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46章 生是我的人

    南千寻想来想去想不出个什么所以然来,索性摇了摇头,说:“破案这种事还是交给警察吧!”

    “警察最近太忙,不仅爆炸案,城北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,死了老外,南川市政府被法国的大使馆一直追着,警察每天都加班加点的在工作了。”

    “法国?”南千寻的心里没有来由的一慌,这么久了Ares都没有出现,难道是出车祸死了吗?

    “是,说起来那个人我也认识,就是以前在Ares手下的助理,艾妮小姐!”

    “艾妮?”南千寻不可置信的看向石墨,Ares消失之后,艾妮也消失了,她以为他是回国了,没有想到艾妮竟然还在南川市,那么Ares是不是也在南川市?

    万一哪一天Ares出来揭开她和他之间的关系,那么她要怎么办?

    她的面色变了又变,问:“你老板Ares不是一直没有在国内么?秘书怎么会在国内?”

    石墨目光复杂的看了她半响,心里想着原来这件事陆总还没有跟她说,那自己最好也不要说漏嘴了。

    “老板一直都在,只不过公司交给陆总之后,老板就一直在追妻!”

    南千寻的心沉了沉,那天给Ares打电话的那个女人吗?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她想到Ares在追别的女人,她的心就有些痛,痛的不想呼吸了。

    “Nancy,我还有事,先回去了,陆总你就好好照顾吧!”石墨说完了之后,连忙逃跑了,生怕自己说什么说错了。

    南千寻有些颓废的坐在椅子上,自己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?爱上了陆旧谦之后又爱上了Ares,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自己最讨厌的这种人?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陆旧谦再一次醒了过来,这一次整个人的精神都好多了,他看到南千寻一脸愁苦的坐在一旁,轻轻的喊了她一声。

    南千寻回头看到陆旧谦睁开了眼睛,连忙凑了过去,问:“旧谦,你醒了?医生说你只要能醒过来就没事了!”

    “Nancy,对不起……”陆旧谦内疚的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看到陆旧谦在这个时候还在对自己说对不起,心里暗暗的将自己鄙视了一番,自己在两个男人之间转来转去,这不就是典型的水性杨花吗?

    不,她应该跟他坦白!

    如果陆旧谦不能接受她已经上了别人的床,那么她也就没有理由再让他帮自己挡灾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自己,说不定他也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灾难了!

    “旧谦,我现在要问你一件事!”

    陆旧谦的面色微微有些僵硬,他以为她是要质问他欺骗她的事。

    “假如,假如有一天,我上了别人的床,你还会继续的为我挡灾吗?”

    陆旧谦浑身的气息一变,顿时冷了几分,瞪大了眼睛,恶狠狠的说:“你敢!”

    南千寻的心猛然一沉,他果然是接受不了自己,她已经试探出他的底线来了,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吗?

    “你还想要上谁的床?是不是你饥*渴了?来呀,上来自己动!”陆旧谦红着眼睛冲着她说道,强烈的占有欲既自私又霸道。

    “旧谦,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激动?我只是说如果!”南千寻听到他这么激动,立刻解释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听到她这么解释,身上的气息才算是收了下去,说:“我永远都不会给你这个机会,除非我死了,就是死了我也不允许你上别的男人的床,你南千寻生是我的人,死是我的鬼!”

    南千寻眼眶一热,心里更加的难受,像是有一团火,火的下面又像是一团冰!

    “我去给你弄点吃的!”南千寻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说:“我想喝粥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南千寻离开病房之后,心里已经做出了决定,以后一定要离陆旧谦远远的!

    她回到了瑞海花园,黄蓝影正在家里跟人家打麻将,看到南千寻回来了,面色微微有些僵硬,问:“你不在医院里照顾旧谦,回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南千寻看到黄蓝影正和几个女人打麻将,恼怒的上前去,将他们的麻将全部都打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客厅里的气氛有些尴尬,几个女人看着南千寻,不知道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给面子。

    “你还好意思在这里打麻将?你的儿子在医院里昏迷不醒三天了,你看都不去看一眼,还好意思问我回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那三个女人听到南千寻这么说,立刻诧异的看向黄蓝影,说:“蓝姐,你儿子怎么住院啦?”

    “对啊,你儿子住院昏迷不醒,我们怎么没有听到你说过啊?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你怎么还有心情在这里跟我们打麻将呢?”

