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85章 给我闯

    陆旧谦默默的看了她一眼,回头跟石墨交代了一声,和爱丽丝一起出去了。

    南千寻回来找不到陆旧谦了,问石墨:“旧谦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“呃,刚刚爱丽丝来了,他们一起出去了!”

    “爱丽丝?”南千寻在风中凌乱了一会儿,说:“她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不知道,陆总让我跟你说一声,他出去了,中午不回来吃饭了!”

    南千寻听到陆旧谦出去了,不回来吃饭了,有些心事重重的,她总觉得心里好像有什么事情会发生一样。

    话说陆旧谦这边跟着爱丽丝出去,爱丽丝走在前面,走了一段路转身对他说:“我知道这里附近有一家非常有特色的餐馆,虽然很小,但是体验非常不同!”

    陆旧谦没有说话,算是默认了,跟着她一直往一个小巷子里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穿过了一个小巷子,正对这巷子有一家饺子馆,爱丽丝指着饺子馆说:“我们就去那里吃吧!全部都是自助的,还需要自己动手包饺子!”

    陆旧谦挑眉看了过去,这是一家很小的饺子馆,什么时候开的他竟然不知道,不过自助的饺子馆,还真的有些新鲜。

    两人进去挑了馅之后,端着饺子皮过来,坐在一旁的桌子上开始包饺子,爱丽丝熟练的捏饺子,捏出来的饺子胖乎乎的,看起来很有食欲。

    陆旧谦也照着她的样子开始包饺子,快包好的时候,爱丽丝站起来去烧水下饺子,不一会热热腾腾的饺子就上桌了。

    “来,快点尝尝!”爱丽丝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嘴角抿着,挑起饺子来咬了一口,饺子馅也是人工剁出来的,口感比机器绞的那种要好的多。

    “还不错!”陆旧谦淡淡的说道,心里却想着什么时候能和南千寻一起来这里包饺子,哦不,他们想要吃饺子,直接在家里包了。

    陆旧谦一个饺子下肚,再吃第二个的时候,眼睛就睁不开眼睛了,爱丽丝见他闭上了眼睛,连忙摇着他的肩膀说:“陆总,陆总……”

    陆旧谦听到她的呼喊,却没有力气回答,爱丽丝又推了推他,他却没有任何的回应,她立刻拿着电话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很快有人过来把陆旧谦抬了起来离开了饺子馆,快速的送到了医院里。

    医院这边明显早就有了准备,当他们来到的时候,医生很快把他推到手术室里,快速的把他的脚手都绑了起来。

    医生把陆旧谦给绑结实了之后,拿了什么东西放在他的鼻子前,给他闻了闻,陆旧谦闻到了那种味道,很快清醒过来,他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,脑海中有些断片了,他刚刚明明是跟爱丽丝在吃饭,怎么突然间到了医院里来。?

    他连忙要坐起来,这么一动才发现自己的手和脚已经被绑了起来,他心里一沉问:“你们是谁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要害怕,我们只是要取了一点骨髓而已!”

    “骨髓?你们是爱丽丝的人?”陆旧谦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!”那个医生说的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答应了她,给他配型,她为什么还要用这种手段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陆先生,约翰已经没有时间再等了,他现在已经昏迷不醒,就等着你的骨髓来救命了!”医生说着指向了旁边的床,床上躺着爱丽丝的儿子,双目紧闭,看样子确实是生命垂危了。

    陆旧谦的心里十分的不爽,假如她直接跟他说,这边等着救命,需要马上去配型,他不会拒绝她。

    但是她用这种方法的话,他的心里十分的不舒服,她不仅欺骗了自己,也利用了自己。但是,现在他是鱼肉,任人宰割!

    话说南千寻这边,自从陆旧谦走了之后后,她心里一直惶惶不安,总感觉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,。

    她看了看表,已经两点多了,他还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按道理说,就算是吃饭也应该回来了,但是他到现在还没有影子,她有些担心的拿出电话来拨了他的电话,但是电话却无人接听,自动挂断之后,她又拨了过去,那边已经打不通了。

    她有些着急了,连忙去找石墨,说:“石墨,你打一下他陆总的电话试试,我刚刚打是无人接听,现在打已经打不通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石墨听到南千寻的话,十分的诧异,陆总是绝对不会挂Nancy的电话,也不会不接她的电话,难道真的是出了什么事?

    他连忙拿出自己的手机来拨打了他的电话,结果也是一样拨打不通,提示:您呼叫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,请稍后再拨!

