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83章 挖他的祖坟

    南千寻回到南川市,陆旧谦见她回来了,问:“你这次怎么回来这么晚?以”

    “我去见了一个朋友!”南千寻的心里有些沉,她总是能感觉到这个高剑鞘有些不正常。

    “谁?”陆旧谦眉毛一挑,能被南千寻称为朋友的人不多,难道是高剑鞘?那也是一个十分优秀的男人,而且同样对她图谋不轨,她去见他做什么?

    “高剑鞘!”南千寻没有隐瞒他,也没有什么值得隐瞒的。

    “有事吗?”陆旧谦强装镇定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但是我总感觉他好像哪里也变了一样!”南千寻有些担忧的说道,以前她感受到白韶白变了,现在又感觉到高剑鞘变了,都不是从前初见时候的模样了。

    “人都在变,我们也在变!”陆旧谦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点了点头,理论都知道,但是到自己面对的时候就有些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你先休息一下吧,我们晚点过去亲自去审问那个人!”陆旧谦说着把她拉到了休息室里。

    南千寻被他摁在了床上,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帮自己脱鞋子,连忙说:“旧谦,我很累!”

    陆旧谦转头看向她,眼眸里都是笑意,说:“所以让你睡觉啊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今天不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旧谦有些无语,难道在她的眼里,自己的脸上就写着XX两个字吗?

    “你好好休息,别想太多!”陆旧谦说着把空调调整到一个舒服的温度,把被子盖在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南千寻有些尴尬,原来人家根本没有想要怎么样,自己想多了。

    她躺在床上,躺着 躺着睡着了。

    陆旧谦忙完了手头的事,天色已经黑了,他来到休息室里,看到她还在睡,有些不忍心叫醒她,但是他们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,所以伸手晃了晃她,说:“千寻,千寻?”

    南千寻缓缓的睁开了眼睛,猛然坐了起来,说:“旧谦,我刚刚睡着了!”

    “嗯!先起来吧,我们一会儿先去吃饭,吃完饭还有事要办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南千寻连忙勉强自己下床,收拾了一下自己和陆旧谦一起离开了公司。

    两个人在公司附近的餐馆里随便吃了一点饭,往关押那个人的地方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十分的隐秘,如果不是陆旧谦带着来,南千寻根本就想不到这个地方还会有人。

    石墨见两人过来了,连忙迎了上来,说:“陆总,Nancy小姐!”

    “还是什么都不肯招吗?”陆旧谦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肯招,我们已经用了很多的方法,但是他的嘴一直都很硬,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难搞的人!”石墨摇着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进去看看!”陆旧谦对南千寻说道,石墨连忙把门打开,里面的灯光有些昏暗,那男人被绑在椅子上,面容憔悴,眼圈黑黑的,一看就知道已经连续很多天没有睡好觉了,应该是受到石墨他们车祸轮流站的审问,能坚持下来实在不容易。

    那人听到门的声响,抬了抬眼皮子,看到了陆旧谦和南千寻进来,瞳孔微微收缩,随即又变成了一副你能奈我何我就是不说的模样。

    陆旧谦坐在了他的对面,南千寻坐在他的旁边。陆旧谦看向那个男人说:“你认识她吗?”

    那人看看陆旧谦又看看南千寻,随即把头转到了一边,却不说话。

    南千寻见这个人不说话,心里有点来火了,冷着眼看着他说:“我和你无冤无仇,你为什么要绑架我?”

    那人却一言不发,南千寻还想说什么,陆旧谦却伸手摁住了她的肩膀,南千寻又坐了下来,陆旧谦冷冷一笑说:“你以为你不说话,我就不知道你是谁派来的吗?”

    那人依旧一言不发,陆旧谦继续说:“皮特王子,让你去截Nancy小姐的时候,他有没有告诉过你,一个人什么破绽都没有,就是他最大的破绽?”

    那人听到皮特王子几个字,浑身哆嗦了一下,这一个小动作没有瞒过陆旧谦的眼睛,陆旧谦这会儿十分的确定这件事一定和皮特王子有关。

    至于他为什么要这么做,就有点耐人寻味了,难不成是故意的英雄救美?还是另有企图?

    “我和皮特王子无冤无仇,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南千寻问道,那人还是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石墨,去把他的家人请过来!”

    “一人做事一人当,你找我家人做什么?”那人突然说话了,陆旧谦看到他的神情有些激动,知道这是他的弱点,嘴角微微上扬,露出了一抹胜利的微笑,一个人不怕他有多厉害,只要有了弱点,一切都好办了!

