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57章 我也没想到

    案件审理的过程,非常的艰难,白韶白死不认罪,只要是他们一给他提供证据,他立刻就头疼。

    警察最后没有办法,只好将他送往医院。

    白韶白到了脑神经科,专家看完之后,把警察叫了过来,说:“这个人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,建议送往精神病院看看!”

    两个警察不可置信的看着神经科的专家,说:“你确定是严重的精神疾病?”

    “确定!”

    两个警察的眼眸里充满的都是疑问,谁能想到,江城最顶尖的企业的老总,竟然患有精神疾病?

    到了精神病院之后,鉴定结果很快出来了,人格精神都分裂了。

    两个警察目瞪口呆的对望了一眼,最后医院出具了一份精神鉴定书。

    公安机关对白韶白提起了公诉,陆旧谦作为当事人,也出席了这次的开庭,只不过对于结果已经了然于胸的他来说,根本就没有存在什么期待,白韶白仍旧会逍遥法外!

    果不其然,检察机关以犯罪嫌疑人不具备负刑事责任能力,对其进行了有期徒刑两年,缓期执行的判决结果。

    白韶白微笑着站在门口,看着陆旧谦朝外走。

    “陆总,没有想到我们还会对薄公堂!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有想到,白总竟然有精神疾病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白韶白被陆旧谦给呛的气的脸色都变了,只不过一瞬间,他就好像恢复了正常一样,说:“想不到的事还多着呢!”

    陆旧谦面色一变,不知道他接下来会做出什么事,看样子还是江陵的思路是对的!

    胡云英见白韶白和陆旧谦对面站着,紧张的连忙过来,陆旧谦说:“胡董事长,请你看管好他!我不是每次都那么幸运,他也不会一直幸运到底!”

    胡云英的面色一僵,整个人僵硬着,看着陆旧谦离开。

    白韶白转眸对胡云英说:“我说过多少次,我的事不用你指手画脚!现在整个江城的人都知道我有精神病,你高兴了吗?”

    “韶白,你确实病了,咱到医院去看看,好不好?”胡云英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到医院去,然后你再把我困在医院里,然后你重新掌握白氏的大权是不是?与其这样,你何必花精力制造伪证?直接让法院判死刑不就好了么?

    哦,我想起来了,你既想重新掌握大权,又想留下好名声,刚好编造我有神经病,你就能一举多得了,呵呵,最终姜还是老的辣呀!”

    “韶白……”胡云英听到白韶白的话,有些痛不欲生,这个是她曾经最优秀的孙子,可是现在竟然变成了这样,都是谁的错?都是谁的错?

    陆旧谦回到南川市,把公司里的事都给快速的处理了,并且连夜开展了公司高层会议,只有高层的人才知道,原来暮光和陆氏其实是一个幕后老板。

    会议在陆氏的会议室里举行,他严密的部署了公司的防备计划,他要防着白韶白,他已经不能用正常人的逻辑和思维方式来猜想他会做什么。

    这次会议,众人都听出来了一个重要的信息,白氏将会对陆氏和暮光做出一些非同寻常的举动。

    “陆总,与其这样,我们为什么不先下手为强呢?”暮光的一个高管邢津玮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邢总说的有道理!”有人应和着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转眼看了看他们,按照正常的商业之间的竞争,或者是可以,但是他顾及的是南千寻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各位,我们先防患,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虽远必诛!”石墨连忙起来打哈哈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听到石墨这么说,也都不作声了,或者还有什么他们不了解的内幕呢?

    “我们今天能知道的敌人,可以先下手为强,但是我们永远不知道有哪些敌人,在暗中窥探我们,所以我们主动出击,不如加强防守,各项目一定要严格按照国家标准来把控,另外法务部的同仁一定不要怠慢,防患于未然!”

    陆旧谦总结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法务部的代表郭子衿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会议就开到这里,大家加油!”陆旧谦说着先走出了会议室,石墨连忙跟了上去,说:

    “陆总,白韶白难道真的会有什么动静?”

    “他也许会不安寻常的套路来,难以捉摸!你万事小心!”

    “陆总,你要去哪里?”石墨见陆旧谦急匆匆的走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过别人,余生都要守护她!”陆旧谦回头说了一句,石墨看着他离开,有些苦不堪言,他走的轻轻松松,可是自己的未婚妻因为自己工作繁忙,已经和他告吹了!