    南千寻的心里就咯噔了一下,脸色瞬间变了,立刻说:“石墨,快定位他的位置!”

    “好,我立刻就去办!”石墨听到南千寻这么紧张, 自己也紧张了起来,,他很快的去让技术员定位陆旧谦的手机,发现他竟然在医院里,他心一慌,对南千寻说:“陆总在一家私人医院里!”

    南千寻像是瞬间明白了什么事一样,连忙抓住石墨的手臂,说:“石墨,快跟我去救人!”

    “Nancy?你知道什么?”石墨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来不及解释了!”南千寻着急的说道。

    石墨听到南千寻的话,知道事情相当的紧急也不再多问什么,立刻说:“我们这就去!”

    他很快集结人,带人去了定位到的那家私人的医院,他们刚到了医院的院子里,立刻有人拦住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那些看起来训练有素的人立刻问道。

    “给我冲进去!”南千寻见有人拦住了他们,转头对石墨说。

    石墨冷着一张脸,说:“给我冲进去!”

    那些人看到他们什么话都不说,就要往医院里面冲,连忙站到他们的面前,不准他们进去,石墨的人刷刷的拿出了新式武器,那些人看到他们手里的武器装备比他们的更加厉害,也只好作罢。

    石墨带着南千寻到了医院里面,这家医院里今天连一个病人都没有,整个医院空荡荡的,有一个小护士推着小车子出来,看到了石墨他们,连忙吓的又转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南千寻大声一喊,那护士跑的更快了,南千寻伸手夺过石墨手里的枪,对着护士的头上方开了一枪。

    那护士听到了嘭的一声,吓的站在了原地不敢动,南千寻则被枪给震的胳膊发麻,耳朵有那么一瞬间是失聪的,不过她还是快速的跑向那个护士,说:“手术室在哪里?”

    那护士瑟瑟发抖,说:“我这就带你们去!”

    南千寻用枪顶着她的后背,让她赶快往无菌舱去,那小护士连忙推起刚刚那个小车子,连忙朝电梯间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石墨看到南千寻用枪指着小护士的后背,后脑勺都要出汗了,万一擦枪走火了,那可就麻烦了!

    南千寻完全不知道石墨的担忧,指着小护士到了电梯间,石墨说:“先把枪给收起来吧,万一误伤人了就不好了!”

    那个小护士感激的差点就哭了,她从电梯的镜子里看到了石墨,那一瞬间感觉他就好像是天神一般。

    几个人很快来到了手术室的楼层,爱丽丝就在无菌舱的外面,来回的踱步不住的在祈祷,她看到南千寻和石墨这么快就来了,有些诧异,连忙迎了过去,问:“你们怎么来了?是陆总让你们来看望我儿子的吗?”

    石墨和南千寻听到她的话,纷纷一愣,难道他们搞错了什么吗?

    “爱丽丝女士,请问陆总去了哪里?”石墨连忙上前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真好笑,我儿子现在命悬一线,你们居然在这里问我陆总在哪里,我岂是专门看守他的么?”爱丽丝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把旧谦给我怎么了?”南千寻连忙上前伸手抓住她胸前的衣襟,歇斯底里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来我这里找什么陆旧谦?”爱丽丝也对着南千寻吼了起来,看起来也像极了歇斯底里的病人。

    “快点告诉我,旧谦是不是在里面,是不是?”南千寻像是一个疯子一样,揪着她胸口的衣服问道,没有等到爱丽丝回答,她连忙放开她,转身对石墨说:“给我闯进去!”

    石墨有些犹豫,他们毕竟没有实锤,不知道陆总究竟是不是被爱丽丝给怎么了,万一真的像是爱丽丝说的一样,里面是她的儿子在抢救,他们破门而入,影响了医生救人,他们就等于谋杀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能来打扰我儿子治病,如果我儿子手术中出现什么三长两短,你们谁来负责?”爱丽丝连忙拦在了手术室的门口。

    “给我闯!”南千寻一声令下,石墨也没有再继续犹豫了,立刻让人把爱丽丝给拉开,朝手术室里 闯了过去。

    手术室里,那医生正准备去抽陆旧谦的骨髓,门突然被人撞开,他转过头来看到了有人拿着枪指着自己,连忙举起了手。

    南千寻看到陆旧谦在被绑的结结实实的在床上,连忙跑了过去,问:“旧谦,旧谦,你怎么样?旧谦……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