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45章 他不会有事

    黄蓝影在外面,看着陆旧谦知道他一时半会也不会醒,于是拍了拍屁股说:“我先回去了,他要是醒里,立刻打我电话,我电话一天二十四个小时不会关机!”

    南千寻没有理会她,对于她这种做法,她早就习惯了,她这时候有些心疼陆旧谦,果然是爹不疼娘不爱的孩子!

    她跪在病房外,一直不停的祷告,希望陆旧谦能转危为安,她前前后后的捋了一遍整个事情的发生经过,细思极恐,这场爆炸的目标其实是自己。

    黄蓝影什么本事都没有,就是胡说八道的时候,说出了事实的真相,陆旧谦是在为自己挡灾!

    石墨这边很快的来到了医院,看到南千寻还跪在外面的地上,完全的不在乎别人的目光,不在意别人的看法,心里有些感触,或者陆总对她死缠烂打,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“墨叔叔……”天天看到了石墨,委屈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石墨上前来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:“要坚强!像妈妈一样,妈妈跪了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从爸爸推到重症监护室之后,就一直跪在这里了!有三个小时了吧!”

    石墨点了点头,说:“别担心,爸爸不会有事!”

    南千寻听到石墨来了,想要站起来跟他说事情,只不过跪的太久,膝盖疼的不能移动,她伸手扶着墙,石墨看到她苦痛的模样,连忙上前去搀扶她。

    她在石墨的搀扶下,刚站起来,又因为膝盖太痛靠在墙上,顺着墙坐了下去,不停的用手揉的膝盖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石墨问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把事情的经过跟他说了一边,石墨回头问天天:“你知道爸爸到底要玩什么花样吗?”

    天天摇了摇头,说:“爸爸只让我和妈妈在原地等着,没有说要干嘛!”

    “警察刚刚找我,让我问一下你现在方便笔录吗?”石墨对南千寻说道。

    “方便!”

    石墨看到她现在表现还算是正常点了点头,想到网络上传言的那些,大家都纷纷的猜测她是一个臆想症患者,他知道她的猜测其实是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石墨给一个警官打了电话,很快有两个警察来到了重症监护室的门外,开始录笔供。

    白韶白在自己的办公室里,手机上突然来了一条信息,他看了一眼,发现是一条新闻推送,点开之后就那个人是南川市机场发生了爆炸事故,他点开看了现场的视频,看到了南千寻的时候,明显的愣了一下,立刻在网络上开始搜索关于这次事故的一些详细的报道。

    有目击者称飞机是朝那个女人飞过去的,也就是说爆炸袭击的对象是南千寻!

    白韶白浑身一冷,立刻打电话给苏醒,让苏醒调查艾妮这两天的行踪。

    苏醒本来没有怎么在意艾妮,不过是陆旧谦的旧部背叛了他而已,现在投奔到江城,现在白总要调查她的行踪做什么?

    他虽然好奇,但是却没有多问,很快让他们的消息系统传递出来了,艾妮亲自安排南川市的机场爆炸事故!

    他立刻把消息给了白韶白,白韶白本来就猜测会不会是艾妮干的,没有想到果然是她敢的,气的一拳打在了办公桌上,她竟然敢对Nancy动手,完全忽略了他的警告。

    “艾妮,我是白韶白,你过来一趟!”白韶白拨通了艾妮的电话。

    艾妮听到白韶白在叫自己,还不知道自己的事已经败露,不慌不忙的来到了白韶白的办公室,问:“白总,您叫我?”

    白韶白盯着她看了许久,艾妮被他看的有些不知所措,问:“白总,有什么是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策划这次的爆炸?难道你忘记了我怎么告诉你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爆炸?白总,你在说什么?我听不懂!”艾妮听到白韶白的话之后,心里明显的慌乱了一下,只不过很快她就镇定了下来,装作完全不知道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自己不知道?”白韶白的眼眸里迸发出一抹杀意,艾妮知道自己肯定是强不过他,所以放轻了语气问:

    “白总,你这兴师问罪也太没有头脑了,就是死你也要让我死个明白啊!”

    “好,我会让你死个明白!”白韶白阴恻恻的说了一声,随手把刚刚收到的资料给打印了出来,说:“你自己去打印机那里看看!”

