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54章 乱认亲戚

    “千水!千水……”乔以沫也失声痛哭了起来,谁不知道心脏停止了跳动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“医生,医生……”陆旧谦连忙从重症监护室里跑出来,大声的吆喝道。

    医生和护士听到有人大声的吆喝,立刻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快来看看,病人的心脏停止跳动了!”

    医生连忙过来查看,见仪器上的曲线消失了,以为是夹子没有夹好,准备重新夹一下,没有想到夹子松开了,说:“这个夹子掉了!”

    南千寻的哭声戈然而止,她朝洛千水的左手食指看了过去,果然有一个夹子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医生连忙将那个夹子从新按到了食指上,那个屏幕上的曲线,又重新跳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南千寻的眼泪还在脸颊上挂着,立刻破涕为笑,说:“妈妈没有事,妈妈没有事!”

    “别怕!没事,没事!”陆旧谦伸手拍了拍南千寻的后背。

    洛千水的眼睫毛缓缓的动了动,乔以沫一眼不眨的看着她,发现她的眼睫毛动了,连忙说:“她要醒了,她要醒了!”

    南千寻连忙转过去,看到洛千水果然缓缓的睁开了眼睛,她的眼睛里不见了从前的那种傲慢,取而代之的是死灰一样的绝望。

    “千水,你醒了?”乔以沫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洛千水缓缓的转过来看乔以沫,她的眼神看向他,带着无尽的眷恋和遗憾,只是数秒,她又冷漠的转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千水,你没事了!没事了!”乔以沫开心的想要抱抱她,又不知道要抱哪里。

    南千寻连忙喊:“妈妈!”

    洛千水看了看南千寻,有些虚弱的说:“你和他在一起,我不再反对!陆旧谦,你要答应我好好的待她!”

    洛千水将眼神又转向了陆旧谦,陆旧谦点了点头,说:“我一定会好好对待她,从前亏欠她的,以后都会补上!”

    洛千水点了点头,转头看向乔以沫,说:“以沫,我们这辈子大概都是有缘无分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千水,你不要说傻话,你一定会好起来的,我们还有未来,还有一辈子!”

    “我的身体我知道,现在大概就是回光返照吧!”洛千水虚弱的说着,乔以沫的眼泪哗啦一下流了出来,说:

    “千水,不要说了,不要说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今天不说,以后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!”洛千水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浑身都发软,陆旧谦扶着她的肩膀,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,说:“千寻,我们把空间留给他们!”

    南千寻被陆旧谦给拉出了监护室,她靠在陆旧谦的身上,大脑一片空白,她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妈,这么快就要失去了吗?

    病房内,洛千水看着乔以沫说:“我接受不了我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“千水,我不在乎!”

    “我在乎!”洛千水说着突然激动了起来,这么一激动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千水,千水……医生,医生……”乔以沫大惊失色的喊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听到乔以沫的声音,整个人软成过来一滩泥!

    “千寻,你一定要撑住,还有那些坏人没有处理!”陆旧谦生怕她坚持不住,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这才想起了洛老爷子,凭什么好人无长寿,祸害遗千年?她突然间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立刻站了起来,朝外跑了去。

    陆旧谦微愣了一下,连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南千寻气势汹汹的到了洛家,守门的人看到她去而又返,还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,她就已经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洛老爷子的卧室里,家庭医生刚帮他量完了血压,说:“老先生需要心平气和,不能再激动了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管家站在一旁说道,他有些难为的看向洛老爷子,他沉着一张脸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杀人凶手!”南千寻大吼一声,陆旧谦知道她心里憋屈,也没有真正的要拦她,随着她过来找洛老爷子的麻烦来了。

    洛老爷子的心里突然一惊,心脏噗通噗通的跳的厉害,连忙朝门口看了过去,见到是南千寻来了,心里沉了沉。

    “Nancy小姐!”管家上前来拦住了南千寻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让开!冤有头债有主,我今天是来找他的!”南千寻伸手指着洛老爷子,眼睛中盛满了怒火,像是立刻要倾倒在洛老爷子的身上一样。

    “Nancy小姐,老爷子现在受不得刺激!”

    “他受不得刺激,我就应该照顾他的感受么?那么他伸手害无辜的人的时候?他怎么不想想别人能不能经受得住刺激?”南千寻极近崩溃的喊着问。

    洛老爷子明显一愣,他在洛梓强出现之后,就有了不好的感觉,好像这么多年来,他坚持的某些事情,事实却不是自己知道的那样!

