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48章 有什么冲突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陆旧谦凉凉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警方查到了这次爆炸案的主谋,是艾妮!只不过艾妮已经出车祸死了,所以案子也就算结案了!”石墨说道。

    “艾妮?”南千寻不可置信的问道,“我和艾妮之间没有什么利益的冲突,她为什么要杀我?”

    石墨若有所思的看向陆旧谦,然后有转眼看向她说:“这个,我也不知道!人呢已经死了,问都没有地方问了!”

    “查清楚了吗?”陆旧谦冷冷的问道,那个艾妮该死,死不足惜!

    石墨有些汗,这个艾妮还是他找过来的,现在出了这样的事,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人也查清楚了,确实是艾妮自己设计的,背后没有其他的人了!”

    “可是她为什么?”南千寻不可置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石墨看了看陆旧谦,知道 他还是没有将自己就是Ares的事告诉她,自己也不好说什么,垂下眸子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Nancy,很多事情我们都想不通,或者你在什么事情上妨碍到了她的利益,所以她才会……”陆旧谦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可能会妨碍到她?”南千寻不解的看向他和石墨,见他们的神色有些异常,随口问:“你们是不是还有什么事瞒着我?”

    石墨看了看陆旧谦,陆旧谦却没有任何要解释的意思,石墨有些暗暗的着急,按照Nancy的性格,万一要是知道了陆旧谦就是Ares的话,不知道还会闹出什么样的动静来。

    “Nancy,我们没有什么事好隐瞒你的,再说了,想要害你的人,同样也是我的敌人!”陆旧谦信誓旦旦的说道,这个时候他已经将自己是Ares的这件事给丢在了一旁。

    南千寻看到他的模样,也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,说:“算了,不纠结了,以后没有危险就好了!”

    “我会保护你!”陆旧谦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深深的叹了一口气,他确实三番两次的给自己挡灾,可是自己对他还能做出什么回应吗?

    等到他的伤好了之后,在做打算吧!

    白韶白这边知道陆旧谦住院,南千寻一直在照顾他,心里十分的不平衡,于是亲自来到了南川市。

    “Nancy!”白韶白刚到了住院部,就看到了南千寻提着饭盒往回走,连忙上前喊道。

    “白总?”南千寻有些诧异,他怎么又来了,难道上一次她说的不够清楚?

    “千寻,以前你是不会这么叫我的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是吗?以前你也不会那样叫我!”南千寻说道。

    “千寻,我们好好谈谈,好不好?”白韶白有些激动,上前拉住她的手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的心里毛毛的,难道胡云英到底还是没有把他送去看医生吗?为什么她还是感觉他有些不正常?

    “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,更何况我需要上去照顾病人!”

    “陆旧谦到底有什么好?他屡次骗你,你却还是一直在他的身边,我只不过在一件事上对不起你,然后你就把我所有的努力全部都给否定了!”白韶白又开始急躁了起来,整个人都在暴走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白总,请自重!”南千寻把自己的手从他的手里挣脱出来,白韶白的眼神突然变的阴鸷,说:

    “我从头到尾都是为我们能顺利的在一起而努力,可是你呢?你在我拼死拼活的为我们的明天而奋斗的时候,转身投奔在他人的怀里,你以为我死了,好!我原谅了你,我看待你的儿子像是亲生的儿子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白总,我以为我跟你说的很清楚了!白韶白,你病了,你病的很严重,你还是早点去看医生吧!”南千寻说着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的争执引来了很多人的围观,白韶白看到她转身就走,一点都不留恋,突然阴森森的问:“难道你不奇怪,为什么陆旧谦和Ares不能同时出现在你的面前吗?”

    南千寻的浑身一僵,脚下顿了一下,还是急速的离开。

    到了电梯里,她的心嘭咚嘭咚跳的非常的厉害,白韶白刚刚那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陆旧谦和Ares不能同时出现自己的面前,除非两个人是同一个!

    怎么可能?

    他们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?

    可是如果他们不是同一个人,为什么自从陆旧谦出现之后,Ares就彻底的消失了?

    “叮~~”电梯铃响了,南千寻心不在焉的出了电梯,回到了病房。

    “Nancy,你怎么了?”陆旧谦看到南千寻的面色不对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、没什么!”南千寻呆愣愣的看着陆旧谦到底面容,他和Ares没有什么相似之处,脸型、头发、鼻梁、眼睛都不像,而且身上发出了气息也不一样。

    陆旧谦把手里的电脑放在了一边,走到了她的跟前,伸手拉着她,把她往自己的怀里拉,南千寻小心翼翼的靠在他的胸口,生怕弄痛他了。

    “旧谦,问你一件事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爱我吗?”

