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65章 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

    “那我要是叫你爸爸,你是不是就不跟我抢妈妈了呀?”白韶白眨巴眨巴了眼睛看着陆旧谦。

    陆旧谦一阵怒火中烧,这个家伙到底是不是故意的?他的脸一沉,说:“她是我老婆,你叫她妈妈,就要叫我爸爸!”

    “不要,我只要妈妈不要爸爸!他是我老婆,不是你老婆!”白韶白倔强的的把脸扭到一旁,南千寻拍了拍他说:“不叫不叫!”

    “那你也不是他老婆,是我老婆!”白韶白撅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老婆,你老婆!”

    “muwa,妈咪,你真好!”白韶白连忙抱着南千寻的头,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,还不忘挑衅的看了陆旧谦一眼。

    陆旧谦气的的内脏出血,看着两个人亲密的样子,恨不得把白韶白从飞机上给撂下去,他真的怀疑他是不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南千寻看到陆旧谦气的不行,连忙转过头来,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,说:“不生气了哈~~~”

    陆旧谦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,白韶白再怎么失去了记忆,始终还是一个成年的大人,一定要好好的防范才是!

    几个人回到了南川市之后,天天知道他们今天回来,早早的等在了陆旧谦别墅的院子里。

    直升飞机停在了草坪上,天天连忙跑了过去,一边跑一边喊:“妈妈……爸爸……”

    陆旧谦先下的飞机,看到了天天,连忙上前几步把他给抱了起来,朝天上举了举。

    “想爸爸了没?”

    “想了,天天还想妈妈了!”天天说着朝飞机那边看了过去,看到白韶白抱着妈妈的胳膊,跟在妈妈的身边,有一点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自己的爸爸怎么会是这种随便就认输的人?怎么可能会允许白韶白和妈妈这么亲昵的站在一起,而且还抱着妈妈的胳膊,发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天天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之后,有些不敢确定的问:

    “爸爸,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陆旧谦见天天问白韶白的事,黑了一张脸,说:“,天天以后你多了一个哥哥!”

    “哥哥?”天天张大了嘴巴,这是怎么回事?这个世界怎么会颠倒了?

    他挣扎了一下,陆旧谦把他放了下来,天天跑到南千寻的跟前,看了看南千寻又看了看白韶白,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,却看到了白韶白一脸防备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妈妈,韶白爸爸!”天天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天天,以后再跟你解释……”南千寻说道。

    白韶白却上前来拦在天天和南千寻面前,对着天天凶巴巴的说:“谁是你韶白爸爸?你走开!”

    天天听到白韶白说话的口气,倒吸了一口凉气,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,他连忙伸手去拉南千寻的手,问:“妈妈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南千寻蹲下来,准备跟他说话,还没有开口,却见白韶白突然一把把他拉开,面对着南千寻说:“妈妈,他是谁?”

    南千寻有些头疼,说:“他是天天,我儿子!”

    白韶白听到她说她儿子的时候,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,说:“你为什么还有儿子,你是不是不爱我了?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天天更是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

    南千寻一阵头疼,无奈的看着天天,微微的摇了摇头,说:“天天,以后再跟你解释!或者你去让爸爸给你解释!”

    “妈妈,妈妈,你是不是不爱我了,你为什么还有儿子……”白韶白委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爱,爱!韶白别闹,乖哈~~”

    “妈妈亲亲韶白就乖了!”白韶白撒娇的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无奈的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,白韶白立刻面上带着心满意足的笑容,乖乖的站在了一旁。

    天天呆若木鸡的看着两个人,这到底是什么情况?为什么韶白爸爸居然叫妈妈也喊妈妈,而且妈妈哄他的样子像是在哄孩子一样。

    “韶白,我们先进去吧!”南千寻对白韶白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白韶白乖巧的说着跟着南千寻往屋里走。

    陆旧谦一把把天天拉在身边,黑着脸看着南千寻和白韶白,对天天说:“以后,我们爷俩相依为命吧!”

    南千寻闻到一股浓浓的酸味,无奈的回头对他们说:“我先带他上去休息,回来我再来找你们!”

    “不要,妈咪你是不是不要我了,你要他!”白韶白伸手指着天天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一头黑线,说:“不是,都要都要!我先带你回房间,然后妈妈还有事要办,你要乖乖的,要不然我就真的不要你了!”

