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43章 到底有多少事瞒着自己?

    陆旧谦灰溜溜的坐在驾驶室里,不敢多说一句话,天天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他,谁让他见色忘利了?

    回到兰县之后,南千寻立刻给贾黎明转了一些钱,并且跟他签订了一些合同,贾黎明拿到钱之后立刻去申请专利。

    南千寻处理好这件事之后,还在想接着治沙问题发展农业,给当地的居民带来收益,另外一个可以开发一个旅游区,沙漠里的极光让她终身难忘。

    或者再人造一个沙漠湖泊,像巴西的那种,她正在闭着眼睛构思这些事,陆旧谦轻轻的来到了她的跟前,说:

    “Nancy……”

    南千寻睁开了眼睛,目光毫无温度的看着他,说:“陆总,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Nancy,都是我不好,我不应该欺骗你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停住,这件事算我南千寻傻!被你玩的团团转,还担惊受怕的要是要活的,是我自己作贱我自己,跟你无关,你不用跟我道歉!”

    “Nancy……”陆旧谦知道南千寻又生气了,他们之间之前的误会还没有解开,又添上了新的误会,真是……

    “陆总,工作上的事我们可以好好商量,但是私事的话,以后我们不必再提!你要看儿子,我不拦你,或者你可以把儿子呆在你的身边,我也不会强求!”

    南千寻气冲冲的说道,她怎么能不知道这件事十有八九又是他们爷俩商量好的,要不然那玩具怎么会刚好在天天的腿旁?她出去的时候还没有,陆旧谦也没有作案的嫌疑。

    只能说是他们提前串通好的,上一次这个孩子就和他串通好了在一起来骗自己,说陆旧成了植物人,现在又串通在一起骗自己,自己能撞破的就有这么两件了,那么没有撞破的呢?

    女人也许都是这样,男人骗了你一件事,你会想这件事被拆穿了,所以才会知道被骗,不知道还多少骗局没有被拆穿,所以看男人的时候,他从头到脚都写上了骗子两个字!

    “妈妈,难道你不要我了吗?”天天听到南千寻说要让自己跟着陆旧谦,连忙撒娇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兴趣相投,在一起生活最合适!”南千寻转过脸来生气的看着天天。

    “妈妈,天天只不过是不想失去爸爸妈妈,所以才这么干的,呜呜呜……妈妈,别不要我,呜呜呜……没有妈妈的孩子最可怜,像一棵草,谁想踩一脚就踩一脚,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天天一边哭,一边从手指缝里偷偷的看南千寻,南千寻听到天天哭了,心里十分的不是个滋味,但是她最讨厌的就是被骗,她宁愿和陆旧谦一起去面对去承担,但是她就是承受不了那些披着所谓的为你好的外衣的欺骗。

    “Nancy,这件事是我不好……”陆旧谦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停……停……”南千寻连忙摆出了一副停的手势,说:“我现在不想听解释,解释就是掩饰,掩饰就是有问题!我讨厌被人当做傻子一样的玩弄,试问陆旧谦先生,假如我欺骗你,你很开心吗?”

    “能被你骗,我心甘情愿!”陆旧谦上前拉着她的手,动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那是你!我们现在不谈论这个,现在来说说那个学生的事!贾黎明现在还是在读的学生,我们要帮他尽可能的争取利益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包在我身上,你放心!”

    “嗯!”南千寻嗯了一声,转身回房,陆旧谦连忙跟了上去,却听到门嘭的一声关上,他吃了一个闭门羹。

    “Nancy,Nancy……”陆旧谦敲了敲门,天天也上前来敲门,可怜兮兮的喊着说:

    “妈妈,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南千寻并没有理会他们,他们喜欢在一起算计自己,让他们好好的算计吧!

    天天喊不开南千寻的问,气呼呼的瞪着陆旧谦说:“都怪你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把东西给丢远一点?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好听,你自己怎么不丢?”

    “唉,只能说两个字……倒霉!”陆旧谦重重的叹了一口气,带着天天坐在南千寻的门口。

    回到京都之后,南千寻立刻让手下的人开始策划旅游的项目,并且将自己的设想跟手下的人说了,那些人开始忙碌了起来,她自己也忙碌了起来。

    乔致远看到她去了一趟兰县回来之后,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不一样了,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南千寻都也没有抬,说:“进来!”

    “Nancy,兰县考察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还可以,可能是我运气好,刚好遇见了一个学生,他刚好研究出来了可以治沙的有效办法,跟传统的不同,是可以带来一定经济效益的!”

