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55章 他变成了孤儿

    “可是我为什么不记得从前的事了?”洛千水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生病用药的后遗症,能活下来就是万幸了,别在纠结从前的事了!”江陵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!”洛千水是一个很惜命的人,听到医生说能活下来就不错了,她也听乔以沫说什么自己得了不治之症,所以迫不得已用了这种禁药,这药的效果好,但是会减断人的寿命,没有想到竟然还会失忆。

    南千寻看了看洛千水,又看了看江陵,江陵说:“什么时候方便?”

    “改天吧,我要照顾她!”

    “你走吧,我不需要你照顾!”洛千水说道。

    “千水,我回来了!”乔以沫提着一袋蛇果回来,用脚将门给带上了。

    “以沫,你回来了?”洛千水看到了乔以沫,像是少女一样,眼睛里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“嗯,回来了,你等一下,我去把苹果洗洗!”

    “好!”洛千水乖巧的坐在哪里,脸上没有一点点的傲慢,南千寻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江陵伸手拉着她,说:“我们先出去吧!”

    南千寻转眼看了看江陵,说:“爸、妈,我先走了!”

    “好!”乔以沫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转身跟着江陵往外走,听到身后传来洛千水的声音:“以沫,刚刚那个是我们的女儿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的女儿!”

    “不对啊,我哪来这么大的女儿?你是不是骗我的?是你的私生女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陆旧谦在外面等着,不知道里面的情况,见到江陵和南千寻一起出来,连忙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陆总!”江陵恭敬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旧谦,我们一起出去喝杯咖啡吧!”南千寻连忙上前挽住陆旧谦的胳膊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陆旧谦低头看着她,见到她的面色恢复了过来,终于放下了心。

    三个人一起朝附近的咖啡厅走了过去,江陵坐在两个人的对面,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“江陵,我妈妈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她好像并没有失忆吧?她和陆旧谦离开医院的时候,明明听到爸爸在里面大声呼喊。

    “其实,这个也是我的一个大胆的尝试!你妈妈有严重的轻生的念头,我一直在研究一种药,可以清空另外一个人的记忆!没有想到效果还不错!至于她的身体,其实都是靠着药撑着的,所以她现在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大毛病,但是身子的底子还是很虚弱的,需要好好的养!”

    “江医生,不知道你好端端研究失忆的药,究竟是要做什么?”陆旧谦的心里一凉,冷冷的问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坐在他的旁边,能感受到来自他的一万吨恶意,像是在说江陵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样。

    江陵浑身一僵,看向陆旧谦说:“我做这些,其实是为了Nancy!”

    陆旧谦浑身一冷,周围的温度突然就下降了好几度。

    “江陵,你什么意思?”南千寻也有些心慌,万一哪一天防不胜防的被江陵给来了一针,那么自己是不是会忘记陆旧谦,忘记天天,忘记所有的人?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和白韶白之间,纠缠太深,所以曾经暗暗的做了这个大胆的想法……”江陵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要让我失忆?”南千寻惊讶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、不是,我是准备让对方……”江陵连忙解释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一愣,慢慢的将自己身上的戾气给收回,说:“我怎么知道,你不是准备用在Nancy身上?”

    “我欠Nancy两条人命,这辈子能还得清,就已经很不错了,哪里还敢再给自己添加罪孽?”江陵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听到江陵 提到孩子,整个人立刻焉了下来,孩子,是她永不可触及的痛!

    “说说你的研究,身为一个医生,难道不知道这样违反你的职业道德吗?”陆旧谦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绝对不会把配方告诉别人,也绝对不会有多余的药物流传出来!”

    他怎么会不知道,一旦这东西流传了出去,被一些不法分子拿去之后,他们想让谁失忆就让谁失忆,世界还不是会一片混乱?

    陆旧谦皱了皱眉头,说:“尽管这样,我还是不放心!”

    “既然陆总不放心,我江陵的余生,可以交在陆总的手里!”

    陆旧谦皱了皱眉头,看样子,自己确实是需要好好的看着这个江陵了,他却是是一个人才,万一要是落在不法分子的手里,恐怕会给世界带来混乱!

