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61章 让我做什么都答应

    白韶白看了看陆旧谦陷下去的地方,也不知道沙丘的移动会影响多大的范围,现在他们最佳的做法就是赶紧逃!

    陆旧谦看到坍塌的面积越来越大,立刻说:“白韶白,快带她走!以后好好照顾她!”

    白韶白呆愣了一下,他没有想到这个时候陆旧谦竟然把南千寻交给了他,于是拉着南千寻跑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走,我不走,旧谦,旧谦……”

    南千寻歇斯底里的叫着,不住的挣扎,白韶白拖着她快速的走,南千寻则躺在地上不肯走,白韶白拖着她走了几米,然后把她放了下来,说:“危险!”

    “韶白,求求你,救救他,救救他,只要能救他,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,求求你,救救他,救救他……”南千寻突然对着白韶白跪了下来,不住的磕头。

    白韶白的脸上一股阴霾,南千寻为了陆旧谦竟然可以什么都不顾!

    陆旧谦当然也听到了南千寻歇斯底里的叫声,他的眼眶微微湿润,心里也哀叹不已,老天对自己不公平,眼看自己的幸福就在眼前了,却已刹那间就变的遥不可及了。

    “千寻,不是我不救,而是我救不了!”白韶白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韶白,你不是一直想要重新开始吗?我们答应你,只要你现在救救他,我们重新开始,我可以让你得到我的人,你要我怎么样都可以,韶白,求求你,快点救救他,救救他……”南千寻哭着说道。

    白韶白看到她哭的模样,心里也不是个滋味,但是他真的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南千寻回头看了看陆旧谦,他们相距不过五米远,但是她却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她见白韶白始终不为所动,也不再求他了,而是火速把自己的被撕碎的衣服给脱下来,并且将裤子也撕成一条一条的,栓成了一条绳子,抛给了陆旧谦,说:

    “旧谦抓住!”

    “千寻,你听我说,我、我出不去了,你快走吧!好好照顾天天,告诉他,告诉他,我爱他!”陆旧谦艰难的说道,沙子已经漫过了他的腰,逼近了胸口,他说一句话都要费很大的力气。

    “不,你一定要出来,一定要出来!”南千寻气急败坏的说道:“你要是不出来,我陪你去死!”

    她说着朝这边跑了过来,白韶白大吃一惊,连忙伸手拉住她的胳膊,说:“千寻,危险!”

    “韶白,放开我!以后拜托你好好照顾天天!旧谦死了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?”

    白韶白听到南千寻的话,心里像是一把刀子在割一样的,难道在她的心里自己已经没有了一丁点的位置了吗?

    “千寻,你为什么对我这么残忍?你要是死了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?”白韶白咆哮道。

    “千寻……跟……白韶白……走……带着……我的爱……活下去……”陆旧谦艰难的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却在白韶白发愣的时候,朝陆旧谦这边跳了过来。

    陆旧谦的眼睛被眼泪给迷蒙住了,他从来没有想到南千寻竟然傻成了这样,白白的过来送死!

    “旧谦,现在我们在一起了,以后永远在一起了,你活我也活,你死我也死,我们算是生死相随了!”南千寻不住的流着眼泪,她虽然有这个勇气陪着陆旧谦去死,但是有那么一丁点的可能,她也不愿意去死!

    “傻……瓜……”陆旧谦有气无力的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也渐渐的被沙子给淹没了,沙子瞬间就埋住了她的双腿,她居高临下的看着陆旧谦说:“以前总让我仰望你,现在我终于可以俯瞰你了!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白韶白这边,见南千寻毫无顾忌的跳了下去,他也心如刀割,就算是自己在她的心里已经没有了一丁点,但是他也不由自主的把她放在自己的心尖上,如果没有了她,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又要过从前那种行尸走肉的生活吗?不,不要!

    想到那段看不到希望抑郁的日子,那种痛彻心扉的痛苦,他绝对没有勇气再承受一次,与其活着没有了指望,倒不如随她一起去死了算了!

    白韶白想了想也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韶白,你干什么?”南千寻见到白韶白也跳了下来连忙惊叫道。

    “陆旧谦是你的命,你是我的命!”白韶白说道。

    “韶白,你为什么也这么傻?为什么?”南千寻绝对不想有人陪着自己死,这个时候她似乎也能体会到陆旧谦的痛了。

    可是,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人死在自己的眼前,她没有这个勇气!

