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36章 让她伤透了心

    天天这边,把陆旧谦给骗出来了之后,说:“爸爸,你还不准备去追妈妈吗?要知道那个帅蜀黍可是也很优秀哦!”

    “她现在不肯理我,也许我真的伤了她的心,你说我怎么办?”陆旧谦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她被别人抢走?”天天托着下巴,同情的看着陆旧谦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深深的叹了一口气,说:“先让她缓一缓吧!你以后留在她的身边,应该知道自己的责任和使命吧!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惹出来的事,为什么是我帮 你擦屁股?”天天傲娇的扭过脸去。

    “天天,爸爸这不是出师不利么?难道你真的忍心看到妈咪被别人抢走吗?”陆旧谦故作可怜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我就帮你这一次!”天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谢谢天天大侠了!”陆旧谦抱了抱拳,两人偷偷摸摸的跟上高剑鞘和南千寻。

    高剑鞘和南千寻已经在玉米地旁散步了。

    两人沉默了很久,高剑鞘问:“你不打算跟陆总重归于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怎么回得去?”南千寻苦笑着说,如果没有Ares,他们之间可能还没有这么糟糕,可是现在他们之间隔着千山万水,未来对于他们来说,已经是遥不可及的一件事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,廷梅和他,他确实挺冤枉的!”高剑鞘由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除了这件事,我和他之间还有别的事,你不用说了,我和他之间的恩怨纠葛,你不清楚!”

    “哎,也许是旁观者清,当局者迷,我看得出来,他还是爱你的!”

    “没有谁规定,相爱的人一定要在一起!曾经我和白韶白也是相爱的人,那个单纯的年代中,我们认识了彼此,甚至曾经许下山无棱天地合的誓言,可是结果呢?阴差阳错,还不是一样错过去了,究竟是谁负了谁呢?

    在那场爱情里面,我们都吃尽了苦头,到最后还不是一样的错过了!”

    南千寻深深的叹了一口气,仰天看了看天上的云,说道。

    高剑鞘听到她这么说话,也略略的有些感触,她说的没错!

    没有谁规定相爱的人一定会在一起,那么多相爱不能相守的人,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    “Nancy,你比以前更加的成熟了!”

    “成熟都是被逼的,我相信,任何一个成熟的人,都曾经有过年少懵懂无知的时候,也有过青春犯二的时候!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对,我小时候曾经……爬到树上掏鸟窝,被妹妹偷偷的告诉了爷爷,爷爷拿着鞭子在树下指着我,说要打断我的腿。我当时吓的就不敢下来,坐在树上看着爷爷,最后爷爷叫了几个兵过来,爬上来把我扛了下去,然后胖揍了一顿。”高剑鞘说道。

    “噗~~~”南千寻没有忍住,一下笑了出来,虽然她知道高剑鞘也曾经有过那种年少的时候,但是始终想象不出来,年少的他爬到树上去掏鸟窝是什么样的景象。

    “高检,这应该是你的黑历史了吧!”

    “还不算,更加黑的事,我上初中的时候,前面坐着一位女同学。那一次我感冒了,不小心打了个喷嚏,结果,那个口水打到了那女生的头发上,我拿着纸去擦,结果那女生突然回头说你拽我头发做什么?

    全班的同学都朝我这里看了过来,你知道当时我有多囧么?再后来,整个学校都沸腾了,然后教导主任告诉了我爷爷,回去挨了一顿胖揍,说我不好好上学,成天只知道早恋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南千寻哈哈的大笑了起来,笑的弯起了腰。

    高剑鞘见到她开心,也弯起了嘴角。

    “高爷爷是一个严厉的人!”

    “严厉?确实很严厉,那天打了我之后,过了几天到了我们学校,你知道他去干嘛的吗?”

    “是跟教导主任说让他管严一点么?”

    “不,他是去看那个女孩子的,回去告诉我说那个女孩子他看不上,她的同桌看起来不错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南千寻一噎,说:“高爷爷还真是一朵奇葩!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过了几天就告诉我让我去追那个女孩同桌!哎……一晃过去了这么多年,爷爷也不在了!”高剑鞘说着伤感的垂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别难过了,爷爷不可能陪你一辈子,任何人都不可能一直陪着你!”南千寻弯了弯嘴唇说道。

    “Nancy,我们都是伤心人,以后抱团取暖好不好?”高剑鞘转过头来一本正经的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听到他说以后抱团取暖,其实这就是变相的表白,她能答应吗?

