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旧爱难寻

第0291章 原来是你

    爱丽丝说到这里的时候,已经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陆旧谦的心像是被什么钝器戳了一下一样,他知道是陆国誉勉强了她,却不知道竟然是用这种不要脸的手段!

    南千寻也满心的不敢相信,她看到陆国誉看起来还像是一个正人君子,但是他做的事就是让人无法和正人君子联系在一起。难怪爱丽丝会厌恶陆旧谦,换做自己,面对那样一个男人,对他的孩子也喜欢不起来吧?

    她伸手握住了陆旧谦的手,陆旧谦感受到她微凉的手,转头看了看她,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后来呢?后来你为什么会在国外?”南千寻问道。

    “陆国誉这个畜生,他霸占了我,毁了我的所有,硬生生的拆散了我和我的爱人,我恨他!”爱丽丝说到这里的时候,南千寻心里深有感触,她当年和白韶白也是被拆散的,但是自己经历的事和爱丽丝比起来,就是小巫见大巫了。

    “后来,我知道了自己怀孕了……”爱丽丝又慢慢的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呕……”金心兰对着马桶不住的呕吐,陆国誉看到她的模样面上一喜,说:“兰兰,你是不是怀孕了?”

    金心兰没有理会他,却是吐的昏天黑地的。

    “来人,带着她去医院!”陆国誉一声令下,有人上前来架着她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“恭喜陆先生,她怀孕了!”医生检查完了连忙对陆国誉说道。

    “怀孕了?真的怀孕了?”陆国誉欣喜若狂的抱了抱金心兰,说:“兰兰,我们有自己的孩子了,我们有自己的孩子了!以后你搬到我别墅去住!”

    金心兰却心如死灰一样,陆国誉把自己害成这样了,她怎么会愿意生下他的孩子!在没有人的时候,她使劲的蹦蹦跳跳,希望把肚子里的孩子给蹦掉,也用力的在门框上扶手上用力的压自己的肚子,但是孩子却长的格外的结实。

    “兰兰,你在干什么?”陆国誉终于发现了她的动作,立刻厉声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想让我生下你的孩子,做梦!”金心兰对着陆国誉吼着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要怎么样?”陆国誉担心她真的会伤害到自己肚子里的孩子,无奈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怎么样?我要你滚!永远的给我滚,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!”金心兰对着他极力的嘶吼着。

    陆国誉怔怔的看着她,说:“好,我滚!你要保证我的孩子安然无恙,否则我就让廖海天给他赔命!”

    陆国誉说着离开了别墅,金心兰哭着坐在了地上,为什么?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?她究竟做错了什么?

    天天突然打了雷,金心兰跑到院子里对着天空大喊:“老天那,你要是有眼,为什么不睁眼看看,让雷电劈死那些恶人?啊……”

    哗啦啦的雨点砸在她的身上,她像是没有感觉一样的,坐在雨地里,痛哭不已。

    “兰姐,兰姐……”黄蓝影撑着伞焦急的跑了过来,喊着说:“兰姐,你这是怎么了?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金心兰看到黄蓝影,伏在她的肩膀上哭的更加的厉害了。

    “兰姐,别哭了,没有什么事是过不去的!”黄蓝影也陪着金心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外面的雷电越来越大越来越频繁,但是雨地里两个抱头痛哭的人却一直坐在哪里。

    雨停了之后,金心兰也发泄完了,精疲力尽的站了起来,沙哑着嗓子说:“进去吧!”

    黄蓝影愣了愣,连忙扶着她到了屋里,两人洗了澡之后,坐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金心兰问。

    “海天让我来看看你还好吗?他说他一定会出人头地的回来,让你一定要等着他!”黄蓝影说道。

    提到海天,金心兰忍不住又哭了。

    “兰姐,别哭了,没有什么过不去的!”黄蓝影说道。

    金心兰看了看黄蓝影,一直没有忍心告诉她事情的真相,从那之后,黄蓝影留在金心兰的身边,一直照顾她。

    爱丽丝说着眼泪巴巴的,南千寻似乎都能看到那个在雨地里和老天较劲的金心兰,陆旧谦的心也湿漉漉的。

    “后来呢?前面艰难的日子都过去了,为什么生了孩子你选择了自杀?为什么不等着廖海天回来?”南千寻问道。

    “自杀?”爱丽丝好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,说:“谁告诉你们我自杀?是不是黄蓝影那个贱人?”

