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34章 乔家的女儿

    高剑鞘这个时候端着红酒杯上前去,喊道:“乔叔,Nancy小姐!”

    “高检!”南千寻也弯起了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“乔叔,我可以跟她聊聊吗?”高剑鞘微笑着看着乔以沫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!”乔以沫笑着把南千寻的手放在了高剑鞘的手里,高剑鞘小心翼翼的牵着她,两人站在客厅的角落处。

    “高检,最近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还可以,只是家里冰冷了许多!我还是不敢相信!”高剑鞘苦笑了一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为你弹奏一曲!”高剑鞘说着把酒杯放在了钢琴上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荣幸之至!”南千寻微笑着靠在钢琴上,像一只慵懒的狐狸一般。

    众人看到高剑鞘和南千寻在一起,两人举止亲密,又把刚刚那个假设给推翻了,假如真的是要当乔致远的小妈,应该不会跟别的男人牵扯不清楚才是,难道还有另外的故事情节。

    高剑鞘的修长的双手放在琴键上,南千寻看着他的手指头,心里喜欢的很,她本身就是一个手控,看到漂亮的手盯着一眼不眨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客厅里响起了一首梦幻婚礼,动听悦耳的音乐连成一串串的在整个大厅里飘荡着。

    有些人在窃窃私语的,也停止了说话,纷纷看向了这边。

    南千寻一时兴起,在高剑鞘的身旁开始翩翩起舞,她的舞蹈功底非常棒,像是蝴蝶在翻飞一般。

    众人看着看着都围了上来,虽然是即兴跳舞,但是和高剑鞘配合的天衣无缝,像是以前排练过很多次一样,最后一个音符弹完了之后,南千寻对着大众鞠了一个躬。

    乔以沫带头鼓掌,站在南千寻的身边,说:“我女儿,跳舞就是好看!”

    众人恍然大悟,个个嘴巴里都像是塞满了鸡蛋一样,南千寻竟然是乔以沫的女儿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不过,有一些的人心思活络了起来,原来Nancy小姐是乔家的女儿,难怪前不久乔家花重价找人,他们还以为乔家不过是做作,谁知道竟然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也难怪乔致远要找她来逼出自己的隐婚妻,怕是只有自己的妹妹,才没有后顾之忧!

    要是能娶到乔家的女儿,自己岂不是攀上了一棵大树?

    那些未婚的男人看向南千寻的眼光热切了,南千寻有些难受,感觉自己像是猎物一样,那些人红果果的目光,就是盯着猎物的捕猎者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让大家见笑了!”南千寻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高剑鞘也站了起来,站在她的旁边,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,像是在宣誓主权一样,说:“你跳的很好!”

    众人这才想起来,高剑鞘跟Nancy小姐的关系看起来非常的不同寻常,他们是不是没有指望了?

    “Nancy,你在搞什么鬼?”洛文豪突然从人群中出来,拉着南千寻就走。

    高剑鞘连忙上前去拉住南千寻的另外一只胳膊,面色非常的阴沉。

    洛文豪的面色也不好,两人就这样对持着,南千寻被两个人给拉着,进也不是,退也不是!十分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妈咪~~”一声清脆的声音从人群外传了过来,众人连忙转头看了过去,见到一个小萌娃跟南千寻的面容个极其相似,纷纷的让开了一条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听到天天的声音,连忙挣扎着要脱离两个人的牵扯额,洛文豪先放开了她,高剑鞘见洛文豪放开了她,也松了手。

    “天天!”南千寻的眼泪哗啦啦的下来了,急速往前跑了几步,噗通一下跪在地上滑行到了天天的跟前,一把抱住天天,呜呜呜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妈咪,呜呜呜……天天好想你……”天天也抱着南千寻的脖子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天天,天天,你去哪里了?天天……”南千寻抱着天天哭着问到。

    “妈咪,这件事,以后我再慢慢的跟你说!”天天抱着南千寻的脖子,南千寻把他抱了起来,走到了乔以沫跟前,对他说:“快叫外公!”

    “外公!”天天对着乔以沫甜甜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哎,乖~~乖~~”乔以沫也有些猝不及防,没有想到她竟然有孩子了,而且孩子都这么大了。

    “快,快让我看看,让我看看!”乔老太太连忙转动轮椅,努力的要往前凑,南千寻连忙把天天抱到了她的跟前,天天看到这个老太太还没有等到南千寻开口,直接喊道:

    “太奶奶!”

    “哎~~~好好好~~~”乔老太太看到天天高兴的合不拢嘴了,她最喜欢孩子,更喜欢自己家的孩子,这个遗失在外的孙女,终于给她带来了惊喜。

    高剑鞘和洛文豪两人都互不相让,你看着我我看着你,最后洛文豪先走到南千寻的跟前,拉着她的胳膊问:“你到底的在搞什么鬼?”

