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53章 我累了

    洛文豪缓缓的闭上了眼睛,说:“我累了!”

    “混账!”洛老爷子出来,站在门口冷冷的叱喝了一声,他看到洛文豪头上触目进行的伤的时候,心里也微微一惊,难道自己真的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吗?

    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乔以沫转过头来看着洛老爷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洛家内部的事情,跟外人无关!”洛老爷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的好听,你们洛家的事,请问你认过洛千水是洛家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你跟她一样伶牙俐齿!不过一码归一码,我不计较你对出言不逊,你们走吧!”

    南千寻突然转过身来,拿着枪对准洛老爷子,说:“快点把人给交出来!”

    洛老爷子没有想到她竟然有胆子拿着枪对准自己,但是他面对黑幽幽的枪口没有一丝的惧怕,反倒像是找到了一种从前在战场上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胆子不小!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先把枪给我当下!”乔以沫见南千寻拿着枪对着洛老爷子,连忙站在了她的面前,对准了黑幽幽的枪口,万一走火,后果将不堪设想!

    南千寻见乔以沫挡在了她的面前,慢慢的把枪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枪很重,她不过是举了一会会儿,手臂都有些算了。

    另外的一些人,见到她把枪给放了下来,也立刻放下了枪,还是防备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洛老爷子,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你为什么会这么多年一直在追杀千水?”乔以沫问道。

    “哼!洛千水就是一个妖女!她没有人性!猪狗不如!她爬上了自己父亲的床,然后告诉了他事实,让她父亲自杀身亡!她又用同样的手法,爬上了她哥哥的床,害的文豪的爸爸得了失心疯,不知所踪,生死未卜!她欠了我洛家两条人命!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可能!”乔以沫听到洛老爷子这么说,连忙否认到。

    南千寻倒是镇定了许多,说:“呸!明明是洛家欠了我母亲三条人命,凭什么到了你的嘴里,黑的也变成了白的?说我母亲欠了你洛家的人命?洛二爷自杀身亡,谁能证明是我母亲做的?难道就不会是因为他内疚吗?”

    “满嘴胡言乱语,给我赶出去!”洛老爷子听到南千寻的话,气的浑身发抖,立刻指着大门口,凶狠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因为太气愤,所以剧烈的咳嗽了起来。

    管家立刻上前来,帮他拍着后背,其他的人听到洛老爷子的话,立刻朝南千寻和乔以沫这边涌了过来。

    陆旧谦和乔致远几乎同一时间赶到,他们到的时候,正巧洛家的人往外赶人,那些人看到很多的警察和他们同来,下手的动作轻缓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洛老爷子,有人报警,怀疑有人被绑架,请洛老爷子配合搜查一下!”

    “胡闹,你们谁敢搜我的家!”洛老爷子立刻脸色一变,这些人反天了不是?

    “洛老爷子,还请配合,我们是按公办事!日后再来向老爷子赔罪!”警察说着要往里面去,洛家的人看到警察要硬闯,立刻拔枪对着警察,警察也不敢轻举妄动,洛家的枪支不少,他们如果硬碰硬的话,不仅解救不了人质,甚至他们自己也要所谓的牺牲!

    “洛老爷子,现在已经是法制社会了,私藏枪支,可是大罪!”陆旧谦漫步走向前来说道。

    洛老爷子的面色 一变,说:“老子当年抗日的时候,怎么没有告诉老子有枪是犯法的?要不是老子手里的枪杆子赢,能打跑鬼子?”

    “既然洛老爷子不肯听劝,那么我们也没有办法!只好打扰到无心先生了!”陆旧谦说着转身从车里请出来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洛老爷子看到那个人的时候,明显的愣了一下,那人上前,说:“能化解一场恩怨,也是我积德了!”

    洛老爷子浑身颤抖,内心竟然恐惧了起来,眼前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他寻找多年未果的儿子,洛文豪的父亲洛梓强。

    “梓强?”洛老爷子浑身发抖,还是颤颤巍巍的朝洛梓强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洛梓强已经死了,现在活着的是无心,一个归隐者!”

    “梓强啊,梓强,你归隐了,可想过爸爸的感受?可想过你儿子的感受?文豪,文豪,夸看看,这就是你的爸爸!”

    洛文豪像是受到了什么打击一样,控制不住自己,精神极度的崩溃,他不敢上前来,也也迈不动腿逃走,就这样呆愣愣的看着洛梓强。

    洛梓强转头看了看洛文豪,眼中没有常人的那种亲情,倒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看着他,说:“你头上的伤需要好好处理一下!”

