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52章 不好,她有难

    “Nancy小姐,哪里有对付谁,你是不是小说看多了?而且你们现在这样拘禁我,算是违法拘禁吧?我有权利保留对你们追刑事责任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如果你们合谋做不合法的事,要是被追究出来了,别说你保留对我们追究刑事责任的权利,就是你自己会不会受罚,还是另外一件事呢!再说了,洛老爷子自己对自己的侄女都能下狠手对付,追杀她这么多年……”

    南千寻说着说着脸色突然变了,连忙转身一把抓住陆旧谦的衣服说:“不好,她有难!”

    她这么一说,陆旧谦秒懂她说的是谁,连忙说:“你还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南千寻顾不得跟陆旧谦解释太多,连忙对乔致远说:“哥,快通知爸,去洛家救人!”

    “千寻,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我确定!”南千寻说这话的时候,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渐渐的离开自己一样,整个人都不安极了。

    那个人听到南千寻的话的时候,脸上的表情微微有些变化,这个变化没有逃离陆旧谦的眼,陆旧谦说:“乔总,事不宜迟!”

    乔致远点了点头,连忙去跟乔以沫把事情说了一边,乔以沫听说洛千水有难,想都没有想,立刻朝洛家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乔致远连忙安排了背后的事,南千寻也第一时间随着乔以沫赶到了洛家!

    洛家的客厅里,洛千水站在客厅的正中央,洛老爷子坐在一把太师椅上,面色阴沉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们也真是够卑鄙的,利用千寻引我出来!”洛千水嘲讽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论被逼和不要脸,谁能比得上你?”洛老爷子浑身的戾气似乎有些压不住。

    “爷爷,千水姑姑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千水姑姑?你哪里有什么千水姑姑?”洛老爷子连忙把太师椅一拍,怒气冲天的说道。

    洛文豪见洛老爷子发这么大的火,也吓的不敢吭声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暴脾气还是不减当年,从来不肯听对方的解释,你只相信你自己的,只认为你自己做的是对的!”

    “少跟我废话!今天我就让你把当年的事都给我交代一遍!”洛老爷子释放压力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解释了?就算是我解释了你相信吗?我说洛二爷的死跟我没有关系,你相信吗?”洛千水说道。

    洛老爷子听到洛千水说洛二爷,整个人露出一抹杀意,当年就说这个女人,害的他洛家家破人亡!

    “既然你已经无话可说,今天你自己进行自我了断吧!”洛老爷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洛老爷子,你是不是已经忘了,现在已经是法制社会了,你是要动私刑逼死我?还是要直接杀了我?依我看,今天我落在你的手里,是我技不如人,我认栽!但是想要我动手了结我自己的生命,没门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?我还要眼看你是怎么死了,再怎么着,你也应该死在我的前面吧?而且黄泉路上我还不想看到你!”洛千水也够毒舌的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妖孽!”洛老爷子说着对着门外大喊:“来人,把她带走!”

    “放开我,你要干什么?放开我!”有人过来拖着洛千水,洛千水连忙挣扎。

    但是她身体格外的消瘦,就算是挣扎,在那人的手里,也没有任何的用。

    “老不死的,你究竟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?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!你当年爬上你父亲的床,导致你父亲自杀身亡,今天我就要让你当够千人骑万人压的biao子!”

    “爷爷……”洛文豪大惊,连忙伸手去拉洛老爷子。

    “跪下,你这个逆子!你的父亲为什么消失?为什么出家?还不是因为这个妖孽,今天我就要亲手毁灭这个妖孽,让她死在男人的身下,为我死去的弟弟报仇!”

    “爷爷,你不能这么做!你不能这么做!”洛文豪惊恐的大声吼道。

    “来人,把少爷给我关起来!”洛老爷子对着门外又喊了一声,有人来把洛文豪给带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爷爷,爷爷,你不能这样做,这样会受到天谴的,爷爷,爷爷……”洛文豪一边喊着一边说道:“爷爷……”

    洛老爷子并没有理会洛文豪,洛文豪对着带他的人拳打脚踢的,但是始终挣扎不开来,被人带去给关了起来,连手机都没收了。

    “爷爷、爷爷……你骗我,你骗我……”洛文豪在房间里大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洛老爷子让他打电话给南千寻,引出洛千水,说的是要当面问清楚当年的事,他以为爷爷是想通了,加上他自己也想搞清楚当年的事,说不定中间真的有什么误会,然后借着这次机会可以解开。

    谁知道,他打的主意根本就是要弄死她!