    南千寻和陆旧谦一听,果然还有故事,纷纷沉默不语了。

    “孩子慢慢的在肚子里成型……” 爱丽丝又缓缓的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金心兰的肚子越来越大,慢慢的会有胎动,她虽然不喜欢肚子里的孩子,但是毕竟是长在自己身上的肉,那种说不清楚的感觉一直陪伴着她。

    “兰姐,你怀孕了?”黄蓝影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样,盯着她的肚子看。

    “嗯!”金心兰经过几个月的调整,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,生活就像是强X,你拗不过只能享受了,只要陆国誉不再出现在自己的眼前,她带着孩子也无所谓,毕竟孩子是无辜的。

    但是,每次想到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陆国誉,她都有一种毁天灭地的冲动。想想自己可以轻轻松松的死了,但是会连累到廖海天,他一个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,身上承载了他妈妈多少的希望,她不是不知道。

    廖海天的妈妈是那么的善良,她不忍心她伤心失望,更不想廖海天被陆国誉给谋害。

    “海天,海天他知道吗?”黄蓝影问道。

    “海天?”金心兰愣了一下,随即知道黄蓝影误会了孩子是廖海天的。

    “他不知道,我没有告诉他,也不打算告诉他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你准备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带着孩子一个人过!”金心兰说道。

    “兰姐,听我的,把孩子打掉,再找一个男人!”黄蓝影不知道她和廖海天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,好端端的一对情侣,怎么会毫无征兆的就分手了?

    金心兰看着黄蓝影,她怎么敢打掉陆国誉的孩子?

    “别担心,我能养活他!”金心兰说着摸着自己的肚子,孩子在肚子里踢她的手,她感觉到格外的兴奋,那种感觉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“他踢我了,他踢我了……”金心兰说道。

    黄蓝影连忙将手放在她的肚子上,手却越来越重。

    “小影?”

    “啊?这孩子以后长大了肯定是个踢足球的料,这么爱闹腾!”黄蓝影连忙反应过来,收回了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转眼间就到了临盆的日子了。

    “小影,小影……我、恐怕要生了……”金心兰捂着肚子大叫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怎么办?还没有到预产期啊?”黄蓝影着急的拍着手不知道要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金心兰浑身一阵汗,在床上从这头蹿到那头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去找一辆出租车,我们去医院!”黄蓝影连忙扶着金心兰从床上下来,到了别墅的门口,却看不到一辆出租车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我受不了了,啊……”金心兰大声叫着。

    “打、打120!”金心兰忍痛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,120,我们先回去,我去打120!”黄蓝影又扶着她从别墅的门口走了回来,到了别墅内,金心兰坐在沙发上,黄蓝影连忙去拿电话,拨打了120,意外的发现电话打不通了。

    “兰姐,兰姐,怎么办?电话打不通……”黄蓝影也快哭了。

    金心兰听说电话也打不通,有些绝望了,她说:“我们,自己……接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能行吗?”黄蓝影害怕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扶我进去!”金心兰说道,黄蓝影连忙扶着她到了二楼的卧室里。

    “烧热水,剪刀用火烤烤,线,包孩子的布……”金心兰说着说着又忍不住的啊了一声。

    黄蓝影连忙去准备她说的这些东西,迅速的准备好了,金心兰这边孩子已经呜哇一下落地了。

    “兰姐,兰姐,生了,生了,是个男孩!”

    “剪刀……”金心兰虚弱的说道。

    黄蓝影将剪刀递了过来,她拿着剪刀剪断了孩子的脐带,用线捆了起来,黄蓝影连忙过来接过孩子。

    她自己又伸手把胎盘给拽了出来,床上到处都是血。

    “我渴了……”金心兰对着黄蓝影说道。

    谁知道黄蓝影的脸色一变,说:“你渴了?”

    “水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好意思找我要水喝?”

    面对黄蓝影的变脸,金心兰措手不及,猛然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的好闺蜜,你爬上了我心爱之人的床上,怀上了他的孩子,现在还想母凭子贵嫁入陆家吗?”黄蓝影的脸上有些阴沉沉的。

    金心兰目瞪口呆的看着她,半响才说:“你……你都知道?”

    “呵,我怎么会不知道?那夜还是我把陆国誉带到你那里的!他说只要他能得到你,就会对我好好的!可是你竟然怀孕了,呵呵,我跟着他那么就都没有怀上孩子,你竟然怀上了,而且他还对你动情了!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?原来是你!”金心兰做梦也没有想到,出卖自己的正是自己的闺蜜,黄蓝影。
Back to Top