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35章 聪明的小孩

    “大夫人情绪太激动,先回去休息吧!我一定会把爸爸送到坟墓里!”陆旧谦面无表情的说着,转身带着弟弟妹妹们上车,车子朝墓地开了过去。

    大夫人见陆旧谦做事这么斩钉截铁,知道自己再也没有翻身的余地了,回去之后,立刻收拾了一下逃走了。

    墓地上,众人已经七手八脚的把陆国誉给埋了,陆旧谦在墓碑前站了一会儿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那些弟弟妹妹看着他离开,也跟着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陆总,跟你想的一样,大夫人果然逃走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陆旧谦浑身都散发着冷意!

    大夫人这边逃走,匆匆忙忙的来到了机场,意外的看到了几位警察在门口,她正了正脸色,带上了墨镜,故作镇定的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“身份证!”

    她掏出了自己的身份证,警察看了一眼之后,两人对视了一眼,说:“陆太太,请跟我们走一趟!”

    “我有事要出国!”

    “我们怀疑你和陆先生的死有关,现在你不能出境,还是跟我们走一趟吧!”那个警察说完,拿着手铐毫不留情的铐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能这样,不能这样,你们这样是违法的,违法的……”大夫人一边挣扎一边喊叫,却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大夫人被关到了派出所,陆旧谦知道这个消息之后问:“检查结果什么时候能出来?”

    “还要两天!”

    “嗯,想办法拖住她,绝对不能让她溜走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陆旧谦吩咐完了这件事之后,立刻赶回去换衣服,黄蓝影看到陆旧谦换了衣服准备出去的样子,连忙问:“谦,你爸爸刚死, 你这是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你想我在家里继续守灵么?”

    黄蓝影一噎,知道自己管不了他太多的事,只是说:“妈只想你能陪陪妈!”

    “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处理,回来再陪你!”陆旧谦说完,目不斜视的出去了。

    黄蓝影看着他离开的背影,越来越发现自己已经掌控不了他了,明明之前他还很听话的,难道就是他知道自己不是他的亲生母亲了?

    她看着陆旧谦离开的背影,回到自己的屋里,拿出了一张旧照,照片上是两个风华正茂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“兰姐,你抢了我的男人,我抢了你的儿子和你的男人,可是你的儿子渐渐的不听话了,你说我要怎么办才好??”黄蓝影阴阳怪气的说着,的面上有些扭曲。

    乔家这边宴会还在进行,南千寻跟天天在阁楼里呆了半响,最后还是牵着天天来到了宴会中。

    高剑鞘见到南千寻过来了,连忙迎了上去,天天本身就是一个颜控,看到高剑鞘这么帅气的男人,立刻露出一抹笑容,说:“叔叔,抱抱!”

    高剑鞘愣了一下,没有想到这个孩子这么会黏人,看到他和Nancy极其相似的脸,伸手抱起了他。

    “叔叔,你真帅!”

    “你也很帅!”高剑鞘身上流露着浓厚的成熟的气息,天天也不讨厌他。

    石墨在人群中看到这个小祖宗又在这里犯起了颜控,有些汗颜,陆总要是还不来的话,何止是老婆快要变成别人的了?就是儿子也要变成人家的了。

    高剑鞘抱着天天朝宴会这边走了过来,众人看到高检和Nancy的儿子这么熟悉,也开始胡乱猜了起来,这个孩子莫非是高检的?

    南千寻没有拒绝高剑鞘,而是跟着他一起坐在了位子上,高剑鞘帮天天弄吃的,小家伙满眼期待的看着高剑鞘的手,南千寻也低头看着他,两个人照顾一个孩子,看起来嫣然就是一家人。

    乔以沫看到南千寻和高剑鞘在一起相处的十分融洽,也非常的满意。

    祁焕说:“什么时候乔乔要是能和天天这样就好了!”

    乔致远伸手捉住她的手说:“别担心,很快就好了!”

    “嗯!”祁焕点了点头,他们在外面吃饭,但是乔乔却只能被隔离在那间无菌室里。

    “舅妈,乔乔是谁?”天天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乔乔是你小表弟!”

    “哦!为什么不让表弟出来玩呀?”

    “表弟生病了,所以不能出来!”南千寻生怕触及到乔致远他们伤心,立刻对天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妈咪,我们什么时候去看看表弟呀?”

    “等到宴会结束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天天不再发问,而是看着高剑鞘手里剥的虾,等到虾仁剥出来之后,他上前张开自己的小嘴,高剑鞘将虾仁放在他的嘴里,软软的小嘴触及到他的手指,他整个人的心里都是暖暖的,心里想着什么时候才能有自己的孩子?

    突然人群中间有人骚动了起来,众人纷纷在议论,说:

    “他怎么也来了?”

