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32章 你有前科

    “陆总,好巧!”南千寻扯了扯嘴,看向他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。

    陆旧谦的心里十分的不好受,说:“千寻,我们谈谈!”

    “我没空!”南千寻说着站起来,挽着江陵的胳膊离开了。

    陆旧谦的心里像是被塞了一块大石头一样,心塞的不行。

    “呵呵,陆总,你的算盘打的可真是精啊,高家小姐攀不上了,又回头纠缠旧爱。不知道哪一天你又有了新欢,会怎么对待旧爱呢?你可是有前科的人!”白韶白也不知道从那个角落里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白总竟然还有心情在这里管别人的闲事,只希望白总跟那什么蓄意谋杀的案子不要牵扯上什么关系才好!”

    “陆总说话真是好笑,我怎么可能跟谋杀案牵连上关系?我就算是想要杀人,也不会自己亲自动手,否则杀了人又赔上了自己的命,那多不划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白总说的有理!只希望真相不要让你失望哦!”陆旧谦意味深长的弯了弯嘴,又追着南千寻去了。

    这边的葬礼的仪式正式开始了,司仪宣读了高老爷子生平事迹,包括他参加解放战争的时候的那些英勇事迹,很多人都嘘咦不已,他们从来只是知道高老爷子是一个了不起的人,究竟了不起到什么程度,今天还是第一次听说。

    南千寻和江陵坐在一起,江陵说:“我先出去一下,你在这里不要乱跑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江陵刚走,陆旧谦就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南千寻怕影响了追悼会,没有吭声,自动忽略了坐在身边的陆旧谦。

    陆旧谦只是单纯的想要跟南千寻坐在一起,再怎么着他也不能在高老爷子的追悼会上跟她聊之前的事。

    司仪说完了高老爷子的英雄事迹之后,开始了遗体告别仪式,南千寻也随着站了起来去进行遗体告别,陆旧谦跟在她的后面,顺着水晶棺转了一圈之后,又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。

    遗体告别仪式完毕之后,开始入殓,工作人员将遗体抬到了棺材里,让高剑鞘看了最后一眼之后,盖棺了。

    南千寻一旁看着这一切,所有的人都只是围绕着高老爷子的遗体在转,高廷梅已经被忽略掉了,这时候入殓的时候才把她从水晶棺里弄了出来。

    有一个工作人员,一不小心弄掉了原来盖在她脸上的纸,看到了她的惨样子,吓的嗷了一声,软瘫了下来,空气中立刻飘荡着尿臊味。

    南千寻突然站了起来,其他的人也都纷纷的站了起来,有人偷偷的拍了高廷梅的惨状,只是慌乱了一下,那个被吓到的工作人员,被人扶到了一旁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所有的来宾都恐慌了起来,他们之前就听说高廷梅是中邪身亡的,不知道那些未知的东西会不会在这里作祟。

    高剑鞘连忙上前来把纸给重新盖在了她的脸上,亲手合上了棺材,有人来帮忙把棺材抬到了车上。

    车子缓缓的开着朝墓地行了过去。

    到了墓地之后,他们意外的发现在高廷梅的墓坑里,有两条大蟒蛇,不时的吐着信子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又被人给绘声绘色添油加醋的给传的沸沸扬扬的。

    有人报警,110来了之后,也束手无策,最后求助于野生动物部门,那些专业的人士过来,才把这两条大蟒蛇给弄走。

    很多记者当场报道了这条消息,陆国誉在家里也正在关注着这场葬礼,两条大蟒蛇的时候,整个人浑身一阵哆嗦,口吐白沫,倒在沙发上不能动了。

    “老爷,老爷……”家里的佣人连忙喊他,他不能答应,倒是几房夫人过来,看到他突然病了,一时之间全都乱了套了,当着陆国誉的面开始争起了遗产。

    陆旧谦只不过像是中风了一样,并不是死了,听到那几位太太不管他的死活,直接在那里辩论谁该分多少家产,气的病更加的严重了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保安过来了,看到这样子,拨了120,120过来把他送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他在医院里住了七天之后,他才能下床走路,只不过离不开拐杖,说话也口舌不清,面部神情僵硬了。

    陆氏总裁办公室里

    秘书郭晓莹过来说:“陆总,老夫人过来了!”

    “让她进来!”陆旧谦头都没有抬,继续看着手里的文案,还时不时的拿着笔在重要的部位画了圈,写上了一些疑问。

    黄蓝影进来,有些不知道要怎么开口,在他的桌子前站了半天,陆旧谦问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旧谦啊,你爸爸已经病的快不行了,你回去看看他吧!再怎么说,他也是你爸爸!”

