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47章 怕你受不了

    南千寻觉得他说的有理,说:“过几天,等你的伤好些了之后,我再把企划案给你看看!”

    “不用看了,我相信我老婆的眼光!”

    南千寻十分的无语,经历过这一次的事故之后,他好像更喜欢说一些花言巧语了。

    三天之后,陆旧谦拆线。

    南千寻说:“旧谦,可能拆线之后,你跟以前会有很大的改变,我希望你能做好心里准备!”

    陆旧谦的眉毛一挑,问:“难道不是应该是你做好心里准备吗?反正我也不会天天照镜子,但是你却要天天看着我的脸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千寻十分无语的转头看向医生,说:“开始吧!”

    医生点了点头,说:“陆总的命大福大,说不定他的皮肤不容易留疤,所以痕迹不会太明显呢!”

    陆旧谦听到医生这么说,心里沉了沉,医生都说的这么明显了,分明就是在说他的脸会留疤!

    纱布一点一点的拆掉了,他的脸上脖子上以及胸膛上,都留下了疤,好在脸上的疤不算是太明显,但是却让他这个人凭空添了一些魅力,只是脖子上和胸口上的疤有些狰狞。

    “谢天谢地,还不算是最坏!”医生拆完线之后,展开了眉毛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连忙拿出手机,打开了自拍的模式,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疤,然后又小心翼翼的看向南千寻。

    南千寻看着他身上弯弯曲曲的缝了不下一百针,心都快碎了,眼睛里蓄满了泪水。

    医生拿出小剪刀,把线头给剪短,然后拿着孽子一根一根的把线头给拽了出来,说:“陆总的体质还是非常棒的,恢复的都挺好!不过暂时还是不能做剧烈运动,免得伤口裂开!”

    “床上双人运动也算是剧烈运动吗?”陆旧谦问道,他现在最关心的是什么时候能够进行双人运动。

    医生双眼充满戏谑的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南千寻,说:“算,所以陆总还是要辛苦一段时间!”

    南千寻的脸已经火辣辣的,没有想到这些男人不要脸起来,简直要命!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可以出院?”南千寻问道。

    “原则上今天拆线就可以出院了!但是陆总还是需要再住几天的!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!”陆旧谦说着,他想出院,更想跟南千寻做双人运动,前几天她说自己爬上别的人的床一直让他记恨着,他要让她知道谁才是她的男人!

    “不行,你必须再多住几天!”南千寻不容商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陆总,还是听夫人的吧!”医生笑了笑,拿着东西走了。

    陆旧谦拆完线的第二天,黄蓝影来到了医院里,她看到重症监护室里已经没有人了,连忙到处去找人,恰巧南千寻搀扶着陆旧谦到楼下散步,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谦,谦儿,你没事就好, 没事就好了!吓死妈了!”黄蓝影连忙上前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听到黄蓝影的声音,自己这么多天来几乎都忘记了自己还有一个所谓的妈妈。

    两人站住,看着黄蓝影往他们跟前来,黄蓝影到了跟前,责怪的说:“千寻,不是告诉你旧谦醒了就给我打电话的吗?你为什么不给我的打,是不是故意的?你就是故意想让旧谦误会我是不是?”

    南千寻十分的无奈,扶着陆旧谦说:“我们到那边的长凳子上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陆旧谦点了点头,没有理会黄蓝影,慢慢的走向了那个长凳子。

    “谦,你可不能上了这个女人的当生妈妈的气啊!”黄蓝影见陆旧谦不理会自己,连忙跟了上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生你的气,不值得!”陆旧谦看向黄蓝影,毫无温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说没有生气,要不是这个女人从中作梗,不告诉妈妈你醒来,妈妈怎么会这么多天都不出现?”黄蓝影说着恶狠狠的瞪向南千寻,说:“你肯定是故意的,为了报复我,故意隐瞒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,是不是我醒过来你还有用,所以来看看我,万一我醒不过来,对你没有任何的益处了,你看都不会多看我一眼?多一眼都是浪费了?”陆旧谦问这话的时候,他的心里是有些痛的,眼前的这位虽然不是他的亲生母亲,但是好歹也是养他长大的女人,生情不如养情!

