁动了我的东西?”

    高剑鞘立刻让人来带她下去,她却伸手抱着头,拽着自己的头发,把盘好的头发拽的像一个疯子一样,见到人就问:“你把我东西藏哪儿了?你把我东西藏哪儿了?”

    佣人刚上来,就被她掐住了脖子,她眼珠凸出完全失去了理智,不一会儿那个佣人就停止了挣扎。

    她连忙跑了下去,跑到南千寻的跟前,恶狠狠的问:“你把我东西藏哪儿了?你把我东西藏哪儿了?还给我,还给我……”

    江陵连忙拦住了高廷梅,高剑鞘也上前拉住了她,喊着:“廷梅!廷梅!!”

    “完蛋了,完蛋了……”高廷梅双手插在头发都,蹲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高老爷子看到高廷梅这样子,跟突然间疯了一般,眼前一黑昏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江陵出于医生的职业反应,立刻上前帮他号脉,并且掐了他的人中。

    “报应!报应!!!”高老爷子醒过来连连说报应,浑身无力的躺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所有的宾客都惊呆了,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今天来参加这一次的婚礼,足以让他们一辈子都开始恐婚!

    南千寻见现场一片混乱,高廷梅的模样又有些吓人,拉了拉江陵的衣袖,说:“我们回去吧!”

    江陵看到她脸色不对,跟着她一起离开了,现场的宾客见今天的婚结不成了,也陆陆续续的站起来离开了。

    陆旧谦看着南千寻跟江陵一起离开,想要追上去,旁边的伴郎却上前说:“陆总,请稍等!石副总让您务必等他!”

    陆旧谦听到伴郎的话,又收回了自己的脚步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石墨和米露带着那个法师来到了婚礼的现场,法师看到婚礼现场一团糟,连连说:“罪孽!罪孽!”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高剑鞘看到石墨和米露带着法师过来,直觉上不好了,可能有什么他也意料不到的事。

    “我们今天来拯救陆总!”米露面色一寒说道。

    高老爷子听到米露这么说话,连忙问: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呵呵,高廷梅养小鬼,害人害己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高剑鞘瞪大了眼睛,这事他听说过,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到自己的身边。

    他很快就镇定下来了说:“没有根据的话不要乱说,否则会收到律师函的!”

    “高检,你以为没有确凿的证据,我们会贸然前来吗?”米露面色不好的说道。

    她说完了之后,让了一条道出来,随着他们来的那个法师立刻上前来,慢慢的从拿出了那个偶像。

    高廷梅本来披头散发的,像是死了一样,这一刻听到了那个法师的声音,连忙抬起头来,看到他手里的那个偶像之后,惨叫一声连忙跑了过去,把它抢到手里不住的亲吻那个部位,还把它举到面前不住的祈祷:保佑他永远爱我,永不变心!

    她祈祷完了之后,立刻朝陆旧谦跑了过去,急急忙忙的说:“我们可以举行婚礼了,可以举行婚礼了!”

    高老爷子看到这种情况,多多少少也相信了什么养鬼的说法,只是他的面色蜡黄蜡黄的,没有想到自己的孙女竟然也为了一个男人,行这样的巫术。

    高剑鞘的脸黑的够难看,连忙说:“还不把小姐带进去!”

    立刻有两个人上前来把高廷梅拖着往楼上去,高廷梅双目猩红,大声喊着说:“不能带我走,不能带我走,我要结婚,我要结婚……啊……嗷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声凄惨的叫声从楼上传了下来,听到的人都觉得汗毛都竖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陆、陆旧谦,你不是答应过要一辈子对廷梅好的么?”高老爷子见高廷梅真的疯了,立刻上前来质问陆旧谦。

    “高爷爷,她用巫术禁锢我,使我有口无法拒绝,我现在还要接续接受她的摆布吗?”陆旧谦也黑着脸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到此结束,以后不许对外提!陆旧谦你走吧,我妹妹算是咎由自取怪不得你!只是我也希望,你们所有的人不要在趁火打劫让我妹妹的病情雪上加霜!”高剑鞘深深了吸了一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将胸口的花给拽了下来,狠狠的丢在地上,说:“高廷梅算计我的事,我也不再追究了,但是我奉劝高检,管好你妹妹!”

    他说着转身朝外走,高廷梅在楼上的窗户里大声的哀嚎:“你不能走!不能走!救救我,救救我!救命啊救命啊!!!”

    高剑鞘和高老爷子纷纷束手无策,听到她极度痛苦的挣扎,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,说:“法师请留步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高小姐的事我管不了!她养鬼之前,巫师已经跟她讲过万一被反噬将会有什么样的后果,她确定是同意过的,既然这样伤害不可逆转!”那法师说着连忙像是怕沾染上了什么东西一样,连忙离开。

    “高检,你们不要再为面子的缘故拖着了,赶紧送她去精神病院吧!”米露说着也离开了。

    高廷梅见陆旧谦没有了踪影,像鹤一样引颈高声呼啸,从楼上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高老爷子见高廷梅突然跳楼,连忙往前跑,要上前去查看她的伤势,只是看到她眼珠子从头颅里滚了出来,脑浆也迸了出来,一眼头晕眼黑再一次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高剑鞘连忙拨打120急救电话,救护人员将高老爷子和高廷梅的尸体一并带回了医院。

    高剑鞘浑身萧瑟的站在急救室的门口,不一会儿医生出来,说:“高检,您还是进去见见老爷子最后一面吧!”

    最后一面!

    高剑鞘的心脏受到了一记闷捶,他缓了缓自己的情绪,到了急救室里。

    高老爷子的鼻子里竖着氧气,整个人面色发红,有点不像病人,他心里一慌,这是回光返照!

    “剑鞘,发生这些事都是意外!以后你不要给廷梅寻仇,高家的杀戮太重,这都是报应!

    爷爷当年南征北战,杀人无数,所以我杀了别人的儿子,天杀了我的几个儿子。

    廷梅亲手害死了你的孩子,这件事我原本知道,却没有拦阻,如今她死了,这都是报应!

    你切不可寻仇,恐怕罪上加罪!爷爷只希望你好好的或者,为高家延续后代!爷爷死后,你把我和你奶奶同葬,廷梅就葬在我们旁边吧,我们在地下好照顾她!”

    “爷爷……”高剑鞘听到这种生离死别的话,一米八几的大个忍不住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Nancy是个好人,能娶到她是你的幸运,娶不到是你的命运,不可强求,不可强求……”高老爷子说完了之后,不断的咳嗽了起来,咳的不能呼吸。

    高剑鞘连忙上前帮他拍后背,只是他拍着拍着他的进气少出去多,脑袋一歪歪在了他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爷爷……”高剑鞘低声哭了起来,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处!

    将他一手养大,教育他如何为人处世的爷爷,就这样猝不及防的离开了,一切都来的太快,他不敢相信,觉得这一切都像是一场梦一样。

    高家一天之内死了两个人,这件事传出去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京都来参加婚宴的人,见过高廷梅当天的表现,有的人说她是中邪了,有人说她原本有精神病,可能是兴奋过度,所以犯病了,众说芸芸,始终没有得到一个准确的回答。

    大家对于高老爷子的死,也纷纷猜测不已,大家公认的就是他受不了高廷梅死亡的打击,所以病发身亡。

    总之大家都嘘咦不已,生命无常,一条鲜活的生命,说没就没了。

    众人也纷纷同情起高剑鞘来了,就算是位高权重又怎么样?还是摆脱不了人间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,跟普通人一样,都会经历这种死亡带来的悲伤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