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40章 兴致很高

    “我还买了金针菇!”陆旧谦说着拿出了几串金针菇放在架子上烤,南千寻看到金针菇,心里有些闪神,以前她最喜欢吃金针菇,要是配上培根会更好吃。

    “培根也有!”

    陆旧谦把培根也拿了出来,夹起了两片放在了上面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南千寻有些哽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!我们相互照顾是应该的!”陆旧谦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的鼻子一酸,却垂着头强忍着,没有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孜然羊肉的香味渐渐的传了出来,天天从陆旧谦的怀里出来,坐在一旁,一边撸串,一边吃馍片,连话都顾不上说了。

    陆旧谦把金针菇和培根夹了起来,递给她说:“尝尝~~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南千寻接过来,一口咬下去,虽然不是曾经的那个味,但是有一种别样的滋味。

    吃完饭之后,太阳已经落了下去,整个沙漠变成了粉红色的。

    南千寻想要到处走走,但是到处的景色都是一样的,她也不敢乱走,怕迷路,舟车劳顿,也有些疲倦了,早早的带着天天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天天很快睡着了,但是南千寻却怎么也睡不着,空气中太安静了,她不由自主的支棱着耳朵听陆旧谦的动静。

    陆旧谦在外面收拾好了之后,看到他们都已经睡了,才钻到了帐篷里。

    南千寻听到陆旧谦钻到了帐篷里,就在她的旁边,才安心下来。虽然隔着帐篷,但是南千寻还是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的那种浓厚的男性的气息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二十几分钟,空气中再一次安静了下来,南千寻有些心慌,轻轻的喊了一声:“旧谦?”

    陆旧谦听到了她在喊自己,连忙问:“还没睡?”

    “我害怕!”南千寻有些鄙视自己,可是这个时候她的内心恐惧极了,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其他的?

    “别怕,我在!”陆旧谦听到她说害怕,连忙将帐篷的拉链拉开,正想把手给伸过去,意外的看到了天空散发着奇异的色彩。

    “Nancy,快出来来,极光!”陆旧谦连忙钻出了帐篷,南千寻听到他说极光,也连忙从帐篷里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暗蓝暗蓝的天空上,繁星点点,一缕一缕的奇异的光芒从地上连到天上,像是天上的神仙的衣服耷拉下来了一样。

    南千寻惊奇的看着远处,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,她没有想到自己的运气还不错,竟然能遇到极光。

    “Nancy,你看那边!”

    南千寻朝他指着的方向看了过去,那个地方的极光的颜色像是绿色的荧光笔一样。

    “好美!”南千寻痴痴的看着那边的极光,陆旧谦转头看着她,她的一汪眼睛里透露着不可思议,整个人也都柔和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看着她的眼,始终不能移开眼目,再美的极光比不上她充满柔情的目光。

    南千寻看着看着,突然感受到他目光的炽热,转头看向他的时候,陆旧谦低头印在了她的嘴上。

    南千寻却鬼使神差的没有推开他,她闭上了眼睛,慢慢的回应着他。

    陆旧谦感受到她的回应,吻的更加的深情了,他的深情像是一潭水,让南千寻不可自拔的沉溺在其中。

    两人忘情的拥吻着,好像世界都离他们远去了一样,在夜色中极光下形成了美丽的风景。

    天天偷偷摸摸的从帐篷里出来,看到拥吻的两个人,又默默的躺了回去,小家伙的脸上布满了幸福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千寻,有些事我要跟你解释!”一吻作罢,陆旧谦捧着南千寻的脸,对她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已经软瘫在他的怀里,他的怀抱她始终留恋,无法拒绝,这个时候听到他说话,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事,连忙推开他,自己退到一旁,说:“你不用跟我解释,已经没有意义了!”

    “千寻!”陆旧谦无奈的喊道,他有些后悔,这个时候解释什么?不是应该要跟她顺理成章的发展下去才对么?

    有那么一刻,陆旧谦懊恼的想要狠狠的抽自己两巴掌,他辛辛苦苦的安排了这么一场沙漠之旅,不就是为了要缓和和她之间的关系么?

    哪里有什么航班取消?哪里有什么恰巧订到了她身旁的票?人生如果没有特意的安排,哪里有那么多的偶然和意外?

    可是刚刚那么大好的机会,竟然被他给浪费掉了!

