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63章 世界上最浪漫的事

    两人吃完了饭之后,南千寻收拾好了厨房,说:“韶白,我们一起去看极光好不好?”

    白韶白的心里一慌,昨晚他们就是去看了极光回来之后,她逃走的,难道今天她又要故技重施吗?

    不过他看到南千寻难得的主动,心里还是有一些兴奋,有一些期待的。就算是她还想逃,他也不想拒绝她!万一她不逃呢?

    “你不会还想再逃跑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上次逃跑是为了陆旧谦,可是现在,我逃不逃,都是一个结果。他为了自己的命,连我都不要了!”南千寻说着垂下了头,不停的吸着鼻子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随便问问,你别想太多了!”白韶白见到她哭了,连忙说道:“我说过不让你哭的,可是我还是没有做到!”

    “韶白,我们走吧!”南千寻 拉着白韶白的胳膊往外走,白韶白被她拉着跑,感觉好像回到了他们在学校的日子一样。

    外面的太阳还没有落下,两人走在栀子花丛中,栀子花开的正旺,到处都是浓郁的香味。

    南千寻闭上了眼睛,闻空气中花香味,白韶白看着她的侧颜极美,随手拿出自己的手机,帮她拍了一张非常唯美的照片。

    南千寻听到相机的响声,觉得自己也应该放纵一下,于是上前拉住他,说:“我们来玩自拍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玩过!”白韶白如实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一张!”南千寻把头伸了过去,白韶白搂住她两人把脸凑在了一起,自拍了一张。

    “还挺不错的!”白韶白看着手机里的照片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,想当年,我们好歹也是颜值担当啊!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!”白韶白收回了手机,两人牵着手在花丛中散步。

    “韶白,你还记得从前我们在学校里面吗?那时候你偷偷的把文具盒夹在我的头发上,我离开座位的时候把你的文具盒给弄掉了下来!”

    白韶白听到她说的从前,嘿嘿的笑了笑,说:“那时候其实我已经关注你很久了,但是你好像根本就没看到我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三好学生,乖乖女!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好学生啊,我还是五好学生呢,而且我是校草,也是学霸!”白韶白自豪的说道:“不过那会儿,学校里评校花的时候,我就发现校花都没有你好看!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其实我也是这么觉得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说你胖你还喘了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们校花评判的标准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看着顺眼呗~~~但是校花花给我写情书,字又丑,人也难看!”

    “……怎么可能!你在损人家!”

    “本来就是!”白韶白认真的说道,两人说道上学时候的事,好像都突然间变的年轻了一样,心态都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两人离开了栀子花丛,来到了胡杨林的外面,不远处有沙丘,南千寻说:“我们就坐在这里吧!我害怕沙丘再运动了!”

    “嗯好!”白韶白跟她十指相扣坐在了地上,两人背靠背坐在地上,看着夕阳渐渐的西下。

    “背靠背坐在沙滩上,看着夕阳慢慢聊……”南千寻轻轻的唱了起来,白韶白听她唱歌的声音,幻想到了未来,他们白发苍苍的时候,他似乎看到了幸福在朝他招手。

    天色黑了下来,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的,两人头靠着头躺在沙子上,看着天上的星星。

    突然有一道流星划过,南千寻连忙激动的喊:“流星,许愿!”

    白韶白抬起头来,看到天上有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巴划过,连忙虔诚的双手握在一起,放在石下巴底下许愿。

    南千寻也闭上了眼睛许愿,许完了之后,南千寻问:“韶白,你许了什么愿?”

    白韶白神神秘秘的说:“这个不能说,说出来就不灵了!”

    南千寻说:“那你想不想知道我许了什么愿?”

    白韶白的眼睛眨了眨,说:“我想知道,但是你说出来以后就不灵了,所以为了让你的愿望成真,所以我还是不问了!”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小孩子的玩意,你真的信吗?”南千寻看到他这么认真,都有些不好意思说这是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的游戏了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喽!”白韶白说道,他的眼眸特别的亮,让南千寻的心砰砰的跳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韶白,你看天上那颗最亮的星星,那个是什么星啊?”南千寻指着天上的北斗星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是北斗!”白韶白顺着她的手看了过去,然后又指着另外两颗星对她说:“这颗是牛郎星,那颗是织女星。你看牛郎星两旁有两颗星星,传说是牛郎挑着两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牛郎和织女每年只会一次面,好不容易啊!”南千寻由衷的感叹道:

    “那只不过是个神话故事而已!假如现实中有这样深情的人,那该多好啊!”