    哎……

    京都,城市花园内,南千寻坐在院子里,摊开手上的一副图纸,在慢慢的看着。

    项目上的人已经把沙漠旅游计划和一些平面图给她拿了过来,而且还附上了一些项目可执行性的计算。

    “千寻,我回来了!”陆旧谦进门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皱了皱眉头,问:“你怎么有钥匙?”

    “天天给我的!”陆旧谦随口扯到,南千寻也没有抬在意,而是问:“事情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跟我猜想的一样,白韶白被判缓刑!现在他并不认为自己是真的有病,所以也没有接受治疗,我怕他下一步会做出更恐怖的动作!”陆旧谦有些担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要怎么办?”南千寻担忧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先走着再看看吧!假如,我们真的用江陵的方法,你会不会感觉到难过?”陆旧谦一眼不眨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南千寻微愣了一下,说:“如果失去所有的记忆,他能过的更好的话,我为什么要难过?”

    “我怕你心里会有疙瘩!”

    “旧谦,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,不用你这么小心翼翼的对待!”南千寻有些感动,陆旧谦是真心的为自己着想,照顾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我们就快点行动,只不过可能还要利用你!”

    “我愿意当诱饵!他变成今天的模样,我有责任!”南千寻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伸手把她搂在了怀里,说:“我会尽快安排的!”

    南千寻依偎在他的怀里,想起来白韶白,心里总是控制不住的翻腾!

    “对了,旅游的图纸和方案你看看!”南千寻想起了沙漠旅游的事,连忙对陆旧谦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没有想到都这个时候,她还有心情研究工作的事,嘴角微微扬了扬,跟她一起走到了桌子旁,仔仔细细的看了看那些方案,还有图纸,说:

    “你不是想建立一个湖泊么?我觉得不是不可行!”

    “对,湖泊!我说怎么好像少了什么东西似的!”南千寻拍了拍脑袋,然后在图纸的旁边记下了湖泊两个字。

    陆旧谦又拿着图纸看了一会儿,说:“乔氏的员工确实很了不起!”

    “这个做的还可以吧!”

    “还不错!我们这个月又该去沙漠看看了,我觉得我们应该在那里设立一个办事处,方便我们办公!”

    “嗯,有道理!等到旅游的项目敲定了之后,我们直接在景区办公好了,这样可以省一笔钱,再说了以后项目上的管理人员,也是要固定办公地点的!”

    “嗯!都听你的!”陆旧谦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,看着外面的天空,有些懒洋洋的,突然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。

    假如没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事,他们就这样享受着小幸福,那该多好?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门响了,南千寻皱了皱眉头,说:“谁会来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!”陆旧谦说着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顺着猫眼看到了外面是乔以沫和洛千水站在门口,立刻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千寻,是爸妈来了!”陆旧谦连忙对着阳台那边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南千寻听到是乔以沫和洛千水来了,连忙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洛千水看着南千寻住的地方,回头对乔以沫撒娇的说道:“我也想要这样的房子!”

    “可以,只要你喜欢,我们立刻就买一套!”

    “嗯!”洛千水四处看了看,然后抬头看向南千寻,说:“他们都说我是你妈?”

    “妈妈……”南千寻不解的看着她,不知道她这么说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这么年轻就能生出你这么大的女儿,我很了不起嘛?”洛千水皱着眉头说道,乔以沫的头上又几滴汗。

    洛千水又转向陆旧谦说:“你是她老公?”

    陆旧谦看了看南千寻又看了看洛千水,说:“是!”

    洛千水回头对乔以沫说:“他没有你长的帅!”

    乔以沫的脸上顿时像是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一样,神采奕奕的,南千寻嗤了一下,说:

    “情人眼里出西施!我爸爸当然帅,但是我们旧谦也不差!”

    “你老公没有我老公帅!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我老公更帅,你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好用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乔以沫和陆旧谦连忙站到一边去了,爷俩到了外面的阳台上。

    “我准备给她重新办一个婚礼!”乔以沫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支持你!”陆旧谦说道。

    “之前想着和你们一起办,但是我怕出现什么万一,为了避免夜长梦多,我准备和致远他们一起办了!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