    果然,听到了洛梓强的话,他整个人都乱了,自己的作为非但不是在帮弟弟报仇,反倒是迫害了弟弟的后代!

    但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没有回转的余地了,都是自己一手促成的,他现在后悔也晚了。

    “洛千水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什么她?你不配叫她的名字!

    你怎么不去死?你为什么还活着?为什么?为什么你这么该死的人还不死,不该死的人都死了?

    你一尸两命,我想问问你,你就是到了黄泉之下能安心吗?你有什么脸面去见我外公,你有什么脸面去见我外公???”

    南千寻说着就控制不住自己,想要上前去掐死洛老爷子,但是陆旧谦却拉住了她说:“千寻,冷静一下!”

    “你让我怎么冷静?怎么冷静?

    他害死了我妈妈,还是用那种卑鄙的手段!我妈妈就活该欠他洛家的吗?

    他追杀了我妈妈这么多年,把我妈妈逼的人不人鬼不鬼的,我妈妈不想跟他对抗,想着等到他老死之后,一切就太平了,可是他呢?

    他就是一只脚踏进棺材,他都不愿意放过我妈妈!我就想问问他,为什么还活着,为什么还不去死,永远不要投胎才好!啊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南千寻给陆旧谦给拉着,挣扎不脱,整个人都在极度的盛怒中。

    管家听到南千寻歇斯底里的吼声,大概也知道了什么事情,也垂着头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洛老爷子呆若木鸡的看着南千寻,似乎已经听不见她在说什么一样。

    “她情绪不稳,我先带她回去了!”陆旧谦对洛老爷子和管家说着,抱着她往外走。

    万一洛老爷子这个时候朝她发难,恐怕也不是她能承担的起的。

    管家看着他们走远了,转过头来对洛老爷子说:“老爷子,这事都是误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!”洛老爷子深深的叹了一口气,自己这一辈子究竟是造了什么孽?

    就是到年老的时候,还做了这样的事,究竟是为什么?

    洛老爷子的周身散发出一种说不出来的凄凉,他缓缓站起来,像是一天之内老了十几岁一样,从一个精神抖擞的老头,变成了一个风烛残年摇曳不定的将死之人。

    陆旧谦这边带着南千寻朝医院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千寻,旧谦,你们去哪里了?”乔以沫见到两人回来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正伤心欲绝,听到乔以沫的声音,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悲伤,立刻抬起了眼睛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进去帮我看着她,我出去给她买点吃的!”乔以沫的脸上有一股喜悦的颜色。

    南千寻一愣,和陆旧谦对视了一眼,连忙朝重症监护室跑了了过去,里面却没有人了。

    “千寻,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着急?你妈妈现在已经没有大碍了,医生已经把她转移到了普通的病房!”乔以沫说着在前面带路,南千寻和陆旧谦跟着他到了VIP病房里来了。

    洛千水躺在床上,南千寻推开门的时候,她转过脸来,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对持了几秒,南千寻有些尴尬的揉了揉鼻子,说:“我以为,我以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进来吧!”洛千水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推开门进去,陆旧谦留在了门外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什么?”洛千水又恢复从前的样子,南千寻看到她恢复到了从前的样子,脸上多了一份笑容。

    “妈妈……”南千寻走到她的床边,没有回答她的话,而是直接扑了过去,洛千水也猝不及防的被她给扑倒,有些不知所措的把她给推开,说:

    “谁是你妈妈?你怎么乱认亲戚?”

    南千寻一愣,说:“妈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你不要乱认亲戚!”洛千水很郑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看着洛千水,见她的模样不像是说谎,难不成她失忆了?可是没有道理啊,之前她还交代遗言来着,怎么会突然失去记忆了呢?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打扰一下,例行检查!”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,南千寻转头看了过去,竟然是江陵。

    “江陵?”

    “嗯!”江陵微微一笑,说:“我现在还有工作要做,稍后我们一起喝杯咖啡!”

    南千寻知道他这是有事要跟自己说,应该是关于妈妈的吧?

    江陵微笑着走到了洛千水身边,看了看她的眼睛,舌头,然后又问问她有没有哪里不舒服,做好了笔记之后,说:“恢复的不错,休养几天就没事了!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