    三个女人一个说一句,都纷纷的站起来走了,她们也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,没有想到还真的有人心这么大,儿子都昏迷不醒了,她还能继续的若无其事的在这里跟她们打麻将,打麻将古人很重要,但是儿子的命更加的重要啊!

    “南千寻,都是你,都是你害得我丢尽了脸面,以后让我在人的面前怎么抬头?”黄蓝影见到那三个女人都走了,站起来对着南千寻 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害你丢尽了脸面,我真是替陆旧谦感觉到悲哀,竟然有你这样一个妈妈,真是他人生最大的不幸!

    上一次你在他昏迷不醒的时候,瓜分了他所有的家产,一分钱都没有留给孩子,陆旧谦那时候还需要救命的钱,可是你拿着钱干什么去了?

    这一次他又出了事情,你居然不闻不问,还等着他清醒过来之后,你再去做做表面工作吗?

    你到底是不是的他的妈妈?你摸摸你的良心,你对得住他吗?”

    南千寻听到黄蓝影又跟自己胡搅蛮缠了起来,立刻质问道。

    那几个女人出去之后,并没有立刻离开,而是偷偷的在门外听里面的动静,当她们听到南千寻的话之后,纷纷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,她们从来都是听到黄蓝影在背后说她以前的儿媳妇有多么的不好,谁知道她自己竟然是这样的人,果然是人不能听一面的证词!

    黄蓝影听到南千寻说道那些事,立刻翻脸,说:“他是因为你受伤的,难道你不应该照顾他吗?我养他这么大,难道得他的财产养老,不是理所当然的吗?”

    “对,你做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!我真希望你的良心一直都不会痛!”南千寻气冲冲进去熬粥,本来她还想着回来跟黄蓝影商量,让她去医院照顾陆旧谦,没有想到竟然看到她在家里若无其事的打麻将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问心无愧,我就是问心无愧!你问问你自己的良心会不会痛,问问你还配不配站在我儿子的身旁,别以为你在京都做的那些事我都不知道,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别把我当成傻瓜!”黄蓝影跟到了厨房前尖酸刻薄的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说:“你说话的时候最好自己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,我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南千寻了!你再这样诋毁我,别怪乔家的人对你不客气!”

    黄蓝影听到南千寻提到乔家的人,心里凉了一下,乔家在京都十分的有权势,她是知道的,她也知道了南千寻其实是乔家流落在外的孩子,前不久刚认回乔家,如果自己真的被乔家给惦记上了,恐怕会死的很惨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现在攀上了乔家的大树,我就怕你了!”黄蓝影嘴里虽然这么说着,还是很快的离开了厨房的门口。

    南千寻被她气的够呛,心里想着如果她不是陆旧谦的母亲, 她一定不会这么让她,可是想想,跟这样的人在一起吵架,明显的掉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她熬了粥匆匆忙忙的回到了病房里,陆旧谦已经被转移到了VIP病房里,天天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口等着南千寻,南千寻到了之后领着她去了高级病房。

    陆旧谦看到南千寻回来了,本来黑着的脸,顿时变的有光彩了起来,说:“好饿!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,粥有些热!”南千寻安抚的说道,拿出小碗来给天天倒了一些,然后剩下的她倒在另外一只碗里,开始喂陆旧谦。

    陆旧谦眼巴巴的看着她,心里想着要怎么跟她道破自己就是Ares的这件事,可是想来想去不知道要怎么开口。

    “旧谦,明天让专业的护理来照顾你,好吗?”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里?”陆旧谦听到她说让护理来照顾自己,条件反射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公司的事有些忙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直接在这里办公!”

    “不行,有一些实际上的方案还需要落实,我不能一直在这里!”

    陆旧谦的脸沉了下来,说:“我差点就死了,你就这样忍心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千寻看到他委屈的模样,有些不忍心,说:“我想要在兰县搞一个旅游的项目,沙漠治沙的问题成功之后,就要搞一个试点,开发沙漠,而且要带动当地的经济发展,需要设计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,好在已经通了高铁和飞机!”

    “你搞什么项目,都算我一份!”陆旧谦毫不在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万一赔钱了呢?”

    “本来就是打算要做公益的,就算是赔钱,不也是在可理解的范围内么?如果能盈利岂不是更好?”陆旧谦挑眉说道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