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87章 你们竟然见死不救

    石墨进去之后,摸着着自己随身携带的枪,说:“你们快点开始吧!”

    江陵对着那个医生点了点头,说:“准备手术!”

    那个医生连忙拿出麻药来,要给陆旧谦打麻药,江陵问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麻醉剂!”

    “不用打了!”江陵说道。

    那医生听到江陵的话皱了皱眉头说:“不打麻药,抽骨髓那么痛苦,他怎么受得了?”

    “谁告诉你说一定要抽骨髓?”江陵说道。

    那医生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,石墨不停的摸着自己的腰里,他的腰里放的是一把枪。

    那医生知道他手里有枪,也不敢跟他们硬碰硬,说:“那就采集血液吧!”

    江陵拿出采集血液的器具,给陆旧谦采了400CC的血液出来,说:“你先拿走用吧!以后再要的话再抽!”

    那医生看着他们,事情的发展跟他们之前说的是不一样,之前他们是一定要抽骨髓,而且还不给他备用血,他知道他们其实是在变相的谋杀他,他做的事也是个帮凶。

    南千寻和爱丽丝在门口外等,等了三个小时之后手术室的门终于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石墨推着陆旧谦出来了,南千寻看到他的脸色煞白煞白的,心疼的眼泪都快要出来了,她走到他跟前,深深的叹了一口气,却什么话都没说。

    陆旧谦伸手捉住她的手,知道她的心里不舒服,但是事情暂时还不能告诉她。

    南千寻拍了拍他的手,转头对爱丽丝说:“爱丽丝女士,现在应该告诉我们所有的真相了吧?”

    爱丽丝听到南千寻的话十分的不高兴,说:“我的儿子还没有脱离危险,我哪里有心情跟你们说?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是要反悔吗?”南千寻的脸色不好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就是反悔你们又能怎么着?”爱丽丝一副我不怕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爱丽丝女士变脸的速度还真的令人咋舌!”南千寻由衷的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变脸也是一门学问,更何况有些人从出生就不被祝福,早就应该死掉,能活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!”爱丽丝说着别有深意的看了陆旧谦一眼。

    陆旧谦的脸色突然变的更加的白,浑身都散发着冷冽的气息,他自从知道黄蓝影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之后,就知道自己的出生,不一定是受欢迎,没有想到,不仅不受欢迎,而且被厌恶到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南千寻听到爱丽丝的话,顿时炸毛了,脸色也变的极其难看,咬牙切齿的说:“呵呵是吗?爱丽丝女士,你以为你拿到了骨髓,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?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我只要骨髓!”

    “你真够卑鄙的!”南千寻毫不客气的说道,看不起陆旧谦就是看不起她,不喜欢陆旧谦就是不喜欢她!,

    “国内有一句很经典的话,叫做兵不厌诈,你们应该听过吧?”艾斯有恃无恐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爱丽丝小姐的人品再一次的刷新了本人的下限!”南千寻气得脸色铁青,说:“你别忘了,这还是在南川市的地界,还在陆家的势力范围内!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?我儿子马上就能得救了。我们现在要飞回去给儿子做手术了!”爱丽丝说着转头往手术室那边去了。

    陆旧谦的周身散发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哀伤,南千寻伸手拍了拍他的手臂,说:“以前的事情,也不一定有那么重要,她既然这样对待你,你就死心吧,别再对她有什么幻想了,你并不欠她什么!”

    陆旧谦的鼻子是酸的,这个世界上真正对自己好的人只有南千寻!

    石墨冷冷的回头看了看爱丽丝,转头跟着南千寻他们推着陆旧谦到了病房里。

    到病房之后,石墨守在门口,陆旧谦从床上下来,南千寻见他从床上下来,连忙上去扶住他说:“我听说抽完骨髓的人,要六个小时都不能下床!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一定要给他抽骨髓了?”

    南千寻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他,他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在骨髓库里配型成功的,只需要抽外围的血,不用这么受罪!”江陵连忙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只抽了血?”南千寻问这话的是时候脸上有些惊喜,陆旧谦点了点头,说:“你和天天才是我最重要的人,我要守护一生的人,所以我不允许别人伤害你,也不会允许别人伤害我!因为我要留着好身体来守护你们!”

