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66章 来啊,磨啊

    房间内的温度越来越高,气氛越来越暧昧!陆旧谦迫不及待的把她抱起来,转身把她给放在了床上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南千寻也积极努力的回应着他,双腿一抬,盘在了他的腰上,不住的蹭着他的某个位置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!”陆旧谦咬牙切齿的说道,谁知道当白韶白缠在她身旁的时候,他的心里喝了几吨的醋?

    “姑奶那我就是要磨你!来呀!”南千寻挑眉说道,一双勾魂眼让陆旧谦整个人都要沉沦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好啊,磨啊,爷就让你磨!”他说着掏出了自己办事的家伙,然后伸手扒开她的裤子,对准了地方就准备挺身了,结果一阵不适宜的敲门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两个人就快坦诚相见的时候,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,陆旧谦一阵恼火停下了所有的动作,问:“谁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换成任何一个人被打断都心情很不好吧?

    “妈妈,开门!开门!”白韶白一边敲着门,一边无辜的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气的差点要吐血了,大鱼大肉的就在眼前,看着却吃不到,他的内心都有多崩溃?

    “旧谦,他在外面,我们还是改天吧!”南千寻连忙推开他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的头上有火光照耀,保持着那个动作没有动,但是一腔热情已经被迎头一盆冷水泼了过来,枪也熄火了,他恼怒的站起来提好了自己的裤子。

    南千寻穿好自己的衣服,从床上下来整理了一下自己去开门。

    白韶白在南千寻开门之后,连忙拉着她的手说:“妈妈,天天摔倒了!”

    “天天怎么摔倒呢?摔倒为什么不站起来?是不是很严重?”南千寻狐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妈妈,你快去看看!”白韶白说着拉着她往天天的房间里去了。

    天天捂着脑袋,躺在地上,不住的呻*吟着。

    南千寻到了跟前,看到天天捂着脑袋,连忙问:“天天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头疼……”天天咬着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医院!”南千寻没有犹豫,连忙把他抱起来往外走路。

    陆旧谦也从房间里出来,看到南千寻抱着天天急忙的往外走,也快步跑了过来,从她手里接过孩子,问:“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刚刚韶白来说他摔倒了,天天说他头疼,我们快去医院!”南千寻当机立断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陆旧谦连忙抱着天天去车库里开车,白韶白赫尔南千寻也连忙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在陆旧谦的别墅外面,有几个金发蓝眼睛的外国人坐在隐秘的地方,看着陆旧谦他们开着车子往外走,彼此对视了一眼,暗暗的点了点头,也开着车子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陆旧谦焦急的开着车子往医院赶,南千寻也心急如火的看着天天,不住的伸手在他头上按着。

    “天天,我们马上就到医院了,你要坚持住啊!”千寻对天天说道。

    天天疼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,也没有回应南千寻的话,只是抱着脑袋痛的脸色发白。

    白韶白在旁边看到天天痛苦的模样,脸也皱成了一团,说:“天天,我们的少堡主,我们马上就到医院了,你要坚持坚强,你是少堡主一定要坚强!”

    陆旧谦听到白韶白和天天的对话,从后视镜中看了白韶白一眼,他刚收回了目光,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,他又连忙反光镜中看了一眼,没有想到看到了后面有辆车子,似乎有些来者不善。

    他连忙油门一加,车子快速的往前跑,后面的车子看到他们往前跑,也加油门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陆旧谦暗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感觉到陆旧谦有些不对劲,连忙问:“旧谦,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Nancy,你看看后面的车子!”

    南千寻连忙往后看,看到后面有金发蓝眼睛的外国人开着车子,穷追不舍的跟在他们后面,心里一慌,说:“这些人金发蓝眼睛,你认识吗?”

    “金发蓝眼?”陆旧谦脑海中搜了一圈,他认识的金发蓝眼睛的人只有艾妮一个,但是艾妮已经被白韶白给撞死了,难道是艾妮家族的人?

    “不认识,但是这些人来者不善,我们小心为妙!”

