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76章 他的母亲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南千寻诧异的说道,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么这个人才算是神了,不过下一秒她又焉了下来,也许这就是王子的教育和普通百姓教育是不一样的,说不定他真的是知道的!

    “那我们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看起来他比我们想象中的更难以对付,要不然我们以静制动吧!”陆旧谦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重重的点了点头,对于她来说,她宁愿对皮特王子所有的猜测都不是事实。

    “我们之前打算这两天去兰县,什么时候去?”陆旧谦问道。

    “明天去?”

    “好,我去安排一下!你先睡!”

    南千寻看了看时间,已经凌晨了,点了点头,说:“你早点回来睡觉!”

    “嗯!”陆旧谦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,然后坐在电脑前在安排工作。

    南千寻开门出去,心里有些心疼,这么晚了还不能睡觉,果然在别人眼中光鲜亮丽的人,背后要付出多少的辛酸和劳苦,是别人看不到的。

    陆旧谦在书房里安排了公司的工作,然后看了一下行程,最后安排一些安保的工作,他一定要确保她平安无事!

    等到他忙完手里的所有的事回到卧室,南千寻已经睡着了,他轻手轻脚的掀开被子躺在了她的身边。

    次日,南千寻早早的醒了过来,看了看身边还在熟睡的陆旧谦,没叫醒他,慢慢的拿开他的手,下床去给他做早餐。

    陆旧谦在她拿自己手的时候,已经醒了过来,只不过看在她小心翼翼的模样,没有睁眼,直到她去了厨房,他才睁开眼来看了看门口,一种幸福感慢慢的从心里腾了起来,他抱了抱被子,闻到被子上还残留她的味道,又一次睡着了。

    南千寻做好了早饭,回到卧室里看到他还在睡,轻手轻脚的走到他的身边,一眼不眨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熟睡的模样,很想一个误落凡尘的天使,是那么的纯净漂亮。

    她看着看着,觉得自己满身都是爱他的形状,控制不住自己,偷偷的上去轻轻的亲了他的眉毛,亲了眉毛之后又偷偷的亲了他的鼻梁,再然后在他的嘴唇上轻轻触碰了一下。

    陆旧谦突然伸出手来抱住她的后脑勺,张口含住了她的嘴,辗转的吻了起来。

    南千寻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了一跳,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,就被他给攻略城池了。

    陆旧谦把吻了她一会儿,把她的脑袋摁在了自己的胸口上,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抱在一起,生平第一次,陆旧谦觉得他们在一起不是必须要做某件事,就这样静静的也挺好!

    “起来吃饭了!”南千寻说道:“吃完饭我们还要坐飞机,几点的飞机?会不会延误?”

    陆旧谦说:“让我再抱抱,飞机不会延误!”

    “那要不,你再睡一会儿?”南千寻说道:“你这么辛苦的工作,身体怎么吃得消?”

    她说这话,原本只是单纯的关心他,但是听在了陆旧谦的耳中却有点变味了,说:“怎么?要不要试试,看看我的身体又么有出现什么意外状况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南千寻秒懂他的意思,连忙挣扎着要起来,但是陆旧谦已经翻身把她压在了下面,把手伸到了她的内//衣里。

    南千寻后悔的想要咬掉自己的舌头,刚刚多嘴干什么?

    陆旧谦因为赶时间的缘故,很快的放开了她,起来洗漱,南千寻也勉强自己起来清理了一番,下去摆早饭。

    陆旧谦来到了餐厅里,看到她给他熬了以前经常熬的小米粥,心里暖暖的,他坐了下来,南千寻说:“快点吃吧,要不然一会儿来不及了!”

    “好!”陆旧谦应了一声,刚端起粥来喝了一口,突然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,皱了皱眉头,划开手机,并且点了外音。

    “想知道你妈妈的事,立刻到大唐酒店来!”说话的是一个女人,声音低沉,显然是故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。

    南千寻的心里猛然一跳,连忙看向了陆旧谦。

    陆旧谦淡定的喝粥,并且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旧谦……”南千寻其实想要说服他今天不去兰县了,先去大唐看看,说不定真的能找到关于他妈妈的线索。

    “不用理会!”陆旧谦说道。

    “旧谦,或者这是一个机会,我们难道要错过吗?”南千寻伸手搭在他的手上,她能感受到他平静的表面后的波涛澎湃!