    “看样子,我们算是旗开得胜了。”乔致远听她说很顺利,也开心的笑了笑,随即皱了皱眉头问:“天天呢?”

    南千寻听到乔致远提到天天,面色微微一僵,说:“哥,你没有提前告诉我陆旧谦是这次的投资方!”

    “陆氏跟我们乔氏有很多的业务往来,这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而已,而且我们在商言商,所以我一再嘱咐你不管遇见什么事,都要一直坚持下去!”

    南千寻种种的叹了一口气,说:“我让陆旧谦把天天带回去了!”

    “天天又跟在了陆旧谦的身边?”乔致远皱了皱眉头,有些不希望天天跟陆旧谦在一起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是啊,他们父子两个心有灵犀,兴致相投,在一起生活完全没有毛病!”南千寻不想继续说关于陆旧谦的话题,乔致远也就没有继续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话说白韶白那边,从京都回去之后,怒气腾腾的一连工作了好多天,最后终于累晕倒在办公室里,苏醒进来的时候发现白韶白已经晕倒了,立刻通知了胡云英,胡云英当机立断的把他送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艾妮恰巧也是来找白韶白,意外的听说白韶白去了医院,随即跟着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在医院里,胡云英看到白韶白面色苍白的躺在床上,难受的在一旁不住的抹泪,她不得不承认,韶白是她白家的子嗣中最出色的一个,或者自己当初不应该这么逼他,或者他就不会变成今天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“苏副总,白总他怎么样了?”艾妮到了病房的门口,看到了苏醒往外走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白总他睡着了!”苏醒看到了艾妮,知道她以前就是跟在Ares身旁的,而且Ares就是陆旧谦,所以对她还算是客气的。

    “我进去看看他!”

    “嗯!”苏醒给她让了让路,艾妮到了病房里,看到了胡云英坐在床前,不住的抹泪,轻轻的上前,说:“奶奶不要哭了,白总可能就是太累了!”

    胡云英一向都强势惯了,哪里听到有人这么柔和的跟她说话,更何况还是在她的心灵里极其难过的时候,她转眼看到了这个金发的美女,连忙擦了擦泪,说: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艾妮,是白总的助手!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留下来照顾他吧!”

    “好的,交给我吧!我会好好照顾他的!”艾妮笑盈盈的说道,胡云英站起来先回去了,白韶白倒了下来,白氏还是要有人来主持大局的。

    白韶白在医院里睡了一天一夜之后,次日早上醒了过来,他睁开眼睛看到了艾妮,眼眸一沉,问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白总,你晕倒了,我来照顾你!”

    白韶白转眸看了看周围,终于意识到自己是在医院里,随即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白总,你要去哪里?”艾妮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去,上班!”

    “白总,身体要紧!你还是休息两天,不管怎么样,身体是一切的根本,身体要是坏了,恐怕以后休养也养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白韶白听她说的有理,又躺了下来,心里暗暗的想着自己为了一个女人把自己折磨成这样,到底值不值?

    “白总,我最近一直在密切的关注着陆旧谦的动作。”

    “陆旧谦?”白韶白挑眉问:“他又有什么动作?”

    “陆氏最近和乔氏合作了很多的项目,其中有一项是公益项目,兰县的治沙工程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奇怪的么?”白韶白问道,很多大企业都在做公益,乔氏和陆氏联手做公益,也是很正常!

    “本来只不过是一项公益活动,但是陆旧谦却亲自参加了。”

    “乔氏的负责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Nancy!”艾妮说道。

    “难怪!”白韶白冷笑了一声,说:“有Nancy的地方,可能在陆旧谦看来,就是大事!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们要报复陆旧谦,现在就是一个好时机!”艾妮说道。

    “陆旧谦最在乎的就是Nancy小姐,如果我们处理了Nancy小姐,他必定会方寸大乱……”艾妮说道。

    白韶白听到艾妮的话,浑身的气息都下降了几度,幽幽的转过来脸,阴森森的问:“你想动Nancy小姐?”

    “是,我就是看不惯她,我想让她消失在世界上!”艾妮的脸都变形了,凭什么自己被家族的人流放,而她却平不情愿,摇身一变变成了了乔氏的女儿。

    她成了乔氏的女儿之后,身价倍涨,以前的那些谣言也都被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艾妮,我再一次的警告你,不许动她!”白韶白的面上露出一抹凶光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