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70章 动不了她可以动他

    南千寻看她的模样,心里想着她还会关心天天吗?

    陆旧谦和南千寻都有些不想跟黄蓝影多说话,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,黄蓝影说:“既然天天没事了,那我先走了!”

    南千寻说:“我送送你!”

    虽然她不是陆旧谦的生母,但是好歹将他养大成人了,养孩子有多艰难她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南千寻我告诉你,不要以为你迷惑了我儿子,我就拿你没有办法了!”到了楼下,黄蓝影突然阴着脸对南千寻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的心里一慌,她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“我没有想要跟你对着来,以前的事情我也可以既往不咎,但是你如果还想像从前一样来虐待我,我告诉你我已经不是那个仍你捏仍你挫的南千寻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不就是因为你背后有乔氏么?我动不了你,也动不了乔氏,但是我总有本法动陆旧谦!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南千寻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就是你听到的意思!”黄蓝影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冷着脸看着她,但是她却转头离开了别墅,南千寻看着她的背影,心里有点七上八下的,她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南千寻立刻回到了屋里,陆旧谦见她的脸色不对,连忙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旧谦,我不知道该不该说!”南千寻有些犹豫,毕竟黄蓝影养了陆旧谦这么多年,她如果说她的不好,他会不会心里难受?

    但是如果不说的话,万一她做出了什么不好的事,陆旧谦这边一点防备都没有,怎么办?

    “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隐瞒的吗?”陆旧谦说道。

    “刚刚送她走,她威胁我!”南千寻小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愣了一下,说:“威胁你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说别以为我勾引了你,就可以肆无忌惮了,她动不了我但是她可以动你!”

    “动我?”陆旧谦皱了皱眉头,心里也咯噔了一下,她为什么要动自己?她从什么事上来动自己?

    “旧谦,那些金发蓝眼的人,不会跟她有关系吧?”南千寻有些不确定的问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吧!”

    “那她有什么本事来动你?又为什么要动你?就算是养一只狗,养一只猫也应该有感情了,她养你这么多年,难道一点感情都没有吗?”南千寻有些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听到南千寻的话,心中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自己的妈妈跟她是情敌,保不齐她们会为一个男人而反目成仇。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,那么她养自己长大的目的,不一定是真的是受了闺蜜的委托,有可能是为了报复。

    陆旧谦很快的捋了捋事情的原委,突然觉得事情有些复杂,这中间又牵扯到自己的生母。

    自己的生母却在多年前已经不知所踪,他也去查过,但是没有了线索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将这些事情告诉南千寻,而是一个人默默的扛了下来。

    石墨这边全权负责这次车祸的事情,警察查到的结果只是对方毒驾,所以有幻听幻觉的行为,已经被警方依法关押,将来会提起公诉对他们违法犯罪的行为作出判决。

    调查的结果给到了石墨之后,石墨冷笑了一声,说:“这个结果,你们自己能心服口服吗?”

    来见石墨的这个警察眼眸闪了闪,却并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既然警方给了官方的说法,那么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做出私人行动?”石墨冷脸说道。

    那个警察的脸上有些尴尬,说:“我们找不到其他的证据,只能用事实说话,就算是你说的事实,但是你没有证据,一切都是无用!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石墨不想继续再跟他说什么,倒是心里十分的不满,他们交税都养活了什么人?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那警察离开之后,石墨立刻安排人去查这件事情的始末,但是由于人被关押在看守所里,需要等到释放之后才能动手。

    石墨把事情跟陆旧谦说了之后,陆旧谦决定了引蛇出洞,这一次他们到底是为了杀自己,还是为了杀南千寻,这还是一个很大的疑问。

    陆旧谦打开了窗户,越来越发现自己现在好像陷入了一个死胡同里了一样,没有什么头绪。

    “别跑,别跑!”白韶白在院子里,追着一只蝴蝶跑,陆旧谦突然有些羡慕起白韶白来了,至少他不用这么烦恼了,还有Nancy照顾他。

    陆旧谦刚想到南千寻,就听到南千寻温柔的喊:“韶白,回来吃饭了!”

    “好耶!”白韶白放弃了追蝴蝶,朝南千寻这边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来到南千寻的跟前,南千寻看到他的脸上弄的像一直花猫一样,连忙拉着他到了浴室里,说:“来洗洗脸!”