    “谦,旧谦,都是妈妈不好,这么多天,妈妈自己也生病了,你看着手上还有挂盐水的洞洞呢,要不然妈妈也能不分昼夜的在你身边照顾你,妈妈看到你昏迷不醒郁结于心,所以也一病不起了……”

    黄蓝影说着还故意伸出了手让看看,其实南千寻都还没有看清楚她的手背上到底有没有挂盐水的痕迹,她就已经把手给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不过,对于黄蓝影的话,南千寻一个字都不相信,她回去给陆旧谦熬粥的时候,她还在兴致勃勃的打麻将,哪里有生病的征兆?

    但是这些话她是不会说的,万一刺激到陆旧谦就不好了!

    “我不用你照顾,你自己照顾你自己就好了,以后你养老的问题不用害怕了,我一定会养你到老,这样你放心了吗?你可以回去了!”

    陆旧谦也看出来她是装的了,她无非是害怕自己老了没有人养,他懒得继续跟她纠缠。

    “谦……你是生了妈妈的气吗?”

    “黄蓝影女士,现在陆先生需要好好的休养,你回去吧!”南千寻站出来挡在他的面前,不让黄蓝影靠近陆旧谦。

    黄蓝影看着南千寻,刚刚她没有把打麻将的事给说出来,难道是要等她走了之后,再跟他说?还是已经说了?肯定是已经跟他说了,要不然他不会对自己这么冷淡。

    “谦儿啊,妈妈在家里打麻将,也是逼不得已啊,妈妈要是不借着打麻将来转移心思,恐怕已经熬不住了啊……”黄蓝影说着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哭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打麻将?”陆旧谦伸手把南千寻给拽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黄蓝影的哭声嘎然而止,南千寻没有告诉他?

    南千寻揉了揉脑袋,说:“这件事,我本来不想提,可是你自己非要坦白从宽,你还是赶紧走吧,别在这里刺激我们旧谦了!”

    我们旧谦四个字,落在陆旧谦的耳朵里,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是那么的悦耳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周边已经有很多人在围观了,南千寻站起来扶陆旧谦说:“我扶你上去休息!”

    陆旧谦也知道可能有什么事她瞒着自己,周围那么多的人围观,他不想让 别人看笑话,所以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黄蓝影见他们走了,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给自己,连忙转身挤出了人群,走了老远了还听到周围的人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刚刚是啥事啊?”

    “听说是那个男的住院了,她妈妈不来照顾他,还有心情在家里打麻将!”

    “这么有闲心啊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?”

    黄蓝影听到那些人背后议论她的话,气的鼻子都歪了,都怪南千寻,要不是她,自己也不会丢这么大的人!

    陆旧谦这边被南千寻扶到了病房之后,陆旧谦问:“到底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也没有什么事,都不是什么大事!”南千寻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她在我昏迷不醒的时候,在家里打麻将?刚好被你撞见了?”陆旧谦问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心里一惊,她担忧的看着他,他知道在他的心里妈妈的位置有多么重要,不知道会不会因此受伤。

    “以后有什么事都直接告诉我,不要让我猜来猜去的!”陆旧谦伸手拉着她的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怕你受不了!”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受不了的,上一次我还没有死,她就瓜分我的财产,连一点东西都没有给你和天天,我已经看清楚了她的本质!”

    “旧谦……”南千寻的心里一惊,以前黄蓝影在陆旧谦的内心,是神祇一样的存在,不可动摇,什么时候他也学会了反抗?

    “旧谦,我不希望你成为那种不孝的人,所以不要为了任何事跟妈妈对着干,我知道妈妈拉扯你不容易!”

    南千寻知道那种苦,不仅要忍受孤单,还要一个人独当一面,为孩子撑起一片天,所以人都说女子本弱,为母则刚!

    陆旧谦听到南千寻的话,知道她是深有感触,说:“对不起,我让你受苦了!”

    南千寻小心翼翼的靠在他的肩膀上,说:“我在拉扯天天的时候,似乎能感受到为什么那时候妈妈在你心目中的位置不可替代,我也能理解她作为一个问题妈妈,对我的百般刁难,我都可以原谅。也因为她,所以我立志不要当一个问题妈妈,给天天以后的生活带来困惑!”

    “Nancy,你是最棒的!”

    石墨不合时宜的来到病房里,恰巧两人正在掏心窝子说话,一时不知道是进还是退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他干咳了几声,南千寻连忙将头拿开,站起来,说:“石墨,你来了!”

    陆旧谦的眼睛扫过石墨的时候,石墨觉得自己的脖子里凉凉的,究竟是什么东西凉的呢?那是来自陆旧谦要杀人的眼神,他已经酝酿好了气氛,要跟南千寻解释所有的事,没有想到竟然被石墨给打破了气氛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