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51章 为了对付谁?

    陆旧谦哪里放心她一个人出去?立刻跟了上去,他看到南千寻上了一辆车,立刻感觉不好了,乔家的庄园外怎么会有出租车?

    他立刻拨打了南千寻的电话,她的电话果然没有办法接通,他立刻跑去,说:“不好,Nancy被劫走了!”

    “被劫走了?”乔以沫不可置信的问。

    陆旧谦连忙将刚刚那一幕给说了一边,乔致远当机立断的报警,并且安排警察四处围堵那辆出租车,没有想到警察立即出动,也没有劫到那辆出租车。

    南千寻坐在出租车内,见车子开的飞快,而且路线也相对偏远,立刻说:“师傅,我去中心医院!”

    “市里堵车,我们走郊区!”

    南千寻不说话了,但是心里隐隐有些不安,于是打了陆旧谦的电话,却发现电话已经拨不通了。

    她默默的拨打了报警电话,发现手机的信号完全的被屏蔽掉了,就是报警电话也打不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要带我去哪里?”南千寻连忙收了收心思,故作镇定的问道。

    司机见自己被识破,于是说:“Nancy小姐,你最好配合一下,我们不会伤害你!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南千寻见这人说话的态度,知道自己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,但是幕后的人到底是想要借着她完成什么勾当,就难说了。

    “Nancy小姐,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南千寻心里暗暗的着急,她想的最多的就是有人要借着她来对付陆旧谦!

    陆旧谦这个倒霉蛋,他惹出来的麻烦,让她跟在后面受苦,到最后还变成了他为自己挡灾,真是……

    车子很快到了一个军区大院,南千寻看到这个军区大院,整个人的脸都沉了下来,这不正是南紫云所在的地方吗?

    她不动声响的从车子里下来,那个司机也下来,说:“请吧!”

    南千寻转眼看了看这个人,有些面熟,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。

    军区大院的守卫非常的严谨,但是守门的人看到了跟在南千寻身边的人,还是没有进行任何的盘问就直接带着她进去了,南千寻知道身边这个人是一个不简单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带你来看看南紫云而已!”那人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心里一直七上八下的,搞不清楚,他们究竟在搞什么鬼,这个时候来看南紫云干什么?

    在她竭力的为南建国讨回公道的时候,南紫云放弃了和她并肩作战,而是逃走了,现在又来见她能说什么呢?

    陈康尔的病已经完全好了,南千寻见到他的时候,发现他已经能够像正常人一样了,只不过跟从前的他比起来,还是有一些差距的。

    “千寻?”陈康尔喊了一声,南紫云连忙从屋里跑出来,看到了南千寻站在外面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南千寻和南紫云对望着,两人人中间的空气像是凝固了一样,谁也没有开口先说话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!”南紫云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南千寻心里想着既来之则安之,反正她也走不出这个大院。

    “千寻,你最近过的还好吗?”南紫云沉默了半响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可以!”南千寻回答的有些淡漠,她有些不能理解姑姑的作为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突然来了?还有,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南紫云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的心里一冷,问:“难道不是你们拜托了你们背后的人,把我给劫过来了吗?”

    南紫云面色一凝,连忙伸手拉住她的手,对着她直摇头,南千寻面色一白,紧接着眼前一黑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千寻,千寻,你怎么了?千寻?”南紫云连忙大喊。

    在远处监视南千寻的人听到南紫云大声的喊着,连忙跑了过来,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你看看她怎么晕倒了?”

    那人连忙接过人来,掐了掐人中,南千寻缓缓的睁开了眼睛,喃喃的说了一句:“疼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面色一惊,连忙抱着她冲出了家属院,直直的往医院奔了过去。

    到了医院,立刻进入了急救室,医生正准备对她做各种检查,她突然睁开眼睛,对着医生跪了下来说:“求求你们救救我,刚刚那个人绑架了我,我不得已才装作晕倒!”

    医生和护士面面相觑,不知道这是遇见了什么事,刚刚那人看起来不像是绑架,神情那么焦急?

