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67章 我们试试

    南千寻连忙放下孩子,医生上前来,剪断了孩子的脐带,把孩子包了起来抱到了救护车上,李璞玉也很快被送上了救护车。

    她双眼直勾勾的看着白韶白,白韶白看到她和她身边的孩子,心里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南千寻对白韶白说:“快点上车!”

    “哦!”白韶白哦了一声跟着南千寻上车,他看到那个粉色的一小团,心里某处软软的。

    “璞玉,是个小公主!”南千寻对李璞玉说道。

    李璞玉点了点头,还是一眼不眨的看着白韶白,白韶白被她看的心里发毛,连忙抱住了南千寻的胳膊,白韶白拍了拍他的手说:“别怕!”

    李璞玉被送往妇产科去检查,南千寻对白韶白说:“你跟着去照顾她和宝宝,看着千万不要让别人把宝宝给换走了!”

    “哦,你去哪里?”白韶白其实也想留下来,但是他又担心天天。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天天,你好好照顾她和宝宝啊!”

    “哦!”白韶白听到南千寻的话,连忙跟在了李璞玉和宝宝的身边。

    妇产科检查完了之后,李璞玉被送往病房里,孩子的情况也很好,放在了她的怀里。

    白韶白搬了个椅子,坐在李璞玉的身旁,一眼不眨的看着宝宝,宝宝偷笑的时候他也傻呵呵的笑了。

    李璞玉看着白韶白,喊:“韶白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,你不要吵到宝宝了!”白韶白连忙伸出手指头放在自己的嘴边嘘了一声。

    李璞玉这个时候也似乎发现了白韶白有些不一样,又喊了一声:“韶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会吵到她的,你看小宝宝多乖!以后韶白也要这么乖!”白韶白一眼不眨的看着小宝宝。

    李璞玉的心里一慌,怎么看白韶白都好像变成了傻子一样!

    “韶白,你还记得我吗?”李璞玉问道。

    白韶白终于抬眼看了 看李璞玉,摇了摇头说:“以前我们认识吗?”

    “认识,认识!”李璞玉连忙说道:“你就是宝宝的爸爸!”

    “我是宝宝的爸爸?”白韶白不可置信的看着李璞玉,李璞玉点了点头,说:“你就是宝宝的爸爸!”

    白韶白皱了皱眉头看着宝宝,问:“这么可爱的宝宝,真的会叫我爸爸?”

    “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千寻这边匆匆忙忙的给陆旧谦打电话,确定了位置之后,立刻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天天还在急救室里抢救。

    南千寻赶到的时候,陆旧谦还在门口走来走去,焦急不已。

    “天天怎么样?”南千寻过来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医生还在抢救,情况有些复杂,刚刚有很多专家在一起会诊!”陆旧谦说道。

    他的心里也十分的没有底,不知道会怎么样,孩子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头疼?

    突然,急救室里的灯亮灭了,南千寻连忙迎了上去,一个医生从里面出来,被南千寻给堵在了门口,问:“医生我儿子到底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病人的病情有些复杂,我们初步判断是有人给他注射了一些不明的药物,导致他头疼昏迷,他的昏迷跟车祸没有直接的关系!”医生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人注射不明药物?”南千寻不可置信的问道,他之前一直跟白韶白在房间里玩耍,怎么可能会被注射不明药物?

    陆旧谦别墅里面的安保工作非常的严密,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呢?

    “我去问问!”南千寻说着连忙朝妇产科那边跑了过去,陆旧谦也连忙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们来到了病房里,白韶白正趴在李璞玉的床前看着宝宝,时不时的伸手摸摸孩子的小手,脸上充满了幸福的味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看到李璞玉竟然生了宝宝,眼眸微微一闪,却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韶白,你出来一下,我有事要问你!”南千寻对着白韶白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!”白韶白抬起头来看了看南千寻,然后低头对李璞玉和宝宝说:“我先出去一下,一会儿就回来!”

    李璞玉点了点头,目送他离开。

    “韶白,你跟天天在房间里面的时候还有人进去吗?”南千寻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白韶白听到南千寻的问话,仔细的想了想,摇了摇头,说: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那天天在摔倒之前有什么不一样吗?”南千寻问道。

    “摔倒之前啊?”白韶白又努力的想了想说:“有,有一个好像是小飞虫一样的东西,来咬了他一口!”

