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50章 你的眼光不错

    兰县的沙漠工程一切都非常的顺利,当地的农业局也全力的给予技术上的支持,省电视台,中央电视台都纷纷报道了这项奇迹一般的工程,也引来了国外一些团队前来参观探讨。

    “Nancy,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!”乔致远来到南千寻的办公室里说道。

    “哥,只是我的运气好!”南千寻连忙站起来说道:“我还拉到了资金,我们可以顺便开发旅游业,只要那个地方有绿洲,一定会吸引很多的候鸟来栖息,到时候又是另外一道景观,而且运气好的话,在那里还能看到极光!”

    “Nancy的目光不错!”乔致远由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遗传基因强大!”南千寻微微一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鬼精!”乔致远的心里像蜜一样的甜,南千寻跟在他的后面回了乔家的庄园。

    到了乔家的庄园,意外的看到了陆旧谦正襟危坐在乔以沫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旧谦?”南千寻看到了陆旧谦诧异的瞪大了眼睛,他怎么没有提前告诉自己他要来?

    “千寻!”陆旧谦看到了南千寻,眼眸微微一深,乔以沫正不知道要怎么回答,见到南千寻回来了,连忙说:

    “千寻,你过来!”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南千寻看了看陆旧谦,又看了看乔以沫。

    “陆总今天亲自登门来提亲,现在结婚都本着双方自愿的原则,你们还是当面锣对面鼓的谈吧!”乔以沫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黑着脸看着陆旧谦说:“我答应要嫁给你了么?你就这么唐突的来提亲?”

    “当然答应过了!”陆旧谦站起来把她的手拉了起来,她的手上还带着他给买的戒指,他的手上带着她买的戒指。

    两个戒指一看就是一对情侣戒。

    “陆总,既然千寻都答应过你了,你还来提什么亲?”乔致远不悦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以前她答应我的时候,她还是南氏的女儿,现在她已经是乔氏的女儿,我理当登门提亲!”陆旧谦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乔致远和乔以沫纷纷一愣,他的意思是他在尊重乔家,没有想到他竟然肯为千寻做到这一步了,连她的亲人都能照顾得到。

    “按我说呀,旧谦这么好的孩子,去哪里找哇?千寻就答应了啊!”乔老太太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同意!”洛千水突然出现从外面进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千水?”乔以沫看到洛千水,连忙上前拉住她的胳膊问:“你跑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跑,难道要等着洛老爷子来打死我么?”洛千水说话有些呛,乔以沫被他给呛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陆旧谦转身看向洛千水,上一次他还是Ares的时候,她就不同意他和南千寻结婚,这一次她还是出来反对,到底是为什么?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同意?”南千寻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,你是傻瓜吗?”洛千水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南千寻。

    陆旧谦的心猛然一沉,不得不说,洛千水说话有些戳心。

    “不用你管!”南千寻在没有人出来反对她的时候,她还想好好的难为难为陆旧谦,但是有人反对了之后,她也不想着难为陆旧谦了,而是想着和他立刻结婚。

    “上一次也是不让我管,然后呢?那个口口声声要娶你的Ares呢?”

    南千寻一噎,陆旧谦想要解释什么,南千寻一把拉住他的手,对着他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千水啊,依我看,孩子们的事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,我看旧谦这孩子不错!”

    “你上次不也看Ares不错吗?结果呢?”

    乔老太太被洛千水呛的也不说话了,深深了叹了一口气,她看那个Ares确实很不错,眼前这个陆旧谦也很不错嘛,只要对自己的孙女好,她看着都不错!

    “阿姨,您对我有成见!”陆旧谦很肯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成见!南千寻跟着你的时候,你任凭你的母亲欺负她就算了,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的跟南初夏搞在一起!你搞大了南初夏的肚子,把千寻赶出家门,如果那时候不是白韶白,恐怕她已经死了吧!你后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看到的都不是事实的真相!”南千寻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到的不是事实真相?”洛千水呵呵的笑了两声,问:“不是事实的真相,那么你告诉我,你伤心难过,几乎要死,你一个人带着天天几经生死,到底是不是真的?你以为就凭你一个人真的能既照顾天天,又能开蛋糕店么?你是不是把孩子长大会经历多少的凶险给想的太简单了?”