    “韶白自己会洗脸!”白韶白连忙学着南千寻的样子,把脸洗了洗,南千寻帮他擦脸。

    正擦的时候,陆旧谦从楼上下来,看到两人亲昵的样子,眼眸微微一沉。

    “旧谦,你下来了?可以吃饭了!”南千寻知道他心里不舒服,连忙笑脸喊着他。

    陆旧谦冷哼了一声,看着白韶白说:“韶白是不是应该回奶奶那里了?”

    “不要,韶白不要回去,韶白要和妈妈在一起!”白韶白撅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不回,不回!”南千寻耐心的哄着说。

    陆旧谦不高兴的说:“天天都不照顾了,成天照顾他!”

    南千寻的心里一惊,抬起头来看着陆旧谦说:“旧谦,这是我欠他的!”

    陆旧谦叹了一口气说:“他必须要送走,我们要引蛇出洞,我怕他有危险,到时候你会哭的死去活来!”

    “引蛇出洞?”南千寻惊讶的看着他问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点了点头,说:“我不能放一个定时炸弹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!”

    南千寻说:“再过一段时间可以吗?”

    陆旧谦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不要被送走,我要跟妈妈在一起!”

    “韶白听话,你看天天都走了,你也要走,危险!”

    “那韶白和天天在一起!”白韶白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的眼眸微微一转,说:“可以,我送你和天天在一起!”

    陆旧谦听到南千寻又要走,心里有些不舒服,自从白韶白失忆之后,几乎全天候的被他给缠着,也许真的是冤孽,是他们欠他的!

    “我会安排人送他去天天那里,我们的事情要抓紧了!”

    陆旧谦不容拒绝的说道,南千寻没有继续坚持,吃了饭之后就上去帮白韶白收拾东西,白韶白真的像是一个孩子一样,立刻去收拾天天的那些玩具,要把玩具给带走。

    石墨很快来接白韶白,把他送往乔氏,南千寻也给乔致远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Nancy,有什么事吗?天天恢复的很好,今天吃了两碗米饭!”乔致远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!哥,我有事要跟你说!白韶白的情况你也看到了,他把我当成了妈妈,但是我不方便照顾他,想暂时把他送到京都,让他跟天天在一起!”

    “白氏那边难道没有人管吗?”乔致远有些诧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白氏那边的人对他来说都是陌生人,只有天天是个熟人,所以我想暂时先照顾他一段时间,以后再说!”

    “可以!”乔致远答应道,大不了就当做是乔氏多照顾一个孩子而已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哥~~”南千寻微微一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还说什么谢谢,乔家亏欠你的,已经补偿不清了!”乔致远由衷的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的心里暖暖的,自从她有了自己的家人之后,她觉得整个世界都温暖的多了。

    白韶白收拾了很多很多的玩具,南千寻摇了摇头说:“舅舅家有很多玩具,你这些先放在家里吧,到时候再回来的时候不好拿!”

    白韶白有些恋恋不舍的看着他已经装好的积木,问:“舅舅家有可以搭城堡的积木吗?”

    “有!”

    他才把玩具放了下来,跟着南千寻下楼,南千寻将他交给了石墨,说:“你一定要把他安全的送到目的地!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!”石墨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妈妈,再见!”白韶白坐在了车里差点就哭了,南千寻看到他委屈的模样,也差点哭了。

    白韶白走了之后,陆旧谦伸手抚着她的肩膀说:“Nancy,你这样我会吃醋的!”

    南千寻听到陆旧谦一本正经的说自己吃醋,眼泪一抹,说:“他现在不过是个孩子!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孩子!需要你!”陆旧谦说着扛着她上楼了,自从他们从沙漠里回来之后,每一次他们准备亲热的时候,都会被打断,今天终于没有人打断他们了。

    “旧谦,旧谦……”南千寻伸手捶着他的肩膀,陆旧谦邪笑着把她放到了场上,化身为狼,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此时的大唐国际酒店中,一个金发蓝烟的男子,手里拿着一些资料,嘴角泛着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皮特先生,我们的人已经被警方控制了!”另外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站在皮特的身后说道。

    “以后这种蠢事,你们少做的!掉智商!”皮特说道。

    身后的人听到皮特王子这么说,脸上有些尴尬,说:“警方并没有查到什么倪端!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