    “求求你们,现在急救室里等一会儿,我给家里打电话,很快就有人来救我了!”南千寻说着连忙拨了陆旧谦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她在哪里?你究竟想要什么?”陆旧谦正在疯狂的找人,突然接到了南千寻的电话,以为是绑匪来提出条件来了。

    “旧谦,我是千寻,刚刚有人绑架了我,我现在在中心医院的急救室里,你们快点过来,那个人还在外面等着!”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就到!”陆旧谦连忙调转了车头,朝医院赶了过来,也立刻通知了乔致远这边,乔致远也飞快的朝这边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医生和护士都默不作声的看着她,她说:“谢谢各位,谢谢各位!”

    外面那人在走廊上等了很久,突然有人来把他摁在了地上,他连忙挣扎,无奈对方比他更厉害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?你们干什么?”那人大叫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在京都绑架乔家的大小姐,也是你能干得出来的?带走!”乔致远毫无温度的声音传了过来,那人听到乔致远的声音,心里一慌,事情是怎么败露的?

    陆旧谦连忙上前去推急救室的门,南千寻正蹲在墙角处,看到了陆旧谦进来,连忙站起来,张开双臂朝他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吓死我了,呜呜……”南千寻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陆旧谦伸手拍着她的后背,说:“没事了,没事了!”

    乔致远也连忙进来了,看到南千寻完好无损,也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医生和护士看到了乔致远,纷纷睁大了眼睛,突然有人想起来这个女人不就是之前刚认回乔氏的那位小姐么?

    没有想到豪门小姐不是那么容易当的,刚认回豪门,就发生了绑架案!

    幸好他们刚刚听了她的话没有轻举妄动,要不然现在恐怕是惹得一身都是骚了。

    “千寻,你没事吧?”乔致远问道。

    “哥,我没事!多亏了医生和护士,他们愿意配合我,没有出去告诉那个人,对了,那个人抓住了吗?”

    “抓住了!”乔致远点了点头,转头看向医生和护士说:“多谢你们,明天我助理会代我将礼物送来!”

    “乔总真是太客气了,别说是乔小姐了,就是一般的人,我们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落入匪徒的手里!”那个主治医生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乔致远点了点头,看了看主治医生的胸牌,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陆旧谦也将南千寻拦腰抱了起来,说:“我们先回去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南千寻抱着他的脖子,在众人羡慕的眼光中走出了急救室。

    也许,这样出急救室的病人,南千寻是唯一的一个吧!

    回到乔家以后,乔致远和陆旧谦亲自审问了那个人,但是那个人矢口否认自己绑架了南千寻,并且说自己不过是受南紫云所托,带她进去见个面而已。

    陆旧谦和乔致远对视了一眼,这个人是个硬骨头,不容易搞!

    于是两人离开了那间房,南千寻正在外面,见两人出来了,连忙问:“还没有问出什么来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!他只是说自己是受到了姑姑的所托,所以带你进去见一面!”陆旧谦说道。

    “屁话!”南千寻听到这话,顿时爆了粗口,乔致远一头黑线,这丫头怎么说话的?

    “带我进去,我想看看他如何自圆其谎!”

    乔致远说:“这个人的心理素质极好,应该是受过特殊训练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到了军区大院的门口,守门的人看到他的脸,问都不问的直接放行了,当然是有头有脸的人!”

    乔致远和陆旧谦又对视了一眼,不知道此举究竟是要做什么!

    三人重新回到那间屋子,南千寻一脚踏在了椅子上,把胳膊支撑在腿上,居高临下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那人看到南千寻这幅痞子的模样,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你是受到南紫云所托,专程带我进去跟她见一面的么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你说的都是实话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假话,还是当然是实话?”南千寻又问道。

    那人一愣,按照常理,一般人不都是会认为他说的当然是指后者了么?

    “一般人不都会理解为后者么?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按照一般人的思维,然后来一个反向操作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实话!”

    “我再问你一遍,你确定你刚刚说的都是实话?”

    “确定!”

    “那么我现在可以反过来问你南紫云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问: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那人的面色一僵,南千寻接着说:“你以为我为什么会晕倒?是南紫云偷偷让我这么干的!她让我赶紧逃!”

    那人的面色又是一僵,说:“就是她让我请你过去的!”

    “说吧,洛家让你把我带走,为了对付谁?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