    “对啊?难不成陆氏和乔氏也有什么合作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啊?要是我的话,我估计不会在京都露脸了,多丢人啊!”

    “就是!”

    “刚办完丧事就来参加人家的订婚宴,真不怕把晦气传染过来呀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?”

    南千寻听到这些人的议论,转眼看了过去,陆旧谦浑身穿着黑色的西装,正在往她这一桌上来,她的眼眸一沉。

    “乔总,恭喜!”陆旧谦走到了桌子前对着乔致远说道。

    “陆总,光临寒舍,令寒舍蓬荜生辉啊!”乔致远连忙站了起来,跟着陆旧谦客套。

    南千寻转过头不去看他,但是天天倒是很惊喜的喊着说:“爸爸!”

    他这一声喊,让整个宴会厅都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Nancy的孩子,竟然是陆旧谦的?

    “天天乖!”陆旧谦说着朝天天这边走了过来,天天连忙从椅子上爬了下去,陆旧谦毫不客气的拉开椅子坐了过来。

    南千寻的脸色非常的不好,高剑鞘的脸色也不好,但是也没有什么好说的。

    天天给陆旧谦让了位子之后,又爬到了他的腿上,说:“爸爸,刚刚这位帅蜀黍帮我剥了好多虾,现在你出现了,很多事都不用这位帅蜀黍了!”

    高剑鞘心里一沉,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太过于敏感了,怎么觉得这孩子说话好像话里有话一样?

    “对!不过爸爸还是要谢谢这位叔叔,因为他在爸爸不在的时候,帮爸爸做了很多本来应该爸爸做的事!”陆旧谦对天天说着,然后转头对高剑鞘说:

    “高检,谢谢你帮我照顾我的家人!”

    如果说刚刚是童言无忌的话,现在陆旧谦说的话绝对是意有所指,高剑鞘的内心极度的不平衡了,说:“陆总太客气了,我高某没有那么伟大,帮你照顾家人,我只会照顾我关心的人!”

    “剑鞘,我们吃饭吧,不用解释那么多!”南千寻隔着陆旧谦对着高剑鞘微微一笑,高剑鞘听到南千寻说话向着自己,当下也什么心里不平衡的了,微微一笑,说:“好!”

    两人当着陆旧谦的面眉来眼去的,陆旧谦的心里像是打翻了醋坛子一样,酸的很,只不过他知道这个时候不是什么解释的时候,也假装没怎么在意,照顾孩子吃饭。

    乔以沫也有些尴尬的,本来这个桌子是留给乔家的内部人员的,突然杀出来一个陆旧谦,是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的。

    “吃饭,吃饭!”乔以沫尴尬的招呼他们都吃饭。

    “外公,你也赶紧吃吧,我和爸爸会照顾自己的。爸爸也会照顾好妈妈的!”天天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   乔以沫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天天,要不你坐到外公这里来!”

    “不用啦,外公,我在爸爸妈妈这里很好,对不对啊,妈妈?”天天人小鬼大的转头对南千寻说道,南千寻怎么会不了解这个孩子,他现在是在极力的撮合她和陆旧谦。

    可是,他怎么知道有些事发生了之后,就再也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慢慢吃,我饱了!”南千寻说着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也饱了!”高剑鞘连忙放下了手中的筷子,随着南千寻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陆旧谦抱着天天在正中间,两边的人都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,很明显的在孤立他,他的面色微微沉了一下,帮天天剥虾仁的手微微顿了一下,她果真讨厌自己到了这种地步了吗?

    就是跟自己在一起多一分钟,也不愿意!

    “爸爸,我吃饱了!”天天连忙对陆旧谦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看了看天天,他怎么会不知道,这个小家伙是想让他现在去追他的妈妈!

    但是看这儿她现在的情况,他就算是追过去,也只是会以失败告终。

    天天看到爸爸好想没有打算要过去追妈咪,立刻捂着肚子说:“爸爸,我肚子疼,你陪我去上厕所!”

    “肚子疼?”乔以沫连忙站了起来,说:

    “来来来,外公带你去看医生!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外公,让爸爸带我去一趟厕所就好了!”天天抿了抿小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!”陆旧谦对着乔以沫微微一笑,抱着孩子离开了。

    乔以沫担忧的看着他们父子两个走远了,乔致远说:

    “爸,不用担心,这个小鬼头鬼主意躲着呢!”

    “可是,他不舒服……”

    “上一次,我去江城,他一个人可以从南川市跑到江城去,你认为他真的不舒服的话,会不去医院么?”乔致远上过一次当,可不是那么好骗的!

    “一个人从南川市跑到江城?”乔以沫有些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,祁焕也惊讶的瞪大了眼睛,这个小孩竟然这么聪明?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