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56章 我们怀疑你和谋杀案有关

    南千寻想起了他们初见的时候,那时候他还是那个花花公子,被她满脸的果酱给恶心的在一旁吐了。

    后来自己走投无路的时候,他给自己的帮助,这些事都还历历在目,好像是发生在昨天一样。

    “洛文豪,对不起,我让你变成了孤儿!”南千寻小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洛文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说:“说什么对不起?难道我还有足够的理由来怨恨你吗?”

    南千寻深深的叹了一口气,说:“我真心希望,上一代的恩怨不要在压在我们的身上,我已经厌烦了!”

    “我也累了!”洛文豪说道:

    “我是一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孩子,从小到大,我不知道我的妈妈是谁,也没有见过爸爸。小时候,我渴望能像其他的孩子一样,有爸爸妈妈送着去上学,可是没有!

    所以,我见不得那些有父母疼爱的孩子,看到他们说爸妈怎么样,我就会上去揍他们。可是,谁能知道我的内心其实是十分羡慕他们的。

    现在看到了自己的父亲又能怎么样?他还是一样的不爱我!”

    洛文豪说着垂下了头,南千寻心里难受极了,如果换成自己,恐怕也是一样的吧!

    陆旧谦上前去,抚了抚南千寻的肩膀,示意她不要难过,南千寻看了看洛文豪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回到住处之后,她呆呆的坐在外面的小花园里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陆旧谦给她端了一杯茶过来,说:“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南千寻深深的缓了一口气,说:“心里乱七八糟的,我也不知道在想什么!”

    陆旧谦放下茶杯,伸手八卦她按摩头,说:“别想太多了!”

    “当当当~~~”陆旧谦的手机响了,他拿出来看到是石墨的电话,于是拿起来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陆总,上次大卡车的事故,我们已经查出来了结果!”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“是白韶白!”

    “白韶白?”陆旧谦没有太过于惊讶,目前也只有他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来。

    南千寻的心里一惊,韶白又做了什么?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南千寻紧张的问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挂了电话,看着南千寻,说:“白韶白策划了谋杀我的案子!”

    南千寻的面色突然变了,嘴唇哆嗦了一下,对于白韶白她心里已经不是单纯的爱恨,这么简单了,而是各种情绪复杂的交织在一起,人家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,一点都没有错,可恨之人也必有可怜之处!

    白韶白从一个谦谦有礼的文雅公子,变成了今天的模样,她是诱因!

    “我、我不会发表任何的意见!”南千寻说着转过了头去。

    陆旧谦见她,不管白韶白给她带来多少的伤害,她始终都是顾念旧情,深深的叹了一口气,说:“白韶白就算是杀人,也不会判死刑!”

    江城,白氏总裁办公室

    办公室里气压持续低压,苏醒有些苦不堪言,白总越来越不讲道理,越来越阴晴不定,让人捉摸不透了。

    “一点小事都做不好,你是不是不想干了?还是你已经背叛了我,要拿着白氏的机密去投奔陆旧谦?我告诉你,你要是敢,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“白总,没有的事,我家就在江城,我怎么会去南川市?”苏醒擦着汗说道,如果继续这样下去,说不定他真的会离开白氏。

    “哼,为什么一个月了,陆氏还是没有倒闭?陆旧谦为什么还没有死?”白韶白说着桌子一拍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门突然响了,白韶白浑身的戾气突然一收,说:“进来!”

    有两个警察进来,出示了一下自己的证件,说:“白韶白,我们现在怀疑你和一桩谋杀案有关,请跟我们走一趟!”

    白韶白的眼眸一沉,看向他们,说:“证据呢?”

    “到了局里,自然会让你看到证据!”警察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跟你们也可以,如果你们所谓的证据不成立,那么耽误我的时间,谁来补偿?今天我还有一个三千万的合同要签!”白韶白靠在椅子上,胳膊搭在椅子上,双手交握,看着两个警察。

    警察听到白韶白的话,对视了一眼,说:“白总,这是逮捕令!”

    苏醒见状,连忙说:“警察同志,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”

    “我们已经调查取证,证据确凿!”

    这个警察面无表情的说着,另外一个警察立刻拿出了手铐,门外突然闯进来了好几个保镖,保镖都带着枪,指着警察。

    两个警察看向那些保镖,个个都是身手不凡,两人也冷着脸没有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的气氛一下子就凝固了起来,空气中像是稍微一点火就会爆炸一样。

    “把枪放下!”白韶白突然开口说道:“一群没有脑子的东西!”