    南千寻的心猛然一僵,不可置信的问:“原来这些年,你一直都在我身边!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看着你不成器的要死要活吗?还是看着天天出意外?”洛千水狠狠的白了南千寻一眼。

    南千寻听到洛千水这几年一直在她的身边,心里像是一股暖流一样,从心里缓缓的流淌了出来,周身都涌着幸福的味道,原来她一直都不是一个人,一直都有人在她看不到的地方默默的爱着自己,关心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千水,辛苦你了!”乔以沫听到洛千水说她一直在暗处照顾南千寻,连忙说道,自己作为一个父亲,这么多年竟然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女儿,实在是失职。

    “呵呵,辛苦吗?就这还不愿意喊一声妈呢!”

    南千寻一噎,喊不喊有什么关系吗?喊不喊她都是自己的妈妈!

    陆旧谦的面色有些阴沉,他有些拿不准洛千水到底是为什么反对他和南千寻结婚。

    “以前,我是做过很多混账事,但是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有了!”陆旧谦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拿什么保证?”洛千水不以为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命!”陆旧谦郑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洛千水浑身一僵,有些不自在的挑了挑眉,说:“千寻,答应不答应,都是你自己的决定,我只不过是给你一个忠告而已,我也告诉过你,究竟谁才能给你幸福!”

    “是,高剑鞘是个好男人,可以给我幸福!可是他给的幸福是我需要的吗?跟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在一起,会幸福吗?”南千寻反问道:“如果会,你为什么一直没有嫁人?”

    南千寻这么一问,乔以沫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,立刻一把拉住洛千水,说:“千水,难道这么多年,你一直在等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、我们现在在说千寻的事,你怎么跟个愣头青一样?”洛千水明显的有些慌乱。

    “千寻,答应嫁给陆旧谦,我和你妈妈也要补上一场婚礼,我们一起举办婚礼!”乔以沫说道。

    乔老太太听到家里要办两桩婚礼,立刻喜笑颜开,说:“这样好,好好!”

    “乔以沫,你胡说什么?我什么时候说要嫁给你了?”

    “千水,你这么多年不就是一直在等着我娶你么?因为你爱我,我也爱你,所以你不能将就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乔以沫,我们早就过了那个什么谈情说爱的年龄了,你少来跟我煽情,我告诉你……唔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乔以沫堵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嘴,南千寻回望着陆旧谦,陆旧谦上前跟她十指相扣。

    “陆总这个时候跟舍妹结婚有些不妥当!”乔致远凉凉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陆旧谦和南千寻都朝他看了过去,乔以沫正在堵洛千水的嘴,没有想到竟然听到了这话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陆旧谦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父亲过世不过三周年,按照我们这里的规矩,是不能结婚的!”

    南千寻愣了一下,对啊,陆国誉死不过一个月左右,现在就传出婚讯,万一有人拿这件事出来做文章,陆旧谦必定会遇见另一番舆论的风波。

    “也是啊!”南千寻说道:“不如这样吧,等到陆老爷子过了三周年,再说我们之间的事吧!”

    陆旧谦垮下了整张脸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的婚礼继续!”乔以沫低头看向洛千水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也要和千寻同一天出嫁!”洛千水垂下的脑袋,脸上露出了罕见的粉红。

    乔以沫看到她的样子,嘴角微微一扬,说:“好,不过你不能继续消失了,找不到你我吃不好睡不着的!”

    “我还有一些私事要处理,处理完了,就再也不消失了!”洛千水说道,是时候直接面对洛老爷子了。

    南千寻的电话这个时候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,她拿起来看到是洛文豪的电话,立刻有些紧张的看了看洛千水,洛千水像是感知到了什么一样,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乔以沫想要上前去拉住她,被南千寻给拽住了。

    “她又走了!”

    “因为洛家的人一直在找她!”南千寻解释道。

    乔以沫想到洛老爷子一直要杀他,也沉默不语了。

    “Nancy,你在哪里?”洛文豪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乔氏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出了车祸,在医院里,你快点过来!”

    “车祸?”南千寻不可置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洛文豪已经挂了电话,南千寻连忙转头说:“洛文豪出了车祸,我去看看!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一起去!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自己去就好了!”南千寻说着连忙跑了出去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