    “爸爸?”陆旧谦终于抬起了头,挑眉看着黄蓝影,黄蓝影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的脸,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“所谓的爸爸就是伙同外人来对我用巫术?”

    “谦,你、你这说的是什么话?那明明是高廷梅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到现在你还在帮他瞒着我么?他为什么不去参加高廷梅的葬礼?他心虚吧?啊?

    高廷梅其实只是一个替死鬼,他想控制我,自己去了泰国,知道养小鬼很容易会被反噬,所以联系了高廷梅,让高廷梅去!呵呵,你回去问问他的良心会不会痛!”

    陆旧谦查清楚了这件事之后,气的恨不得拿着这些东西去砸在陆国誉的脸上,他从来都知道他不是一个君子,只是没有想到他竟然小人到了这个程度!

    “谦儿,你都从哪里听说的这些消息,其实不是这样的,不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很忙,你不信的话自己回去问他吧!”陆旧谦说完又继续低头工作,不再理会黄蓝影。

    黄蓝影当然不相信这事是真的,就算是她不是陆旧谦的亲生母亲,这种事她也做不出来的!

    她急急忙忙的回了陆家,陆国誉正杵着拐杖在花园里慢慢的练习走路,管家在他的身旁陪着。

    “国誉,我有事要问你!”黄蓝影上前来说道。

    陆国誉动作有些迟缓的回头,看到了黄蓝影,口齿不清的问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他说了一句话,口水就流了出来,他连忙拿着纸巾去擦口水。

    “高廷梅是被你骗到泰国的吗?旧谦说这一切都是你设计,是不是?”

    陆国誉擦嘴巴的动作突然就顿住了,整个人直挺挺的朝身后倒了下去,管家连忙伸手扶住他,大声喊:“先生,先生?”

    陆国誉僵硬的面孔突然像是死灰一般,浑身哆嗦,黄蓝影吓坏了,连忙又把他送到了医院里。

    陆家老宅里的人再一次沸腾了起来,黄蓝影成罪魁祸首,所有的人都起来指责她,说她不应该刺激老爷,并且以大夫人为首的其他几房太太,都表示老宅里的一切,都跟黄蓝影无关。

    黄蓝影听她们这么同心合谋的来对付自己,哪里会愿意,当场跟她们吵了起来,几个人都不是省油的灯,在医院里吵的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陆国誉还在抢救,她们就在外面吵架,那些医生纷纷摇头,以前他们还羡慕陆国誉左相齐人之福,但是这一刻他们再也不这么想了。

    几个人直接把黄蓝影给赶出了病房,不准她留下来,黄蓝影虽然泼辣,但是也双手敌不过四拳,只好在外面等。

    次日,黄蓝影又来医院里,却发现病房里已经没有人了。

    她匆匆忙忙的赶到了陆氏,到了陆旧谦的办公室里,焦急的说:“谦,你爸爸又住院了,可是她们不让我留下来照顾,我今天去医院的时候,发现病房里已经没有人了,陆家我又进不去!”

    陆旧谦正在敲键盘的手顿了顿,抬起头说:“不见了?”

    “不见了,你还是去看看吧,要不然以后指不定她们拿这件事会怎么跟你戳脊梁骨呢,我知道你不怕,但是毕竟不是一件好事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!”黄蓝影焦急的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眉头一皱,说:“我带你回陆家!”

    “哎!”黄蓝影听他说要带自己回陆家,当下就露出了笑脸,陆旧谦却觉得这件事有蹊跷,立即让石墨去安排一下,自己带着黄蓝影到了陆家老宅。

    陆旧谦的车子到了陆家的大门口,等待保安给他开门,却久久没有人来开门,他按了按喇叭,伸出头准备喊保安,意外的看到保安的窗户下写着:“陆旧谦和狗不得入内!”

    他浑身一阵哆嗦,一脚将那张牌子给跺在一旁,大摇大摆的往里面进。

    大夫人得到消息说陆旧谦来了,连忙带着人把他拦在了门外,说:“陆旧谦,你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陆旧谦看到大夫人这么快就到了,更加的肯定了自己的心里的猜测,说:“我回来看老爷子!”

    “你走吧,老爷子不需要你看,我们会好好照顾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们把他照顾成什么样子了?已经不会说话不能吃饭,甚至连气都不能出了吧?”

    大夫人面色一僵,她没有想到陆旧谦这么快就得到了消息,她原本是准备瞒着他偷偷的把老爷子给埋了的,没有想到这么快就瞒不住了,于是冷着脸说:

    “老爷生病住院那么多天你都没有来照顾一下,现在老爷刚走,你就要赶着上来分家产了吗?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