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58章 挑一件婚纱

    “爸,你要和哥哥他们一起举办婚礼?”南千寻过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乔以沫听到南千寻说话,连忙抬起头来看着她说:“今天我们来,主要是你妈妈想让你帮她挑一件婚纱!你知道我们年纪大了,审美也跟不上了,你就帮忙挑一下吧!”

    南千寻诧异的看了看洛千水,洛千水的脸上有一点不好意思,说:

    “我们请你帮我们挑婚纱也是看得起你,我相信我老公的眼光。但是他说要征求你们的意见。说你也是要当新娘的,怎么着也不能让我比你更漂亮你也是要当新娘的,所以我就让你自己选喽!”

    南千寻听到洛千水的嘴巴很硬,有一点哭笑不得。她明明很想让自己帮忙,却非要说着这么高大上,于是说:

    “帮你们选婚纱和礼服也可以,但是你们必须要请我们吃饭!”

    “完全没问题,包在我老公身上!”洛千水连忙拉着乔以沫说道。

    千寻见状有点无可奈何,妈妈失忆之后就变得像个小孩子一样。

    “那就择日不如撞日,我们今天去吧!”南千寻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,好啊!”洛千水拍着手拉着乔以沫站起来说:“我就说她一定会同意的吧?怎么样,我说对了吧?”

    “对,你说的都对!”乔以沫宠溺的说道。

    几个人离开的城市花园,到了本市最高大上的婚纱店去。

    店员见到来了尊贵的客人,连忙迎了出来,说:“几位里面请,是要看婚纱和礼服吗?”

    “那件取下来给她试试!”南千寻指着墙上挂着的一件洁白的婚纱对店员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请稍等!”店员连忙去把那件婚纱给取了下来说:“小姐,你的眼光真的很好!这件是意大利的名师纯手工做的,花了三个月的时间,上面的钻石都是施洛华的,一颗一颗镶上去的,价值上百万呢。”

    店员把婚纱取下来,小心翼翼的拿了过来说:“小姐,请里面换一下吧!”

    店员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了,刚刚南千寻让洛千水试衣服,但是在她看来应该是南千寻试更合适。

    “这件是给她挑的!”南千寻指着洛千水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抱歉,不好意思,里面请!”店员很快去请洛千水到里面去换衣服。

    南千寻在外面又看了一下礼服,帮乔以沫挑了一套礼服,说:“爸,你去问一下试试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乔以沫也拿着衣服到另外一间去换了。

    两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从更衣间里出来,南千寻眼前一亮,想不到妈妈和爸爸虽然年纪已经有些大了,但是依旧风华绝代倾国倾城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还满意吗?”南千寻对着正在照镜子的洛千水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错哦,那就这件吧!”洛千水露出一副凑合的表情,南千寻看着自己口是心非的妈妈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“不,结婚的话会有很多的礼服,这件只不过是婚纱而已。我们还要去挑好看的礼服,那天一定把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,你就放心吧!”南千寻拽着洛千水的胳膊说道。

    洛千水愣了愣说:“你搞得好像我没有结过婚一样,切~”

    “结过,结过我的母上大人!”南千寻无奈地说道,乔以沫看她眼眸里都是宠溺。

    洛千水和乔以沫又回去换衣服,这个时候陆旧谦的电话响了,他走到外面去接电话。

    南千寻独自站在婚纱店里,突然有人从后面伸手捂住她的嘴,只是几秒钟她顿时昏迷的过去。

    乔以沫和洛千水换完衣服回来,见陆旧谦在外面接电话,却不见了南千寻,因为她是去了洗手间也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两人在外面等了一会儿,陆旧谦接完电话回来不见了南千寻,立刻问:“千寻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他应该是去了洗手间吧!”洛千水说道,乔以沫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陆旧谦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,连忙朝洗手间跑了过去,疯狂的拍门,问:“千寻,千寻,你在里面吗?”

    店员听到陆旧谦在拍门,连忙跑了过来问:“先生,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?”

    陆旧谦连忙抓住这个店员的胳膊,说:“立刻把你店里的监控给我调出来!”

    乔以沫见陆旧谦大动干戈的要调监控,也感觉好像不好了,于是过来说:“怎么了?难道千寻不是去了洗手间吗?”

    陆旧谦顾不得跟他解释什么,而是抓住那个店员,让她立刻去调监控,店员却说:“要调监控需要店长同意!”

