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68章 你是谁啊?

    “好歹还有百分之三十的希望,不是完全的没有,要是放在这些医生这里,一点希望都没有了,我们试试吧!你觉得怎么样?“陆旧谦对南千寻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听到陆旧谦的话,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,对啊。如果在其他的医生这里,他们一点点的希望都没有了,如果交给江陵,至少还是有点希望的。

    她仰起脸来看着江陵,说:”江陵,我把我孩子的命和我的命,都交在你手里了!”

    江陵听到南千寻的话,心里顿时像是一座大山一样压了下来,南千寻有多么在意孩子,他是知道的,万一要是出了一点意外,他要怎么跟她交代?

    “我一定会尽力而为!”江陵郑重的对南千寻保证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转头看了看石墨,石墨会意,连忙去跟院方交涉治疗天天的问题。

    医院的院长这个时候才知道陆旧谦的儿子在这里,连忙赶了过来,看到了陆旧谦连忙说:“陆总,您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?”

    “一切都听江医生的安排!”陆旧谦对着院长指着江陵说道。

    院长看了看江陵,连忙问:“难道你就是那个被称为医学鬼才的江医生?”

    “院长言重了,我不过是喜欢探究而已!”

    “久仰久仰,不知江医生可有意愿留在我院工作?”院长连忙趁机拉拢人才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石墨咳了咳,提醒院长事情轻重缓急,院长尴尬了一下,连忙说:“江医生,您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,我们一定会全力配合,全力配合!”

    “给我一间手术室,手术室里的一切和设备跟急救室一样!”江陵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是,我马上就去准备!”院长连忙说着转头就走,害怕万一那一句话说不好了得罪了陆旧谦这尊瘟神!

    手术室很快就准备好了,院长把手术室准备出来之后,连忙过来找江陵,让江陵前去看看手术室合不合他的要求,江陵看了看他准备的手术室,点了点头又回到急救室这边,对南千寻和陆旧谦说:

    “手术室已经准备好了,我们现在要把天天给转移过去!”

    南千寻听说现在就要转移天天,心里一慌,她知道很有可能天天这一进去,就再也出不来了!

    “让我再看看他!”南千寻祈求的说道。

    江陵看到她的样子,也没有拦阻她,陆旧谦连忙扶着南千寻到了急救室里去看天天。

    “天天,天天,你一定要坚持住,妈妈在外面等你!”南千寻对天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天天,我知道你一定能坚持住,你还要为你的韶白爸爸要一个说法!”陆旧谦也对着天天说道。

    天天却昏迷不醒,一句话都不能说。

    陆旧谦看到天天一句话都不能说,心里也有些崩溃,说:“天天,你要是不醒过来,我和你妈妈,大不了再生一堆孩子,总有一个可以代替你,你不要以为你这样我们就无可奈何了!”

    “旧谦!”南千寻听到陆旧谦对天天说话有些重,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陆旧谦伸手扶着南千寻的肩膀,让她离开病床,很快有护士前来把孩子给推走了。

    “天天……天天……”南千寻连忙跟了上去,到了江陵要的手术室门口,江陵深深的看了南千寻一眼,嘭的一声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南千寻瘫坐在地上,浑身的力气好像都被抽走了一样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要坚强,你要是不坚强,谁来替天天打气?”陆旧谦看到南千寻的模样,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,一定要坚强!”南千寻听到陆旧谦的话,连忙点了点头,说:“我还要好好的吃饭,好好的睡觉,睡一觉就好了,天天就能醒过来了!”

    手术室前一片紧张的气氛,但是在妇产科的病房里,确实另外一番景象。

    白韶白皱着眉头看着李璞玉说:“你说什么?我完全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李璞玉看出来他是忘记了曾经的所有,而且智力也似乎下降到了四五岁的样子,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“韶白,你好好想想,如果你不是宝宝的爸爸,你为什么会对宝宝有这么深的感情?”李璞玉试图要说服他。

    “妈妈让我看着宝宝,别让别人给抱走了!”白韶白无辜的说道。

    李璞玉有些无奈,说:“你走吧,我不需要你看着了!”

    白韶白听到李璞玉凶自己,有些生气了站了起来,转身离开了病房,却在病房的门口站住了,一眼不眨的看着孩子。

    南千寻这边,有些心力交瘁,已经一个小时了,真的是度分如年!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警察来了,说:“陆先生,Nancy小姐,你们方便我们做一下笔录吗?”

    陆旧谦转头看向警察,说:“可以!”