    如果这个时候拒捕,他将会变成通缉犯。

    “白总?”那几个保镖不解的看着白韶白,这个时候难道不是趁机逃走么?

    “清者自清!没有做过的事,他们难道还能给我编一套出来?”白韶白站起来说道。

    苏醒诧异的看着他,真的没有做过吗?

    “警察,我跟你们走,不过我的身份特殊,为了江城的经济不会受到太大的波动,还请你们通融一点!”

    警察听到了白韶白的话,点了点头,之前他们没有出示逮捕令,也是因为这个原因,白氏毕竟是江城的龙头企业,万一有什么动荡,将会引起整个城市经济上的动荡。

    白韶白被秘密带走,苏醒立刻安排公司的事宜,胡云英很快赶到了公司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胡云英担忧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白总,被警方怀疑参与了一场谋杀案!”苏醒垂着脑袋说道。

    “谋杀?”胡云英不可置信的看着苏醒,整个人跌坐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谋杀谁?”

    “警方没有说!”

    “那他到底有没有做过?”胡云英气急败坏的问道。

    苏醒有些支支吾吾的,胡云英整个人都软瘫了下来,按照苏醒的表现,她已经知道了结果。

    “冤孽啊,冤孽!”胡云英痛心疾首的说道。

    白韶白被警察带到了警察局,当场对他进行了审问。

    “白总,你还认识这个人吗?”有人拿出一张放大的照片给他看。

    白韶白皱了皱眉头,仔细的想了想,说:“好像有些面熟,但是我不记得在哪里见过了!”

    警察彼此对视了一眼,说:“你指使这个人开车去撞陆旧谦,难道你也不记得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?”白韶白大吃一惊,突然脑袋里出现了一个画面,那是在医院的门口。

    那个人手里拿着一张化验单,面如死灰的坐在楼梯上,白韶白从旁边经过,无意间瞥到了他化验的HIV是阳性,于是开口问:

    “你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卡车司机,可是没有几天好活了,可怜我妈妈,以后没有人给养老送终了!我只不过是找了一次,就找了一次,怎么就这么倒霉?”

    “过来,我跟你做一笔交易!”白韶白对她他说道,那人跟着他到了一家非常隐秘的会所包厢里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交易?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一大笔钱,足以让你母亲的后半生衣食无忧,而你去帮我制造一场车祸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需要考虑么?我可以找别人!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,反正我也不想活了!”那人从白韶白的手里拿过了那张卡,然后当场在手机上查了一下卡里的余额,见到果然是一大笔钱,于是说:

    “把对方的资料给我!”

    白韶白把藏在手机里的资料给了他,说:“一定要做的悄无声息!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!”那人拿着卡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过了不多几日,就听到了陆旧谦那边传来了出车祸的事。

    白韶白想到这些的时候,脑袋疼的要命,他双手捂着脑袋,表情痛苦不堪,两位审理的警察见状相互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胡云英那边很快的到了警察局,对接待的人说:“我要见局长!”

    “抱歉,局长今天不在!”接待的人对胡云英说道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,今天抓捕白韶白,胡云英来的目的非常的明显,就是为了白韶白,局长一早就交代了,今天谁也不见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他在,我绝对不会让他为难,我只不过是有事情要跟他说而已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局长真的不在!”

    “既然局长不在,那么这个请你转交给他!”胡云英拿出一些资料,那人以为他是趁机贿赂,连忙说:“董事长,这些东西还是你亲自交给局长吧!”

    “这里不是钱,而是一些病历资料!”胡云英说着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人听到什么病历资料,心思更活络了起来,无非就是有钱人弄死了人之后,然后开一张精神鉴定,凭借这张精神鉴定来逃避法律的审判。

    “胡董事长,白少爷是谋杀未遂,不会被判死刑的,你放心好了!”

    胡云英差点被气的吐了几升的血,说:“既然你们不接收我送的资料,那么你们自己带他去做精神鉴定!”

    “精神鉴定需要提出书面申请,还麻烦董事长自己先提一下,然后在酌情商量!”那人说着拿出了一份申请表,递给了胡云英。

    胡云英气的面色铁青,还是填写了申请表。

    那人把申请表给收好了,说:“我会转交给相关部门的!”

    胡云英转身离开了警察局,那个接待的警察看着胡云英填写的申请,嘲讽的笑了笑,把申请给他丢在了一边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