    “爱情里,两个人刚刚好,多了一个人就多了痛苦,韶白,你何必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由自主!”白韶白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已经被沙子埋到了脖子,南千寻连忙弯腰把手伸到了沙子里,拽着他的衣服,努力的把他往上提,但是她却提不动,白韶白也帮着她,把陆旧谦往上提,像是在拔萝卜一样。

    “旧谦,你一定要撑住,撑住!”南千寻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看着她,他处的位置好像刚好是漏斗的底部一样,极难出去,就算是出去,他们估计谁也逃不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走吧,我走不了了!”陆旧谦说道。

    “要活一起,要死也一起!”南千寻非常的坚定,陆旧谦看了白韶白一眼,白韶白会意一刀劈在她的颈项上,她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带她走了,你保重!”白韶白说着把南千寻给拽出来,只是她的手死死的拽住陆旧谦的衣服不丢,白韶白没有办法,一根根的掰开她的手指头,把她给带走了。

    陆旧谦仰脸眷恋了看了南千寻一眼,抬头看了看天空,天色已经大亮了,自己又见到了新一天的太阳,真好!

    他想着想着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南千寻再一次醒来的时候,入目的是白韶白担忧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千寻,你醒了?”

    “韶白?”南千寻喊了一声,坐了起来,说:“我昨晚上做了一个噩梦!”

    白韶白的面色一僵,问:“你做了什么噩梦?”

    “我梦见我逃跑了……”南千寻想到逃跑了,立刻清醒了过来,立刻双手拽住他的胳膊问:

    “陆旧谦,他怎么样了?他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白韶白的眼眸深深的,说:“他好端端的!”

    “你骗我,昨天晚上他明明是被沙子给埋住了,他已经被沙子给埋住了是不是?是不是?”南千寻对着白韶白嘶吼了起来,并且掀开了被子要出去,她要去找陆旧谦!

    “千寻,你要去哪里?”白韶白连忙伸手拉住她。

    “我要你管!”南千寻毫不客气的甩开他的手,直接下床去开门。

    她的门刚打开,陆旧谦正端着粥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旧谦,旧谦?真的是你,真的是你……”南千寻连忙双手搂住了他的脖子,不可置信的又放开他,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番,然后又伸手扯了扯他的脸皮,又伸手扯了扯自己的脸皮,满脸的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别扯了,已经变形了!”陆旧谦温和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旧谦,你没事,你没事!”

    “没事,昨天晚上石墨他们找到了我,把我救了出来!”陆旧谦简单的说道。

    原来他晕过去之后,沙丘的活动已经停止了,他就这样扬着头,直到石墨他们找到自己,他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庆幸。

    白韶白黑着脸看着南千寻站在陆旧谦的面前,陆旧谦看到白韶白的脸色不对,连忙说:“昨天,多亏了白总!”

    南千寻想到了白韶白,于是转过来,说:“韶白,谢谢你!”

    白韶白深深了吸了一口气,说:“昨晚你说过,只要能救出陆旧谦,我要你做什么你都愿意!”

    南千寻浑身一僵,在那个紧急的关头,她想到最多的是保命,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,她想的更多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,昨天你并没有救他!”

    “但是,我给他们提供了食物和水,还有一些医疗用品!如果没有我,他们今天全部都得葬身在沙漠中!”白韶白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的心里一慌,确实是他说的这样,如果白韶白趁机为难他们,估计他们会被团灭!

    “千寻,我们不能做言而无信的小人,既然已经答应了白总,那么就要按照约定的来兑现自己的诺言!”陆旧谦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有些不明白,她觉得陆旧谦应该不会这样把自己还给白韶白的,但是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“我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好,还要在白总这里继续住上几天,到时候江医生会来帮忙治病!”陆旧谦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听到他提到江陵,心里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,面上立刻露出一抹为难来,说:“可是,此一时彼一时……”

    “南千寻,你想说话不算数?我也可以让他们离不开这里!”白韶白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白韶白你为什么一定要强迫我?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自己提出来的!”白韶白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两行眼泪哗啦就流了下来,问:“说吧,你到底要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要我们能回到从前!”白韶白连忙伸手拉住她的手说道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