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81章 最大的让步

    “妈妈,为什么我们要把所有的东西都给收拾走啊?”白韶白问道:“难道奶奶家没有吗?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不想带,就不带了,你回去之后奶奶也会给你准备很多衣服的!”

    “那天天的也不带了,我们回去让奶奶买~~”

    南千寻一愣,有话说不出来了,愣了一会儿说:“你们的衣服全部都收拾起来带走,我们要做俭省节约的人,不能铺张浪费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白韶白鼓着嘴,也一旁帮忙收拾东西,南千寻看到他的动作,心里有些感慨,他就算是失去了记忆,还是不失本性,到底还是具有暖男的性质。

    胡云英赶到的时候,南千寻拉着白烧白,坐在客厅里,他们的身边放着已经收拾好了东西。

    “胡董事长!”南千寻看到了胡云英,连忙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白韶白也跟着站了起来,天天站在旁边,他们都一眼不眨的看着胡云英。

    胡云英看到了白韶白,眼眶里的眼泪在打转,但是却没有哭出来,微微颤抖的嘴唇,出卖了她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韶白……”胡云英喊道。

    白韶白连忙转头看了看南千寻,南千寻点了点头,说:“韶白,跟奶奶回去。以后妈妈有空了,我去看你的!”

    “妈咪,你一定要去看我,我会想你的!”白韶白还是十分的不情愿离开,抱着南千寻的胳膊依依不舍的说道。

    胡云英看到了白韶白还是这副模样,心里像是万箭穿心一样,十分的难过,说:“韶白,跟奶奶回家,奶奶会好好照顾你,不让我妈担心!”

    白韶白听到她这么说,才算是对他放下了戒备,转身对天天说:“天天,你说过会跟我一起回去的!”

    “韶白爸爸,我会跟你一起回去的!”天天对白韶白说道,然后转头看向胡云英说:“太奶奶,我会陪着韶白爸爸一起回去,我会照顾他,我会照顾他一辈子!”

    胡云英见天天这么小,却说出这么重情义的话,十分的欣慰,伸手摸着他的头,说:“天天是个好孩子!”

    “太奶奶,你不用感动,我小时候是韶白爸爸养的我,在我心中他就是爸爸!”

    胡云英见天天这么懂事听话,十分的懊悔,如果刚开始她不横加阻拦,不再他们中间制造那么多的误会,他们也不会有今天的冤孽,韶白也不会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她所有的孙子中,韶白是从来没有人能替代的那一个,为了培养他,她花费了半生的心血,甚至做了坏人,可是谁能知道未来会怎么样?谁能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?

    假如有早知道,她又何必当初?

    白韶白听到天天的话之后,却挑眉看着他,说:“我不是你爸爸!”

    在他的心目中,爸爸是很凶的,像陆旧谦那样,不会给他好脸色的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我韶白爸爸的话,我就不跟你去喽~~”天天撅着小嘴说道。

    白韶白听到天天说不跟自己去了,立刻慌了身,伸手拽住他的胳膊,把他抱了起来,说:“不行,男子汉大丈夫,说话算数!”

    “算数,算数!但是你就是我韶白爸爸!”天天伸手抱住他的脖子,把头放在他的肩膀上,他好想好想让从前的韶白爸爸回来呀!

    胡云英看到他们相处的这么融洽,假如以后天天真的能照顾韶白一辈子,她也可以放心了,只是明天的事谁能说的了呢?

    她转过头来看着南千寻,说:“天天在我那儿你放心,我会照顾好他的!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!”南千寻说到,胡云英见南千寻竟然这么相信自己,更加的决定自己错的一塌糊涂了,每次见到南千寻她都会后悔当初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!”胡云英转头对白韶白和天天说道。

    白韶白依旧对南千寻依依不舍的,一步三回头的说:“妈妈,你要记得来看我啊!”

    “我会记得的,你放心吧!”南千寻说道。

    “妈妈,你想我就去江城找我吧!”天天也回头对南千寻说。

    南千寻伸手想要抱抱天天,但是白韶白却一直担心天天突然跑了不跟自己走了,所以一直把他抱在怀里,不让他下来。

    南千寻只好向前拉了拉他的小手,说:“我会的,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,好好照顾韶白!”

