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31章 节哀顺变

    南千寻安坐在阁楼的阳台上,心里沉闷不已,没有想到高廷梅竟然这样死了,也没有想到高老爷子也这样突然死了。

    “千寻,你在想什么?没事吧?”江陵有些忧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高老爷子戎马一生,铁血英雄,这样的人应该死在战场上,为国争光,国自己再添名誉,只是没有想到竟然这样窝窝囊囊的死了!”

    “千寻,别想的太多了,现在已经不是战乱不安的年代了,老爷子戎马一生,晚年的时候也应该享享福。寿高年迈,面对死亡,怕是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!你也别想太多了,好好养身子才对!”

    “嗯!”南千寻听江陵的话,躺在了床上,闭上眼睛之后,说:“高老爷子什么时候开追悼会,你陪我去!”

    江陵点了点头,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陆旧谦这边,离开了婚礼的现场之后,到了大秦酒店总统套房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陆旧谦冷冷的问道,目光扫过米露和石墨,两人都缩了缩脖子。

    “陆总,那天在医院,高廷梅来看望你之后,你就完全变了样子,当时我不在,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!”石墨吞吞吐吐的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听到石墨说那天在医院的事,他突然想起来了,高廷梅床咚了自己,她离开之后过了一会儿,他的行为就不受自己控制了!

    他的脸黑了黑,十分的不好看。

    “我见你行为有些古怪,所以打电话给米露,米露说她调查调查。”石墨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的目光又看向了米露,问:“你查到了高廷梅可能使用了巫术,所以就请了法师?”

    “是!当时我还有些不相信竟然会有这样的事,但是不是这样根本无法解释你的举动!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知道了!你们出去吧!”陆旧谦深深的叹了一口气,石墨和米露相互对视了一眼,两人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陆旧谦拿出手机来拨打了南千寻的电话,南千寻正在床上躺着,没有睡着,听到电话响了拿起来看到是陆旧谦的电话,顺手拉黑了。

    陆旧谦再拨的时候,已经无法接通了。

    他将电话丢到了一旁,然后点开了微信,意外的发现他的微信上有上千条信息,都是来自南千寻的。

    其中很多都是问他在哪里,她好害怕,天天在哪里,好想他们等等,很多很多都是凌晨两点多发的。

    陆旧谦一条一条的翻阅,他几乎能看到她给他发微信时候的那些绝望,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。

    还有她跟Ares上床之后,她的无助,接下来的消息无非都是深深的自责和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陆少许入狱之后,她向他报喜讯,告诉他她已经帮他报了仇,她怀孕之后,她的哭泣,说她只能对不起他了等等……

    陆旧谦看着看着眼睛湿润了,他能变成Ares继续的守护在她的身边。他知道她,能经常见到她,但是她却不知道他,虽然见到他也不知道是他!

    陆旧谦越看消息越觉得自己是个混蛋。

    他微信给南千寻发了一条信息:千寻,对不起!

    南千寻收到信息之后,冷笑了一番把他给拉黑了。

    陆旧谦看到后面发出去的信息都带着感叹号,深深的叹了一口气,起身换掉新郎装,来到了乔家的门外。

    保安见到是陆旧谦来了,立刻去跟乔以沫汇报,乔以沫说:“去问问千寻,看她愿不愿意见!”

    “是!”保安说着连忙出去了,到了阁楼去问南千寻:“Nancy小姐,陆旧谦先生在外面,先生让我来问你愿不愿意见!”

    “不了!让他回去吧!”南千寻说着又拉着被子睡了。

    保安也搞不清楚什么状况,明明那天陆旧谦来家里,先生对他还很客气,只不过这一切也不是他要操的心,他连忙出去对陆旧谦说:

    “陆总对不起,Nancy小姐还在养病,所以不方便见客!”

    “养病?”陆旧谦浑身一僵,问:“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那保安看了看四周,没有人,压低了声音说:“这件事关于到Nancy小姐的名声,陆总可不要出去乱说啊!Nancy小姐怀孕了,可是孩子掉了!我还是听别人说的!”

    陆旧谦的面色一白,孩子掉了?

    他激动的拉住保安的手问: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“这都有十来天了吧,那时候大家伙都在找她,找到她之后,她的孩子就没了,那天还是高检把她给抱回来的。高检真是个好人,每天都会来陪她……”

    陆旧谦的头一直轰轰轰的响,完全听不到他在说什么了,一阵剧烈的疼痛让他捂住了脑袋。

    “陆总,陆总?你要不要紧?我帮你拨打120!”

    “不必!”陆旧谦忍着痛,转身上车,开着车子离开了乔家。

    回到大秦酒店之后,石墨匆匆来说:“陆总,那场车祸警方已经确定是故意谋杀!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天才确定故意谋杀,用我们的人去调查,究竟是谁在背后想要谋杀我!”陆旧谦眼眸一沉,对石墨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高老爷子的葬礼确定日期了么?”