    “小飞虫?是什么样的小飞虫?”南千寻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小飞虫像蜻蜓一样,不过很小,像苍蝇一样大小,但是看起来很像玩具,不像虫子!”白韶白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,它飞进来就朝天天飞了过去,天天把它给拍倒,它掉在了地上一会儿,我正想看看它是什么东西,他又飞起来,飞出去了!”

    陆旧谦听到了白韶白的话,也抓到了重点,那个飞虫,是一个重点。

    “小飞虫咬了天天哪里?”陆旧谦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!”白韶白连忙指着自己脖子的地方对陆旧谦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转身往急救室那边跑,南千寻也连忙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医生,医生,你快点看看天天的这里是不是有针眼!”陆旧谦连忙拍着急救室的门说道。

    门突然被打开,医生出来说:“急救室,禁止喧哗!”

    “快看看他这个地方是不是有针眼?说不定药就是从这里注射的!”陆旧谦着急的说道。

    那医生冷漠的看了陆旧谦一眼,把他关在了门外。

    医生进去按照陆旧谦的话,查看了一下孩子的脖子的位置,确实是有针眼,他们当机立断的从哪里挖了一粒肉去化验。

    化验结果很快就出来了,果然是被注射的某种不明药物,麻痹了大脑神经,但是什么成分却没有化验出来,医生看到这个结果也有些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专家会诊了之后,决定了先给他输葡萄糖,然后再看后面有什么情况,对方使用的药物成分不明,他们也不敢随便乱用药,害怕药和药之间会起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主治医生把这个方案说给了南千寻和陆旧谦听,两个人听到这样的结果都炸毛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样子,不就是等于放弃了抢救吗?”南千寻立刻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真的没有办法来给他用药,如果你不同意实施这个方案的话,你们可以转院治疗!”

    “转院?”这里已经是全市最好的医院了,还能往哪里转?“那你们给我们转到京都最好的医院吧!”

    “京都最好的医院的医生,今天恰巧在这里!”那位医生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的心里一慌,京都最好的医院的医生今天在这里出诊,都没有什么好的治疗办法,难道天天只能等死吗?

    南千寻整个人都软瘫了,她突然想起了江陵,连忙抓住陆旧谦的手,说:“快,快叫让江陵,快叫江陵!”

    陆旧谦听到南千寻提到江陵,一拍脑袋,自己怎么把他给忘了?

    他连忙拿手机给石墨打电话,说:“石墨,立刻让江陵过来,天天有危险!”

    石墨一听天天有危险,哪里还会耽误,说:“你们在哪里?我这就开车去接江陵!”

    陆旧谦连忙报了地址,石墨连忙开着车子往江陵住的地方去,江陵正在准备做实验,门突然被人从外面踢开了。

    “江陵,快点跟我走!”石墨上去就拉江陵的胳膊,江陵被他拉出来,塞到了车里连安全带都没有来得及系,就开着走了。

    “到底什么事?”江陵问道。

    “天天有危险!”石墨紧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天天怎么了?”江陵听说天天有危险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去了你就知道了!”石墨不再说话,载着江陵飞快的赶往了中心医院。

    陆旧谦给石墨打了电话之后,跟医生要了天天的病历和一些检查的结果,等到江陵来了之后,能第一时间处理。

    石墨的动作很快,带着江陵很快赶到了医院,陆旧谦连忙迎了上去,把手上的资料给他看。

    江陵拿起来看那些只有医生才能看懂的字体,看着看着神色尤为凝重。

    南千寻和陆旧谦一眼不眨的看着他,不敢说话,害怕打断他的思路。

    江陵一边走一边看,看到了最后终于抬起了头,说:“医生的治疗方案是最保险的!”

    南千寻刚刚升起了希望顿时要破灭了,眼前一片漆黑,过了好大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问:“难道天天没有救了吗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,但是我提出的方案有一定的风险!”江陵说道。

    “成功率多少?”陆旧谦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敢保证,但是我只有百分之三十的把握能把他治好!”

    “百分之三十……”南千寻喃喃了一句,百分之三十,连一半的把握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,怎么办?”南千寻捂着脸瘫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千寻!”陆旧谦连忙伸手去拉她,她却像是一滩泥一样怎么也拉不起来,不住的问:“怎么办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千寻,险中求富贵,我们试一试吧!”

    “可是只有百分之三十到底把握,也就是天天可能永远都睁不开眼来了!”南千寻说着说着又呜呜的哭了起来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