    南千寻紧张了起来,白韶白看到南千寻紧张了起来,也吓的浑身发抖,坐在旁边,不住的抓着天天的胳膊。

    车子开到了一个大路口,刚好碰到红灯,陆旧谦条件反射的踩了刹车,后面的车子并没有减速,直接开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嘭!”的一声巨响,陆旧谦的车子被撞了出去,他心里一慌,连忙打方向盘,把车子往右边转,车子在马路上旋转了两圈,最后停在了道牙子旁边。

    后面一辆车子直直的开了过来,突然发生了车祸,她连忙打方向盘,车子擦到了陆旧谦的车子,堪堪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璞玉停下了车子,吓的心里怦怦乱跳,浑身发软,她回过神来,连忙拨打了报警电话,她伸手捂住自己的肚子,不好,孩子要生了……

    白韶白和陆旧谦只是暂时的眩晕了一下,很快就清醒了过来,连忙下车把南千寻和天天抱了出来。

    南千寻被他们从车里拉了出来,也很快醒了过来,她连忙看了看天天的情况,发现他已经昏迷不醒了,连忙大喊:“天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救命……”李璞玉放下车窗对南千寻喊着。

    南千寻听到李璞玉的声音转头看了过去,见她头上都是汗,眉毛都皱在了一起,连忙对白韶白说:“韶白,快去看看!”

    白韶白连忙点头,跑到李璞玉的身边,问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孩子,孩子……”李璞玉摸着自己的肚子,连忙喊道。

    “妈妈,她说孩子……”白韶白连忙回头对着南千寻喊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心里一慌,连忙把天天递给陆旧谦说:“先送他去医院!”

    陆旧谦点了点头,抱着天天朝医院的方向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南千寻来到李璞玉的身旁,问:“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孩子,孩子恐怕要生了,我、我坚持不住了!”李璞玉双手死死的抓住南千寻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听到她说孩子要生了,连忙说:“快把座椅放倒爬到后座去!”

    “痛……”

    “痛也要坚持着,快点!”南千寻冷静的吼道。

    李璞玉连忙放倒了座椅,朝后座爬了过去。

    南千寻对白韶白说:“站在外面,谁也不许看!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她吩咐完了白韶白之后,自己开了车门,把李璞玉的裤子给脱了下来,孩子的脑袋已经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……”李璞玉痛的不住的大声喊叫,南千寻说:“用力,用力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李璞玉大声叫喊。

    交警已经火速赶到,到了现场维护了现场的秩序,控制了肇事的车辆,然后有人过来看这边车辆的状况,没有料到他们刚到了李璞玉的车旁,白韶白拦住了他们说:“你们不能过来!”

    “让开,否则我们告你妨碍公务!”警察说道。

    “里面有人在生宝宝!”白韶白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警察愣了一下,听到了李璞玉痛苦的叫声。

    “用力,孩子的头已经出来了一半了,再用力!!”南千寻紧张的要紧了牙齿,好像她用力就能帮李璞玉把孩子生下来一样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不、不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矫情,孩子不满月,应该也不大,不会痛的要命的!快点用力,别人的孩子都是这么生的!”南千寻见李璞玉只用了几次力,就没有力气了,着急的对着她吼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的儿子现在还不知道情况怎么样,她留下来帮她,她倒是矫情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璞玉听到南千寻的话,气的好想跺她两脚,但是实在是痛的没有力气了。

    白韶白在外面听到了南千寻的话,心里默默的难受了起来,妈妈生自己的时候,是不是也是这样痛的死去活来的?

    “快点拨打120啊!警察听到了里面确实是在生孩子,连忙说道,并且另外一个连忙去指挥交通,省得后面的车子又撞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闭嘴!”南千寻听到交警在外面说话,恼怒的直起腰来对着警察吼道。

    警察见这个女人这么凶,本来想要训她两句的,但是看到她狼狈的样子,也不做声了,生命重要!

    “用力,快点用力!”南千寻看到孩子的头卡在了那里,着急的不行,好像打她几巴掌!

    她这么说也这么干了,一巴掌打在了李璞玉的大腿上,李璞玉一生气不知怎么地就用上了力气,孩子哇的一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生了,生了……”南千寻听到孩子的哭声,喜极而泣,连忙对李璞玉说道。

    李璞玉已经完全虚脱了,听到孩子的哭声,刚刚所有的痛和委屈顿时消失了。

    南千寻也没有接生过,她双手托着婴儿,对李璞玉说:“璞玉,你再坚持一会儿,我已经听到了救护车的声音了,孩子很好,等到医生过来就能剪断脐带了!”

    救护车很快来了,医生和护士连忙下来,原本是以为来接伤员的,没有想到竟然是一个产妇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