    白韶白收回自己的目光来看着她,说:“千寻,你要相信,我就算是忘了自己,也不会忘记你!”

    南千寻的心忽然一沉,听到白韶白这么说,想起了前不久网络上,发生的一件事。说一个老头年纪老迈了,他忘记很多事情,但是他没有忘记他的老太太,怀里揣着情书,还有亡妻的火化证明。

    其实,世界上真的有这么一种感情,叫做我忘记了自己,也绝不忘记你!

    “韶白,其实你忘不忘记我都没有关系,我只希望你能快快乐乐的过完下半生!”南千寻由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下半生,我们一起过!”白韶白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两人在胡杨林这边,陆旧谦那边却在积极努力的准备着。

    “陆总,一切都准备妥当了!”江陵对陆旧谦说道。

    “开始,行动!”陆旧谦伸手指挥到。

    石墨和陆旧谦的人纷纷的朝胡杨林那边走了过去,南千寻和白韶白还在躺在一起,白韶白躺着躺着睡着了。

    南千寻看到他睡着了,突然哭了,说:“韶白,极光还没有来!”

    白韶白却一言不发,石墨带着人到了她这里,说:“Nancy,我们现在要带他走了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南千寻的心里说不尽的遗憾,她想满足白韶白最后的愿望,他其实和很想让自己陪着他看看极光的!

    “来不及了!”石墨说着上前去把她拉开,有两个人扛着白韶白往回走。

    “韶白……”南千寻的心里还是不舍的,过了今夜之后,她和白韶白永远都只是陌生人了,他将不会记得自己,自己再也不会去他的生活中打扰他!

    石墨跟着那两个人连忙往回走,南千寻浑身都发冷,呆愣愣的看着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舍不得了吗?”陆旧谦走过来,看到她失魂落魄的样子,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有更好的办法吗?”南千寻说道,他们从一开始,想的最好的方法就是把他所有的记忆都清空。

    “这是最好的办法,千寻,你知道他的现状,如果不加以人为的干涉,以后的方向,更是不可预知!”陆旧谦说道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南千寻呜呜的哭了起来,她知道那种不知道自己是谁,不知道自己来自何方的迷茫感,那种大脑一片空白的空虚和无助,身边的人究竟谁是对自己好的,谁是对自己不好的,完全没有概念!

    “好了,不哭了!”陆旧谦伸手抱住她,小心翼翼的拍着她的后背说道。

    “白韶白的事交给江陵,我们先走一步,让胡云英派人来接他吧!”陆旧谦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,旧谦,我不看着他醒过来心里不放心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我陪你留下来!”陆旧谦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以为陆旧谦不会同意,没有想到他这样就妥协了。

    陆旧谦微微一笑,伸手揽着她的肩膀从胡杨林那边回到住的地方,他如果有未卜先知的能力,恐怕说什么也不会带着南千寻留下来了,后来的事让他追悔莫及!

    白韶白这边被带了回来,江陵看了看他的情况,连忙把备好的针拿了出来,对着他的经脉推了进去。

    南千寻回来的时候,看到几个人正按在白韶白的身上,江陵个在个他打针,整颗心都吊了起来。

    江陵的针打的不快,因为是在经脉里,跟平时吊盐水一样的,慢慢的把一针管的药水注射完了之后,把针给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陆总,好了!”江陵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面色有些微沉,说:“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?”

    “大约要两三个小时吧!”江陵说道。

    “准备三个小时之后撤退,立刻通知胡云英,让她过来领人!”

    “是!”石墨回答道,立刻去给胡云英打电话。

    胡云英也不知道白韶白突然去了哪里,而且她也知道了乔氏疯狂找人,陆旧谦也满天下的找人,最怕白韶白掳走了南千寻,然后窝在哪里不肯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~~~~”白家别墅的电话响了起来,她被吓的心里慌乱了起来,连忙上前接听电话:

    “喂~~”

    “胡董事长,我是石墨!我已经找到了白总,他的情况不太好,还需要胡总亲自来接!”

    胡云英听到情况不好,腿都发软了,连忙问:“他是死是活?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