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90章 令人难以接受的真相

    南千寻听到陆旧谦的话,明显的愣住了,她怎么会愿意让陆旧谦出事呢?

    想到刚刚的那一幕她都感觉到害怕,倘若他们要是没有提前做准备,那么后果会怎么样?

    “千寻!”陆旧谦走向南千寻,伸手放了一张面巾纸在她的手里,南千寻看着这张面巾纸,不知道他要玩什么花样,没有想到他神神秘秘的拿出了一块黑色的布,放在面巾纸上,说:“看好了!”

    南千寻盯着黑布看,陆旧谦突然把黑布往后一抽,那张面巾纸突然变成了一朵玫瑰花。

    她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,不由的瞪大了眼睛,用另外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,这……怎么可能?

    “我们结婚吧!”陆旧谦从她的手里拿出了这支玫瑰花,递在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南千寻还一直云里雾里的,这样一切都来的太快了,她的大脑明显的不够用了。

    陆旧谦看到了她惊讶的样子,伸手又从玫瑰花中取出来一条项链,南千寻看到这条项链更加的诧异了,这是世界上有名的天使之泪,怎么会在他这里?

    陆旧谦把项链戴在她的颈项上,说:“只有你才配拥有它!”

    “旧谦……”南千寻眼睛含着泪,他们刚刚和死亡擦肩而过,这会儿突然又有幸福降临,她的脑子已经转不动了。

    陆旧谦柔和的看着她,把她抱在怀里,低头仔细的吻着她,南千寻也没有拒绝他,陆旧谦顺势将她压在了病床上,南千寻没有多余的精力去问关于凤凰的事,就这么被他给征服了。

    南千寻一直被陆旧谦要着,要到了半夜她已经昏昏欲睡求着他,他才放开她。他看着南千寻躺在自己的身下,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,有些泄气,他还没有完事,她已经不行了。

    次日,南千寻醒来以后,动了动胳膊,觉得浑身都是酸痛的,暗暗的有些懊悔,自己不应该色迷心窍,就这样被陆旧谦给糊弄过去了。

    她转过头来看着躺在身边的陆旧谦,顺手摸了摸他的眉眼,心里有些感叹,他们中间经历了这么多的苦难,终于可以走到一起了!

    陆旧谦睁开眼睛看着她,他墨黑的眼睛渐渐的变的深邃,两个人对视着,时间像是静止了一样,他们看着彼此,看着看着两个人的心灵都被触动了,俗话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,看着看着看的深了,心里有着说不清楚的震撼。

    “早安陆先生!”南千寻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早安Nancy小姐!”陆旧谦也对着她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两个人打完了招呼,突然发现自己好傻,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,陆旧谦伸手摸着她的头发,南千寻怕他又来事,连忙说:“我们起来吧,这里还是医院影响不好!”

    陆旧谦看着她的眼睛,她的想法都没有逃过他的眼睛,只不过他也没有要故意逗她,说:“嗯!”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门响三声,陆旧谦和南千寻听出来这是石墨的敲法,两人快速的收拾好了自己之后,陆旧谦问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爱丽丝女士,已经醒了!她正急着要见你!”石墨说道。

    陆旧谦听到石墨说爱丽丝,脸色立刻变了,说:”我们去看看!”

    “嗯!”南千寻点了点头,跟着他去了。

    他们到了隔壁的房间,爱丽丝还被人绑着坐在床上,她看到了陆旧谦和南千寻过来的时候,眼睛里再也没有了昨天的那种嚣张,而是像一个慈母一样,一行鼻涕两行泪的哭了起来,说:

    “求求你,求求你救救我儿子,救救我儿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要什么?”陆旧谦说道,他的话没有任何的温度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要真相,我会把所有的真相都告诉你,只要你救救我的孩子!我只要我的孩子能活过来!”爱丽丝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,你要先告诉我们真相,然后我们再考虑一下!”南千寻说道,之前她是怎么对待陆旧谦的,又是怎么样嚣张的,她可没有忘记,过河拆桥被她演绎的淋漓尽致,倘若陆旧谦真的捐了骨髓,现在恐怕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!

    爱丽丝听到南千寻的话,说:“既然你们这么想知道当年的真相,我会告诉你们!”

    她说着说着眼睛像是看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,陆旧谦和南千寻也不由自主的随着她的话,思绪飘向了很远很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……”金心兰大声的呼喊道。

    “心兰,我真的喜欢你,只要你随了我,你怎么样我都答应你i!”陆国誉压在她的身上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,你走开,你这么做对得起小影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小影啊,我就是因为喜欢你所以才接近她的!”