    高剑鞘目光灼灼的看着她,南千寻看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痛苦,有些心疼,心里有些暗暗的动摇了。

    陆旧谦和天天偷偷摸摸的跟上来之后,恰巧听到高剑鞘在对着南千寻表白,两人对视了一眼,天天连忙跑出来,说:“妈咪,不好了,爸爸晕倒了!”

    南千寻听到天天的声音,连忙回头看了过来,见到天天蹲在陆旧谦的身边,眼泪汪汪的,快走两步到他的跟前查看他,天天说:“妈妈,怎么办?爸爸晕倒了!”

    “我送他去医院!”高剑鞘说着朝前走了两步,天天立刻制止了他,说:“帅蜀黍,你不能随便动他,万一他的病不适合动怎么办?”

    高剑鞘看了看天天,一时也不知道要说什么,倒是南千寻很了解天天,看到他一脸狡黠的模样,伸脚踢了踢陆旧谦,说:“不用装了,有些计谋使用过一次就不好用了!”

    她说着从他身边走了,高剑鞘看了看他,有些忧心的上前问南千寻:“你确定陆总没事?”

    “死不了!”

    南千寻头也没有回的说道,高剑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他本来知道陆旧谦是爱着南千寻的,只是没有想到他竟然不择手段,连躺在地上装病的花样都能玩的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并肩离开,陆旧谦从地上爬起来,有些泄气的说:“天天,你说怎么办?现在你妈妈不仅不要我了,连你也不要了!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你害的!”天天说着,眼泪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爸爸也是情非得已!”陆旧谦叹了一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高剑鞘和南千寻往回走,走到玉米地旁的时候,江陵正在急急忙忙的像是在找什么人一样。

    “江陵?”南千寻喊了一声,江陵连忙回头,看到南千寻和高剑鞘在一起,连忙跑了过来,说:“Nancy,白韶白来了!”

    南千寻愣了一下,好像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是真的一样,问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白韶白来了,正在宴会厅里!”

    “他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看到他来了,立刻就来找你了!”江陵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和高剑鞘对视了一样,说:“走,去看看!”

    高剑鞘连忙跟上她,一起往宴会厅去了。

    宴会厅里,白韶白来到了乔以沫所在的这一桌上,微微笑道:“乔叔叔,乔总!”

    “白总!”乔致远站了起来,请他坐了下来,说:“江城离京都远,我这一次没有敢劳动白总,没有想到白总还是来了!”

    乔致远的话有些不客气,很明显的表达了乔家不欢迎他的意思。妹妹的孩子就是因为这个男人才掉的,这个人他不欢迎。

    乔以沫看到了白韶白也站了起来,说:“你们聊,我送你奶奶上去休息了!”

    “好!”乔致远点头道,白韶白垂了垂眸子,说:“看样子,乔叔叔是很不欢迎我啊!”

    “不欢迎你的何止是我爸爸?我们全家人都不欢迎你!”南千寻来到宴会厅,刚好听到白韶白这么说话,立刻接了一句。

    来参加宴会的人,本来都因为白韶白的到来而感到格外的意外,这会儿看到南千寻对待白韶白的态度,更是诧异,纷纷伸长了脖子,看样子应该是有什么恩怨纠葛。

    “千寻!”白韶白像是忘记了之前他们之间发生过的不愉快一样,嬉笑着朝她迎了过来,到了她面前就要拉她的手,南千寻往后一退,高剑鞘和江陵都上前来,把南千寻给保护起来了。

    白韶白的脸上一阵尴尬,对南千寻说:“千寻,我们之间可能有些误会!”

    “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可言?呵呵,你自己做过什么事,难道你真的忘了吗?”南千寻看到白韶白就想起了那只可怜的小狗狗,如果那天要不是槐树村的村民,他可能会要了她和江陵的命!

    “千寻,一切都是误会!都是误会!”

    “白韶白,我再跟你说一次,我们之间没有什么误会!你后你不要再纠缠我,我就是宁愿死,也不会跟你有任何的交集!”

    “千寻!”白韶白像是受到了什么打击一样,不可置信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走,你立刻给我走,不要在出现在我面前!”南千寻指着门的方向说道。

    “白总,请吧!”乔致远看到南千寻这么坚决的要赶白韶白走,自然也就站了起来,对白韶白说道。

    “千寻,你好歹听我解释啊!”白韶白有些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这时候想到了Ares曾经说过,白韶白的人格已经分裂了,或者他做了什么出格的事,他自己并不记得了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