    “千寻,一旦我今天去了,以后他们会经常做出这种事情,我们会十分的被动!既然对方这个时候来说这件事,说明他们是有事要找我们!我妈妈的事再怎么重要,都不过是过去的事了,过去远远没有我们未来重要!”陆旧谦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听到陆旧谦的话,心里再一次被他给震惊了,说:“我都听你的!”

    “乖~~~”陆旧谦伸手摸了摸她的头,南千寻冲着他甜甜的笑着,陆旧谦有一种想要继续咳咳咳的冲动。

    大唐酒店那边,一个带着鸭舌帽的女人,看着自己手里的手机,面色有些狰狞。

    “竟然敢挂我的电话!”

    她看了看手机上的信息,立刻订购了一张赶往兰县的机票。

    南千寻和陆旧谦这边坐上了飞机,两人正在闭目养神,突然一个女人走了过来,看了看她手里的登机牌,坐在了陆旧谦的身边。

    陆旧谦睁开眼看了看她,心里猛然一惊,整个人都僵硬着,他看着她一眼不眨,那个女人却若无其事的坐了下来,还对着他礼貌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南千寻感受到了陆旧谦的不一样,连忙小声的说:“旧谦?”

    陆旧谦反应过来,连忙将目光转移开来,他发现自己失态了,但是这个女人 确实给他带来了极大的震撼。

    下飞机的时候,陆旧谦站起来伸手拉住那个女人的胳膊,说:“这位女士,我们可以一起吃个饭吗?”

    南千寻看到陆旧谦失态的模样,默默的站在一旁,她知道他一定是事出有因,所以才拉住一个陌生女人的胳膊,但是她的心里还是非常的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里的人都是这么热情吗?我初来乍到,就有人请吃饭?”那女人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叫爱丽丝!”爱丽丝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陆旧谦有些呆滞的也伸出了手,两人握手之后,爱丽丝看向了南千寻,说:“这位是你的夫人?”

    “是!”陆旧谦说道转身把南千寻拉到了手里,说:“我们一起吃个饭吧!”

    南千寻点了点头,又看向了那个女人,那个女人微笑着跟他们一起往饭店里去。

    南千寻细心的发现,兰县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之前的杂乱脏,现在都得到了很大的改善,让人感觉舒服了很多。

    而且全聚德的餐厅也开到了这里,她心里暗暗的想着,果然是商人的眼光,能看到商机。

    三人一起坐在全聚德的包间里,陆旧谦看着那个女人问:“爱丽丝女士,您真的是第一次来国内吗?”

    “哈,是的!我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已经忘记了,家里人说我得了一场病,所以脑子被烧坏掉了,能恢复过来,已经很不错了!”爱丽丝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的心猛然一惊,难道她真的是自己的母亲?

    刚开始,他只带看到她的面相有些像,但是现在听到她说什么忘记了以前的事,似乎有些确定了,也许他的妈妈跳在水里并没有死掉,而是被人给救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来这里做什么?”爱丽丝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来游玩的!”南千寻在陆旧谦之前说道。

    爱丽丝面色僵硬看了看南千寻,又换上一副和颜悦色的模样,说:“兰县有什么好玩的吗?”

    “有,可以看极光!还可以看兰县目前领先世界的沙漠种植示范基地!”南千寻不忘介绍。

    “如果这样,你们介意我和你们一起吗?”爱丽丝说道。

    “介意!”陆旧谦的面色冷冰冰的说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我自己去玩吧!”爱丽丝尴尬的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转头看了看陆旧谦,陆旧谦对着她微微一笑,说:“我们还有其他的事要办!”

    吃完饭后,陆旧谦立刻带着南千寻来到了种植基地,看到各种庄稼都长势喜人,他们的心里也十分的高兴,看样子这项技术要推广出去,以后可是造福全人类啊!

    李主任和他们站在一起,看着田野里硕果累累,实在是有些难以置信,如果能再拉来旅游业,那么兰县的未来就有希望了,他甚至还向领导提出了兰县新城开发建设计划,如果能拉来投资,那么自己将会是兰县的一大功臣!

    南千寻和陆旧谦一起和李主任以及项目上的一些人坐在一起开会,开了一个下午,晚上的时候陆旧谦执意要回南川市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急?”南千寻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心里有事!”陆旧谦十分郑重的说:“我严重的怀疑,今天那位女士就是我的母亲!”

    “母亲?”南千寻目瞪口呆的看着他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