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37章 你都知道了?

    “那行,你解释吧!看看我们之间到底有什么误会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对孩子的事,一直耿耿于怀!其实江陵可以作证,那个孩子确实是不好了,所以我才让他拿掉的!”白韶白连忙解释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看着他,他似乎真的忘记了他怎么粗暴的对待自己,怎么残忍的打死小狗狗,还有自己的孩子因着他流产了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南千寻面不改色的问道,她已经因为他丢了两个孩子,他们之间横着两条无辜的生命,现在还能怎么样?

    “千寻,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?”白韶白祈求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还有什么理由重新开始?”南千寻嘲讽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白总,你还好意思让Nancy跟你重新开始?你害死了她两个孩子!”江陵有些忍无可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谎,我哪里害死了她两个孩子?是你诬赖我的是不是?你说过那只是一个孩子,哪里有两个孩子了?”白韶白面色突然一冷,说道。

    “白韶白,请你马上离开这里,我不想看到你!”

    “千寻,这一次我是真的来求婚的!”白韶白说着单膝跪在了地上,并且拿出了他们曾经挂在脖子上的戒指。

    南千寻看到了那枚戒指,虽然不是很昂贵,但是那却是他们年少的时候相爱的证据,那时候他们说非你不娶非你不嫁,所以早早的给对方买了戒指,彼此都挂在颈项上。

    戒指还是当年的戒指,但是人已经不是当年的人了!

    换成从前的白韶白,一定不会在这种情况下求婚!

    “千寻,嫁给我吧!虽然我没有给你准备一个浪漫的让你无法拒绝的求婚仪式,只要你愿意,我都会给你补上!以前你想去的马尔代夫我会带你去,以前你想去了英吉利海峡,我也会带你去!只要你 想去的地方,我都带你去,好不好?”

    白韶白的话虽然很朴实,没有什么太华丽的辞藻,但是现场还是有很多的女人都感动了,遇到这么宠爱老婆的老公还犹豫什么?

    更何况白韶白本来就是人中翘楚,相貌比今天的新郎官都不差!

    “呦,白家现在也流行自由恋爱了啊?”洛文豪阴阳怪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,我白家现在就流行自由恋爱了,只要孩子们愿意,我们做长辈的,就绝对不再干涉!”胡云英突然出现,十分郑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看到胡云英过来,听到她的话,都快哭了,她这句话整整晚了七年,现在她和白韶白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他们了,她才说不干涉他们,已经太晚了,太晚了!

    “呵呵,我看是因为今天你知道了Nancy其实是乔家的小姐,所以才会这么说的吧?”洛文豪极其傲慢的说道。

    胡云英的面色一阵僵硬,说:“不管她是不是乔家的小姐,我都不会再干涉孩子们的婚姻,毕竟人活着幸福最重要!”

    “Nancy,以前都是我不好,所以让你们错过了这么多年,我真诚的像你们道歉,如果不是我,你也就不会有后来的这么种种的艰难,你的苦难很多都是我一手造成的,可是我已经无法弥补对你的伤害,在这里我不祈求你原谅我,只求你能答应韶白,以后跟韶白好好的过日子,我就是死了也甘心了!”胡云英说着声泪俱下。

    南千寻怔怔的看着胡云英,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改变,这不是她的风格!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你给她带来了那么多的苦难,还好意思再赶着上来让Nancy继续接受你们的苦难么?”陆旧谦冷漠的从外面进来。

    整个宴会厅的温度突然就将了好几度,白韶白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着他的女人求婚,当他是死的吗?

    “陆总?”胡云英看到陆旧谦来了,知道这将是白韶白求婚最大的阻碍,说:“陆总说的好像你没有让Nancy受苦似的,呵呵~~~”

    陆旧谦面色一僵,抿着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三年前,哦不,已经翻过了一个年头,已经四年前了,Nancy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到江城,如果不是我们韶白拼死拼货的帮她,她还能生下天天?恐怕连自己的命都没有了吧?

    佘水星桃面蛇心,在Nancy小姐离婚之后没有让她进南家的家门,如果不是我们韶白专程的去南川市找她,恐怕她早已经命丧黄泉了吧!

    白家给Nancy带来了很多痛苦,这些痛苦不是我们韶白带来的,但是你陆家给Nancy带来的痛苦,最大的都是来自你!”

