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44章 金马奖影帝

    艾妮吓的浑身一哆嗦,她原本以为白韶白也不过是因为Nancy摇身一变,变成了乔家的人,所以他才会到京都去接近她,不过是想要联姻来壮大势力而已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他看起来像是很认真了。

    “白总,我这都是为你好!”

    “闭嘴!你要是敢动Nancy,休怪我不客气!”白韶白越说脸色越阴狠,像是要杀人。

    艾妮浑身哆嗦了一下,说:“不动就不动!”

    她的嘴上虽然这么说,但是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,为什么不让动?呵呵,她和Nancy之间还有私人恩怨,如果不是她,自己又怎么会逃离Ares?Ares那么完美的一个男人!

    话说南千寻这边,还不知道有个艾妮想要她的命,整个人都扑在那个项目上,陆旧谦也是三天两头的跟她邮件联系,电话联系,由于这件事是陆旧谦亲子盯的,所以项目的进行非常的快。

    “我们找个时间碰头,我有一些企业计划要给你看!”南千寻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面上一喜,这是这么久她第一次主动找自己,立刻答应了。

    南千寻并没有让陆旧谦到京都来,她现在不过是公事公办而已,所以她往南川市去了。

    再一次踏到南川市这片土地上,她的内心有些感慨万千,这里承载了她太多的回忆,太多的痛苦,太多的不堪,虽然这些事都像是翻书一样被翻了过去,但是每次想起来,心里总是难以平静。

    “妈妈……”天天手里拿着气球站在机场出口,南千寻见只有他一个人,皱了皱眉头,朝他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人在这里等我吗?”南千寻到了他跟前,把他给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,爸爸说要给你一个惊喜,所以让我先在这里等!”

    “没有骗妈妈?”南千寻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上一次骗了妈妈,妈妈都不要我了,要是天天再骗妈妈的,就、就天打雷劈!”天天说着竖起了几根手指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南千寻一阵无语,天打雷劈这种狠话都放出来了,看样子自己确实不用担心什么了,而且玩新鲜的花样,确实是陆旧谦的特点。

    她把天天给抱了起来,意外的发现机场的人却越来越少,好多人都像是在逃避什么一样,快速的来往奔跑。

    发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南千寻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,很不好的感觉,但是想到有可能是陆旧谦玩的新花样,索性再等等看。

    突然,有一架小飞机飞了过来,南千寻看着那个小飞机,有些小儿科,像是电视上经常看到这种桥段,用个小飞机求婚表白什么的,陆旧谦能不能有一点新意?

    小飞机提着一束蓝色妖姬往这边吃力的飞着,飞机停在了她的面前,天天说:“原来爸爸说的惊喜就是这个啊?真是没有新意!”

    他说着撅了撅嘴,说:“妈妈,既然是爸爸送给你的,你就收下吧!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南千寻说着就要把天天往地上放,陆旧谦却紧张的满头都是大汗的朝这边跑了过来,一边跑一边说:

    “不要!不要碰!”

    南千寻连忙朝他的方向看了过来,她分明看到了他脸上的惊慌,连嘴唇的颜色都失去了,她心里一慌抱着天天往一旁跑。

    那架小飞机却追着南千寻飞了过去,那束鲜花眼看就要撞到了南千寻的身上,陆旧谦急急忙忙的跑过来,一脚揣在了南千寻的身上,南千寻抱着孩子摔倒在了数米之外,飞机避让不及撞在了陆旧谦的身上,发出了一声嘭的巨响。

    南千寻被陆旧谦一脚踹在地上,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的反应,就听到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声音,然后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,她整个人都呆愣愣的看着陆旧谦的方向。

    陆旧谦胸前被炸的鲜血淋漓,扑倒在地上,看到南千寻和天天没事,终于露出了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南千寻连忙爬了起来,走到陆旧谦的跟前,低头质问道:“陆旧谦,你又在玩什么花样?又想要骗我是不是?你的演技真棒!国家欠你一个金马奖影帝!”

    她说着转身就要走,天天一旁呜哇一声哭了起来,也不理会南千寻,而是爬起来跑到陆旧谦的身边跪下来,大声的哭着:“爸爸,爸爸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要再跟我演戏了,我告诉你们,我绝对的不会再上当了!起来,起来!”南千寻伸脚踢了踢陆旧谦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很快有人报警了,南千寻对他们说:“你们不用管他,他就是金马奖的影帝!这一切都是他自己设计好的!他就是在玩苦肉计,想让我原谅他!”