    他低头拍了拍南千寻,说:“我去和警察做笔录,你先在这里等着!”

    “嗯!”南千寻点了点头,这场车祸很明显的是一桩谋杀,不知道交警会不会移交到刑警来处理!

    陆旧谦站起来跟警察一起走了,南千寻靠在墙壁上,心脏像是被一只大手拽住了一样,难受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手术室里有护士出来,南千寻连忙迎了上去,那护士却伸手将她拨在了旁,急急忙忙的朝走廊的那头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南千寻看到护士急匆匆的跑路的模样,整个人的心脏都要跳到了嗓子眼里,她噗通一声往地上一跪,双手合十,哭着祷告说:

    “上帝啊,耶稣啊,圣母玛利亚啊,观音菩萨,如来佛祖,玉皇大帝,求求你们保佑保佑我天天吧,我给你们磕头了,就是死了之后让我下十八层地狱,我也无话可说,求求你们保佑孩子能平平安安的吧……”

    陆旧谦回来的时候,看到南千寻还在念念有词的祷告,急匆匆的脚步也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的眼眶里蓄满了泪水,仰头看了看天花板,慢慢的走了过去,说:“千寻,天天一定不会有事的!”

    南千寻连忙睁开眼睛看向他,眼睛红红的。

    护士来来回回进进出出一共出来了七八回,每出来一次,南千寻的心就沉一次。

    天黑之后,手术室的门被打开,南千寻连忙上前趴在门框上往里看,江陵的眼眸也红红的,她看到江陵的眼眸红红的,整个人往后一倒,陆旧谦连忙接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手术……很成功……”江陵虚弱的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听到这话之后,反应过来,连忙上前拽住江陵的胳膊惊喜说:“你的意思,是天天没事了?”

    “但凡手术,都会有危险期,过了今夜就没事了!”江陵微微一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天天没事了,天天没事了!”南千寻悲喜交加的对陆旧谦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没事了,我说过天天不会有事的!”陆旧谦也欣喜万分的对南千寻说道。

    江陵看到两人的样子,缓缓的扯了扯嘴角,脸上疲惫的神态清晰可见,只是在极度喜悦中的两个人没有注意到。

    护士这边把天天给推了出来,南千寻和陆旧谦追着天天到了SVIP病房里。

    他们走了之后,江陵缓缓的倒了下来,手术室里还有护士,那护士看到了江陵倒了下来,连忙上前去帮他掐人中,一边掐一边喊着说:“江医生……江医生……”

    江陵被护士喊醒了过来,然后又闭上了眼睛,疲惫的说:“别吵,我睡一会儿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话的声音特别的微小,那护士听到了之后默然无声了,她看到江陵闭上了眼睛就睡着了,而且是躺在地上就睡,十分的心疼。

    江医生在手术室里连续工作了七个小时,而且精神高度紧张,为了抢救这个病人,他没有吃饭,没有喝水。

    这个病人几次病危,他也没有通知病人家属,没有下达病危通知书,一切的压力都由他自己扛了下来,江医生实在是不容易,太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次日,次日一早,天天缓缓的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南千寻看到天天醒了过来,连忙喊:“天天,天天,你醒了?”

    天天迷迷糊糊的看着妈妈,问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南千寻的心里一慌,难道天天也失忆了?

    “天天,天天,你看看妈妈,看看妈妈……”南千寻焦急的喊着。

    天天又问:“你是谁呀?”

    他说完了之后又睡着了。

    南千寻连忙跑着去找江陵,江陵已经被护士带到了休息室里,她找到他的时候他还在睡。

    “江陵,江陵!”南千寻连忙喊着。

    那个带他来休息的护士看到南千寻一大早来喊江陵,连忙上前来拉着她说:“嘘,嘘……”

    南千寻回头看着那个小护士,小护士说:“Nancy小姐,江医生昨天连续精神高度紧张的做了七个小时的手术,而且手术极其的精细,我跟过很多外科医生,但是从来没有见过江医生这么精细的医生!

    而且,病人几度病危,但是所有的压力他全部都一个人抗了下来,所以请你让他先休息休息!”

    南千寻听到小护士的话,心里有些自责,原来昨天江陵已经帮她承担了很多很多的压力!

    “哦,我没事了,我就是来跟他说孩子已经醒了的事!”

    “醒了先不要喂水,等他完全的醒过来再喂!”护士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想到了护士或者也能知道一些,于是问道:“他刚刚醒了,但是不认识我了,一直问我是谁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麻药还没有过去,再醒来就好了!”护士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的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