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86章 你自己看着办

    “没事!”陆旧谦的语气十分的冷,石墨立刻上来把他身上的捆绑给解开了。

    陆旧谦从床上下来之后,回头看了看另外一边床上的孩子,又看了看面色白如纸的爱丽丝,说:“倘若你跟我说他等着救命,我不会拒绝你,但是你现在如此利用我,我绝对不会被你利用!”

    “我生了你,你身上的血都是我给你的,现在我跟你要一点骨髓里都不肯给我,你好狠的心,你跟你爸爸一样,都是狠心的人!你滚!你滚!”爱丽丝有些绝望的对着他吼。

    陆旧谦像是掉在了冰窖里一样,脚手突然变的冰冷冰冷的,她根本就没有失忆!她还记得自己的父亲,还记得自己!

    “你生了他,你养她了吗?你生他是你情愿的吗?你生他就欠你吗?如果可以,他估计还不想被你生出来!”南千寻听到爱丽丝的话,立刻对着她吼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是狠心的人,你们见死不救,见死不救……”爱丽丝伤心欲绝的看向床上的孩子,跑到孩子的身边,伸手把孩子往怀里揽了揽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不知道,抽骨髓会有一些后遗症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什么?我这个儿子是王子!将来有可能就是王!”

    “王子又怎么样?王子就生下来比别人高贵吗?王子,是一条命,难道我们旧谦就不是一条命吗?他们都是你生的,你为什么要厚此薄彼?”南千寻有些不甘心的说道,她知道陆旧谦的内心是十分的在意妈妈的,她在做最后的努力。 

    “我同意捐献造血干细胞,但是你要把所有的事情真相都告诉我!”陆旧谦对爱丽丝说道。

    爱丽丝正伤心欲绝的看着他的小儿子,突然听到陆旧谦怎么说,转过头来有点不可置信的看着他,说:“你当真愿意吗?”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真相!”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,只要你答应给他捐献,我会告诉你真相!”爱丽丝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连忙伸手拽住陆旧谦的胳膊,连连的摇头,她不想让他抽骨髓,她宁愿只给他提供外围血液,因为抽骨髓会有很多很多的后遗症,还曾经出过事故,会死人的。

    她的心里极其的不安,不住的摇头,告诉陆旧谦不要抽骨髓。

    陆旧谦伸手把她抱在怀里,拍了拍她的肩膀,说:“没事的,我身体好,不会有事的!”

    “可是这个手术风险还是很大的,虽然官方宣传都说没问题,但是出事故的还少吗?”南千寻忧心重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看着他,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,说:“你应该了解我的!”

    南千寻差点哭了,怎么可能不了解他?他肯定不会不顾他的这个弟弟。

    “可是别人都会提前两三天来抽出备用血!你没有备用血,如果要是用别人的血,万一感染了怎么办?”南千寻忧心忡忡的说道,她知道这些事,还是在知道乔乔得这个病之后,多多少少的了解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他好像等不及了,放心,我不会有事的!”陆旧谦一再保证。

    南千寻却眼泪汪汪的看着他,她知道他的决定,她虽然不想让他去,但是她决定还是要尊重他!

    “旧谦,你千万不能有事,你要是有事,我和天天要怎么办?”南千寻说着说着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陆旧谦伸手帮她擦了擦眼泪,说:“放心,我说到做到!”

    石墨在一旁看到两个人,心里十分的不是个滋味,他也知道,这项手术是有一定风险的,可是旁边还有一个孩子在那里等着来救命,换做他,他可能也不会置之不顾。

    石墨伸手把南千寻拉了出去,陆旧谦转头看向爱丽丝说:“我们马上动手术,但你要答应我,要把所有的真相告诉我!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会告诉你,我只要我儿子活!”爱丽丝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不放心这个医生,我们要自己找医生来做手术!”南千寻见事情就这样了,也想在最大的可能里,保护陆旧谦。

    爱丽丝没有想到南千寻会提出这样的要求,她一时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了,里面那个医生见状,说:“那就让这位小姐去找医生吧!”

    爱丽丝有点犯难的看着那个医生,说:“儿子一直都是由你一手照顾,现在突然换医生,我也不放心!”