    胡云英的话说的非常的诛心,陆旧谦感觉就像是一把刀狠狠的捅在 了他的心上一样,对,白家给Nancy的痛苦都是来自胡云英,而陆氏给她的痛苦都是来自自己!

    陆旧谦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,她说的都有道理。

    “都别说了!”南千寻面色非常的苍白,从前的事她想都不能想,什么时候想起来,就像自己再一次从那种环境中再走一遍,再受一次伤!

    “千寻,从前的事我们一概不提了,请相信我,以后我绝对不会再让你伤心难过!”白韶白十分郑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再一次被白韶白给夺了去,他一直跪在南千寻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韶白,我说过,我们回不去了!请你不要再执着,放过我,也放过你自己好吗?”南千寻说道。

    白韶白的脸色难看,说:“难道你要把我们之间所有的一切都给遗忘吗?”

    “韶白,你走吧!”南千寻果断的回头,转身朝楼上走了去。

    白韶白看到她走远了,眼睛里露出一抹绝望来,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他们之间竟然会走到这一步!

    胡云英走到白韶白的跟前,伸手拍着他的肩膀说:“韶白,起来吧!她已经走了!”

    “是你,都是你,都是你!以前你总是嫌弃她没有好的背景,现在她有了好的背景又怎么样?已经不是你出面就能解决的问题了!都是你,都是你!!!!”白韶白咆哮的看现象胡云英,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宴会厅里的众人见到白韶白这样歇斯底里的模样,纷纷的有些同情,只不过爱而不得,世界上的女人多的是,何必单恋这一枝自己得不到的花?

    胡云英见到他再一次情绪崩溃,立刻示意苏醒跟上去,苏醒立刻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胡云英转身对乔致远说:“乔总,我很想跟Nancy小姐好好谈谈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尊重Nancy的意愿,既然她不想跟你们说话,你们还是不要来打扰她了!”乔致远直接拒绝了胡云英。

    胡云英面上露着一些祈求的表情,说:“乔总,我这是救命的,麻烦你了!”

    “乔,你就答应她吧!算作是为了我们的乔乔积福!”祁焕一旁说道。

    乔致远转头看了看祁焕,对胡云英说:“既然这样,那我就试试,Nancy同意跟你说话是她大度,不跟你说话也是情理之中!”

    “是!是!”胡云英连忙应道。

    乔致远诧异的看着胡云英,在他的印象中,胡云英是一个极其厉害的人物,但是今天看起来一点脾气都没有,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,或者她要见Nancy是有原因的!

    他带着胡云英上楼到了客房门口,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南千寻坐在房间内,心里乱糟糟的,一个陆旧谦就已经足以使她自乱方阵了,加上一个白韶白在后面,像是故意给她添麻烦一样,偏偏在这种情况下求婚。

    她连见都不想见他,他竟然还要继续求婚!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“谁?”南千寻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,千寻!”

    南千寻听到了乔致远的声音,连忙起来开门,问:“你怎么上来了?”

    她门一开,看到了乔致远身旁跟着的胡云英,知道怕是胡云英要上来见她,于是冷了脸问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Nancy,我知道我不应该再来打扰你,但是现在我也是无能无力了,只能求助你!”胡云英说着眼睛泪汪汪的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!”南千寻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聊,我先下去了!”乔致远说着关上了门,下楼去了。

    南千寻回来坐在了床上,她当然知道胡云英来找她,无非就是跟白韶白有关。

    “说吧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Nancy,求求你救救我们韶白!”胡云英说着竟然对着南千寻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南千寻心里一慌,看连忙站了起来,惊讶的问: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我现在再对你提出什么要求,都是过分的,但是不来找你,我真的没有人可以求了!”

    “你说说看究竟是什么事?”南千寻的心里七上八下的。

    “韶白得了很严重的精神病,但是他一直不肯去看医生,他所有的心思都是要得到你,所以我想请你假装答应他,然后让他安安心心的接受治疗!”胡云英说道。

    “董事长,你想的太简单了!他是人格分裂,现在对我是因为还没有得到,所以一心想要得到,但是一旦得到之后,又会朝什么样的牛角尖里钻还不知道,所以你现在要做的不是还顾及他的颜面,而是立即送他到精神病院!”

    南千寻斩钉截铁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都知道了!”胡云英惊讶的问道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