    围观的人听到南千寻的话,又看了看地上的人,突然有一个人上前来,说:“我是医生,血是真血,伤也是真伤,小姐你确定他是自导自演的?”

    南千寻看到他的嘴角在滴血,心里有些慌了,连忙低头质问天天:“这是不是你们有玩的苦肉计?是不是?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妈妈……呜呜呜……爸爸要死了,呜呜……”天天呜呜呜的大哭。

    “陆旧谦,你给我起来,你给我起来!你醒醒,你醒醒……”南千寻的心里慌乱极了,各种可能性都涌上了心头。

    警报声立刻响了起来,现场立刻被封锁,警察和护士很快的来到,南千寻看到了警察,又看到了医生,还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不停的说:“他是在演戏,一定是在演戏,你们都是他请来的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小姐,我建议你去看看心理医生!”一位医护人员对她说道,然后抬着陆旧谦匆匆忙忙的走了。

    天天连忙爬起来跟着护士屁股后面跑了,南千寻还是有些不敢相信,这是真的吗?

    “天天,天天,这都是他自己自导自演的是不是?”南千寻连忙追了上去,拉着天天问道。

    是不是,在她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,但是她就是想听到这不过是一出苦肉计,不是真的!

    “你要是认为是他自导自演的,你现在可以回去了!”天天冷着脸看了她一眼,转身跟着护士走了。

    南千寻的心里一凉,她从来都没有见过天天用这种语气和这种表情跟自己说话。

    她连忙跟着一起来到了医院,知道陆旧谦进了抢救室,医生给了一纸病危通知书,她才慢慢的开始相信这不是他自己自导自演的苦肉计了。

    新闻很快就报道了这件事情,黄蓝影看到了新闻立刻联系了新闻机构,问清楚了医院,匆匆的赶到了医院里来了。

    “南千寻,你这个扫把星啊……你这个扫把星啊……你非要害死旧谦才满意是不是啊啊啊啊……”黄蓝影到了急救室的门口,看到了南千寻和天天坐在外面的椅子上,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,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旧谦遇到你,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……你三番两次的要害死他……你就不能离他远一点啊……你这个克夫的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黄蓝影一边哭一边数落着,南千寻一言不发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护士走了过来,说:“阿姨,这里是医院,我们能理解您的心情,但是也请你注意这里是公众场合,禁止喧哗!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啊,我们旧谦为了这个女人,几次都命悬一线了,你说这个女人不知道都干了什么事,得罪了什么人,每一次都是我们旧谦替她挡灾,就算是有九条命也快要用完了啊!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南千寻冷冷的说了一声,黄蓝影听到她的语气不对,吓的浑身一抖,不可置信的看着她,不明白为什么她突然变的这么凌厉了,像是离婚之后那一次她去找她,不对,比那时候更加的凌厉。

    南千寻冷喝了一声之后,黄蓝影果然安静了下来,她害怕南千寻把她在京都做的事给抖了出来,只好安安静静的坐在了一旁的长椅上。

    护士看到了南千寻的一声冷喝那么有用,有些搞不清楚,她为什么到现在才制止她。

    陆旧谦在手术室里一共呆了将近六个小时,医生下达了三次病危通知书。南千寻的心里极其的崩溃,从刚开始的不敢相信,到最后的相信,再到担心和内疚,整个人也颓废了许多。

    她只要一想到他生死未卜的时候,她上前去用脚踢他让他起来,心里就像一把刀子捅了一下一样,突然一阵刺痛。

    急救室的灯灭了,陆旧谦被推了出来,黄蓝影连忙上前去问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手术很成功,只是危险期能不能顺利的度过很难说,另外,就算是以后好了,脸上和胸口也会留下不可逆转的疤痕,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!”

    南千寻的心算是放了一些下来,想到危险期三个字,她的心再一次的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陆旧谦被推到了重症监护室,南千寻坐在外面,隔着玻璃看着他,心里不住的祈祷,观音菩萨,如雷佛祖,圣母玛利亚,救主耶稣基督,只要是能提到名字的神,她都求了一遍,东方的神西方的神,只要能让他顺利的度过危险期就好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