    “我不用你管!我不用你管!”洛文豪情绪崩溃,这会儿像是找回了自己的声音,立刻转身跑了。

    洛梓强看着洛文豪跑开的背影,眼眸里有一些别样的情绪,很快被他给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梓强,梓强,这次你回来,不会再走了吧?啊?”洛老爷子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不是说这事的时候,我这次出山,主要是为了说明当年的事!”

    “当年?当年难道不是洛千水害的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当年我极度抑郁,是千水告诉我如果不改变目前的生活方式,一定会抑郁到自杀!二叔就是最好的例子!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?”洛老爷子有些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二叔抑郁自杀前,见过千水,想要得到千水的原谅,但是千水拒绝原谅他,说要他后半辈子都活在内疚中。

    二叔最终自杀,二叔自杀之后,千水也痛苦不已,她说自己没有报复过的快*感,而是更加的痛苦了,所以她放弃报复洛家了,有良知的人一定会自责,没有良知的人就算是到死也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!

    爸,放弃自己心里的执念吧!”

    洛梓强说完转身就要走,洛老爷子却死活不让他走,上前拉着他,说:“你不能走,不能走!”

    “爸,求你放过我,在你的高压之下,我只会抑郁的步二叔的后尘!”

    洛梓强像是知道回来有这样的一出一样,从袖子里拿出了一把刀子,隔断了自己的袖子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洛老爷子拿着衣服的布料,眼睛一翻,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洛家的人开始忙乱了起来,乔以沫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现场,一间房一间房的找了过去。

    到了一处保安住的房间门口,听到里面传来了不一样的声音,连忙拽开了门,几个男人正对着洛千水做不可描述的事情,洛千水已经死如死灰一般的躺在床上,像一只布偶一样。

    乔以沫的眼前一面血红,拿着一根警棍,对着几个人就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些人虽然吃了药,但不是会失去理智的药量,所以在乔以沫闯进来的时候,他们已经开始四处逃离了。

    乔致远和陆旧谦也来到了这个地方,看到了几个光着身子连衣服都没有顾得上穿的人,立刻让人绑了他们。

    乔以沫痛不欲生的喊声从房间里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千水,千水……”

    洛千水的身下有血流出来,面色苍白,眼珠子都僵硬了。

    南千寻随后赶到,听到乔以沫的声音,连忙要往里面去,但是陆旧谦一把拉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,我要进去看看我妈妈!”

    “千寻……”陆旧谦却拉着她不让她进去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,你放开我!”南千寻见陆旧谦的面色不对,连忙挣扎道,陆旧谦连忙把她拽回来,抱在了怀里,死死的抱住不肯松手!

    乔以沫喊了洛千水几声,才后之后接的说:“我带你去看医生,不会有事的,不会有事的!”

    他说着连忙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,把她包住,抱着她从屋里出来,一路上血还在不停的流。

    南千寻看到了这幅景象,顿时软瘫了下来,鼻腔里都是一股血腥的气味。

    乔以沫快速的把洛千水送到了医院,医生检查了之后,说:“孩子没有了,病人的情况不太好!”

    乔以沫像是被一个锤头给狠狠的敲了一下,他们又有了孩子,在他还不知道的时候,孩子已经没有了!而且,现在她的情况也不太好!

    南千寻更是浑身都发软,几乎站立不住,陆旧谦双手扶着她的胳膊,帮助她站稳。

    “妈妈,妈妈……”她喃喃的喊了两声,之前她让自己喊妈妈,她一直别扭,没有喊出来,可是她现在喊,会不会太晚?

    医生把洛千水给推了出来,推到了重症监护室里,南千寻看着她浑身都插满了管子,连哭泣的力量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乔以沫一直陪着她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千寻,坚强!妈妈,她不会有事的!”陆旧谦说道!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南千寻忍不住低声的抽泣了起来。

    乔以沫拉着洛千水的手,说:“千水,你一定不会有事的,赶快好起来!千水,你千万不要让我两次失去你,如果这样,我宁愿我先走一步!千水,你不能对我这么残忍,给了我希望,然后又将希望给我掐灭!如果这样,我宁愿不要这份希望!”

    乔以沫哭着哭着,监控心脏的那个仪器上,突然变成了一条直线!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南千寻看到心脏停止跳动了,放声大哭了起来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