    “爱!”

    “爱到什么程度?”

    “连命都可以不要!”陆旧谦郑重的说道,抱着她的胳膊在收紧,一个女人问男人爱不爱自己,证明她极其的没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假如,有一天你发现我其实不是可爱的,你还会照样爱我吗?”

    陆旧谦的手一顿,低头问:“为什么不可爱了?”

    “比如,在你之外,我有了其他的男人!或者有一天,我爱上了别的男人!”南千寻的心乱成了一团麻。

    “我会把那个男人剁成肉酱!”

    南千寻浑身发冷,说:“旧谦,我们结束吧!”

    陆旧谦听到南千寻说什么结束的话,浑身哆嗦了一下,连忙问:“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旧谦,我已经不是从前的南千寻了,我已经不是从前的南千寻了!”南千寻哭着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的浑身僵硬,他以为她说的是她已经跟高剑鞘在一起了,浑身的血压在升高,体温却莫名其妙的在下降。

    南千寻伸手推开他,说:“你失踪之后,我上了别的男人的床,怀上了别的男人的孩子,我,我已经不配站在你的身边了!“

    她说完了之后,立刻转身要走,陆旧谦已经失去了理智,根本没有想到她所谓的上了别的男人的床,那个男人就是他自己,也忘记了她怀上了别的男人的孩子,那个孩子是他自己的!

    “谁?究竟是谁?!”陆旧谦一拳打在了墙上。

    南千寻顿住了脚步,说:“Ares!”

    陆旧谦本来是想要说他去把他剁成肉酱,没有想到她竟然说出了Ares这个名字,他浑身的气息终于软了下来,转身拉着她,说:“Nancy,其实,Ares就是我!”

    南千寻浑身抖了都,他果然是Ares,白韶白没有说谎,他果然是!

    “陆旧谦,骗我很好玩是不是?有这么多天,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
    “Nancy,你冷静一下,你冷静一下!”

    “冷静,冷静!你让我怎么冷静?我冷静的时候,你编出各种各样的谎话来骗我,是不是?”南千寻在暴怒中,她最讨厌的就是欺骗,可是这个男人,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在欺骗自己,她忍无可忍!

    “Nancy……”

    “陆旧谦,如果我今天不说出这件事,你是不是还打算要一直瞒着我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Nancy,不是,不是这样的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久了你不告诉我?为什么?”南千寻崩溃的捂着脑袋离开了医院,陆旧谦连忙追了上去,但是到了门口胸口刺痛的无法继续追了。

    他眼睁睁的看着南千寻捂着脑袋离开了医院,他懊恼的捶了捶墙壁,给石墨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石墨,立刻派人跟着Nancy,看着她千万不要出事了!”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石墨接到电话之后,听到是去看着Nancy的,知道恐怕又发生了什么大事了。

    “她知道了我是Ares!”

    石墨心里一慌,他就知道,一旦Nancy知道了这件事之后,绝对能引起一场混乱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!”石墨说着挂了电话,立刻安排人去跟着南千寻。

    南千寻跑出了医院之后,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往哪里去了,她渴望真诚待人,也能被人真诚以待,可是陆旧谦每次都是触碰她的底线,她无法容忍!

    天天见石墨挂了电话,急急忙忙的去安排人跟着南千寻,连忙问: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的爸爸和妈妈又吵架了!”

    “又吵架了?”天天瞪大了眼睛,问:“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嘛?为什么又吵架了?不是刚和好没有几天么?”

    “哎~~~”石墨无奈的摊了摊手,表示很无奈。

    “墨叔叔,这样吧,你把整个南川市只要能在户外做广告的公司给到联系上,然后写上:老婆,我错了!全天二十四个小时不住的滚动,给妈妈道歉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石墨有些犹豫,天天说:

    “你要是没有胆子,我问问爸爸!”

    他说着给陆旧谦打了电话,然后把自己的想法给说了一边,陆旧谦听到天天的话,觉得他的想法是可行的于是说:

    “事成之后,我给你一百万,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天天听到爸爸要给自己一百万,似乎已经看到了一百万在朝自己招手,立刻让石墨联系广告公司做广告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