    艾妮去了打印机那里,不知道为什么后脊梁总是发麻,她硬着头皮走了过去,拿到了那些资料,面色立即变了。

    她看到了资料之后,又回到了白韶白的面前,说:“白总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需要我跟你解释你究竟做了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白总……”

    “江城不欢迎你,你走吧!”白韶白冷森森的说道。

    艾妮见到白韶白那种要杀人的目光,转身出去了,南川市不能呆,江城不能呆,京都有Nancy也不能呆,难道就没有自己可以呆的地方了吗?

    陆旧谦生死未卜,说不定自己可以偷偷摸摸的回到南川市,只要陆旧谦不追杀自己就好!

    只是,她刚进入南川市就有一辆蓝色的别克冲了过来,把她撞到了三米开外,当场就没气了,肇事车辆逃逸。

    南川市的交警来处理交通事故的时候,意外的发现死了外籍人员,搜出了她身上的护照之后,立刻通知大使馆,大使馆那边立刻通知了死者的家属,只是没有想到死者还是一个大家族的成员。

    大使馆那边强烈要求严惩肇事司机,于是警方成立的专案组,只是一直没有找到肇事的车辆,案子一直悬着。

    再说陆旧谦这边,在医院里昏迷了三天之后,终于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妈妈,爸爸醒了,爸爸醒了!”天天看到陆旧谦醒来,兴奋的回头喊南千寻,南千寻还正跪在一旁在祷告,也不知道在跟谁祷告,但是就是一副很虔诚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听到陆旧谦醒了,连忙站了起来,起来的有些急,头晕了一下,她连忙伸手扶住了墙,膝盖痛的走路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不过她还是很快的调整好了自己,来到了陆旧谦的跟前,问:“旧谦,你醒了?”

    陆旧谦眨了眨眼睛,从鬼门关走了一趟,回来看到她对着自己和颜悦色的说话,觉得自己受苦都是值得的!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感觉到哪里不舒服?”南千寻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陆旧谦有些虚弱的问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没有想到他醒来的第一句话就问自己有没有事,相对于自己在他受了重伤之后,还在用脚踢他,心里内疚极了。

    她的眼泪哗啦啦的流了下来,说:“我没事,我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天也没事,我们都没事!”

    陆旧谦听到她说他们都没有事,嘴角微微扯了扯,南千寻看到他的脸肿的面目全非,而且还裹着厚厚的纱布,心痛不已。

    “旧谦,你怎么这么傻,你为什么这么傻,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Nancy……”陆旧谦说完又闭上了眼睛,他实在太过于虚弱了,南千寻看到他又闭上了眼睛,才想起来去叫医生,医生听说陆旧谦醒了,立刻赶过来看了看,说:

    “他现在没事了,只是身体太过于虚弱了,所以又昏睡过去了,不用太担心了!”

    南千寻这才放下心来,坐在他的床边发呆。

    石墨来到医院的时候,她还在床边发呆,他连忙看向天天,天天摇了摇头,他现在都有些搞不懂妈妈了。

    “Nancy……”石墨轻声喊了一句,南千寻连忙收回自己的心思看向石墨问:

    “警方有查到怎么回事吗?”

    “是有人故意要谋杀你!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要谋杀我?”南千寻有些不解的问,她还跟谁有仇?

    “我来就是要问你这件事的,你有没有跟谁还有什么利益冲突?”

    “我想不起来还有什么非要弄死我的仇恨!”如果是南初夏她还能理解,但是现在南初夏根本没有机会,可是还有谁跟自己有这么大的仇呢?

    “那会不会是什么情敌什么的?”石墨问道。

    “情敌?”南千寻疑惑的看向石墨,她会有谁是情敌呢?

    石墨看到她的模样,知道她根本就不知道谁会针对自己,于是说:“想不起来算了,反正一次没有得手,对方还会来下一次,只是不知道下一次还有没有这么幸运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南千寻有些无语,他这是在咒诅自己吗?

    “陆总怎么样?”石墨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刚醒了一会儿,医生说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!”

    石墨点了点头,说:“我就说过,祸害遗千年,我们陆总这么大个祸害,怎么可能就这么挂掉了?以后还要祸害更多的良家妇女呢!”

    石墨的这一句话让南千寻的脑袋里一道光闪过,她突然问:“难道是陆旧谦的烂桃花?”

    石墨面色一僵,陆总的桃花么?陆总的桃花有动机对付Nancy,可是能在机场布置下网罗的人,人脉一定会很广,要不然怎么会知道Nancy的行踪?

    “这也是一个方向,我们可以顺着这个方向查!”石墨点头说道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