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62章 一肚子的酸水

    “千寻,我要我们能回到从前!”白韶白连忙对南千寻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听到白少白,说他要他们回到从前,她的心里慌乱了一下看着白韶白说:“我们还能回到从前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能不能,但至少你要给我这个机会,让我们有这个回去的机会,如果到最后还是不行,我也能死心,给我自己一个交代,也给我们的曾经一个交代!”白韶白连忙说道,生怕南千寻会拒绝他一样。

    南千寻的心里不是个滋味,白韶白是什么样的人?竟然会被逼到这个地步,她也很难过!假如他们之间没有陆旧谦,那么她将不用犹豫什么,全心全意的对他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的他们,之间有了太多的阻隔,让她能怎么办?

    南千寻回过头来看着陆旧谦,说:“旧谦,你竟然为了你自己保命,连我都可以舍弃!”

    “千寻,对不起了,我们或者真的是有缘无份,能相爱不能相守,能相守却不能永久!”陆旧谦面色也不好的说道。

    白韶白听到两人的对话,提着的心稍微放下了一点,假如南千寻这个时候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他,他是不会放心的,谁知道她和陆旧谦之间是不是达成了什么协议来算计自己?

    “好一个能相爱不能相守,能相守不能永久!陆旧谦,你要记住,是你先放弃我的!我南千寻也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,以后你若是后悔,我告诉你,没门!”南千寻气冲冲的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陆旧谦看到她决然的离开,心里像是被刀割了一样,不由自主的伸手捂住胸口,面上一抹痛不欲生的神色。

    白韶白见两人真的闹翻了,心里又放下来了一点,对陆旧谦说:“陆总,你放心,我一定会好好待她!”

    “我希望你能说到做到!”陆旧谦冷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白韶白的嘴微微上扬起一抹弧度,说:“君子一言驷马难追!我当然能说到做到。”

    陆旧谦整个人瘫坐在了椅子上,白韶白看了看他转身追着南千寻去了。

    南千寻回到了自己的屋里,把脑袋蒙了起来,闷闷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白韶白坐在她的旁边,一句话也不说,就这样默默的陪着她,有时候陪伴胜过开导,可能伤心的对方需要的不是你有多少的话来开导她,而是只需要你默默的在一旁陪伴,所以人常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。

    最能让人羡慕的不是花前月下的你情我愿,而是白首之后的相依相偎!

    最幸福的事,莫过于你年老发白的时候喊一声老伴,还有人能答应你!

    所以,我常常说,情深的夫妻两个,谁先走,谁是有福的,因为留下的那一个要受孤独,直到老死!

    南千寻哭够了,把被子给扯走,红肿着眼睛看着白韶白说:“你一定在笑话我!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白韶白的内心是十分难受的,他能理解她的痛,因为陆旧谦现在加给她的痛,是她之前加给自己的!

    “以后,我不会再让你哭泣,以前我冲动,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,以后再也不会有了。你放心,我一定会对你好的,陆旧谦能做到的,我一样能做到!”

    白韶白郑重的说道,他也为自己伸手去打她,而深深的后悔,他怎么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呢?

    他只要一想到她将会离开自己,他将会永远的失去她,就痛苦的不想继续活下去,而且他想死也想带着她一起!

    “可是韶白,你知道吗?我真的不想骗你!我真的很难很难忘记他,就算我现在接受你,我觉得我还是对不起你,我也对不起自己!”南千寻抽泣着说道:

    “而且,以后别人会怎么看待我?他们一定会觉得我把你当成了备胎,也一定会觉得我就是那种爱慕虚荣的人!”

    “千寻,我了解你,我也能理解你此刻的心情。所以我不着急,我们还有一大半生的时间,可以慢慢的过,你不要心里难过,我会慢慢的抚平你心里的伤口,也能慢慢的取代他在你心里的影响和地位!”白韶白柔和的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的眼睛再一次一热,喃喃的说:“韶白,我知道你一直都是真心爱我的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可是了,我有耐心等,只要你别离开我,让我等一辈子我都愿意!”白韶白伸手捧住她的脸,伸手把她脸上的泪给擦了擦。

    南千寻脸上的眼泪却越擦越多,说:“韶白,我一定会尝试着努力的忘记他!”

