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33章 自作孽

    陆旧谦说:“你确定要在这里跟我说家产么?”

    “你少在这里假惺惺的装模作样了,都是你和你那个便宜的贱妈,如果不是你们,老爷怎么可能会这么快就死了?你们明明知道他有病在身,还偏偏赶上来刺激他,你敢说你们不是故意的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他、他死了?”黄蓝影什么也不顾,上前抓住大夫人的衣服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死了,被你和你的儿子害死的,你们还好意思来?”大夫人大声的说道,生怕外面的记者听不到!

    “他死了、他死了……”黄蓝影像是受到了什么打击一样,松开了抓住大夫人的手,失魂落魄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夫人,请你说话的时候放尊重一点!老爷子究竟是怎么死了,还不一定,我已经请了法医,正在赶来的路上!”陆旧谦面色微沉。

    大夫人听到他说法医,眼前一黑,她连忙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,说:“你请来的法医,还不是你要检测出什么就是什么来!”

    “陆夫人,我看在你丧夫的份上,暂且不与你计较!”法医在石墨的带领下,已经来到了陆氏的大门口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允许你们来破坏老爷的身体,我不允许!”大夫人面色苍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大夫人硬要这么拦着,我就要报警了!我现在眼中怀疑我父亲是被人谋害的!”陆旧谦说着掏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大夫人见他掏出了手机,有些害怕了,陆旧谦直接拨打了报警电话,警察很快就赶到了现场,媒体记者也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警察控制了现场之后,立即把陆国誉的尸体带走了,要做进一步的调查。

    大夫人看到警察把陆国誉的尸体带走了之后,大声的喊着说:

    “陆旧谦,你好狠的心,人死了你都不愿意放过!还要带着他去开膛破肚!

    你的良心在哪里?你的亲生父亲死了,你一滴眼泪都没有流下,你还是不是人?

    老爷生病这么多天,你一面都没有来看过,你没有资格给老爷送葬!

    你别以为今天带走老爷,明天就拿出所谓的遗嘱,就能来分老爷的家产,我跟你说,你不配得!

    你休想从这里拿走一分钱,你不过是个外室生的孩子,是个私生子,也想来掺和一脚么?”

    大夫人对着陆旧谦一行人的背影竭力的嘶吼着,陆旧谦听的不耐烦了,转过头说:

    “你不过是为了遗产的事!你在意的也只是遗产而已,很抱歉的告诉你,我父亲已经将所有的遗产都写了遗嘱!”

    “你骗人,遗嘱,遗嘱在哪里?”大夫人听说有什么遗嘱的事,立刻尖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陆旧谦嘴角微微一扯,转头对郭子衿喊道:“把遗嘱念一遍!”

    郭子衿立刻站了出来,拿出一张纸准备念,大夫人一看确实有遗嘱,立刻说:“遗嘱是不是你自己做的,你比谁的都清楚!”

    “大夫人,今天这么多媒体记者都在,就算是你说的天花乱坠,也掩盖不了你只想得到家产的愿望!

    家产你确实有份,只不过你有没有命继承就是另外一回事了!人,有的时候会聪明反被聪明误!

    我父亲的遗产上把家产划分的清清楚楚,有你们的,却没有我的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少在这里骗人!”大夫人像是被雷击了一样,满脸的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“郭子衿,把遗嘱给她看看!”陆旧谦面无表情的说道,今天他就要看看这个大夫人是怎么悔不当初!

    大夫人听到陆旧谦这么说,呆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郭子衿连忙上前去把遗嘱拿给她看,说:“这份是留在我这里的,陆先生的书房里应该还有另外一份!”

    大夫人哪里还听进去他的话,拿着遗嘱双手颤抖着打开,遗嘱上写了很多的财产划分,所有的夫人都有份,儿女多的得到的遗产也多,儿女少的,得到的也少,唯独陆旧谦没有得到遗产,黄蓝影得到的也不过是够她养老的。

    她的手一抖,遗嘱落在了地上,整个人也瘫坐了在了地上,眼前漆黑一片,原来他早就有了安排,而且安排的都面面俱到,就算是她自己争,也未必能拿到这么多,毕竟陆家另外一些孩子都不是吃素的,而她的儿子将一辈子呆在监狱里不能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大娘,如果遗产你那不到,可就被被人给瓜分了!”陆旧谦挑眉说着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大夫人恶狠狠的看着他的背影,说:“你是故意,是不是?你是故意的!”