    南千寻连忙逃也似的钻到了自己的帐篷里,坐在地上心脏还不停的嘭咚嘭咚的跳个不停,她总是这么的没有用,经不起他稍微一诱惑。

    空气中再一次安静了下来,南千寻突然听到了一种不一样的响声,在寂静中格外的突兀,她浑身的汗毛都支棱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慢慢的摸出了小手电筒,朝帐篷的四处照了过去,没有想到看到一条蛇在天天的脚旁,尾巴还不停的在抖动,那种类似与咔哒咔哒的声音,正是从它的尾巴上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旧谦,旧谦!”南千寻紧张的声音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陆旧谦听到南千寻的声音变了,连忙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蛇”南千寻紧张的一动不敢动,生怕惊动这条蛇,会让它咬到天天一般。

    陆旧谦听到蛇,连忙掀开了帐篷,看到了一条响尾蛇在天天的脚旁,盘成一盘,尾巴还时不时的在抖动,心里一慌,连忙说:“Nancy,先别慌张,交给我来处理!”

    “可是,天天……”

    陆旧谦也吞了吞口水,极其的紧张,说:“你先拉着天天的胳膊,等会儿我扑上去,引开它的注意,你趁势抱开天天!”

    “旧谦,可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没有时间了,三、二、一……”陆旧谦说着朝那条蛇扑了过去,南千寻也趁机拽过了天天,陆旧谦拿着蛇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南千寻抱起了天天之后,连忙检查了一下帐篷,里面没有任何可疑的东西之后,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她刚松了一口气,突然想到了陆旧谦徒手捉了蛇,这种蛇是剧毒,足以死人!

    她的心又提了起来,连忙离开了帐篷,这一次她小心的拉上了拉链,保证不会再有蛇钻进去。

    “旧谦,旧谦……”她焦急的大声喊着,她四处环顾,看到陆旧谦在不远处的地上,她连忙跑过去。

    “别过来!”陆旧谦艰难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样?你怎么样?”南千寻的声音里带着哭腔。

    陆旧谦掐着蛇半响,蛇终于没有了动静,他松了一口气,软瘫在地上,把蛇丢在了一边。

    南千寻朝这边跑了过来,他连忙说:“别过来,等我把蛇给丢远一点!”

    他说着站了起来,南千寻大吼:“不要!”

    陆旧谦愣住了,转头过来看她,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这种蛇死了还会咬人的,你快过来!”

    陆旧谦看了看地上的蛇,转身朝南千寻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南千寻看到他安然无恙的过来,连忙上前两步张开双臂抱住了他,呜呜呜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陆旧谦一把把她抱了个满怀,说:“傻瓜,哭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没事太好了,没事太好了,吓死我了,呜呜呜……”南千寻搂住他的脖子大声的哭到。

    刚刚她真的被吓坏了,她的心里已经想过了各种可能,如果陆旧谦被蛇咬了,她会先帮他放毒,然后抱上天天去附近的镇上,好在没事,都没事!

    陆旧谦被她抱着,自己也反手抱着她,低头含住了她的嘴,他们又一次的吻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陆旧谦的双手慢慢的在她的身上游走,南千寻连忙一把捉住了他的手,说:“你的手刚摸过蛇,我害怕!”

    “瞧我这儿记性,我们拿的有蛇粉!”陆旧谦一拍脑袋,连忙爬上车,把蛇粉拿了出来,顺着帐篷洒了一圈,然后南千寻又拿着矿泉水给他洗手。

    陆旧谦洗完手之后,目光灼灼的看着她,南千寻被他看的心里发慌,想要说什么,他一把拉过她的手摸向了自己的某个部位,说:“你挑起来的火,你必须负责!”

    “旧谦……”南千寻听到他的话,立刻哭了。

    “Nancy?”陆旧谦不解的看向她,她就那么不想跟自己翻云覆雨?

    “……”南千寻想要解释他们之间已经回不去了,但是张了张嘴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陆旧谦看到她的模样,再一次把她揽在了怀里,低头吻她,两人躺在了沙地上。

    这一次,南千寻一闭眼再也没有拒绝他。

    陆旧谦解开她的衣服,看到那片专属自己的领地的时候,迫不及待的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们依旧是那么熟悉彼此的身体,知道怎么样才能让对方最兴奋,陆旧谦玩出了许多新的花样,南千寻也渐入佳境,不受控制的慢慢的哼唧了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的动作有些大,天天躺在帐篷里,一头黑线,他老爹也正是的,这种限制级的画面竟然在他旁边上演,上演就罢了还不懂得节制,这都快一个小时了,兴致还这么高……

    南千寻这边疲惫至极,陆旧谦伸手托着她的屁/股把她抱了起来,他走路的动作让南千寻的触感更加的深切,双手抱着他的脖子,趴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不过陆旧谦最渴望的还是她那种骑马的姿势,于是乎抱着她钻到了旁边的帐篷里去,让她坐在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陆旧谦是很有本事的,至少在两人躺在地上的时候,他可以让两人不分开直接站起来,然后又坐下来躺下,一刻也没有停下来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