    洛千水心如死灰一般的被人带到了一间房子里,那房子里已经有七八个人,个个浑身发烫,都是被喂了那种药的,洛千水被拖过去之后,他们立刻就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乔以沫这边急匆匆的赶到了洛家,被人拦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南千寻着急的对着洛家破口大骂,说:“洛老爷子,你算什么英雄好汉?你算什么开国英雄?你欺负一个弱女子,你一生的英名都将不复存在,你开门,开门!”

    洛老爷子听到南千寻的叫喊声,听到了南千寻的叫喊声,连忙使劲的拧房间的门,但是房间的门却被锁的很结实,他连忙用头去撞门,撞的咚咚咚的响,看门的人说:“少爷,你省省力气吧,等到老爷子心情好了,就会放你出去了!”

    “快点,把南千寻给我放进来,快去对守门的说!”

    “少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去,你要是不去,我就撞死在这里!”洛文豪说着又对着门撞了起来。

    守门的人听到了撞声有些不一样,连忙开了门,看到他满头是血,连忙说:“少爷,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快去,把南千寻给我放进来!”

    “少爷……”那人犹豫了一下,还是飞快的朝大门口跑了过去,对守门的人说:“少爷吩咐让他们进来!”

    守门的人看到这个佣人,连忙将几个人给放了进来。

    乔以沫连忙朝书房跑了过去,洛老爷子正在书房里看着一张多年前的合照,照片上的洛二爷英姿飒爽的站在他的旁边,一看就是兄弟情深,没有想到他的弟弟竟然死在了一个女人的手里。

    南千寻来过洛家,跑过来对乔以沫说:“书房在哪里!”

    乔以沫连忙往书房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乔先生!”洛老爷子的管家,也是他以前的旧部伸手拦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我有急事要找洛老爷子,麻烦通融一下!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已经休息了,乔先生要是不着急的话,就在客厅等一会儿吧!”

    “还等什么等?快点让洛老爷子把人给我交出来!”南千寻上前凶巴巴的说道。

    但是眼前的人毕竟是经历过沙场的人,只有他能凶得过南千寻,南千寻哪里有那个本事吓的到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“乔小姐,这话就不对了!老爷子好歹也是开国的先勋,身上有功,经历过战火纷飞,跑过头颅,撒过热血,才换来今天的和平。乔小姐这种生在和平时代的人,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吆五喝六的?”

    眼前的人气息一变,南千寻愣了愣,说:“是,开国先勋是应该备受敬重,但是功是功,过是过!老先生不会以为开国先勋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吧?真正配受尊重的,是像高老爷子那样的人!”

    “那么乔小姐口口声声的在这里要人,请问你找我们老爷子是要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我母亲,洛千水!”

    那人的面色微微一变,说:“洛千水是谁?”

    “少在这里跟我装了,快点让老爷子出来,我不信我们在这里闹和了这么久,他还听不到!既然这样,我们只能报警处理了!”

    “报警?呵呵,报啊!”眼前的人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,在京都报警来洛家找人,呵呵吧!

    南千寻看到他很明显的不害怕,自己的心里也泛起了一些嘀咕,莫非自己猜测错了?

    她转头走,意外的看到了站在原处,脸上都是血的洛文豪,她的心里一惊,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!

    她快步上前,问:“洛文豪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对不起你……”洛文豪失魂落魄的说道,脸上的血和伤口都没有处理,乔以沫看的有些惊心动魄,也连忙上前来了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你叫我出来,就是为了引出她来是不是?”

    洛文豪却没有回答她的话,而是拿了一把枪,递在她的手上,说:“你开枪打我吧!”

    南千寻拿着枪,对准了洛文豪脑袋,洛文豪说:“开枪吧!”

    刚刚拦住南千寻和乔以沫不让他们进入书房的那个人,见状心里一惊,连忙从腰间掏出了枪,对准了南千寻的后脑勺,于此同时,有人从各个方向来了,都纷纷拿着枪对准了南千寻和乔以沫。

    “千寻!”乔以沫不解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洛文豪,你让我开枪打死你,是想跟我同归于尽吗?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