    “难道我故意的让你动手去杀害我父亲?”

    “不、他不是我杀害的,不是我杀害的!”大夫人连忙崩溃的一边摇头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没有再理会她,转头离开了陆氏的别墅,说实话,他根本就不喜欢陆氏的别墅,别说陆国誉没有给他遗产,就算是给了,他也要花大代价去改造,与其这样,他还不如另外找一块地方,最好像是乔家庄园一样的。

    陆国誉死亡的消息很快被媒体给报道了出去,并且初步怀疑是他杀。

    南千寻看着手机上的新闻,心中无感的关掉了,没有想到陆国誉也死了,他这么自私的人,早死了,早安心。

    她正在胡思乱想,乔致远回到别墅来了。

    “千寻,爸呢?”乔致远看到南千寻在院子里的葡萄架下坐着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在书房!”

    “嗯,我去找他!”乔致远说着快速的往别墅里面走。

    南千寻看着他快速的往别墅里面走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想要跟上去看看,又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乔致远从书房里出来了,乔以沫跟在他的身后,两人来到了葡萄架下。

    “有、什么事吗?”南千寻看着两人,见他们脸上都带着喜色,连忙做恍然大悟状,说:“是不是嫂子怀孕了?”

    乔致远的面上一红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乔以沫说:“你哥哥回来跟我商量要不要跟祁焕结婚,毕竟已经有了两个孩子!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结婚了!”南千寻喜笑颜开的说道:“婚礼的话我来帮你铺摆,而且婚纱照的话我们直接在我们乔家的庄园里拍就好了,多少风景区的风景都不如我们的庄园,这样不用嫂子太辛苦!我们就来一些田园风吧!”

    “跟我想到一块去了!”乔以沫说道。

    乔致远有些别扭,像个大男孩一样,南千寻说:“哥,把嫂子和乔乔都带回来住吧!嫂子现在怀孕了,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照顾乔乔了!”

    乔以沫连忙说:“对对对,带回来住吧!”

    乔致远点了点头,乔以沫又说:“我想在婚礼之前先举行一场宴会!”

    “宴会?”南千寻诧异的看着他,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“呃,其实宴会我们已经在准备了,就是正式认你回乔家!”乔以沫说道。

    “爸,其实这些外在的东西都不重要!我不在乎!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们在乎,这么多年在外面你受了很多的苦,我们总想弥补你!”

    “爸,我的名声一片狼藉,我不想给乔家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那些事你哥哥都已经帮你解决了!”

    南千寻看向乔致远,乔致远点了点头,她的心里感动极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真的不用的,你们肯认我,不嫌弃我名声扫地,我已经很满足了!”

    “要不这样好了,先给致远和祁焕举行订婚礼,然后在订婚礼上你跟着爸爸一起,别人问起来的时候,我就给别人介绍,怎么样?爸爸要是不给你做点什么,总是良心上过不去!”

    南千寻听到乔以沫这么说话,眼泪都快要出来了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乔家的宴会,不早不晚,刚好跟陆国誉的葬礼定在了同一天。

    陆旧谦得到消息之后,知道乔家肯定是故意的,于是对石墨说:“去把天天给我接回来!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亲自去接!”石墨应了下来,立刻飞到了法国去接天天。

    陆旧谦安排完了石墨之后,立刻安排米露:“把丧礼的程序简单化,下午两点之前入葬完毕,给我定三点半去京都的机票!”

    “好的!”米露立刻去联系专业的司仪,把丧礼的程序简单化,能减少的程序都要减少!并且给陆旧谦订了下午三点半的机票,并且还订了一张儿童票。

    他把所有的事情都给安排好了之后,又继续处理工作。

    南千寻这边,故意让乔以沫把宴会的时间放在跟陆家的葬礼在同一天, 这样的话陆旧谦就不会出现在宴会上,只不过她很显然的估计错了。

    宴会的这一天,祁焕和乔致远都装扮了一新,按照订婚的礼仪走了一遍。

    南千寻挽着乔以沫的胳膊出现在大众的面前,这些可惊呆了所有的人,这个不是Nancy,之前说帮乔致远逼出隐婚妻的那一位么?

    怎么会跟乔以沫站在一起?难道其中有什么隐情?不会是那种领不了结婚证,也要上人家户口本的那种吧?

    当不成乔致远的妻子,直接当了他小妈?

    来宾的脑海中已经恶补了几万字的狗血情节,但是谁也没有好意思上前去问怎么回事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