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49章 老婆,我错了

    南千寻在广场上徘徊,之前她从京都来到南川市,不过是来跟陆旧谦商量一下旅游的事情,没有想到出了一些意外。

    现在她要好好的冷却一下自己和陆旧谦之间究竟要何去何从!

    广场的大屏幕,突然就换了一个风格,上面中规中矩的写了几个字:老婆,我错了!

    南千寻看着大屏幕上的字不断的滚动,心里想着南川市两口子吵架的事还真不少,难为做老公的有心,竟然能想起来在大屏幕上认错。

    她站起来,刚走到公交车站,意外的发现公交车站上的滚动的广告,也都换成了:老婆,我错了!

    她转头看到出租车顶上,都在滚动这几个字,这个时候她要是在不知道这是谁做的,就算她白认识陆旧谦这么多年了。

    刚刚那一点点的感动,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了。

    人很奇怪,不知道为什么,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时候,人就很容易开启圣人的模式,但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,就容易受到自己感情的牵连,而做出不理智的决定。

    她生气的转过头去,不去看那些刷屏的广告,找了一家酒店,谁知道到了酒店的门口也看到了同样的标语,她黑着脸开了一间房,把自己丢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“陆总,Nancy小姐现在在金叶子酒店!”石墨对陆旧谦汇报。

    “具体房间号!”

    “1069!”

    “立刻把开门密码发送到我手机上!”陆旧谦说完挂了电话,换了衣服离开了病房。

    他到了金叶子酒店1069房间门口,拿着手机对着门锁靠了过去。

    门锁嘀的一声开了,他开门进去,发现她合衣躺在床上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怕是这些天在医院照顾他,太累了!

    他坐在了她的身旁,看着她的睡颜,心里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南千寻本来是睡的极其不安稳的,但是陆旧谦来了之后,她倒是沉沉的睡了过去,完全的放空了自己,所有的事都不去想了。

    清晨,南千寻从睡梦中惊醒,立刻弹跳了起来,自己是在医院里照顾病人的,怎么睡的这么死?

    她这么想着,连忙习惯性的朝病床的方向看了过去,一看到对面是一堵墙,有些傻眼了,她花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,自己已经从医院里离开了,而且昨天她还跟陆旧谦吵了一架。

    自己似乎有些不应该,他再怎么着也还是个病人,而且还是为了自己受的伤,自己这么对待他,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?

    “Nancy,你怎么了?”陆旧谦见她突然跳了起来,又坐在那里发呆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听到陆旧谦在床上问话,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样,连忙朝他看了过去,他墨玉一般的眸子闪烁着说不出来的柔情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南千寻惊讶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找你来的!怎么样?气消了没?”陆旧谦也坐了起来,不过坐的时候,他的动作十分的缓慢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南千寻听到他问气消了没有,又来气了,昨天她还专门问过他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自己,他还信誓旦旦的说没有,不知道他究竟还有多少事情在瞒着自己!

    陆旧谦看到她生气的把头转到了一旁,伸手抚在她的肩膀上,说:“好啦,别生气了,你应该感觉到幸运不是吗?就算是我不能以你能认识的方式出现,可是我还能换一种方式守护在你的身边!”

    “少跟我花言巧语!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真的!从城市花园逃走的那天是有些意外,我低估了陆少许想要杀我的决心,以为装成植物人可以瞒过他的眼目,没有想到就算是我变成了植物人,他也不愿意放过我。

    他们的人来的太急,我来不及通知你,所以只能带着天天先离开了。

    陆少许的人一直在追查我的下落,他们的人也一直在监视你,应该以为我会回来找你,我确实回去了,但是被陆少许的给逼了回来。

    后来石墨想出了换一个身份的主意,所以我出现第一件事就是去看你!

    我承认我自私,看到你之后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!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就忍心看着我痛苦自责,看着我因为自己的男人和孩子不知所踪,所以痛不欲生?”南千寻想到那些日子,都觉得混混不安,像是暗无天日一般。

    “不,我十分的不忍,所以我想过要告诉你,可是我又怕你露出什么破绽,又有些舍不得破坏我们之间的那种关系!