    “妈咪,韶白一定会乖乖的!”白韶白说着乖巧得跟着南千寻上楼。

    南千寻把白韶白送到了楼上,下楼的时候陆旧谦和天天已经坐在了客厅里。

    天天不住的撕扯自己的脸蛋,想看看自己是不是做梦了。

    “妈妈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天天看到了南千寻立刻站了起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失忆了,把我当成了他的妈妈!”南千寻简单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失忆?”天天瞪大了眼睛,满脸的不可置信,“为什么这个年头这么多人这么容易失忆,妈妈失忆过,舅舅失忆过,韶白爸爸也失忆了,到底怎么回事?下一个是不是会轮到我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就要你爸爸给你解释了!”南千寻说着看着陆旧谦。

    陆旧谦瘪了瘪嘴,说:“Nancy,我是为你才这么做的,到头来你竟然抱怨我!”

    “没有抱怨,只是你不觉得你解释更好一点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在卖什么关子?快点说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天天问道。

    “呃,天天你听我说,白韶白得了严重的精神疾病,而且是极难治愈的那种,归根结底呢,都是由你妈妈引起的,所以爸爸就想到了让他失忆的这个方法!”陆旧谦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们是人为的让他失忆的,难道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?妈妈,难道你把韶白爸爸所有的好都给忘记了吗?”天天听到是他们把他弄成这样的,十分的不开心,站起来要走。

    “天天……”南千寻低估了白韶白在天天心目中的重要性,陆旧谦也始料未及,他们在处理这件事的时候,压根就没有考虑过天天的感受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他的反应竟然这么大!

    “天天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!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想的那样,那究竟是哪样?”天天愤愤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充其量都不过是自私的人,为了自己的幸福,把痛苦加在别人的身上,你们都是自私的人,我恨你们!”天天说完转身蹭蹭的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“天天,天天……”陆旧谦连忙喊他,但是他头也不回的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南千寻整个人软瘫在沙发上,说:“都怪我考虑不周!”

    “千寻,这是最好的方法了,虽然结果跟我们预想的不一样,但是也总好过看着他生不如死的境况!”陆旧谦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天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长大了自然会明白我们的用意,别担心了!”陆旧谦安慰道。

    天天上楼之后,来到白韶白所在的房间,白韶白听到门的响声,连忙喊着说:“妈咪……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天天听到白韶白喊妈妈,心里一阵难过,他推开门,白韶白已经扑到了门口处,看到了来的是天天,整个人都流露了一种叫做失望的情绪。

    天天看到白韶白的样子,对陆旧谦和南千寻的做法更加的不满了。

    白韶白看到了天天,脸上露出了一抹敌意,掐着腰问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韶白爸爸,我是天天,天天啊!”天天心里难受,差点就哭了,白韶白看到天天的眼泪在眼眶打转,原本的敌意瞬间消失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又不认识你!”白韶白说道。

    “韶白爸爸,你不是不认识我,而是你已经忘记了我!”天天哽咽的说道。

    白韶白皱了皱眉头,看了看天天,说:“以前我们认识吗?”

    “认识!”天天说着上前拉着白韶白的手,说:“我带你去玩我的玩具!”

    “玩具?”白韶白听到玩具,似乎不知道玩具是什么东西一样,满脑子都是疑问。

    天天将他带到了自己的房间里,拿出他所有的玩具,放在地上,然后他坐了下来,说:“我们先搭积木吧!”

    “搭积木?”白韶白不明所以,天天给他示范,然后把图纸拿出来给他看,白韶白本身是极其聪明的,就算是失忆了,也照样改变不了他聪明的属性,所以图纸只看了一遍,就知道要怎么搭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在房间里搭积木,搭成了一座城堡,天天看着城堡开心的笑着说:“韶白爸爸,以后你就是城堡的堡主,我就是少堡主!”

    “好耶~~”

    两人在房间里玩的不亦乐乎,南千寻悄悄的过来看了一眼,见他们相处甚融洽,心里也终于放心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不会有事的!”陆旧谦弯了弯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南千寻松了一口气,跟他回到房间里。

    陆旧谦好不容易能够到了南千寻的跟前,伸手抱住她,说:“Nancy,自从白韶白醒来之后,你一直都被他霸占着,现在我想跟你亲热亲热,都要偷着来了!

    “妻不如妾,妾不如偷,偷不如偷不着!”南千寻坏笑着说,却没有推开他,也反手抱着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美味就在眼前,陆旧谦怎么可能轻易的放弃?他低头吻住了她,双手也不规则的在她的身上游走,呼吸越发的沉重了起来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