    南千寻听到陆旧谦的话,心里极其的感动起来,连忙抱住她,把头埋在他的怀里,他们不是故意不想给爱丽丝他们捐献骨髓,只是连备用血都没有,风险非常的大,有可能他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,也有可能会因为使用别人的血而感染,这个风险超过他们可以承受的范围,所以陆旧谦决定不给她捐献骨髓了。

    “旧谦……呜呜……”南千寻激动哭了起来,谁都不知道刚刚她的心里承受了多大的压力,她虽然示意江陵,但是江陵懂不懂,她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陆旧谦看她傻乎乎的样子,好笑的摸了摸她的头说:“我已经不是当年的傻瓜了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一直都很傻吗?”南千寻抹着眼泪说道,他一直都傻,重情重义,却非要在别人的面前表现出一副无情无义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江陵咳嗽了两声,有点不好意思打断他们。

    陆旧谦和南千寻听到他的咳嗽,连忙转过脸来,南千寻对他说:“江陵,真的要好好感谢你!”

    “不用急着谢我,你们要对付的人,还在后面呢!”江陵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南千寻皱了皱眉头,有点想不通一样,陆旧谦也也看着江陵,等着江陵来解惑。

    “从医学方面来说,要抽骨髓的话,要提前一个礼拜去配型,提前两天就要把自备血给抽出来,而且要分两次抽,避免使用别人的血液出现排斥和感染的情况,同行不可能不知道整个流程,但是他们没有一点点的准备来抽你的骨髓,很明显的是要制造一桩医疗事故!”

    江陵非常冷静的说道,陆旧谦的眼眸微微一沉,自爱丽丝给他下药把他带到医院里之后,他就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,果不其然!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南千寻不安的问道,她的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答案,但是却有点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就是蓄意谋杀,只不过是手段不一样而已!”江陵说的好像非常的有经验一样,也说着一件让人无法反驳的事。

    陆旧谦立刻对石墨说:“放话出去,我的骨髓已经抽了,我们这次要引蛇出洞!”

    石墨立刻点点头,立刻出去安排人去散步小道消息,南千寻觉得有必要好好的准备一番,他们要是动手的话,应该会很快的动手,在陆旧谦身体没有恢复的时候动手,那就是在十二个小时内了!他们的处境非常的紧张和危险!

    “旧谦,我们赶紧先准备准备吧,对方肯定会来找我们的!”南千寻肯定又紧张的说:“他们如果是要蓄意的谋杀,如果手术中你没有问题,那么肯定会在你身体最虚弱的时候动手!”

    “我同意Nancy小姐的话,你们是该赶紧准备起来了,今天的医院有可能就是你们一场厮杀的地方!”江陵肯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江陵的提醒让南千寻的心再一次的提了起来,她回头望着陆旧谦,陆旧谦说:“今天估计就要尘埃落定了!”

    “那么多的苦难我们都过来了,这一次我们一定要冲破一切的困难,只要过了今天,我们立刻结婚!”南千寻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眼眸顿时像墨玉一般,说: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真的!反正我们往左往右都是难,不如一起面对!”南千寻肯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江陵,你看到了,你帮我们作证!”陆旧谦连忙转头对江陵说道。

    江陵有些无奈,都什么时候,他们竟然还有心在这里感情说爱,没有命了还怎么爱?难道真的是死了都要爱吗?

    “可以,只要你们能好好的活着,我就给你们作证,过了今天明天就可以结婚了!”江陵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目光灼灼的看着南千寻,说:“不可以再用其他的话来敷衍我!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!”

    他们这边还在说话,那边爱丽丝突然把门给踢开了,张口就质问说:“陆旧谦,你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什么什么意思?”南千寻挡在了陆旧谦的面前,面对爱丽丝她的脸色不好看,她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妈妈竟然这样厌恶自己的孩子,孩子再怎么样都是无辜的,他没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父母,倘若他有权利选择,想必也不会要这样的父母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难道你们心里没有数吗?不是说好的要抽骨髓吗?你为什么没有给?”爱丽丝上前 质问到,像是陆旧谦不给她骨髓是犯了多大的错误一样。

    南千寻嘿嘿一笑说:“刚刚是谁大言不惭的在教导我们说,兵不厌诈的?再说了,对于爱丽丝女士的这种过河拆桥的行为,如果我们要是把骨髓给你了,还真的有些说不过去了!”

    爱丽丝的脸色铁青,说:“你们竟然见死不救!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