    “以后再跟你解释,今天是我哥哥的订婚日!”

    洛文豪愣了一下,天天看向洛文豪伸出胳膊朝他伸过去,说:“舅舅!”

    高剑鞘听到天天喊洛文豪舅舅,愣了一下,刚刚他是把洛文豪当做自己的情敌来的,怎么他突然跟南千寻成了兄妹?

    “天天乖,你是不是要给我一个解释了?”洛文豪抱着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以后再解释,今天是我大舅舅订婚,大家都赶快落座吧,别被本少爷的魅力给迷的神魂颠倒了,这样我会内疚的!”天天痞里痞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南千寻一头黑线,什么时候天天竟然学会了油嘴滑舌的了?

    “天天?”乔致远朝天天走了过来,天天笑眯眯的看着乔致远说:“我第一次看到你就知道你一定是我失散的亲人!”

    乔致远皱了皱眉头,说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,要不然怎么解释我谁都不缠,非要缠着你?”天天笑眯眯的说道,他的笑容绝对是治愈系的,让人不由自主的也露出了笑脸。

    “原来,那天你是有预谋的!”

    “嘻嘻嘻……”天天嘻嘻的笑着,转头看向祁焕,说:“我舅妈长的还凑合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祁焕恨不得对着他翻一个白眼,什么叫做她长的还凑合?

    众人刚刚的心思都在南千寻的身上,这会儿全部都被这个小娃子给吸引去了,听到他说话这么毒舌,看起来不像Nancy,不知道究竟是谁的种!

    “好了,别在这里耍贫嘴了!”南千寻说着从洛文豪的手里把孩子给接了过来,然后对他们说:“你们慢慢聊,我先带孩子进去了!”

    乔以沫看这儿南千寻带着孩子进去了,也没有拦着她,连忙招呼客人去了。

    南千寻抱着天天到了阁楼上,把他放在自己的腿上问:“天天,你跟谁一起来的?”

    她问的时候,其实心里已经有了答案,不过又有些不敢相信,现在是上午,陆家在举行葬礼才对!

    “我和石墨叔叔一起来的!”

    “哦!那石墨叔叔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石墨叔叔在宴会厅里!”

    “这些天,你去了哪里?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?”南千寻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天我和爸爸在家里,来了很多黑衣人,他们要杀我和爸爸,爸爸带我逃了出来,刚好遇见了石墨叔叔,叔叔把我们带到了海港,偷偷的回到了南川市,然后爸爸说现在我们很危险,所以要送我到法国去,于是我去了法国!我还以为我要好几年都见不到你,妈妈,我好想你!”

    “先别跟我煽情,你说那天家里来了很多黑衣人?”

    “嗯,很多黑衣人!他们过来对着我们就砍,我们差一点就死了!”

    “你说石墨叔叔带你们到了海港?”

    “嗯!我们在海港等了将近有三个小时,石墨叔叔回去找你,不知道怎么没有找到你,然后我们就分开了!妈妈,其实我们都不想跟你分开,要不是石墨叔叔,爸爸都要回去找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南千寻浑身一僵,难道自己真的误会了什么吗?

    就算那场是一场误会,可以后来他要跟高廷梅结婚确实一个不争的事实!

    她当面锣对面鼓的要跟他谈谈,可是他那种绝情,并不是装出来的!

    “妈咪,都是我们不好,让你担心了这么久!爸爸其实没有变成植物人,只不过那会儿自己性命难保,为了不拖累你,也只能隐瞒你了,妈咪我们不应该瞒着你,都是我们不好!”天天说着垂下了小脑瓜。

    南千寻叹了一口气,说:“我们说说你吧!不用说你爸爸!”

    天天偷偷的看了看她的脸色,说:“我爸爸是个混蛋,我们不说他,不说他!”

    天天陪着南千寻在阁楼里说话,陆旧谦这边正在紧张的举行葬礼。

    司仪是米露找的,米露提前跟司仪商量过精简葬礼的事,所以葬礼虽然隆重,但是很多环节都直接省略了。

    陆旧谦的肩膀上带着白色的花,站在水晶棺的左边,陆家其他的子女都依次按照大小排列在他之后,前来凭吊的人鞠躬完了之后,就被专门的人给引到了位子上。

    遗体告别仪式之后,立刻出殡。

    出殡的时候,大夫人哭的死去活来的,陆旧谦的眼眸一闪,朝一旁看了看,立刻有人上前来把大夫人给拉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?干什么?”大夫人感觉到有人在拉她,立刻挣扎着叫了起来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