    “我找医生只是抽骨髓,你的医生继续给你儿子看病,我们互不干涉!”南千寻说道。

    爱丽丝只好点头,但是脸上却闪过了一抹厌恶。

    南千寻立刻联系江陵,江陵接到南千寻的电话十分的诧异,问:“千寻,是天天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!江陵,你立刻来仁爱医院一趟,尽快!”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?你让我先有个心理准备!”江陵说道。

    “来帮陆旧谦抽骨髓!”

    “抽……骨髓?谁用?”江陵听到要抽陆旧谦的骨髓,十分的惊讶,总不会是给天天用的吧?

    “你先过来,后面再跟你解释!”南千寻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你稍等!”江陵说着连忙换上衣服朝仁爱医院这边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江陵赶到之后,南千寻对爱丽丝说:“这个是我请来的医生!”

    “赶快吧!”爱丽丝催促道。

    江陵看了看陆旧谦,说:“备用血抽够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来不及了!”里面那个医生说道,江陵的脸色一寒,说:“请问,你是想要谋杀吗?”

    那个医生的脸色也突然不好了,说:“麻烦你说话注意一些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医生杀人于无形,你身为一个医生,难道不知道抽取备用血的重要性?”江陵对着那个医生劈头盖脸的一顿训。

    “别墨迹了,快点!”爱丽丝催促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突然转脸看向爱丽丝说:“你和他是血亲,等一会儿就抽你的血!保证他不会失血过多!”

    爱丽丝脸色一白,说:“他做手术的时候要失很多的血,我怎么可能会全部都供应?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八百cc而已,死不了人的!”南千寻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,正常的人献血不超过四百cc!”爱丽丝很肯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那行,你愿意出多少血,他就愿意出多少的骨髓!你看着办!”南千寻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爱丽丝十分的气恼,她很不情愿把自己的血抽给陆旧谦,但是她如果不抽的话,南千寻肯定不会同意让他去抽骨髓。

    南千寻看到她的脸色苍白,而且十分的坚持自己的说法,转过头来对陆旧谦说:“她口口声声的要救自己的儿子,伤心欲绝的说别人没有良心,实际上她自己只顾自己,完全不顾别人的死活,你何必要给他骨髓?我们走!”

    南千寻说着拉着陆旧谦就走,陆旧谦也没有反驳她,刚刚爱丽丝的第一反应他都看在眼里,心里已经失望透了顶!

    “站住!我是他妈妈!”爱丽丝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他最需要的时候没有妈妈,现在不需要了,你觉得你还能刷到多少的存在感吗?”南千寻嘲讽的说道,转过头来对陆旧谦说:“旧谦,这么多年你没有妈妈,一样过来了,以后有没有都无所谓!”

    陆旧谦微微点了点头,说:“我有你和天天就好!”

    爱丽丝看到两人一唱一和的,气的鼻子里都快冒烟了,说:“我同意,我同意输血给他!”

    “我们旧谦的骨髓是确定是好骨髓,但是你的血是不是好血,我们还要查查!”南千寻转过头来看着爱丽丝说到。

    爱丽丝气得浑身发抖,这个南千寻确实很可恶。

    “我们抓紧时间吧!”爱丽丝催道。

    江陵还是十分的不情愿,这个手术中间输别人的血,万一出现排异感染什么的,后果将不堪设想,作为一个医生,他绝对不会救一个人,然后再害另外一个人!

    “我们先进去再说!”陆旧谦说道。

    江陵看到陆旧谦的面色不对,转头来看了看南千寻,南千寻转头对江陵说:“江陵,我把他交给你了,你一定要保证他平平安安的!”

    江陵的压力十分大,没有一项手术是零风险的,只要是手术,都有可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意外的情况,他只能尽最大的努力,但是不能给她打百分之百的包票。

    “我会尽力的!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!”南千寻摆出了一个加油的姿势,江陵重重的看了她一眼,转头跟着陆旧谦他们去了手术室里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南千寻还是不放心,喊住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又怎么了?”爱丽丝不耐烦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石墨一同进去!”南千寻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听到南千寻的话,眼眸闪了闪,她在想什么,他是知道的,她的内心应该是充满了不安。

    “可以!”江陵说道,那个医生见状也不好说什么了,立刻递了一套衣服给了石墨,石墨穿上之后跟着进去了,是带着枪进去的。

    手术室的门再一次的关住了,南千寻坐在手术室的门口极其的安静,和之前的那种焦急完全不同,爱丽丝却显的格外的狂躁,不停的走来走去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