    “两天后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陆总,您要留下来参加吗?”

    陆旧谦转头白了他一眼,石墨后知后觉的想起陆总和Nancy之间还有一场恩怨纠葛没有弄清楚,于是说:“那我和米露先回去了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南千寻这边,在陆旧谦离开之后,她坐了起来,换了一套黑色的礼服,来到了高家的别墅。

    别墅之前还是一副喜庆的装扮,这一刻全部挂起了白帆,大红的灯笼也被撤了下来,换上了白色的。

    她看着这幅景象,整个别墅都充满了一种叫做死亡的气息,整个人的心也都沉甸甸的,她紧紧闭了闭目,神情庄重严肃的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别墅的院子里,已经有人送来了很多的花圈,大多数都是政府官员送的,她无心去关心那写花圈是谁送的,径自朝里面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正对着别墅的门,摆设起了灵堂,灵堂里两副水晶棺,正中央的那个挂着高老爷子的遗照,旁边的是高廷梅。

    高剑鞘浑身都穿着麻衣,坐在地上的蒲草垫子上,双目猩红。

    南千寻看到这样的摆设,知道这是在举行传统的丧葬礼仪,十有八九也是高老爷子的意愿吧!

    她走上前,对着高老爷子的水晶棺鞠了三个躬,然后对着高廷梅的水晶棺也鞠了三个躬,她鞠躬之后,走到了高剑鞘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节哀顺变!”南千寻走到他跟前蹲了下来,看到他像是一个被人遗弃的人一样,心里不由的泛起了同情。

    他今天的模样,像极了多年前她的父亲突然离世的时候,给她带来的打击!不过,他比自己更加的坚强。

    “嗯!你怎么来了?”高剑鞘点了点头,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猜你的心里一定难受极了,最需要陪伴!”南千寻陪着他坐在了蒲草上,她紧紧的抓住他的手,像是要给他一点力量一般。

    高剑鞘感动的说:“谢谢!我没事!”

    “斯人已逝,生者如斯!高爷爷一世英明神武,名誉流芳百世,生老病死都是我们无法掌控的事,你要坚强!”

    “可是,一切太突然了,我没有任何的心里准备!廷梅突然没了,我还没有缓冲的机会,爷爷就没了,我……”高剑鞘说着说着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能了解!”南千寻沉声说道:“多年前,我父亲突然离世,我也一样无法接受,但是不管我怎么样挣扎,他都再也回不来了!后来,我明白了,有一些路,没有人能陪你走,你只能自己走过!不管是孤独也好,是寂寞也罢!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呜……”高剑鞘闷闷的哭了,哭的像是被人遗弃的孩子一般,南千寻伸出了自己的胳膊,她的肩膀给他靠靠!

    高剑鞘靠在她的肩膀上哭了很久,高家的那些佣人纷纷转过去抹泪。

    他哭完了之后,擦了一把眼泪,说:“谢谢你!”

    “哭完心里好受些了没?”

    “嗯!”高剑鞘说道:“你会嘲笑我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处!”南千寻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高剑鞘看着她的侧颜,心里的苦似乎少了很多。

    时间一晃就到了高老爷子出殡的那一天,高家的大院里来了很多的人。

    洛老爷子来祭拜了一番,对高剑鞘说:“小高啊,节哀顺变!”

    高剑鞘跟他握手,致谢。

    洛老爷子的目光转到一旁南千寻的身上,意味深长的说:“Nancy小姐怎么也在这里守灵吗?”

    “洛老爷子说笑了,我哪里有资格给高老爷子守灵?我只不过是提前来祭拜高爷爷而已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洛老爷子冷笑了两声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高剑鞘的眼眸闪了闪,转头问:“洛少爷不是一向跟你交好么?”

    “洛文豪是洛文豪,他爷爷是他爷爷!”

    高剑鞘点了点头,没有说什么。江陵在一旁对南千寻说:“Nancy,我们还是到那边去坐吧!省得到时候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误会!”

    南千寻听到江陵的话,转头对高剑鞘说:“我们先过去了!”

    高剑鞘点了点头,南千寻正准备走,陆旧谦到了。

    他也恭恭敬敬的在高老爷子的面前鞠躬,却直接忽略了高廷梅。

    高剑鞘的面色不好,如果不是为了这个男人,廷梅也不会做出那种傻事,她为了这个男人府上了生命,可是这个男人在她死后都不愿意多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高检,节哀顺变!”陆旧谦过来跟高剑鞘握手。

    高剑鞘冷漠的看了他许久,才缓缓的伸出了手,说:“陆总请自己找位子坐!”

    陆旧谦知道高剑鞘现在不想看到他,也没有说什么,而是追着南千寻的身影过去了。

    南千寻刚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坐了下来,陆旧谦就追了过来,说:“千寻!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