    “嗯!”天天重重的点头。

    胡云英的人立刻提着他们的行李离开了乔家,胡云英带着他们坐飞机回到了江城。

    南千寻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开,十分的不舍,但是她也没办法,白韶白毕竟是白家的大少爷,不可能一直留在这留在京都,也不可能真的由她来照顾一辈子。

    她让天天去江城,只不过是一个暂缓的计策,天天是不可能留在江城的,她没有想到天天后来却一直留在了江城,而且也一生都信守承诺,照顾了白韶白一辈子,更是承担了他父母的罪孽,以至于以后的婚事也照样经历了许多的磨难,当然这些都是后话。

    南千寻在阁楼里坐了一个上午,到中午吃饭的时候才来到主屋,乔以沫和乔致远他们都在,这边发生的事情,他们都知道,但是没有人出来干涉他们。

    洛千水见南千寻来了,连忙站了起来,自从上一次他们去挑选婚纱,她被人给掳走了之后,她再也没有见过她,这会儿见到她,有些局促不安,害怕她会责怪自己。

    南千寻看到洛千水的不安,走上前伸手拉着她说:“妈妈,不要担心,我很好!最近一直事情多,所以没有顾得上回来看你们,你们什么时候大婚?”

    “不大婚了!就这样很好!”洛千水说道,她的心里自责极了,要不是自己想要搞事情,怎么会有中间这么多的波折?

    “这是人生的大事,我希望你不要错过,我也希望你能够好好的,漂漂亮亮的,幸幸福福的!”南千寻对洛千水说道,

    洛千水听到南千寻的话,心里又有些犹豫不定了!她好想好想穿上婚纱,当一次新娘,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都这么大一把年纪了,还想当新娘,但是这个念头一直就像是一个公主梦一样,萦绕在她的心头。

    南千寻转头看向乔以沫,说:“爸爸,你以前欠妈妈的,一定都要给她弥补上,不要让她的人生有任何的遗憾!”

    乔以沫郑重的点了点头,对洛千水说:“千水,你听听女儿的意见,我们还是照样结婚吧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可是了,这一次不会再有什么意外,我们就跟致远一起结婚吧!”乔以沫的目光灼灼的,跟洛千水结婚是他很久很久以来的一个愿望,与其说是圆洛千水的梦,都倒不如说是圆自己的梦,或者是说圆他们两个爱情的梦。

    洛千水羞涩的点了点头,算是答应了,乔以沫有些惊喜,连忙看向南千寻说:“千寻,爸爸要谢谢你!”

    “爸爸,你们应该有情人终成眷属!”南千寻微微一笑,转头看向乔致远,说:“哥,我有话要跟你说!我们去楼上吧!”

    “嗯!”乔致远淡淡的嗯了一声,站起来跟着南千寻去了楼上。

    “哥,我妈妈跟我们的爸爸要结婚了,我知道你心里可能会有一些不舒服,换成我我肯定也会不舒服!”南千寻说道。

    “Nancy,好端端的说这个干什么?我确实不舒服,我有时候会为自己的妈妈感觉到不值得,短短的一辈子,却爱上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人,两个人凑合在了一起,却始终同床异梦!”

    “哥,可是你想过吗?爸爸一直洁身自好,身边没有任何的莺莺燕燕,他和我妈妈还是我妈妈决定离开之后,才会有一些放纵,你的妈妈和爸爸在婚内的时候,他们是专属彼此,这一点在现在有多难能可贵,我想你一定十分的清楚!”

    乔致远一愣,他身边的人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多了去,这么想想心里却是平衡了一些,虽然当年的爸爸爱上了洛千水,但是他却没有抛弃自己的母亲,也算是一个好男人了。

    “哥,原本他们要是结婚的话,我妈妈肯定会去给你妈妈上一炷香,只是她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,可能把你当成了自己的儿子,所以我想请你帮个忙!”

    乔致远已经知道她说的帮忙是帮什么忙了,无非就是帮着她瞒着洛千水,不让她知道自己母亲存在的事。

    他有些为难,不干涉父亲的婚事已经是他最大的让步了。

    南千寻看到他的脸色不好,说:“哥,我们都不要在爸爸面前提你妈妈的事,你看看爸爸的心里到底有没有她好不好?”

    乔致远不知道她在玩什么花样,说:“好!”

    当夜,乔以沫独自坐在书房里,拿出了乔致远母亲的照片,说:“致远妈妈,我又要结婚了!这一次我终于要和千水结婚了,我想你一定会祝福我的!其实,你走了之后,我常常想你,觉得你像是老师又像是朋友,更像是知己……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