    “那还愣着干什么?赶快给店长打电话!”陆旧谦气急败坏地说道。

    那店员本来还想说什么,但是看到陆旧谦的脸色又不敢说了,立刻给店长打电话说:“店长,店里有一位客人要调监控!”

    店长问: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他以为是客人的钱包丢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店员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不知道监控是不能随便乱调吗?”店长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客人态度很强硬,非要调监控,又不说为什么!”店员无辜的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听到他们沟通好像不太顺利,立刻夺过店员的电话对着电话那头吼道:“我们的人在你的店里面丢了,难道还不能调监控吗?还是要等到我报警?”

    店长听到人在他店里丢了,有些不可思议说:“好端端的人怎么会丢了呢?要不您先打他电话试试吧!”

    陆旧谦微愣了一下,自己现在算是关心则乱吗?竟然忘记了给她打电话!

    于是他拿出自己的电话,拨了南千寻的号码,但是号码已经无法接通了!

    他立刻对着另外那个电话咆哮道:“立刻给我调监控!”

    那人听罢,觉得陆旧谦可能有点狂躁症,跟他解释不清楚,于是说:“告诉店员立刻调监控!”

    陆旧谦生气的拎着店员到了电脑旁边,店员立刻把监控调了出来,乔以沫和洛千水也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十分钟前南千寻被人突然捂住鼻子晕倒过去,被人带走了,陆旧谦一拳捶到桌子上,他就在门口,竟然让人把南千寻给带走了。

    “快点通知志远,报警,在各个高速路口,飞机场,高铁站港口拦人!”乔以沫当机立断的说到。

    陆旧谦连忙打电话,乔以沫也连忙打电话,乔致远接到消息之后,立刻去安排,乔家警方都开始出动,整个京都开始紧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京都像是准备战斗了一样,气压持续降低,民众人心惶惶,不知道这一次又出了什么事情?

    警方搜了两天两夜却没有任何的消息,监控上的男人就像是凭空出来又凭空消失的一样,南千寻也从人间蒸发了。

    陆旧谦的精神紧绷着,他不知道对方是谁?到底要干什么?

    如果单纯只是绑匪的话,这个时候应该会跟他们提出来要钱或者是要提出什么条件了。怕就怕在对方一点音信都没有,会不会是仇杀?

    “陆总,会不会是你的什么仇人?”乔致远问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黑着一张脸,他一点头绪都没有。乔致远知道自己问不出什么,说:“或者你知不知道她得罪了什么人?或者是你还有什么烂桃花没有处理干净?”

    陆旧谦的脑袋突然有一道灵光,那天给他打电话的人刚好是白韶白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打电话?而且他跟自己没有说什么有意义的事情。

    现在看起来他只是要拖住自己而已?难道是白韶白?

    上一次在江城,白韶白说的话突然拥入了陆旧谦的脑海中。想不到的事情多着呢!难道真的是他!

    陆旧谦开始怀疑,并且怀疑的种子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白韶白完全有这个做案的动机,而且毫无规律可言,毫无规律可言符合他现在人格分裂的特征,他连忙对乔致远说:“应该是白韶白!”

    乔致远听到陆旧谦说白韶白,有点不敢相信,问:“可能吗?”

    “完全有可能!立刻派人去看白韶白的行踪!”

    乔致远也没有方向,听到陆旧谦这么说,于是顺手查一查吧!

    话说南千寻这边,她醒来发现自己是在一个黑乎乎的小匣子里,并且还在不断的移动,她判断自己现在应该是在车里。

    她左右动了动,却发现动不了。

    这黑色小匣子非常的狭窄,她刚好被塞进去,一动不能动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呀?救命啊!放我出去……”南千寻大声喊着说,但是她的声音好像被隔离了一样,外面的声音传不进来,里面的声音也传不出去。

    她放弃的挣扎,与其这样浪费体力,倒不如保存体力,等待时机逃跑。

    她浑浑噩噩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车子终于停下来。

    有人把他抬下来,打开了小匣子,外面火辣辣的阳光照射了进来。

    南千寻连忙闭上了眼睛,突然有一双冰凉的手捂住了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南千寻能闻到他身上那股熟悉的味道,只是从前温暖的手,现在变得冰冷的。

    “韶白,是你吗?”千寻喃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千寻,是我!”白韶白的嘴上扬起了一抹笑说:“你的心里还是有我的,你就是闭上眼睛也还能感觉的出来我!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