    “他的家人已经不在了!”石墨说道,这个方法他已经想过了,只不过他到他家的时候,他家里已经没有人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那人大吃一惊,像是根本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人去你家的时候,你五十岁的母亲已经过世了,居委会的人埋的她!”石墨说道。

    那人像是受到了什么打击一样,他的妈妈怎么去世了呢?

    “不,不可能!这不可能!”那人有些崩溃的大叫,石墨有些汗颜,早知道他的母亲死了可以给他带来这么大的情绪上的波动,他早就告诉他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想的是抓了人家的母亲来威胁他,结果人家的母亲不在了,他也就束手无策了。

    南千寻挑眉看着这个人,说:“他老娘死了,去挖他的祖坟啊?他们要我的命,我去挖他的祖坟,总不会太残忍吧?”

    “你敢,你这个恶毒的女人!”那人的眼睛瞪得大大的,看着南千寻,恨不得把她给咬碎了。

    “我恶毒吗?我好端端的没有招你没惹你,你却来绑架我,差点让我命丧黄泉,比起你来我恶毒吗?”南千寻毫不客气的问道。

    那人凶狠的看着她,说:“敢,你们敢!”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不敢的,你都要要我的命了,我总不能连出气都不能吧?”南千寻嘲讽的看着这个人,假如这个人一直不说话,他们肯定问不出来什么东西的,但是只要一说话,肯定能找到把柄!

    “我不信,你们肯定是骗我的!”那人咆哮了一会儿,突然镇定了下来,笃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信的话,我可以带你去看!”石墨很轻巧的说。

    陆旧谦听到石墨这么说,知道他说的这人的母亲死了是事实,于是说:“我可以给你时间和机会,你自己去坟墓上看看,给你母亲上一炷香。倘若你的母亲没有死,那么你也不必回来了,我们也不会继续的关押你!倘若你的母亲死了,你回来把你所知道的事情全部给我交代了!”

    那人听到陆旧谦这么说,心里像是已经明白了什么事一样,但是眼见为实耳听为虚,他必须亲眼看到之后,才能相信这是事实,否则都是假的!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!”那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耍诈,中间逃跑了呢?”南千寻突然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人无信而不立!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要做一个有信誉的人,不知道那些人会不会给你机会!”南千寻伸手摸了摸自己的手指甲,状似不经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非常的简单,就是你要问问你自己还有命回来吗?你既然是受别人的指使,现在你落在了我们的手里,对方会不会杀你灭口?还有你妈妈是怎么死的,也还是一个问题呢!”

    那人听到南千寻不咸不淡的说了这么一些话,心里突然像一把大锤一样,捶在了心上,他自己的母亲身体怎么样?他比谁都清楚,她身体却一直很扎实,为什么会突然间死掉?而且他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,他觉得这件事情确实有蹊跷。

    “你们放我过去看个究竟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你去吧!来人,把他松开!”石墨说道,很快有人过来,把他胳膊上面的绳子给弄了下来,他揉了揉自己的胳膊,说:“男子汉大丈夫,说话算数,如果你们说的都是事实,我一定会回来告诉你们我知道的所有的事!”

    那人说完很快离开了这个隐秘的地方。

    陆谦对石墨说:“派人保护他!”

    “是!”石墨立刻派人去远远的跟着他。

    这人很快回到自己的家里,他到了家门口看到门上还贴着白色的对联,心猛然一沉,事实好像就在眼前了。

    “妈……妈……”他砰砰砰的敲门,但是里面再也没有人应他了。

    邻居听到有人敲门,连忙开门看看是谁,没有想到看到这人站在门口,说:“你是谁啊?这家已经没有人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这人连忙上前问道:“这家出了什么事?为什么门口贴着白色的对联?”

    “你是这家什么人?”邻居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远方的亲戚!”

    “哎,这家原来有一个老婆子,前一段时间走了!那老婆子可怜啊,据说她是有儿子的,但是她临死的时候连儿子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,你都不知道她真可怜,死不瞑目啊!”

    邻居说着叹了一口气,关上了门,这人站在门口大脑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他看着门口半响,原本以为他们说的都是假的,就是现在他也不敢相信自己的母亲已经不在了,母亲为自己吃了多少苦,受了多少累,却没有想到她死的时候自己却没有在身边。

    邻居的门突然开了,说:“我知道你是谁了,你不就是强子吗?你怎么才回来?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