    后来,危机解除了,我想着我们终于可以相认了,可是每一次我想要解释的时候,都担惊受怕的,害怕你生气,所以一直拖着……Nancy,你要是不解气,打我好了!

    我还是觉得我和Ares是同一个人,总比是两个人好,因为我知道你爱上了Ares!”陆旧谦十分肯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听到他这么说,不知道是应该生气,还是应该高兴,但还是虎着一张脸。

    “老婆,我错了!”陆旧谦说完了之后,看到了南千寻一直虎着一张脸,连忙求饶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想起了外面那些大屏幕上的字,又想起来这件事已经成了一条新闻,在南川市的头条上已经报道了出来,那些在新闻之后评论的人,几乎都是一边倒的支持原谅,并且羡慕她的人千千万万,大家都说现在的好男人不多了,碰上一个都是前世积累的福气。

    她的眼眶一红,转身投在他的怀里,呜呜的哭了起来,说:“陆旧谦,完我你很开心是不是?看着我以为自己同时爱上了两个男人,而深深的自责和内疚,你很开心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不,我很有成就感!”陆旧谦自豪的说道:“这样,我就敢肯定,下辈子,下下辈子,就算我们的容貌都发生了改变,我还是有这个魅力让你爱上我!”

    南千寻一愣,抬眼看向他,他是在跟自己预定来生吗?下辈子,下下辈子都要预定了吗?

    “下辈子,我当男人!”

    “那我当女人!”陆旧谦有些不要脸的说:“谁在上谁在下,我都无所谓,只要是你就成!”

    “下下辈子,你是男人,我也当男人,你是女人,我也当女人!”南千寻心里不平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我只能耽美或者百合了!”陆旧谦若有所思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南千寻一阵无语,正确的打开方式,不是应该是男的当兄弟,女的当姐妹么?他倒好,来了一个耽美百合,他的意思就是这辈子,下辈子,下下辈子,两个人都要一直不停的嘿嘿嘿了吗?

    “不过,我们这辈子还长,要等到下辈子吗?”陆旧谦说着把她推倒,压在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南千寻下意识的伸手去推他,陆旧谦连忙啊了一声,她又收回了自己的手,说:“医生说你不可以剧烈运动!”

    “对,不可以剧烈运动,我们的运动可以不用太剧烈!”他说着开始扒她的衣服,一边扒一边说:“我很容易满足的,吃不到肉,喝口汤也行!”

    南千寻十分无语的任他所为。

    石墨这边带着天天,偷偷的来到了金叶子酒店,想要看看两人的矛盾处理的结果怎么样,没有想到刚到了门口就听到了南千寻在里面低吼:“陆旧谦,你这个小人,不是说不进去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到你家里做客,都到了门口不让进去喝口水么?”陆旧谦邪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小心伤口裂开!”

    “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石墨一阵汗颜,天天也一阵无语,自己爸爸这样子,像是饿了好几年的饿狼一样,能多一点出息么?

    过了几日,陆旧谦和南千寻一起奔赴兰县去看看治沙的工程,旋耕机已经把大量的灰和肥料拌到了沙子里,灌溉系统也已经到位了。

    从胡杨林的边界上往外扩展,首批试点大约万亩地,种植了玉米、大豆、花生、红薯、朝天椒、小青菜等等。

    陆旧谦和南千寻到了的时候,庄稼已经出土了,而且长势很喜人。

    “动作这么快?”南千寻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片绿,李主任看到这片庄稼,脸上也布满了笑容,说:

    “没有想到Nancy小姐说在沙漠里种庄稼,还真的梦想成真了!”

    “李先生,我老婆的眼光绝对是好的,以后兰县会发展的更好,小县城里的环境需要好好治理治理,否则以后影响你们的整体形象。我们还会合资开发旅游的项目,你回去跟你们领导好好沟通沟通!如果下个月我们再来的时候,看到兰县还是这样,我们的投资计划可能会发生改变!”陆旧谦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我一定会跟领导提起,一定会跟领导提起,努力的让兰县也走向世界!”李主任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走向世界不是不可能,以后我们可能会把项目做到国外去,兰县将会成为一个标本!”南千寻说道。

    李主任听到南千寻这么说,眼前顿时一片光明,好像已经看到了兰县美好的未来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