    “陆国誉,你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,你放开我,放开我!”金心兰一口咬在了陆国誉的胳膊上。

    陆国誉吃痛的一把甩开了她,恶狠狠的说:“臭biao子,别给脸不要脸,你不就是为了你那个男朋友廖海天么?我告诉你,你要是不答应我,我会弄死廖海天,让你见都见不到他!”

    “你卑鄙,你无耻,你卑鄙,你无耻……”金心兰大声的叫喊着,陆国誉一手撕开了她的衣服,欺身上前霸占了她。

    金心兰心如死灰,她已经不干净了,永远都没有办法留在海天的身边了。

    “金心兰,你要是敢寻死,我立刻让廖海天给你陪葬!”陆国誉走了之后,冷冷的抛下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金心兰抱着胳膊缩在墙角处,痛痛的哭泣。

    “兰姐,兰姐,你怎么了?你怎么了?”黄蓝影中午的时候来到金心兰的住处,看到她这副模样,立刻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影,呜呜呜……”金心兰看到黄蓝影来了,哭的更加的厉害了,她知道黄蓝影爱上了陆国誉,可是陆国誉始终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她劝过她很多次,她都不听,而且爱的也越来越畸形了。

    她想告诉她陆国誉对自己做的那些畜生不如的事,却始终说不出口,怕伤害到她。

    “心兰,心兰!”廖海天在楼下对着她的公寓喊。

    金心兰听到了廖海天的声音,连忙对黄蓝影说:“小影,你帮我去打发海天走吧,以后我再也不会见他了!”

    她以后再也不能见他了,她见他一次,他就会遇到一次的危险,现在她终于知道这一切都是来自陆国誉。

    陆家家大业大,在南川市一手遮天,他们这样的平民百姓,怎么能跟他们为敌,怎么能斗得过他们?

    廖海天一个草根农民,身上承载着单身母亲的期望,她又怎么忍心毁了他的大好前程?

    黄蓝影出去打发了廖海天离开,只是廖海天却执意不肯离开,每天都来守在金心兰的公寓楼下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?要干什么?”这一天廖海天又来到金心兰的公寓下,又几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上前来拉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见兰兰么?我成全你!”陆国誉冷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兰兰,兰兰是你叫的吗?”廖海天听到陆国誉的话,整个人的脸都扭曲了,关于陆国誉觊觎金心兰的美貌,他也多多少少的听说了。

    “哼,是不是我叫的自然不用你来教我,带上去!”陆国誉冷笑一声,对着手下一声令下,下属们立刻带着廖海天来到了金心兰的公寓里。

    金心兰坐在窗户前,听到了开门声,还以为是黄蓝影过来了,说:“小影,你下去让他走吧!我和他之间已经结束了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心兰?”廖海天听到金心兰的话,立刻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海天?”金心兰听到廖海天的话,立刻惊的站了起来,但是看到廖海天竟然给被陆国誉给绑架来的,心里更加的不安了!

    “陆国誉你这个疯子,你要干什么?你要干什么?”金心兰看到陆国誉绑着廖海天过来了,立刻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兰兰,他不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,所以我请他来看看!”陆国誉说着一把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你放开我,放开我!”金心兰挣扎道。

    “放开兰兰,陆国誉有种你放开兰兰!有什么事冲着我来!”廖海天看到陆国誉抱着金心兰,连忙大声的叫道。

    “把他的嘴给我堵住,省得坏了我的兴致!”陆国誉对着属下说道,立刻有人堵住了廖海天的嘴。

    陆国誉凑在了金心兰的耳旁说:“不想他死,最好给我好好的配合,你该知道我捏死他像一只蚂蚁一样简单!”

    金心兰听到了陆国誉的话,所有的挣扎都停止了,她怎么会不知道陆国誉想要捏死廖海天比捏死一只蚂蚁简单?她放弃了所有的挣扎。

    陆国誉当着廖海天的面剥光了金心兰的衣服,当着他的面,让金心兰跪在沙发上,他双手扳着她的肩膀,面对着廖海天,一面激烈的运动着,一面恶狠狠的问廖海天:“现在你知道我和她之间的关系了吗?现在我有权利叫她兰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廖海天仰天长啸,之后便是死水一般的沉静,陆国誉完事了之后让人放开了廖海天,廖海天像一只木偶一样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金心兰看到廖海天一步一步的朝外走,像是心脏上的东西被慢慢的剥离一样,心脏像是漏了一样,整个人软瘫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廖海天彻底的消失在她的生命中,金心兰心如死灰的接受着陆国誉的折磨,直到她怀了孕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