    “那你这个药实验成功了之后,下一步准备怎么做?”南千寻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成功了,下一次未必能成功!”江陵有些尴尬的说道,也许这不过是机缘巧合。

    南千寻皱了皱眉头,假如有一种药,可以让白韶白忘记了自己,那该多好。

    三个人在咖啡厅里坐了一会儿,江陵还要继续上班,回医院去了,陆旧谦这边带着南千寻先回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乔以沫全天候的在医院照顾洛千水,乔老太太和乔致远一起来看过几次,南千寻几乎是每天都会到医院里来一趟,时间渐渐的过去一个礼拜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洛家别墅里,洛老爷子躺在摇椅上,整个人面容枯槁,骨瘦如柴,家庭医生检查不出来有什么毛病,送到医院也查不出来什么问题,最后总结出来,应该是他心里有疙瘩。

    管家听到医生说他心里有疙瘩,怕是对洛千水这件事的疙瘩,据他所知,洛千水并没有什么大碍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,您一定要坚强,要扛住,洛千水根本就没有什么问题,依我看,八成都是南千寻这个丫头故意来刺激你的!”

    洛老爷子不说话,眼神看向不知名的远方,管家的话像是没有听到一样。

    管家深深的叹了一口气,转头去找洛文豪,或者这个时候,少爷可以来劝劝老爷子,老爷子已经一个礼拜不吃东西了,早晚也会饿死!

    “少爷,你就去看老爷子一眼吧,他好歹是你的爷爷……”管家走到洛文豪的门前,王大力正苦口婆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洛文豪的眼睛一直盯着电脑,对王大力的话像是没有听到一样。

    管家过来站在门口,恭恭敬敬的说:“少爷,老爷子看起来时日无多了,还请少爷移步去看看!也当做是为他送终了!”

    洛文豪哗的一下站了起来,一言不发的朝洛老爷子这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管家跟了上来,等他们到了摇椅旁的时候发现洛老爷子已经没有了生息,眼睛还望着远方,洛文豪没有来由的知道,他渴望的是再见一眼洛梓强!

    “爷爷的身后事,你来操办!”洛文豪对管家说道。

    管家抹了一把泪,只有他才知道,老爷子一辈子南征北战吃了多少的苦,他带兵打仗半生,性格强是可以理解的,只是很多事能看到开头猜不到结局,谁曾想到当年风光无限的洛家,会没落到这种地步,老爷子死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个人在身边。

    洛文豪回到自己的书房之后,将门反锁,一个人呆在屋里,呆了一天一夜。

    洛老爷子也是开国元勋级别的人,他的葬礼没有特别的安排,就按照国家规定的礼仪进行。

    南千寻知道洛老爷子死了之后,心里没有什么痛快的感觉,只是觉得这两年,身边死了好多人,她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,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包围了一样,想要挣脱却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“Nancy,你要去哪里?”陆旧谦见南千寻换了衣服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看看洛文豪!”南千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毕竟洛老爷子的死跟自己多少是有些关系的。

    “我陪你!”陆旧谦看到她脸上的坚决,把反对的话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好!”南千寻点了点头,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,问:“你一直陪着我,难道你公司那边没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事!”怎么可能没事?只不过石墨他们已经帮他扛了很多,有一些他们不能抗的事,他都是晚上处理的,为了把白天的时间给挤出来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,也过了那种喜欢你成天陪着的那个年龄了,你有事可以忙自己的,不用每天都陪着我!”

    “工作虽然非常重要,但是我活着的终极目的不是为了工作,也不是要把陆家带上什么高度,我活着的终极目的从来只有一个,那就是你!”

    南千寻的心里猛然一跳,看着他,感动不已。

    “你把你的心交给我,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!”南千寻伸手握住他的手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的心猛然一酥,越发的想要赶紧结束眼前的生活模式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了殡仪馆,洛文豪穿着黑色的西装,胸前别着白色的花,站在水晶棺前。

    南千寻来到的时候,并没有上前去祭拜洛老爷子,而是直接走向了洛文豪。

    “洛文豪……”南千寻看到洛文豪像是一个被遗弃的孩子一样,跟当初的高剑鞘一样,心里难受极了。

    洛老爷子虽然对自己的妈妈非常的残忍,但是对洛文豪一直都很好,也是他相依为命的唯一的亲人。

    现在,他变成了孤儿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