    “好!”白韶白将她揽在怀里,南千寻乖巧的在他的怀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白韶白的周身被一种叫做幸福的东西给环绕着,他好想好想让时光就这样停下来,不要再继续走动了!

    陆旧谦这边,让石墨立刻联系江陵,让江陵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江陵接到石墨的电话之后,立刻从南川市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南千寻知道江陵来了之后,也没有出去看,而是和白韶白呆在一起,他们现在虽然是在一幢房子里,但是过的却好像是两个世界的生活。

    “陆总,您的病还要再休养一段时间,所以你暂时不宜挪动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!”陆旧谦点头说道:“怕是要继续麻烦白总了!”

    “那我上去跟白韶白打个招呼!”石墨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点了点头,他连忙上楼去,白韶白和南千寻正在电脑前,两人在电脑上画画,画的是现代的卡通人物,南千寻画的是白韶白,白韶白画的是南千寻。

    “韶白,你干嘛把我画的这么丑?”

    “丑吗?很可爱啊!还带着两个猫耳朵!”白韶白看着自己的杰作,皱着眉头看着她。

    南千寻想了想,立刻把白韶白的画像给上了一些颜色,黑的红的,整个人都像是黑化了的天使一样,变成了恶魔!

    “我也给你点颜色瞧瞧!”南千寻说着。

    白韶白看了看画面上的自己,突然感觉画面上的那个跟自己好形象,自己现在就是一半天使,一半恶魔!

    “白总!”石墨敲了敲门,南千寻转头看了看白韶白说:“他们怎么还不走?”

    “别急!”白韶白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,说:“估计陆旧谦伤的有些重,我怕你担心,所以让他养好了伤再走!”

    “韶白……”南千寻的鼻子一酸,又想哭,白韶白伸手挑了她的下巴,说:“能让你感动,我觉得自己做的值!”

    但是南千寻跟他想的却完全不是一码事,她哭不是因为感动,而是以为白韶白自己!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白韶白站起来去开门,看到石墨站在门口,问道。

    石墨朝里面张望了几眼,说:“白总,刚刚江医生来了,说陆总暂时不适合移动!所以,我们可能还要在这里叨扰一段时间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你们放心在这里住下来吧,我无所谓!”白韶白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先替陆总谢谢白总了!”石墨说着又朝里面张望了一眼,白韶白嘭的一声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“韶白,他们还想继续留下来吗?”南千寻见白韶白回来了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住吧!”白韶白无所谓的说道,他现在只要有南千寻在,什么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南千寻看着他的样子,有一点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“韶白,既然我们躲不了他们,那么我们就好好的生活吧,不理会他们!等会儿,我们下去做饭,我给你做好吃的!”

    “嗯!我给你帮忙!”白韶白弯了弯嘴说道,其实他听到南千寻说做好吃的时候,心里有些七上八下的,上一次她给自己做好吃的,其实是一场糖衣炮弹,吃了饭之后,她逃走了,这一次不会又要逃吧?

    他的心再一次像竹篮打水一样,七上八下的砰砰乱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南千寻说完下楼,白韶白也随着她下来,她目不斜视的去了厨房,陆旧谦看到她的时候,脸上露出一抹难过的神色来。

    白韶白小心的观察两人的互动,看到他们之间没有什么交集,心就慢慢放下来了。

    南千寻到厨房里洗菜做饭,白韶白在旁边给她帮忙,两个人在厨房里面忙碌,俨然一对恩爱夫妻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做着饭,心里有些不忍,眼泪都差点掉了出来,白韶白以为她见到了陆旧谦心里难受,默默的拿出纸巾帮她擦泪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南千寻连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陆旧谦在外面,一眼不眨的看着他们,心里也难受的很。

    两人在厨房里吃饭,把他们完全隔离在外。

    石墨看到南千寻和白韶白在一起,很想上去质问,但是陆旧谦拉住了他,他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Nancy和白韶白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韶白,来吃一块牛肉,我记得你最喜欢牛肉!”

    “嗯!”白韶白看着她给夹的牛肉,微微一笑,牛肉还是他们从前在一起的时候,他喜欢吃的,现在胃口早已经变了。

    “来,你也来一块!以前都是我喜欢吃什么,你也喜欢吃什么的!”白韶白也给她夹了一块。

    两人在厨房里吃饭,外面的陆旧谦酸了一肚子的苦水,又酸又涩!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